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女童被亲妈虐待致死 公诉人看尸检报告掩卷而泣

浙江法制报06-19 23:26 跟贴 29491 条

  为了让2岁半的小女儿圆圆得到更好的教育,只有小学文化的母亲王某将她从老家接到杭州。没想到,在家里等待圆圆的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噩梦。

  女儿到杭州团聚

  却屡屡遭到母亲虐待

  王某是个34岁的年轻妈妈,她和丈夫曹师傅都是湖北人。

  曹师傅在杭州做水电安装,每天早上6点多出门,晚上七八点才收工,每天起早贪黑。

  为了照顾丈夫的起居饮食,王某从老家来到杭州。之后,大女儿也跟着来了。

  2016年正月,小女儿圆圆也来到杭州。

  一家四口租住在杭州江干区的一个房子里,曹师傅负责养家,王某负责带两个女儿。

  圆圆一从老家来到杭州,就遭到了母亲的虐待。

  王某常以圆圆弄脏衣裤、爱哭、打瞌睡等理由,斥骂、甩耳光、拧嘴巴、用衣架殴打身体等方式虐待圆圆。

  2016年6月24日,圆圆把大便拉在裤子上,王某就打圆圆的头,小孩子站立不稳,头部撞到了边上的空调机。

  随后,王某强拉圆圆到卫生间清洗,将女儿塞进平时用来接水的塑料油漆桶内,强行按住圆圆的肩部,打开自来水用冷水从圆圆头部开始淋。

  冷水的冲洗下,圆圆激烈反抗,结果仰面连桶带人倒地,手臂、背部、头部均受伤。

  但王某非但没有给圆圆穿衣服保暖,反而罚已经瑟瑟发抖的女儿蹲马步,长达十余分钟。

  2016年6月27日下午,王某又因圆圆吃棒棒糖弄脏衣物,大声训斥,用牙齿狠咬圆圆的嘴唇,导致圆圆嘴唇受伤。

  2016年6月28日上午,因圆圆打瞌睡、弄脏衣裤,王某甩了女儿耳光。

  那天中午,王某发现女儿滚落到床下,似乎没了生命气息,赶紧拨打120急救电话。

  但最终,圆圆因伤势过重,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在抢救过程中,急诊室的医生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细节:

  小女孩身上多处有外伤,不像是普通的意外,疑似受到虐待,于是向警方报案。

  在出租房内,大女儿月月亲眼看着母亲王某被民警带走。

  经过司法鉴定,圆圆基本排除因为从床上摔下后导致的死亡,而是因为多处长期外伤导致的死亡。

  圆圆全身多处大小不等、新旧不一的皮下出血,系反复、多次钝性外力作用所致;

  头部多处皮下出血,右额部、左颞部、双侧颞底部及双侧枕部多发片状蛛网膜下腔出血,系钝性外力作用致多发性蛛网膜下出血而死亡。

  公诉机关认为,王某虐待家庭成员,致使被害人死亡,应当以虐待罪追究刑事责任。

  (6月)19日,杭州江干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令人唏嘘的案件,王某从头哭到尾,却再也无法换回小女儿的生命。

  女儿一个月前身体出现异常

  身为母亲却没有发现

  “我数了数,尸检报告上显示, 圆圆的外伤就有30多处!块状的、条状的……”

  法庭上,公诉人说,当初在卷宗中看到圆圆的照片时,难过得掩卷而泣。

  圆嘟嘟的小脸,长长的睫毛,像极了被告人王某,多么可爱的孩子,可是她却浑身伤痕累累地躺在一张冰冷的解剖床上。

  王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了圆圆,可又为什么却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打骂小女儿呢?

  王某的回答是,因为圆圆快要上幼儿园了,希望把她管教好,到幼儿园能够自理。

  公诉人在庭上说道,教育应该是引导。虽然有时候会采取责罚,但责罚应该有限度的,这个限度是不伤害孩子的身心健康。

  然而,王某对两个女儿的管教手法几乎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通过打骂的方式,只是圆圆因为年幼,挨打的次数更多些。

  在对待孩子的教育问题上,王某夫妻二人经常发生争吵。

  曹师傅不止一次跟王某说过,不要打骂孩子,但王某性情急躁,仍然会打骂两个孩子。

  王某的三姨李某也住在杭州,她也知道王某经常对圆圆打屁股、拧嘴巴。

  案发当天,王某向她承认过“因为大便一事,打过圆圆”。

  王某的房东、老乡、邻居都知道王某打女儿的事情。

  王某的老乡表示,王某刚到杭州的时候天天打,甚至有时候连老公也一起打,后来好一些了,他们劝也劝不了。

  曹师傅说,2016年5月开始,小女儿身体就出现异常,有翻白眼、爱打瞌睡、反应迟钝等现象。

  但这些症状,与圆圆24小时呆在一起的王某却没有察觉,“看电视玩的时候打瞌睡。和她姐姐玩的时候就不会了。”

  王某称,圆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

  公诉人建议量刑2-7年

  教育专家关注大女儿的心理问题

  到杭州仅四个月的时间,可怜的圆圆就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公诉人认为,正是王某长时间高压力态势下的虐待, 导致体弱的圆圆最终死亡。

  这属于监护侵害案件,应当坚持对未成年人特殊保护的原则,建议量刑在有期徒刑2年至7年之间。

  王某的辩护律师则表示,王某自己也承受了丧女之痛。事情的发生,她有很大的过错,这与她小学文化,农村地区传统文化有一定关系。

  从出发点看,她也是为了矫正孩子恶劣习惯,主观恶性不大,与一般的犯罪行为有明显区别,建议缓刑。

  这起案件也引发了不少教育界人士的关注。

  杭州师范大学的陈东恩旁听了整个庭审过程。

  陈东恩说,王某触犯了法律的底线,应该受到惩罚,但在这个事情中,另一个受害者是王某的大女儿。

  事发至今已经一年多了,她建议应该尽早介入大女儿的心理干预。

  另外,王某如果被判缓刑或者他日刑满出狱,相关部门最好也能够介入,培养她教育女儿的能力。

原标题:两岁半小女儿被亲妈虐待致死,一个月前身体就出现了异常……看到小女孩的尸检报告,公诉人当场就哭了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