logo

新时代的女性审美:肤白貌美 身姿丰盈

澎湃新闻网07-15 10:46 跟贴 6 条

  健康美才是摩登美

  自近代以来,传统中国士大夫旨趣主导的女性美在西方文化看来是孱弱甚至病态的,缠足所造成的畸形小脚就是传统加诸女性身体的野蛮铁证。在被西方冠以“东亚病夫”的刻板印象之下,中国的女性自然被视为“东亚病妇”,亟待改造。曾经从属于私宅后院的妇女们被放置于公共领域,置于大众的关注与品评之中,美的样态不再取决于士大夫的一家之言。“盖身体之改造乃一切改造之根本,必先有健全之身体乃后有健全之心”,在病态与落后、强壮与文明成为同构词后,健康便取代了温柔娴静成为衡量女性美丑的标准。

  这幅漫画以夸张的对比方式展现古今女性美“病态美”与“健康美”的不同标准:古代女性身形纤细弱不禁风,一副愁眉不展的表情;而代表“健康美”的现代女性身着短袖短裤,双手叉腰,两肩宽阔平展,一双大脚显得强壮有力。挺起胸膛的她显得充满自信。民国漫画:女性美的古今—病态美与健康美,谭沫子作。(载民国报刊《实报半月刊》)

  俗话说人靠衣装,然而在健康美的风潮中,真正的“摩登”是思想、行为、体态等全方位的内在美。相较于粉雕玉砌的外在修饰,天然的健康美最能够打动人心。这一观念隐含着基于战争局势的现实考虑——美的意义在于实用,传统的风花雪月式的审美观被实用主义所取代,花木兰和梁红玉这些力挽狂澜的女英雄们被发掘出来,“女战士”成为新时代女性的标杆形象。

  随着健康成为衡量年轻女性是否美丽的重要标准,各大女校开设形式多样的体育课程,设置游泳、田径、体操等运动项目,重视女性的体能发展。1923年英国哲学家罗素携夫人访华,在上海参观女子学校的体操课后,罗素夫人惊叹于中国女性现代教育的迅猛发展,竟然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扭转传统对纤细女性固执的偏爱。这些身着运动短裤的女学生训练有素,体质强健,甚至还向来宾演示了革命扰乱时期抗击士兵的保卫演习。

  金陵女子大学健康选举当选的七位健康小姐(载民国期刊《体育研究与通讯》)

  1930年代,金陵女子学院发起了一场评选“健康小姐”的比赛。与校园的“舞会皇后”、演艺界的“电影皇后”以及风月场的“花魁总统”等选美不同,这次的选举以健康为标准,包括“器官健全(由校医检验)、姿势正确(包括体重)、行动自然、精神活泼”四大方面。这一选美受到诸多媒体的关注并持续报道。经过层层筛选,最终在全校范围内选出七位 “健康小姐”,除两位来自体育专业外,其余均来自其他文理院系。这些天之骄女们身穿裁剪得体的旗袍,身材健美,与传统文弱纤细的深闺淑女迥然不同。对于“健康小姐”的评选可算是一次在国难中求“厚生强种的运动”,各界对这一提倡女性健身强国的选美评价颇高,认为其所追求的女性美符合时代需求。这一选拔亦引发全国各地女校和社会团体的效仿。

  身姿丰盈添魅力

  如果说充满活力的健康朝气具有美的资格,那么在健康的基础之上体现的丰盈肉感则是成为标准美人的必修课。身材性感丰满的好莱坞女性成为新美女的典型。说到身材,最为著名的民国“肉感美”代言人则非钱锺书《围城》里的鲍小姐莫属。被钱锺书刻薄为“熟肉铺子”的鲍小姐丰满可人,使得同船的男学生个个“心头起火,口角流水”。白皙瘦削、更显古典美的苏小姐反倒相形见绌,丝毫不能够吸引方鸿渐的侧目。

  好莱坞女性美(载民国期刊《新银星》)

  在民国“天乳运动”的风潮中,女性从传统束胸陋习中解放出来,拥有一对好莱坞女星的丰满胸部成为摩登女郎们的梦想。如何使扁平胸部变为丰满酥胸成为报刊上经久不衰的热门话题。相比于使用义乳(胸罩)托起胸部制造的假象,现代医学告诉渴求丰满美的新女性们,若想真正获得的好身材,只要通过适当的锻炼,就能够通过增加肌肉获得健康紧实的身形。

  各种以按摩、食补的方式促进胸部再次发育的言论充斥着报刊舆论。商家们抓住这一商机,推出了各种口服补药和外用乳膏。当时有一种声称能够助力女性妊娠的女性专用药剂“女用生殖素”横空出世,广告商还宣称服用这一德国妇科专家研制多年的灵药能够“使女性乳房发育繁荣,促进骨骼肌肉丰润”,轻松拥有高耸的胸部和曼妙的女性曲线。在生殖素广告刊登后不久,《申报》的医药版面上便刊登了一封感谢生殖素的读者来信。来信者冯洁是一位苦于先天发育不足的少女,因体质太弱而被女校拒之门外,在经西医师推荐,服用生殖素并坚持锻炼两个月后,她的体重增加,以前的衣服统统嫌小,肌肉结实,“胸部发育特别显的丰腴,终日操作也不觉疲乏”,再回到中学去读书,同学们见其体格强壮,简直要推她为“健美皇后”了。

  女用生殖素广告(载民国报刊《新闻报》,1937年2月4日。)

  暂不论冯洁之变化是否为生殖素的软广告,摩登女郎们对于丰满胸部的渴求却是毋庸置疑的,1940年代沪上还出现了注射丰胸的最新方法,将号称能促进结缔组织膨胀的药水注射到胸部以达到再次发育的效果,注射过程不痛不见血,也不用住院,修养几日即可如常活动。孙女士向《健力美》的健身专家咨询沪上近来新兴的隆乳手术是否可行,专家则建议她尽量通过天然的扩胸方法来增加肌肉的活力,“切勿轻易尝试注射隆乳”。有多少爱美的女性身先士卒做了隆乳手术如今已不可考,但当时的新闻报道却留下了求美不成反而损伤健康的例证。1947年的《新闻报》刊登了一则“欲美反不美,控告整容院”的社会新闻。新闻中的赵女士为了使胸部看起来更加丰满坚挺,在一家新开的整容院接受了最新的注射丰胸术。没想到术后不但未取得预期效果,反而造成胸部发炎痛苦万分。除了注射丰胸,报纸上还介绍了香港美容院新增的开刀填充丰胸手术,作者感慨沪上美容院只有割眼皮隆鼻之类的整容术,不能满足丰胸女性的要求,称此项发明乃“爱美妇女之佳音”,有志者不妨“渡海一试”。

  外敷内服的养颜术

  美貌在任何时代都是稀缺资源,不施粉黛的美并非人人所有,大部分相貌平平的女性需要依靠妆容修饰变得更美。在女性对美的不断追求中,有头脑的商人看准了这一巨大的商机,招徕化工和医学人才投入美容行业与洋商争利。一些爱美的女性将这一爱好变为事业,开设化妆品公司为自己代言,成为美貌与智慧并存的传奇女性。化妆品商不厌其烦地通过光鲜亮丽的美女月份牌和大幅广告告诉读者:天生丽质早已是旧时代过时的老观念。对于现代女性来说,美需要通过金钱和持续不断的专注认真经营。

  在商人们持续不断地努力下,女性杂志的美容专刊推出各类美容秘籍。为了拥有人人艳羡的好皮肤,美女必须用美容商品将自己全副武装:洗脸要使用带有最新护肤成分生活素E的肥皂,用进口不伤肤的长绒棉毛巾搽干水分,涂上优质雪花膏和白兰霜滋养皮肤,再用最新款的进口化妆品和美容工具来修饰容颜。一些趋新趋奇的刊物介绍了五花八门的好莱坞最新美容法,如满脸敷满冰块达到冻龄效果的“美容飞机帽”,价值高昂的提纯“皮肤油”、“香水浴油”以及保证睫毛持续卷翘的“石油脂”。这些闻所未闻的美容法一经登出,便会收到如雪片般的读者信函询问购买渠道和操作方法。

  美容飞机帽:好莱坞女性的新奇美容术(载《快活林》,1947年第60期。)

  虽然西式的审美观改变了女性对于身材的看法,但与户外运动配套的小麦肤色却被摩登女性们屏蔽在外。中国女性对肤白胜雪有着迷之痴恋,在对“没有最白,只有更白”的极致追求中,“白”与“美”画上了等号,“美白”成为延续至今的美妆话题。对美白近乎狂热的执念使得带有修饰肤色功能的粉底和雪花膏成为民国时髦女性梳妆台上的宠儿。虽然这些单品价格不菲,但销售量和关注度远高于眉笔和口红。所谓“一白遮百丑”,几乎所有的摩登女郎都渴望成为瓷娃娃一般白净的面庞,因此美白的议题在如何变得更白之外,还聚焦于如何去除皮肤上的瑕疵,祛痣和去斑手术因此成为当时流行的美容小手术。

  广告:美国COLCATE'S优秀之化妆品、面友白嫩去斑霜(载民国报刊《新闻报》,1921年5月13日。)

  对于那些囊中羞涩买不起护肤品的女性来说,依然有许多经济的办法获得更美的脸蛋。面向女性的刊物上经常分享一些免费的美容小方法,利用唾手可得的食材保养皮肤——如果没有添购雪花膏的预算,那么睡前于面部敷上生猪油和鸡蛋清过夜,待到晨间洗去,如此坚持一二个月,可使“肤白如雪皮肤白嫩”。对于顽固的雀斑和黑痣,如果买不起昂贵的祛斑霜,可以用含有祛斑素的茄子和柠檬片每日擦拭,长期坚持可取到淡斑效果。

  除了使用护肤品和化妆品修饰容貌外,医药补身也是大众的需求。为了进一步扩大市场,售卖药品的商人将人们拉进药房中购买补品,补药商借助传统的中医理论,告诫那些不注重补血的女性们:气血亏损是每个中国女性都会遇到的问题,想要拥健康美,仅依靠日常锻炼是不够的,重视内服保养才能够青春永驻。通过服用对女性身体有调剂滋补良效的月月红或女界宝,能够获得健康好气色。补血药剂的功效同时代女性亟需获得的健康美联系了起来,强调“女以血为帅”,以中国女性更为熟悉、更易接受的理论对药品进行宣传,足见其把握住时代脉搏又深谙消费者心理。

  虽然美的标准一直在改变,然而女性的爱美之心却永不改变。无论是付出时间、精力以及忍受美容手术的痛苦,这些都不足以成为追求美丽的阻碍。她们不再满足于身材的局部改变,渴求更为直观的西方美——即拥有与外国女郎一样的卷发媚眼,高鼻深目。对美的狂热和执着将带领摩登女郎们发现美容事业的新大陆——外科整容术——宁愿忍受剥皮蚀骨的疼痛,也要获得颠倒众生的容颜,以改造眼型与鼻形为代表的整容术开始成为近代女性攀登美颜巅峰的新工具。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