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向往遗世而居的田园生活 法罗群岛满足你所有幻想

国家地理中文网07-15 10:10 跟贴 3 条
飞机把我从初夏的丹麦首都哥本哈根运抵这北大西洋中孤独的岛屿,就转身离开,低头踩着那种火山海岛特有的黑色碎石,一种遗世之感油然而生。苏格兰以北320公里的北大西洋,18个岛屿组成了法罗群岛,亿万年前造物主用石斧开凿了欧洲大陆,而溅起的碎石造就了孤悬在外的神奇法罗。站在高山草甸上似乎站在苏格兰高地或者挪威峡湾、或者又忽然抵达冰岛的末世奇景。

  牧羊犬的梦

  火山岩和草甸是法罗群岛的基本景色

  虽然和法罗群岛机场相距不远,但如果不是那条山顶隧道的完工,沃格岛(Vagar)上戈萨达鲁尔村(Gasadalur)的人们要徒步2小时才能翻越大山通往市镇,隧道虽然只有一条车道单向通行,但也足以让这里的居民津津乐道。如果论数量,Gsaadalur附近漫山遍野的羊和牧羊犬才是真正的居民,在此生活的居民仅仅十几户。

  戈萨达鲁尔的牧羊犬

  戈萨达鲁尔是我抵达法罗的第一站,一切印象都还新鲜和陌生,站在海岸悬崖边入神看着瀑布坠入海湾,突然一只牧羊犬欢蹦到你面前,嘴里含一块红褐色的石头放在你脚下,俯下身撅起屁股摇着湿漉漉的尾巴,牧羊犬扔下山坡上那些羊,奋力跑来我身边就是为了我为它挥臂一扔,难得有人能陪伴它这几分钟,大部分时间它的世界就只有那些傻傻的羊和这孤独的旷野,当我坚定回身继续赶路不再陪她玩的时候,那一脸无奈和失望,这一切让孤寒的法罗群岛忽然有了温度。

  托尔斯港

  托尔斯港停泊

  由机场驱车大约40分钟可以抵达法罗群岛的首都“托尔斯港Tórshavn”,一个半山包围的港口城市,法罗群岛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居住于此,托尔斯港得名于神话中的“雷神索尔”,当然这雷神大约是居住在云雾之中的,托尔斯港果然是“天无三日晴”,住在山顶酒店,几乎没有机会鸟瞰到它的全貌。港口停泊着大大小小的滚装客轮,货船卸下几乎所有法罗人的物资所需,要知道,这里除了三文鱼、羊肉、小土豆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物产。

  唱片店在当地相当受欢迎

  托尔斯港对于法罗人来说几乎等同于“都市生活”。在这里能找到不同于传统山野生活的一切,百货商店、超级市场、Pizza、美式快餐、特别是在漫漫长夜的极夜期间,这里的书店唱片店可能是最受欢迎的。

  STEINPRENT的画廊和艺术工作室

  唱片店不远处另外一家名为STEINPRENT的画廊,这里不仅售卖来自挪威、冰岛和法罗本地艺术家的绘画作品,还用传统的方式复刻这些作品的版画。高大的旧厂房里,淡淡的颜料味,看着匠人们专注于艺术作品,完全无法想象他们是维京人的后代。

  传统的印刷机

  山上的羊、海里的鲸、天上的鸟

  大风多雨、潮湿多雾、没有酷暑、也没有寒冬这样就能概括法罗群岛一年的气候了,墨西哥湾洋流加上海洋性气候,让法罗群岛海水温度常年稳定在9度左右,这对稳定海产养殖品质至关重要,加上北大西洋海水洁净无污染,这里成为养殖三文鱼极佳的场所。在法罗群岛峭壁之下的峡湾里,巨大的圆形网箱每年出产几十万吨优质的三文鱼。法罗人自豪的说,他们出产的三文鱼品质更加稳定,口感更加顺滑。

  观鸟是当地受欢迎的旅游项目

  而在峡湾中巨大的三文鱼养殖场

  三文鱼、羊肉、鲸鱼肉共同组成了法罗人的肉类食物清单。法罗群岛的地貌决定了自然的承载量无法供给足够的食物,高山草甸上放养了大概9万只羊;养殖的三文鱼大部分用于出口;而每年2月和8月的鲸鱼季则成为法罗人剩余30%肉类共计的来源。

  居民门前巨大的鲸鱼肋骨

  每年的2月和8月,法罗群岛传统的捕鲸季,北大西洋的鲸鱼洄游路过这里,正好提供了当地人补充肉类贮藏的机会。法罗群岛捕鲸的传统已经延续了数百年,最早的记录产生于1584年,古代维京人冒死出海,用长矛刺穿鲸鱼的身体,而领航鲸有群体活动的特点,受伤的鲸鱼会拼命逃窜,被驱赶至峡湾浅滩,而没有受伤的鲸鱼也会跟随而来落入早已布局的陷阱之中,随后红色的血水染红了整个峡湾,“领航鲸”的名字就是由莽撞的投身死亡陷阱而来。这种行为虽然残忍,但法罗人至今没有改变这项传统。

  风干的鱼肉正待售卖

  捕鱼归来的渔船也在港口维修

  世界各地动物保护组织的虽然奋力谴责,但法罗人则依然墨守传统,法罗群岛有自己的机构来控制捕杀数量,而捕杀的鲸鱼不会被用于商业销售,按照自己的传统,每个当地人家庭都可以获得切割好的鲸肉。商业化捕鲸会使人变得贪婪,法罗人信奉“按需索取”,但每年还是有近千头鲸鱼被猎杀。很长时间以来,法罗群岛这个名字初次走进外人视野一个是“欧洲杯足球赛”另外一个就是“鲸鱼捕杀”。

  法罗当地居民十分愿意和游客聊天

  被热情的邀请参加当地人聚会

  Áarstova餐厅正面对港湾入口,那种传统木质结构的西班牙风味餐厅,用精美的瓷器招待客人,食材来自当地出产的羊肉和三文鱼,餐厅老板Johannes Jensen额外用两瓶好酒来款待我们。Johannes除了餐厅业务还经营三文鱼出口贸易,他说在爱尔兰读大学期间认识了来自中国的同学,这让他真正的开始了解遥远的东方,以至于之后将生意做到了中国。Johannes在谈论法罗群岛与丹麦的关系时变得很激动,他明显是那种政治立场鲜明的人,能看出他时多么的热爱法罗群岛。

  Áarstova餐厅提供西班牙风味料理

  “法罗人很富裕,他们可以受到很好的教育,所以很多人离开法罗去欧洲大陆定居,我爱这里的一切,虽然我可以去世界各地旅行,但是我不能允许自己离开这片土地”Johannes满脸自豪。

  大多数法罗人都热爱足球和徒步,作为拥抱自然的一部分,只要天气状况允许,法罗人都会选择一个岛屿或者徒步或者骑车,用8个小时翻越一座山头,或者用一整天骑行一个岛。

  法罗群岛随时可见瀑布和草甸铺设的房顶

  厄斯特(Eysturoy)岛最北部,沿着河谷间的公路,能看到悬崖垂直落入北大西洋的景象,一路沿途除了见到几个孤独的骑行者并未见到其他人,我们在公路边边一片空旷草地上停车,本想远远的看一下对面那个孤独的悬崖,意料之外的是大概有50个当地人正在此聚会,就在这悬崖边空旷的草地上,带着几大箱饼干和甜点,和大桶的咖啡。一位白发老者递给我一杯咖啡,并把我拽到摆满甜点的小桌前面,所有人都围过来和我聊天,他们很好奇真的有中国人来此旅行,其中一个曾经在马士基(MAERSK)航运工作去过香港、上海、东京的小伙子很激动的来和我握手,并对那个名叫sushi寿司的中国菜赞不绝口。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这个小错误,人群突然开始唱歌,毫无防备并且和声完美,就在这空旷的山谷,这群可爱善良的当地人用歌声拥抱自然,欢迎远道而来的游客,心灵清澈得如同北大西洋的海水,一种感动涌上心头,唯有感谢能表达一切。

  当中国人用脚步丈量整个地球,在北大西洋那个角落,法罗群岛(Faroe Island)的人们就是这场盛宴的旁观者。法罗人对游客的态度显得比较矛盾,既想对这个世界敞开怀抱,又担心游客的到来改变法罗群岛的传统文化,所以作为游客我们只是经历者即可,带走美好的记忆,感受距离天堂那一步之遥。

  法罗群岛机场用玻璃鸟装饰机场,停机坪上停靠着北欧航空的飞机。

  Tips:

  1.最佳旅行季节每年4月~9月,北欧地区极昼季节,当地人文化生活最为丰富多彩;

  2.由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搭乘北欧航空Scandinavian Airlines 飞行3小时可抵达法罗群岛;

  3.签证:法罗群岛为非申根国,依照法律需办理丹麦签证,但是法罗群岛并无入境检查,普通游客持申根签证也可入境;

  4.货币:法罗当地货币与丹麦克朗同等币值,当地也接受信用卡,暂时无法使用银联通道结算;

  5.当地交通:建议在机场租车。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