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赵宏博:当教练后头发白了大片 中国花滑没走弯路

人民网-人民日报 07-11 21:02 跟贴 11 条

  2013年,退役3年的赵宏博重新回到了他挚爱的冰场,拿起教鞭,成为中国花样滑冰双人滑主教练。一转眼,已是4年,赵宏博伴随着中国花滑双人滑从低谷艰难攀升,也完成了自身从运动员到教练的转型。

  不久前,他担任了中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肩上的责任更重了,赵宏博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打一场持久战:战到2018年平昌冬奥会,战到5年后的北京冬奥会……

  索契冬奥会前临危受命

  申雪、赵宏博的名字,与中国花样滑冰有着解不开的缘分。从1998年长野冬奥会开始,两人4次出战冬奥会,为中国花滑双人滑实现了冬奥会奖牌和金牌零的突破,开启了中国花样滑冰双人滑的新篇章。

  随着他们的退役,中国花滑双人滑也陷入后继乏人的困境:老将庞清/佟健一直受到伤病困扰,彭程/张昊这对新组合一时难以走出瓶颈,双人滑甚至没有拿到索契冬奥会的满额参赛资格。

  这一切,赵宏博看在眼里,更忧虑在心。2013年5月,距离索契冬奥会不到一年时间,他决定重回国家队,出任双人滑主教练。当时姚滨还是花滑队的总教练,临危受命的赵宏博主要负责辅助恩师。

  在低谷中前行,困难可想而知。索契冬奥会上中国花滑颗粒无收,加上庞清/佟健退役,青黄不接的双人滑想要重新崛起,重担落在了赵宏博肩上。

  “当教练这几年,头发白了一大片。”他曾半开玩笑地说。压力之下,他很快适应了教练的新角色,跟随姚滨带队,也给了他另一个视角去重新认识花样滑冰。赵宏博说,姚滨教练把自己几十年的经验财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他,这让他走了很多捷径,接下来,他会尽自己所能重塑这支荣誉之师,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训练和管理引入新思路

  为了带领双人滑走出低谷,赵宏博在训练和管理中引入了很多新的思路。“双人滑现在的训练模式更加国际化。”他说,队伍除了与加拿大著名花样滑冰编排教练合作之外,也尝试与俄罗斯名将普鲁申科的教练米申等名教头保持长期交流,“从他们身上,我们能得到很多对中国花滑有用的东西。”

  双人滑组最大的一次变化发生在2016年。赵宏博将队里当时的两对选手拆分重组,老将张昊“牵手”比他小12岁的北京姑娘于小雨,张昊此前的搭档彭程则和金扬搭档。

  更换舞伴,对双人滑而言是个大事,相当于一切要重新来过。用赵宏博的话说,“更换舞伴后一两年不出现在赛场都是正常的,因为需要重新适应和磨合的太多。”

  但对于小雨/张昊、彭程/金扬两对组合而言,却没有太多时间准备,于是大奖赛分站赛、总决赛等一系列比赛成了他们的“练兵场”,在比赛中培养默契,并争取得到裁判的认可。

  在赵宏博心里,2016年是队员成长最关键的一年,也是队伍最艰难的一年,他说,自己最怕的就是队员们“在钢丝上走着走着一不小心掉下来”。他的神经也时刻处于紧绷状态,“每次比赛完,又重新回到起点,要考虑下一步的训练安排,天天就想着怎么把成绩提上去。”

  性格温和的赵宏博在训练场上是严厉的,也正因为他的这份严肃认真,曾经步履蹒跚的隋文静/韩聪、于小雨/张昊、彭程/金扬3对组合成长迅速,在近两个赛季的世界大赛中取得了一连串佳绩,努力拉近着与世界顶尖选手的距离。

  努力带出更多世界冠军

  “整体上看,我们没有走弯路,一直是按照计划一步步地前进。”赵宏博这样评价自己执教的几年。

  升任总教练以后,需要他思考的不再只是双人滑一个项目,男单、女单及冰舞,他都迅速地进入角色,并形成了自己的见解和规划。“金博洋从技术层面上是世界上比较好的,但是从细节方面,比如节目内容分和对音乐的理解,他还是稍弱于其他国际顶尖选手。最近这些方面我们都在仔细琢磨,怎么去提高运动员的艺术修养,他们的技术滑行、旋转,都要拆分出来进行细致训练。”赵宏博说。

  女单的滑坡,同样也是他关注的重点,“今年世锦赛,我们只获得了一个奥运会名额。女单项目在训练管理以及阶段的目标制订等方面都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我们也会把女单的模式向双人滑靠拢。”他说。

  上任后不久,赵宏博也对教练团队进行了调整,优化了配置,增强了团队的力量。“现在每个组有两名教练,以后还会进一步充实,整个团队的计划是以备战平昌冬奥会为主,长远目标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

  明年,将是赵宏博第二次作为教练参加冬奥会。赵宏博说,自己要努力带出新的世界冠军和奥运冠军,才能不负当下这个冰雪运动发展的黄金时代,不负姚滨教练的嘱托。重任在肩,信念坚定,他与冬奥、与花样滑冰的缘分仍将继续,换了新的身份,也有了更多意义。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