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身为太监他书画俱佳还能率十万军抗敌,却惨招自毙

subtitle 我们爱历史07-14 10:42 跟贴 268 条

  从汉唐至宋明,中国古代出现的强势太监不能说少,可最为大众熟悉的就只有那么几位。而从落魄的贫家子到对抗群臣的九千岁,魏忠贤绝对是他们这个群体里面的成功人士,如果要开个强势太监颁奖晚会,拿走金牌的一定是他,可有位先生在这时一定会站出来争辩两句:在我们这行,老魏确实牛逼,可兄弟我也不是盖的啊!我长相高大威武,曾替文臣搞外交,履次统兵战西北,大宋皇帝给我青眼,朝廷重臣敬我三分。

  对,看到这儿,您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了,他就是水浒传里的大反派,和蔡京狼狈为奸的北宋宦官童贯。童贯在太监行里是个极为特殊的人物,他虽然去势,却没有娘炮的模样。声如洪钟,其劲如铁。不知撞了什么邪,脸上竟然还长出了几根胡子。有了这个优势,皇宫里上到妃嫔宠姬下到宫人仕女,都对他很有好感,再说老童这个人,他生性豪爽,不惜钱财与众人结交,度量很大,从不为小小是非而计较,宫廷内外都喜欢他,他赢得了良好的人际关系。

  童贯善于逢迎、懂得溜须拍马的本领,在端王赵佶即位后,发挥得淋漓尽致。赵佶就是那个爱足球爱国画并因娱乐至死而亡命他乡的宋徽宗。徽宗时,童贯主持枢密院,掌握兵权近二十年,他与宰相蔡京互为表里,相互勾结,权势之大,百年少有。由于蔡京是个男人,被称为公相;而童贯是阉人,所以被称媪相,现代汉语即母相。

  徽宗赵佶继位称帝后,觉得天下再也没人能压制自己艺术细胞的生长了,他就派童贯去寻访天下名画,以供他观摩学习。当时引领大宋艺术潮流的是江浙大地,童贯就亲自去办差,不敢有丝毫疏忽,他努力工作,把苏杭一带的先朝名画和当时杰作,源源不断送入宫廷。宋徽宗大饱眼福之后,对这位高大威猛办差得力的童使者满怀欣赏。

  不久,童贯在杭州遇到了逐臣蔡京,老蔡是个见风使舵的投机分子,估计日本人看到他都得竖起大拇哥说:蔡桑,狡猾大大的。在宋神宗时,他跟随王安石参与变法,在元佑老臣执政时,时任开封府尹的他第一时间尽废新法,还得到大佬司马光的点赞。

  到哲宗绍圣年间,以章惇为首的新党得势,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转头。这个毫无政治原则的混蛋政客在徽宗继位之初,刚刚被太后赶出京城,到杭州任职。童贯来杭州便与蔡京结交,没成想一见如故,相谈甚欢。童贯就借机举荐蔡京。

  恰巧,蔡京也精通绘画和书法,本来还是北宋四大书法家之一呢,后来因为声名太臭,他的席位被时人换成了同族名家蔡襄。徽宗偏爱艺术家,童贯又愿意捧这位朋友,再者人要是撞运吃老母鸡都不塞牙,那时朝廷里新旧两党斗争激烈,徽宗隔岸观火,以调停两党关系为由,先罢黜宰相韩忠彦,又降曾布之职,于崇宁元年七月任命蔡京为相。蔡京此时又以变法为名,反攻倒算,大肆迫害元佑党人,生者贬职而死者追贬其谥。不仅如此,看似与他有相同路线的改革派如章惇,也被疯狂攻击,流放千里,大宋朝中乌烟瘴气。

  可故事的主人公童贯却因为对蔡京有恩,又与其臭味相投而混的顺风顺水,两人心照不宣,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合作很愉快。

  蔡京担任宰相后立刻策划对西北用兵,在当时,将军们统兵作战是个苦差事,不仅危险又费力不讨好,可太监们去做监军却是个大肥差,既能立功扬名又能掌握权力。蔡京就向徽宗夸奖童贯,说他既忠诚又勇敢,还懂得陕甘地形,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监军人选。徽宗采纳了这个建议,马上命王厚为将军,和童贯两人率十万大军出发。

  军队刚刚行进到湟川一带,京城里突然发生大火,徽宗认为是不祥之兆,便派人迅速赶到军营传命,令童贯等停止行军原地待命。可这时的童贯呢,也是邀功心切,吃了熊心豹子胆,他掩藏诏令,继续行军。可谁想到这小子,不知是运气太好还是真有奇才,连连收复四座城池,算是立了大功,也为朝廷大火冲了晦气。因此,他被提升为景福殿使、襄州观察使。观察使在当时是一项特殊荣誉,以太监的身份担任此职务,童贯公公是第一个,你说童贯牛不牛。

  到了后来,徽宗还想授予童贯开府仪同三司的荣誉,这实在太荒唐,连蔡京也出面阻拦了,其他朝中大臣显然也不能答应。可这一点也抹杀不了徽宗对童贯公公的爱和信任。

  政和元年,老童但任检校太尉,徽宗向群臣提出要求,要求派童贯出使契丹,就是到互为平等外交主体的大辽国搞外交。正直的大臣极力反对:不行!派个太监去当外交官,不是让人家嘲笑吗,我们大宋朝廷又不是没人了!

  而徽宗微微一笑,说:契丹人听说老童打败了羌人十分佩服,想见见他,所以朕才如此决定。群臣无语,童贯果然以太监的身份出访了辽国,而且不辱使命,回家之后他觉得立了奇功,有了政治资本,就更加目中无人,嚣张跋扈。徽宗对他也更加宠信,让他以太尉的身份兼任陕西、河东、河北宣抚使,又主管枢密院,节制九镇,被封为太傅、晋国公。

  你看,比起那些今天无知无畏废立皇帝,明天就莫名其妙被人杀死的傻太监来,童贯的人生经历是不是开了挂,作为一个被失去阳器入了内宫的男人来说,事业如此,夫复何求。

  可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是人生的道理,童太尉也不能例外,他残酷镇压方腊起义后,内心极度膨胀,于是轻开战端,率兵攻辽。可惨淡兵败,童公公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他只好利用权势转嫁罪过,然后对于战事闭口不提。

  不出几年,金国灭辽,完成了老童日思夜想而未完成的事业,可金人一鼓作气往南行军,并不给虚弱的大宋留下喘气之机,童贯只好扔下太原临阵脱逃。太原太守张孝纯问他:金人大军南下,大人您不守土作战,怎么能逃跑呢?童贯这时候怂了,反驳说:我是宣抚使,要我守土,你们的将军是干什么吃的?你看,他为了活命所持的这一套说辞,果然符合我们对当权太监的一贯印象:足够无耻。

  童贯不战而逃,直接导致了宋军迅速崩溃,这引起了朝野上下的愤怒。宋钦宗迫于大臣的压力。把他一贬再贬,不久又为了收复民意,列出童贯十大罪状,并派御史将其诛杀于流放途中。

  到此,关于一个强势太监的传奇故事就结束了。你看,他的一生虽然没像魏忠贤一样既当九千岁有知名度,但也是险象环生丰富多彩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