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赵宏博承诺一碗水端平:2022向全国冰迷交满意答卷

subtitle 新京报06-21 07:39 跟贴 14 条

  专题采写/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离平昌冬奥会还有不足8月,中国花滑队迎来了新的总教练赵宏博。昨日,在首都体育馆滑冰馆,赵宏博接受了小范围媒体采访。作为双人滑名将,赵宏博希望能把双人滑的训练和管理模式推向全队,这也是恩师姚滨十几年积累的成功经验。

  履新

  总教练承诺一碗水端平

  (Q:记者、A:赵宏博)

  Q:跟上一周期,新的教练团队有什么调整?

  A:我们对教练团队进行了很大调整,现在男子单人滑是许兆晓和付彩姝老师,女子单人滑是贾曙光和刘巍,刘巍老师之前一直是庞清/佟健的教练。双人滑组是韩冰和关金林老师,还是原组的人。冰舞是黄桂玉老师,还有一名外教。整个团队的近期目标是备战平昌冬奥会,长远目标是2022年冬奥会。现在每一个组都有两名教练员,以后还会充实。

  Q:从运动员名单看,终极目标是2022年?

  A:花样滑冰的训练周期相对来说比较长,涵盖的技术基础比较多。我们现在运动员名单是一线为主,男子单人滑抽调了一些青少年选手,他们都是2022年的适龄队员。女单现在也在充实,不仅是国内选拔,将来也会考虑到国际上选拔。我们还有一个4年半的时间,可能会涌现出一些好苗子,如果现在不抓,到2022年再抓就太晚了。

  Q:我们看到双人滑已经完成了节目编排,新赛季是否会有新亮点?

  A:我们一直跟加拿大的编导劳瑞合作,目前大家的节目编排基本上完成了。男单的金博洋、女单的李子君、李香凝节目编排也都结束了,现在我还没有看到,他们是周一(6月19日)来报到的。双人滑组早就完成了,一个月前就开始训练了。新的节目是从上一个周期的经验中取长补短,做进一步调整。至于具体内容,现在还不便跟大家说太多。

  Q:之前这么多年一直关注双人滑,现在从总教练的角度上,怎么分配自己的精力和工作?

  A:我不会偏心,必须一碗水端平,我会拿出精力去关注单人滑。像去年的李子君,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飘着,教练也在不停地换,还是走了点弯路。其实双人滑、男单和女单这3个项目,我们都有一些好苗子。

  兵法 把双人滑模式推向全队

  Q:从双人滑主教练到花滑队总教练,你的执教理念会有哪些改变?

  A:双人滑一直由我来带,整个训练模式是共享的。我们现在也在推行交叉管理的训练模式,整个团队会制定一个先进的训练理念,改变之前一些固有思路。我们现在完全是国际化的,除了劳瑞,也试着跟俄罗斯两届冬奥会冠军高尔捷娃,以及普鲁申科的教练米申等人保持长期交流。从他们身上,我们能得到很多对中国花滑有用的东西。

  Q:现在离平昌冬奥会不到8个月,最大的压力是什么?

  A:大家都知道,2022年冬奥会在家门口比赛,我们得向全国冰迷们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所以4个项目均衡发展是一个很重要的计划,双人滑以及男子单人滑的金博洋包括女子单人滑,有些弱的项目(冰舞)都在努力往上拉。训练会按照双人滑的模式往前推进。

  Q:从你的角度看,单人滑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A:从难度动作上来说,世界上有两个最好的运动员,一个是陈巍,一个就是金博洋。在一些细节包括音乐表达和理解上,中国运动员稍弱一些,怎样去提高运动员的艺术修为和修养,是我们下一步重点要做的。目前,我们的想法是把他们的技术包括旋转、滑行等都拆分出来,就像当年拆分双人滑一样,我们会分成段落和细节对队员提出更高的要求。包括他要表达的各个位置和裁判员观看的角度,都要进行细致训练。至于女子单人滑,这些年有些滑坡,今年世锦赛只拿到一个奥运会参赛名额。女单组在前一段的管理、训练模式上并不系统。现在要把他们向双人滑的模式去靠拢,重新制定新的训练计划。

  Q:男子单人滑拿到了两个奥运席位,闫涵有机会参加吗?

  A:不一定,我们有一套系统的参赛资格选拔。双人滑这些年一直是这样,成年组有4对组合,有时是两对参赛,有时是三对参赛,每一年我们都会通过细致的标准和综合实力来评估谁去参赛。

  Q:闫涵现在术后恢复得怎样?

  A:闫涵现在的肩部力量还是弱一些,其他四肢包括核心力量都在,现在已经全力以赴地恢复了。闫涵也是两周前才开始进入到国家队的训练节奏,之前一直在医院,从伤病角度来说,还要很细致地去保护他。许兆晓老师现在调到了男单组,闫涵不时也会跟双人滑训练,有时候缺激情了就到双人滑这边感受一下。我们都是交叉的,金博洋也跟我们双人滑练过,双人滑有时候也会去单人组练。

  训练结束后,额前已有一簇白发的赵宏博接受媒体采访。 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摄

  分工 副主席申雪迎全新挑战

  Q:姚滨指导一直希望你能超越他,说这样中国花滑才会往前走,有没想过有朝一日超越恩师?

  A:我非常感谢姚老师这么多年对中国花样滑冰做的贡献,我也是接了姚老师的训练模式,传承他的训练理念,这是一个很成功、世界上也很先进的训练理念。我希望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带出新的世界冠军和奥运冠军。

  Q:姚滨卸任时,有没有对你做一些嘱咐?

  A:有的,但不是什么特别嘱咐。姚老师身体不是特别好,来训练场也不多。其实不用说太多,工作干得好不好,姚老师都一直盯着我呢。我已经做了4年的双人滑主教练,相信很多时候(教得)都还OK。

  Q:姚滨用了很多年把中国花滑从低谷带向国际,你接任总教练后有什么整体规划?

  A:每一年的国际发展趋势是不同的,要求也不同,首先是跟上国际发展趋势。中国双人滑过去一年很艰难,我们从中积累了经验,最终隋文静/韩聪拿到了世锦赛金牌。从整体上看,我们没有走弯路,一直按照计划一步步往前推进。今年整个调整还是以备战2018年奥运会为主,长远是为2022做准备。

  Q:在出任总教练前,有没有跟申雪沟通?

  A:一直在交流工作,我们的人生就是花样滑冰。她(申雪)现在作为(中国滑冰协会)常务副主席,要对整个滑冰行业和产业做一个规划,需要把更多的社会资源和社会资本引进来。仲文局长(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也跟我们说,要借鉴中国篮协的运营模式,我们也跟相关领导聊过。对申雪来说,这是一个很大、很新的领域。虽然她这些年在花滑部运营赛事和花样滑冰,但从协会的角度还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Q:现在总局大力提倡精英专业模式,包括篮球、女排、乒协都进行了改革,你怎么看?

  A:仲文局长来了以后,改革力度很大,包括跨界、跨项也给了我们很多新的理念。从教练员的角度来讲,打开了很多新思路,可以大胆去尝试。以前我们都有些固守,之前一个方案可能要报很多部门,现在变得更为直接。你的理念和工作思路,只要不出大的范围,就可以大胆去做,去尝试。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