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亚马逊天价收购全食超市的赢家与输家

网易科技报道06-19 19:32 跟贴 255 条

  网易科技讯6月19日消息,国外媒体Quartz发布文章称,亚马逊近日宣布斥巨资收购全食超市(Whole Foods),谁是赢家?谁是输家?又有谁的命运还不好说呢?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亚马逊斥资137亿美元收购全食超市的消息所引发的巨大震动,仍在各个市场引起波澜,该交易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资深的超市行业分析师菲尔·伦伯特(Phil Lempert)指出,“每一家杂货商都将把这一天当做新时代的开始来纪念,很多人都感到惊慌。”

  不过,该交易将远不只是影响到超市行业。它将波及整个零售行业的商家、食品配送公司和股票投资者,甚至可能影响到无人机市场。下面就来简单盘点一下该交易的赢家和输家——以及一些安危未定的实体。

  赢家:亚马逊、全食超市股东和Amazon Prime服务订户

  该交易最显而易见的赢家就是亚马逊,通过付出137亿美元的代价,它在一个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觊觎已久的市场获得了一个很重要的立足点。这20年来,亚马逊已经先后颠覆图书出版行业和整个零售行业,但在食品领域,它一直以来基本只是个观望者,仅仅涉足过食品配送服务市场。

  杂货市场的一大挑战在于杂货的易腐性。它们不同于亚马逊仓储中心中的那些产品,不具备后者的那种持久性。生鲜食品必须要快速而安全地送到顾客手里——这显然会增加经营成本。对全食超市的收购给亚马逊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新“沙箱”,让它可以从中想办法来解决部分经营难题。全食超市还在美国、加拿大和英国地区拥有超过460个实体店,更不必说它运转良好的供应链,以及其与数百家养殖户和热门健康食品公司建立起的稳定合作关系。

  全食超市的股东通常是赢家,在过去的连续七个季度里,由于同店销售额呈现下滑,他们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一直忧心忡忡。该品牌曾因储存大量对大多数人来说都很贵的产品而得到“全额支票”(Whole Paycheck)的绰号,而Kroger、Trader Joe’s等竞争对手则能够以更低的价格出售一些相同的有机食品。全食超市的股东们的处境无疑相当危险——之后,亚马逊冒出来提出报价每股42美元(相当于比前一天收盘价溢价27%)收购全食超市。

  对于亚马逊的股东来说,尽管想想《华盛顿邮报》在被贝索斯收购后的复苏。在归入亚马逊后,《华盛顿邮报》不仅得到了资金的支持,还迎来了不少创新理念。光想象一下全食超市业务未来出现类似的反弹表现,就够股东们心花怒放了。

  消费者也是该交易的赢家,尤其是Amazon Prime服务订户。目前,这些订户不仅仅享有两天的免费配送(部分地区的订户享有免费的当日送达服务),还能够访问亚马逊的音乐库和视频库,得到《华盛顿邮报》六个月的订阅,等等。不难想象,贝索斯将会利用对全食超市的收购将更多的人拉入到Amazon Prime的服务范围,毕竟还有什么比食品更好的吸引人们订阅Amazon Prime的东西呢?

  该交易的另一潜在受益者是无人机行业。如果贝索斯的发展计划顺利展开,那么该行业的规模将会大大扩大。对于亚马逊来说,一方面是要用无人机来配送Amazon Fire Stick电视棒(去年12月,亚马逊用无人机给顾客送出的第一个包裹正是包含该款电视棒)等非日常购买的商品。而将来,无人机可能会被用来将餐食材料送到顾客的家门口,一周配送多次。

  输家:Kroger、沃尔玛以及任何其它的杂货商

  如果你经营任何其它的超市公司,那你该担忧未来的发展了。可能有人会说这是危言耸听,那尽管想想图书零售和出版行业的现状吧,这两个行业当初曾没有把亚马逊视作重大威胁。

  在杂货市场,美国传统的大公司近年来主要提防来自Lidl、Aldi等外国廉价连锁超市品牌的威胁。伦伯特指出,它们也有留意到亚马逊的动作,但在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之后,它一下子就成为了那些传统公司的头号提防对象。

  大型杂货连锁店如今在提防来自互联网的挑战,忌惮它可能会如何重塑人们购买食品的方式。尽管早期的入局者在在线杂货市场取得了不少的进展,但大多数人仍习惯于开车到超市去购买食品。对于线下杂货商而言,贝索斯会试图利用鼠标点击来替代那些汽车是可以想象到的。

  说到该交易诸多的潜在受害者,就不得不提两个特定的名字:Kroger和沃尔玛。在亚马逊宣布收购全食超市一天前,Kroger股价遭受重创,市值蒸发近五分之一,原因是该美国第一大传统杂货商以市场竞争激烈等因素为由将年度利润预期下调10%。而该震撼性的交易宣布当天,Kroger股价再度出现暴跌。周五午间,该股收报21.63美元,两天下跌29%。至于沃尔玛,它的实体店——在与亚马逊的竞争中它日益依仗的武器——一下子就没有了那种决定性的优势了,因为数百家全食超市门店将要归入亚马逊的版图。

  安危待定:Instacart、全食超市CEO约翰·麦基和全食超市员工

  亚马逊对全食超市的收购才刚宣布不久:该交易可能会有很多的变数。如今尤其值得关注的一家公司就是Instacart,该食品杂货配送服务已经改变它的商业模式来赶上迅速变化的零售趋势。它让它的配送员工进驻包括全食超市在内的多家商店,全食超市也已入股该配送服务初创公司。它也一直在试验推行类似于亚马逊Amazon Prime会员的固定配送费用模式。

  顺便提一下,Instacart的CEO阿普尔瓦·梅塔(Apoorva Mehta)曾在亚马逊做了两年的供应链工程师。如今对于他来说,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亚马逊对全食超市的收购是否会影响他对其它零售连锁店的宣传拉拢,他希望它们将Instacart用作配送服务——大体上那是与亚马逊竞争的一种方式。

  接着来说说全食超市CEO约翰·麦基(John Mackey),作为交易的一部分,他将留下来继续领导公司。一方面,该交易已经让他成为了赢家——鉴于过去七个季度,全食超市在他的领导下增长表现不佳,那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但他留下来,对他而言实质上就是一种重置,他还得努力去扭转公司的运营。包括伦伯特在内的一些业内人士均不看好麦基。“我所观察到的是,不管麦基在并购说明中说了些什么,他都已经出局了。”伦伯特说。

  最后,别忘记了麦基底下数以千计的全食超市员工。虽然他们的员工福利可能达不到仓储式会员店好市多(Costco)那么高的水准,但全食超市的员工们如今必须要想想在亚马逊门下他们的生活将会变成什么样。要知道,亚马逊曾因苛刻对待员工而惹上声誉麻烦。至于全食超市总部的员工,会让他们感到安心的一点是,亚马逊称该公司的总部将留在德州奥斯汀。那是该杂货零售店于1978年创立的地方。(乐邦)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