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历史上著名毒物,只有权贵才吃得起竟流行500多年

subtitle 历史大学堂 跟贴 1883 条

  “以形补形”的中医理论在中国深入人心,“吃什么补什么”是对以形补形理解的最好诠释。

  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中,上至皇亲贵胄达官贵人,下至平头百姓贩夫走卒,无不对此乐此不疲。肾亏吃动物的肾,性功能不足则以动物生殖器补之,小动物的弃之不用,以虎豹牛马的长鞭为最好。

  以现代人的眼光看来,以形补形的做法未免有些可笑。但现代科学研究却表明,动物生殖器中含有的某些激素成分确实对性功能的恢复有一定促进作用,因此也不能对“以形补形”的理论一概否定。

  但古人以形补形的做法并不仅限于食用动物的器官组织,他们将这种理论扩大,不但可食用的动植物被用于以形补形的理论实践,甚至于一些矿物质也被纳入其中。究其原因,古人认为例如黄金之类有真金不怕火炼的特性,服用黄金必然能练就金刚不坏之躯。

  这种啼笑皆非的思维推理方式在华夏文明伊始便生根发芽,到汉朝时期便已形成成熟的理论。此时的中国人不只是服用单一的某种矿物质,而是根据矿物质本身的特性,或三种,或五类,甚至更多配成药剂,炼成药丸服用。历史上著名的毒物“五石散”便是其中之一。

  据说服用“五石散”的始作俑者是魏晋时期的何晏。

  何晏是魏晋时期玄学创始人之一,因为解放后国内的文化风气对玄学并不推崇,因此这个本该很有名的历史人物不被大多数人所知。但要说起何晏的爷爷何进,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会有有一些印象。

  何进是汉灵帝大将军,被张让为首的十常侍杀掉之后,何家家道败落。当时还是何进小弟的曹操将何家全盘接手,包括何晏的妈妈。于是,还在娘胎的何晏很自然地成为曹操的养子。

  何晏长大成人之后,身上不但没有半点官二代的恶劣习气,反而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成熟。何晏七岁时,曾在地上画了一个圈,他蹲在圈中半晌不语,有人问他何故,何晏说:此乃何氏之庐也。看得出,寄人篱下的经历让何晏小小年纪就成长出独立的人格。长大后的何晏不仅不俗,还开了风气之先。不但饮酒御女着召集名士组织文学社,还率先服用五石散,算是中国历史上嗑药第一人。

  ▲何晏(?-249年),字平叔 。南阳宛(今河南南阳)人

  至于吃了这种药的效果,何晏自己说“非惟治病,亦觉神明开朗”,看来服了五石散还有兴奋中枢神经的作用,药效和现如今流行的摇头丸累类似。另有人说,五石散的作用不止提神,还可壮Yang,服后夜御数女若等闲。因为何晏的家庭背景以及个人声望,他的现身说法加上明星般的广告效应让当时的社会名流趋之若鹜,争相效仿。一时之间让吸毒成为一种社会常态,本该是社会精英的上层人士一个个行尸走肉一般,整个社会乌烟瘴气,仿佛世界末日。

  五石散的配方最早出现在张仲景的《金匾要略》中,书中记载有草方和石方两种,其中石方就是五石散的配方。 《紫石寒食散方》(即“石方”): “治伤寒令愈不复”。石方包括十三味:紫石英、白石英、赤石脂、钟乳、括萎根、防风、桔梗、文蛤、鬼臼、太乙馀粮、干姜、附子、桂枝。

  文学家鲁迅先生对五石散也有过深入的研究,他在《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酒之关系》一文中说“五石散的基本,大概是五样药:石钟乳、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脂,另外怕还配点别样的药。”但这些药物配伍组成的药剂并不含毒素,也不会产生服用五石散之后那种飘飘欲仙的情况,因此后来学者研究更倾向于魏晋时期五石散实际上系由东汉张仲景的"候氏黑散'和"紫石英方"合并加减而成。

  ▲张仲景(约公元150~154年——约公元215~219年),名机,字仲景,东汉南阳涅阳县人

  根据张仲景的侯氏黑散方我们可知道五石散中应该含有礜石。这种在《山海经》中就有记载的物质实际上是一种含砷的有毒矿物,即今天的砷黄铁矿。

  化学史家王奎克先生就明确指出:寒食散中有含砷矿物礜石;无机砷化合物含有剧毒,超量服用会引轻重不等的砷中毒;服五石散与服含砷矿物礜石相比,情况十分相似。王奎克先生的研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为这是首次对寒食散的毒性有了比较明确的分析认识。

  五石散的做法大体就是把礜石与其他几种矿石放在一起研磨,搅碎,其中起关键作用的是搅拌容器--乳砵,因为密闭环境对寒食散接下来的构成,起重要作用。然后以温酒送服,酒就是一种催化剂。人体相当于道家所说的鼎炉。如果一切顺利,在人体内析出的主要是单质砷,根据用量,服用步骤,可以引起慢性砷中毒反应。另外一种不走运的,例如,在服药过程中,最终没有人体合成单质砷,而是密闭不完全,变成了氧化砷,氧化砷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头,叫做砒霜。

  据说服用五石散还很麻烦,有不少规矩。服用五石散后,全身燥热,必须食用冷食、洗凉水澡、睡凉炕来散热,因此“五石散”又叫“寒食散”。由于五石散的药性非常猛烈而且复杂,所以仅仅靠“寒食”来散发药性是远远不够的,还要辅以散步等各种举动来散发、适应药性(今天才知道散步的出处在这儿),但有一项是例外,那就是饮酒要“温”,需要喝热酒,这很符合那些士人的需求。此类举动称之为“散发”和“行散”。服药之后,人的皮肤也特别敏感,很容易被磨破,新衣服比较硬,所以魏晋名士大多痛恨新衣服,而喜欢穿柔软的、没有浆洗过的旧衣衫。鞋子最好也别穿,只有穿木屐才舒服,一副很艰苦朴素的样子。鲁迅先生就说过:“我们看晋人的画象和那时的文章,见他衣服宽大,不鞋而屐,以为他一定是很舒服,很飘逸的了,其实他心里都是很苦的。”

  ▲新刊黄帝内经灵枢二十四卷

  其实服用五石散的危害早在春秋战国时代的医学经典《黄帝内经》里就有明确记载,所谓:“石药发癫,芳草发狂”,并记载了服用石药致病的事件。

  而过量服用五石散,其毒性更为可怕。礜石是五石散致病的根源,“小量服用,可以起促进消化机能、改善血象、强健神经等有益作用。超过一定的剂量,则会引起不同程度的砷中毒。若长期服用会引起慢性中毒,会先后引起消化机能减退、某些炎症、皮肤干燥发疹以至溃烂、神经中毒、知觉运动障碍等,最后引起全身麻痹和神识昏迷,或引起严重的腹泻,很快地导致死亡,这才是“大毒”所在。

  晋代医家皇甫谧(《甲乙经》作者,该书是学习针灸必读的医学经典)不但服用五石散,还忠实记录了自己服石的切身体验:“初服寒食散,而性与之件,违错节度,辛苦茶毒,隆冬裸担食冰,当暑烦闷,浮气流肿,四肢酸重,于今困劣,救命呼吸。”最后为服石所致的“委顿不伦”而悲愤不已,数度欲伏刃自杀。皇甫谧一生学医有成,最终却因为滥用药物困苦不堪,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剧。

  从魏晋何晏率先服用五石散到唐朝之后五石散销声匿迹,五石散存在的时间长达五六百年。直到药圣孙思邈在其所著的《千金要方》里称五石散是“大大猛毒”并将五石散的配方修改,将礜石改为石硫磺,五石散至此才变成完全无毒的中成药。

  ▲"五石散"之一味赤石脂

  回顾五石散流行的几百年,不难发现,五石散流行的时代正好是中国最黑暗的时代,三国时期后期的三足鼎立,弱晋迁都的朝不保夕再到南北朝时期的四分五裂,五石散的流行似乎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

  虽然魏晋时期的当权者软弱不堪,但一些名士却有着自己的理想,眼看内忧外患不断,面对时时南下骚扰的北方游牧民族和在内斗中不断消耗的国力,这些社会名士有心杀贼却无力回天,只好将满腔热血和报复丢在一旁,沉溺于服石炼丹之中。

  因为五石散的炼制和食用相当麻烦,而且原材料价格昂贵,这种麻醉品普通老百姓消费不起,所以只在社会上层流行,没有造成全国范围内大面积的毒害,不得不说是不幸中的万幸。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