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教父姚滨的30年:把花滑从空白推到最高处 我足矣

澎湃新闻网 06-21 09:55 跟贴 14 条

  近日,中国滑冰协会公布了2017-2018赛季国家花样滑冰队的名单,60岁的姚滨正式卸任总教练职位。

  姚滨,他被称作中国“花滑教父”——三十年前,他接手双人滑时,中国双人滑在国际大赛中敬陪末座;三十年后,中国已经成为双人滑项目上最有实力的国家。

  七年前,姚滨曾说过,“我已经足矣,把一个项目从空白推到了最高处。”而现在,他可以戴着属于自己的“教父”标签,功成身退了。

  30年哺育的奥运金牌

  姚滨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市,是中国第一代双人滑运动员。他曾经蝉联五年全国双人滑的冠军,并在1983年举行的世界大学生冬运会双人滑比赛中获得铜牌,这是中国首枚世界大赛的花样滑冰奖牌。

  不过,他一直有遗憾——1980年,姚滨和搭档栾波第一次参加花样滑冰世锦赛,成绩排名垫底。这样的尴尬成绩,一直持续到姚滨退役。

  因伤退役后,1986年,在担任哈尔滨市花样滑冰队教练仅仅两年,中国花样滑冰队宣布成立,姚滨就接过了国家队的教鞭,担任双人滑教练。

  在他看来,自己没有实现的梦想和遗憾,要让弟子们突破。于是,来到国家队,他一干就是三十年。

  2005年,姚滨正在指导申雪训练

  他骨子里就浸润着认真的基因——在一天训练结束,别人下棋、打牌时,姚滨却坐在灯光下翻看英文词典,而他的案头上,则是有关加拿大人跳跃的论文。

  他时常研究自己在运动员时训练的不足,加上翻看外国文献,渐渐为中国双人滑创造了一种新的训练方式。

  那时候的中国双人滑,起步就比国外晚了七、八十年。国外花滑界对于在国际大赛中屡屡吊车尾的中国双人滑并不看好,在他们眼里,中国花滑拿得出手的仅仅是跳跃,而几乎没有艺术表现力。

  赵宏博和恩师姚滨

  而姚滨,却用事实向其他人证明了,中国双人滑艺术表现力也可以很美。为了让弟子们克服艺术表现力上的不足,他督促弟子观摩大量国外艺术的演出,而2002年成为花滑队总教练后,他也配合国家队请来一批国外编导为运动员进行培训。

  国家队经历三十年,他给中国的双人滑带来的,是一串让人信服的成绩单:

  他一共培养过20多名全国和世界花滑冠军,2002年,他出任花滑队总教练时,队中三对组合申雪/赵宏博、庞清/佟健、张丹/张昊都已经是世界级选手。

  而2010年温哥华奥运会,申雪/赵宏博更是历史性拿到了奥运金牌。

  2015年,姚滨获得了中国滑冰协会给他颁发的终身成就奖,这也是他来到国家队三十年来最好的注解。

  2007年4月7日,姚滨、陆善真、孙海平获得最佳教练员奖

  “我爸就是魔怔了”

  在儿子姚远眼里,父亲姚滨并不算个合格的父亲。

  “我爸就是魔怔了,他把他自己的99.9%都给了花样滑冰,我和我妈、我爷爷奶奶只能分剩下的0.1%。他是个尊重而且重视运动员的教练,也是一个基本不管儿子的父亲。”

  姚滨的确尊重运动员,而这种重视,表现在训练和比赛中,更像是一种近乎追求完美的苛刻。这样的苛刻是有事实为依据的。

  一场比赛下来,他只跟没有一点失误的弟子拥抱。发挥不完美的,姚滨只会跟他们握个手。

  2011年7月8日,姚滨率领庞清佟健、张丹张昊在沈阳比赛

  他有着自己的个性,梳着大背头,发蜡永远打得锃亮。他爱读书,尤爱黑格尔的著作。这个东北老爷们甚至还有着自己细腻的一面。

  服装设计和剪裁,很多队员衣服都来自于他的设计。2006年都灵冬奥会,申雪/赵宏博的比赛服装,就出自他手。

  在形容教练员和运动员关系时,他喜欢用“利益关系”这四个字——“这个‘利益’就是要出成绩,否则别管是父子还是朋友都没用。如果教练教不出成绩,运动员不会跟他;如果运动员出不了成绩,教练也不会要他。”

  看似赤裸裸的功利,实则是坦荡荡的胸襟。

  姚滨黑色西装白色衬衫,脚穿皮鞋为爱徒弹奏了《今夜无人入睡》伴奏

  可是,他从来不会掩饰自己对于弟子的喜爱——镜头多次捕捉过他为队员落泪的时刻,弟子有突破,他哭;弟子夺冠军,他也哭;想到弟子要退役了,他还是哭。

  而这种真实情感的流露,也让弟子们对于姚滨,充满了对父辈般的尊敬。

  申雪、赵宏博就曾在父亲节当天发了一张姚滨和包括他们等三对双人滑弟子的合照,而附带的文字更是简洁:父亲节快乐。

  对于中国双人滑,姚滨就是一个父亲。

  申雪、赵宏博和姚滨

  “花滑是我这辈子的选择”

  姚滨在今年四月过了自己的六十大寿。事实上,由于身体原因,他已经很少在一线指挥工作了。

  他的左腿和颈椎都相继做过手术。2004年备战都灵冬奥会的他左腿病发,医生建议做四节关节手术,再卧床半年,姚滨则选择了做一节手术,三天后便下床行走。

  2013年,姚滨因颈椎不适躺在手术台上,三小时的全麻手术后,他身上插满了管子,可后来他仍然戴着颈托坚持出院……

  不过,他从未后悔过。有人问他,为了花样滑冰累出了一身病一身伤,值得吗?姚滨不假思索:“花样滑冰是我这辈子的选择,我就走这么一条路。”

  为了中国双人滑尽快取得好成绩,姚滨不得不选择忍着痛。可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他也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能像以前一样,站在场边,冲着队员吼着,再和他们击掌了。

  2013年11月1日,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北京站首日,赵宏博身为教练场边亮相

  但他的弟子们也逐渐成长了起来。实际上,早在2013年,赵宏博就已经提升到双人组主教练的位置上,当时刚刚做完手术的姚滨的重点只是庞清/佟健和彭程/张昊等个别组合。

  四年前,姚滨曾在采访中说过自己的最大的梦想:“身体健康,帮赵宏博一把,扶上马再送一程,把中国的花样滑冰事业延续下去!”

  关于姚滨,还有一个故事。

  2015年夏天,在万众期待中,北京获得了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权。当晚,姚滨和朋友们大喝了一场。

  “毕竟这是我们冬季人自己的奥运会,我这辈子还能赶上这一天。我搞冬季项目50年了,这恐怕是我一生最后的一次机会。”

  作者:蒋逸轩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