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蓝叔:这是葡萄酒历史上传唱度最高的两个故事

乐酒客07-04 17:30

  葡萄酒的时新有很多特定的经济、文化背景,在它天然的品鉴和社交属性之外,葡萄酒也许是最能承载历史和故事的酒精饮料。这主要是因为,葡萄酒最早出现被认为是葡萄自然发酵的结晶。在今时今日的发酵饮料中,葡萄酒也是受人工干预最少的品类,“无为而治”的自然葡萄酒就是一个佐证。

  有着这样率性洒脱的天性,葡萄酒的故事和经历自然要丰富上不少,其中很多故事慢慢成了经典,可以引发大家心中的共鸣。以下,就是这样2个小典故:

  1855年波尔多列级酒庄分级

  1855年,法国历史上第一位民选总统拿破仑三世(为历史上著名的拿破仑皇帝的侄子)为了迎接庆祝滑铁卢战役以来的40年和平的巴黎世博会的到来,传播法国代表的葡萄酒,政令“波尔多葡萄酒经纪人工会”设定的一个葡萄酒酒庄分级体系。

  经纪人工会更具过去各酒庄的交易历史,主要以市场长期以来对酒庄的供需表现和价格:

  针对干红葡萄酒划分了一个分为5级的葡萄酒庄名单(58家),也就是我们常说的“1855年梅多克酒庄分级”(因为入选酒庄仅有奥比昂一家来自梅多克意外的格拉夫产区):

  以下是红葡萄酒分级的考量标准:

  列级一等酒庄价格:超过3000法郎每一桶;

  列级二等酒庄价格:2500-2700法郎每一桶;

  列级三等酒庄价格:2100-2400法郎每一桶;

  列级四等酒庄价格:1800-2100法郎每一桶;

  列级五等酒庄价格:1400-1600法郎每一桶;

  19世纪法国实行金银本位制,1法郎含金量为0.2903225克,3000法郎约合人名币27000元。1855年的列级庄一桶(225升)售价不过27000元,单瓶120块的样子。也是非常向往穿越一下的。

  针对甜白葡萄酒的分为2级的葡萄酒庄名单(21家):列级一等(9家)和列级二等(11家),还有一个因为只有一家酒庄入选、几乎不算分级在当时超脱整个波尔多葡萄酒产业的“超列级一等”酒庄:伊甘酒庄(Chateau d Yquem)。因为入选此名单的酒庄来自波尔多著名的甜白葡萄酒产区苏玳和巴尔萨克,因此,这个分级也称为“苏玳-巴尔萨克列级酒庄分级” 。

  这两个名单列在一起,就是鼎鼎大名的“1855年波尔多列级酒庄分级”。而机智如你,肯定就会发现这个分级里为什么没有如今叱咤风云的波美侯和圣爱美隆产区呢?为什么甜白葡萄酒的分级一出场就是列级一等和二等呢?

  原来,19世界,波美侯和圣爱美隆产区还未曾以葡萄酒生产为主,或者生产非常简单的葡萄酒,质量和品质远非今日之强盛。而波尔多的甜白葡萄酒的质量和品质多年来广受好评,入选酒庄的出产葡萄酒的价格和声誉等同红葡萄酒的列级一等和二等,因此,分级就只有这两级。

  这个分级的生命力直到今天依旧强盛,是左右葡萄酒价格的重要指标。虽然也面临不少批评,比如酒庄的评级不能反映100年之后葡萄酒的真实品质。但是1855年波尔多分级的权威性总体依然令人信服。分级至今,红葡萄酒的榜单上最重要的变化莫过于1973年6 月木桐酒庄(Mouton Rothschild)晋级一级酒庄、1855 年9 月16 日康特麦酒庄(Cantemerle)补选五级酒庄,酒庄数量定格在61家;甜白葡萄酒的榜单上,酒庄则由最初的21家,增长到27家。

  如果说,1855年的波尔多葡萄酒分级给这个混沌的葡萄酒世界定立下了几本秩序,那么100年后的另一件事情,则成为了秩序的破坏者:

  1976年巴黎审判

  这不是一场常规意义上的法律审判,因为这个场合里评论的不是法理对错,而是饕客饮者终极探索的“最复杂、最平衡、最浓郁、最优质”葡萄酒。这本是一场旨在通过“顶级法国葡萄酒”无与伦比的质量来教育提携新晋葡萄酒小弟“美国酒”的愉快午后葡萄酒论道会。却不曾想,出人意料的结果使得这一场发生在巴黎的葡萄酒品鉴成为了世界打开新世界葡萄酒大门的潘多拉魔盒。

  一切都要从巴黎一个叫史蒂芬·斯普瑞尔的英国酒商开始说起。史蒂芬出生在英国一个富裕家族,就读于剑桥和伦敦经济学院等名校, 毕业后放弃了父母安排“钱途”似锦的证券业,投生于葡萄酒业。婚后,他与妻子在1970年搬到巴黎,接受了一家葡萄酒专卖店,专门做在巴黎的外国人葡萄酒生意。

  一个英国人来到骄傲法国的浪漫之心从事葡萄酒业,这本来就是一个不小的涟漪。史蒂芬身上的闯劲儿也使他在偶然和加州葡萄酒相遇时,顺势而为。史蒂芬有一个生意伙伴,美国人Patricia Gallagher,虽然,巴黎审判让史蒂芬名满天下,但是“加州对抗法国葡萄酒”的盲品设想,实际上是Patricia提出来的。Patricia知道了一些优质加州葡萄酒的存在,于是有了举办一场盲品活动,来向加州葡萄酒的老师-法国致敬的想法。之后,1976年史蒂芬开始胸咚,开启了加州葡萄酒之旅。通过这一次实地考察,他挑选了6款加州赤霞珠红葡萄酒和6款霞多丽白葡萄酒,计划与4款顶尖波尔多红葡萄酒以及4款勃艮第白葡萄酒捉对比拼。

  1976年5月24日,法国杂志《葡萄酒评论》主编 Odette Kahn,法国国家原产地命名管理局INAO主席 Pierre Brejoux,时任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主席Pierre Tari,罗曼尼·康帝的酿酒师奥伯特·维兰(Aubert de Villaine),法国米其林三星餐厅La Tour d Argent 的首席侍酒师Christian Vannequ 等9位法国一线葡萄酒人齐聚巴黎,开始了对20款葡萄酒的品评。品评规则比较宽泛,只要求评委以20分位满分对20款葡萄酒评分。史蒂芬和Patricia也列席品评,不过他们的分数并不计入酒款成绩。

  品评的现场,轻松而惬意,法国评委们自信的判断着盲品中乱序出现的葡萄酒是否是波尔多或勃艮第的佳酿。品评结束,当史蒂芬拿着统计平均分结果时,他恍然意识到,自己正在见证历史。

  来自美国的鹿跃Stag's Leap Wine Cellars Cabernet Sauvignon 1973年份干红葡萄酒击败木桐(70年份仍为列级二等)、奥比昂等列级名庄葡萄酒,拔得头筹。

  干白组也出现类似的情况,加州的Chateau Montelena霞多丽位列榜首。

  在场的法国酒界评委和媒体代表一脸难色,对结果表示了深深的怀疑。随之而来的难为情和惊愕,伴随着死一半的沉寂。事件过后,法国媒体罕见的集体性失忆,不发文章、不登报纸,只字未提现场前后迥异的氛围。这样的历史性事件,总会吸引媒体的注意力。品评现场而唯一位美国“时代”杂志社的记者George Taber,意识到该结果划时代的意义,在两周后的时代杂志中刊登了品比的过程和结果。业界,一片哗然—巴黎盲品会摧毁了法国至高无上的神话,开创了葡萄酒世界民主化的纪元。更准确的说:巴黎审判挑战了原有的质量价值体系,为葡萄酒新世界打开了无数可能。以加州葡萄酒为代表的美国葡萄酒借此机会,逐渐在美国和国际市场展露拳脚。如今,当年名不见经传的鹿越酒庄,如今早已经成了传奇。而当年品评事件的组织和参与者,也注定会被葡萄酒世界所铭记。

原标题:蓝叔:这是葡萄酒历史上传唱度最高的两个故事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