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民主与高效的博弈:德国的崛起之路

subtitle 时拾史事07-14 05:27 跟贴 236 条

  1890年的夏天,天空湛蓝,空气像蝉的薄翼,德国一切都像平时一样。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在一座墓前慢慢弯下僵硬的腰肢,将手中3朵鲜艳得忧伤的玫瑰花安放到墓碑前。他稀疏的白发在微风中有些许凌乱,脸上的皱纹似乎每一道都夹着一个长长的故事。那一刻,就连无干的树枝和小鸟都感受到了这个老头身上散发着浓烈的强势和不甘,但是微风拂过,这股强势转瞬即逝,留下的只有久久不曾淡去的无奈。

  因为这老头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了,尽管他仍有少年般轻狂。

  不久之后,在柏林成千上万群众的簇拥之下,这个心存不甘的老头依然乘坐火车离开了他挚爱的首都柏林。他是多么思念老皇帝,那个愿意让他一手遮天强权不二的威廉一世,现在老皇帝的孙子拿他曾经最推崇的强权来对付他,哪怕很多人替他说话也没用,谁让他定下的规则那么难打破呢?最后一次,俾斯麦终于见识了铁与血的华丽。

  民主与高效不可兼得,我们看到德国在崛起的道路上,靠着中央强大的臂力挽起这个半生不死的国家新的生命力,德国之所以能后来居上迅速超过英法俄,就是得益于铁与血(强权)惊人的高效。但是这样做的后遗症也是相当可怕的,因为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或者甚至一个人手里的时候,那宝可就都压在这哥们身上了,如果一把手是俾斯麦,那不错,德国出色地完成了统一;如果一把手是威廉一世,参考之前普鲁士混乱、磨磨唧唧没什么进展的状态;如果一把手是希特勒。。。

  灾难啊……所以说别看德国依靠旧贵族短时间跑得快了,往长远了看后患无穷。现在德国改造得怎么样我也不好说,至少欧盟和美国的眼皮子底下它还是很消停的。但是明知旧贵族不下台是在历史单行线逆行,德意志为什么还要走这条路呢?除了别无他选的无奈,更是因为俾斯麦在德国统一的道路上做得太漂亮了。

  上次有读者提醒我,真实的刘备并不是小说里那么菜,蛋蛋靴靴这位盆友~~那威廉一世就不能像刘备了,因为单论个人才能,他是真的菜。德国之所以能够在风云诡谲、虎视眈眈的近代欧洲奇迹般完成统一,靠得是三个人的小团队,这个团队后来被称作德意志统一三杰,

  第一位最早出场的罗恩伯爵

  (当然不是哈利波特的基友)他是后来的罗恩元帅,虽然担任陆军大臣,但是并不是最会打仗,他是在军事管理和建国方针方面出了大力,还有一大功就是向威廉一世推荐了当时仅仅是个保皇派老顽固的俾斯麦;俾斯麦不用说,最出色的当属外交和政治决策,基本算是一把手,人生最成功之处在于成为了筠蛋的偶像

  hia~hia~第三位即将隆重登场,上面说罗恩不会打仗,那德国统一必不可少的打仗的是谁呢?他的名字叫毛奇。

  感谢德国人起名字的贫乏,我说毛奇大家想到的估计都是他的侄子小毛奇,我们说的这位是老毛奇,德国统一战争中的大将。他升职的过程也非常传奇,要按照工龄、投票慢慢熬的制度,毛奇估计到死也就是个普通高官。起初毛奇只是一个一般的军官,但是被威廉亲王任命做太子的副官兼老师,后来威廉亲王当上了皇帝,毛奇就被升成了参谋长。当时的参谋长权力也并不大,看似挺牛逼凛凛,其实工资还不如个师长。就这样毛奇带着一身才华蛰伏,直到德意志统一战争全面打响的时候。

  德国想统一,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国家要一统所有德意志人有责,包括血缘和文化属于但实际不属于的意志的地方。这个地方目前被丹麦控制,两个小公国,叫做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施泰因。究竟这俩地方属于谁呢,历史上变迁无数就是一笔烂账,石勒苏益格大部分是丹麦裔,而荷尔施泰因大多是德裔,单看近年来它是丹麦国王的私人领地,不巧的是这个私人丹麦国王刚刚去世了,继承人德意志联邦认为画风非常不符合日耳曼人的审美,于是引发了当地日耳曼人的不满。正要统一没借口的普鲁士趁机大肆宣传民族主义,将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施泰因渲染成德意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实是不是历史的糊涂账也不好说,但俾斯麦说它们是,那就是。

  毕竟是德意志自己家的事情,毕竟还没分家,毕竟需要帮手,所以普鲁士拉上了它看不顺眼的对手奥地利。开启了德意志统一战争中的第一步,普丹战争。

  ▲普丹战争

  1864年1月,普鲁士仗着丹麦是君主立宪国家,投票开会巨慢,下了一个根本不可能来得及反应的最后通牒。丹麦的议会凳子还没摆好,期限就到了,普鲁士和奥地利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几乎就是很顺利拿下了荷尔施泰因,一直占领日德兰半岛。在普奥联军猛烈的攻击下,以海盗著称的极寒之国丹麦也撑不住了,毕竟国小势微,普奥可是在全欧混战的大局面中长期锻炼的,10月,三国在维也纳签订条约,两个小公国被丹麦让给普奥,童话之国垂头丧气回家讲故事去了。在这一场战争中,毛奇的总参谋部扮演了极其重要的数据库的角色,尽管在当时作战中还没意识到战前战后这些分析的重要性,但是毛奇意识到了,他在普丹战争中立功,终于走到俾斯麦左右,紧密团结在中央周围。

  诗经说“兄弟阋于墙,外御其悔”,那外面静了回来还得继续打不是!两个人刚刚打完丹麦,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施泰因怎么分还说不清,德国谁来当老大更是相互嫉妒,战争的火苗依然在燃烧。不过现在要跟奥地利开战,实际并不成熟,首先是两个人刚扮完好兄弟,回家就开战难免会让不怀好意的邻居坐收渔翁之利。二是打奥地利连个理由都没有,奥地利是不想跟普鲁士动刀子的,腓特烈大帝的梦魇还时常折磨着哈布斯堡王室,而刚刚打完一场大战的普鲁士也不希望立刻就跟奥地利剑拔弩张。接下来就是俾斯麦老头上场的时候了。这个狡猾的老狐狸给奥地利设了好几个套。

  第一个,烟雾弹。俾斯麦假装给罗恩写信表达出普鲁士唯一的心愿是世界和平,这封信不出所料被奥地利截获,然后开心地跟这个兄弟不计前嫌,一个人要了石勒苏益格,一个人要了荷尔施泰因,欢欢喜喜手拉手加入了德意志关税同盟。奥地利到底有没有进行战争准备我也不知道,看后来的表现那应当是没有吧,否则准备了还打的那么烂……

  第二个,安抚邻居。保证普鲁士和奥地利干起来的时候不要被打扰,毕竟欧洲那些国家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还要趁乱偷东西的,奥地利王朝继承战争就是个绝好的教训。这就显示出俾斯麦天才的外交水平了,首先是俄国,俾斯麦在当宰相之前在俄国当过大使,还记得吗,他的老妈和俄国的太后还是闺蜜,于是俄国很快表示普奥开战它不插手。

  其次是英国,英国向来多欧洲大陆乌烟瘴气的后宫风格能躲就躲,于是告诉俾斯麦他们会继续光荣孤立。接下来是意大利,意大利的国王正深陷青年党革命的泥淖,俾斯麦以此相要挟,要求意大利支持普鲁士,奥地利普鲁士它都惹不起,不过眼前的俾斯麦瞪着吓人的牛眼睛,小胡子一吹就像地狱来的撒旦,意大利国王怂了,好吧,反正我谁也惹不起。最后就是最难搞定的法国,最不愿意看见德国统一的就是法国了,法德矛盾最早可以溯源到法兰克分裂,要求法国坐视不管真是难上加难,不过俾斯麦还是做到了,因为他曾在法国任大使,除了喝葡萄酒,更是充分了解了法国的君主拿破仑三世的性格,这个领导人远没有他的叔叔真·拿破仑的远见卓识,所以俾斯麦仅用一些小邦就换取了法国对普奥战争的中立,并且这些小邦很快又会回到俾斯麦手里。

  第三个,给战争找个借口。从两兄弟分完领地以后,俾斯麦就派人不断去奥地利控制的荷尔施泰因煽动人民情绪,有话说愚民最好控制也是最有力的武器,只要几句意味深长的话就能煽动起一大帮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迅速、且自愿站队。就这样荷尔施泰因整天怨声载道,奥地利非常心烦,普鲁士也趁机赶紧谴责,你看看连个小公国都管不了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奥地利也觉得很心累,就说那要不荷尔施泰因这个破地方归你了,并且想要夺回西里西亚。普鲁士立马有了足够的借口,说奥地利要毁约!有没有天理!好吧是你不想过好日子的,你挑事,我要打你了。

  看起来全程都是普鲁士在挑事,但是没关系,国际社会讲什么道理!5月,俾斯麦又(自导自演了一场)遇刺了,苦肉计成了开战的导火索,紧接着柏林颁布建立德意志联邦的改革计划,实际就是统一通知书,强行占领荷尔施泰因,进驻萨克森、黑森等,普奥战争正式打响。

  普奥战争毛奇参谋长开始大显身手,我们都知道德国的铁路非常发达,在经济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我们很少关注铁路在战争中的巨大力量,毛奇就是站在战争的战略高度经营铁路的,普鲁士的火车以惊人的速度将军队和物资源源不断输送到前线,让他们在战场上再现腓特烈大帝时候普奥交火时的神勇,俾斯麦神话一般的决策能力令柏林群众(以及筠蛋我)恨不得抱大腿哭泣,普鲁士很快就打到了南边奥地利家门口。就在这时,遇到一点小问题,被俾斯麦恐吓要帮助普鲁士的意大利盟友一点也没有两肋插刀的品质,况且这个国家经常以猪一样队友的身份出现,士兵们刚上战场就跑路了,反正也不是给自己家打仗。于是普鲁士还得亲自南下,好在普鲁士的军队战斗力还是非常令人放心的,经过一系列决定性的战役,搅屎的邻居又已经被俾斯麦摆平,普奥战争没有任何悬念地赢了。

  德意志的老大就这样改朝换代,就连以前经常哭鼻子的威廉一世都开始挺直了腰板到处吹嘘德国要在普鲁士的领导下繁荣富强了。但是俾斯麦并没有因此高兴多少,毕竟丹麦和奥地利都是前奏,他们能赢完全是因为家里打架欧洲其他国家没有参与,如果德国真的要统一,那将是整个欧洲的眼中钉,看看腓特烈大帝那么厉害的军事才能以及逆天的幸运才勉强在欧洲各国的夹缝中抢了一个小地方。

  现在俾斯麦要在英法俄国的牙缝里抠一个德国,他,又有多少胜算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