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谈资 | 用“一台车”带你看懂半个世纪的西方艺术史

subtitle 差点 06-19 12:52 跟贴 1 条

  说起“艺术史”,你会想到什么?厚厚的教科书,翻完一页还有一页?

  从20世纪初到现在,艺术整个发展剧情比八点档电视剧还复杂。

  什么抽象派、立体主义、波普艺术、超现实绘画……一言不合就搞小团体,各种帮派林立。

  其实,要了解艺术史,真的不必这么麻烦。差点(差点就成了艺术家)找来了藏有近半个世纪的艺术史的“一台车”。在这台车上,记录下各种风格绘画,各种大腕儿的创作,俨然就是一段轰轰烈烈的艺术史!

  当然,确切地说,“这辆车”并不单指一台车,而是一个车系,它叫“宝马艺术车”。

  18辆宝马艺术车

  从1975年至今,42年的时间里,每隔几年,宝马会邀请一位艺术家,让他在车身上创作。到目前为止,总共请到了来自9个不同国家的18位顶尖艺术家。

  其中包括了大腕儿安迪·沃霍尔、大卫·霍克尼、杰夫·昆斯等等。所以,看完了这些艺术车,你也就懂了这半个世纪西方艺术到底经历了什么。

  从第一辆开始说起。

  1975年,一个名叫埃尔韦·保兰的法国赛车手兼艺术拍卖商,即将参加一场非常重要的比赛。

  上场前,他突发奇想,要把自己喜欢的赛车和绘画这两件事情结合起来,于是,他就请来了他的朋友,艺术家亚历山大·考尔德在他的参赛坐骑宝马车上画画。然后就有了:

  艺术车NO.1,亚历山大·考尔德,右为作品《星》

  当车子在赛道上飞起来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觉得美呆了。色块组合让车身看起来简单又前卫。看右边那张图你就知道,考尔德的创作几乎不画自然界里的事物,他经常用点、线、色块组合,都很抽象。

  可是要知道,在20世纪之前,西方人是几乎不画抽象画的。

  那为什么会从不抽象变成抽象呢?

  这就得问问下面这位小淘气了。

  这位名叫路易·达盖尔的叔叔,在1839发明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台照相机。

  照相机的发明,对于艺术家来讲冲击真的不小,艺术家们发现写实的画法是混不下去了,必须得另辟蹊径。所以到毕加索,创了“3D”立体画法,在一张图上你同时能看到一个人的正面、侧面、甚至后脑勺。

  毕加索的“立体”画法人脸

  这照相机就拍不出来了吧。然后毕加索的立体画派影响了很多很多画家,大家都开始搞“解构”了,不按套路出牌,画点格子、画点色块,就是不再模仿自然,不再画具体事物。

  看这辆“黑白配”,整辆车被小格子“切割”开来,寓意着“事物切割重组”:

  艺术车NO.2, 弗兰克·斯特拉,右为作品《湖城》

  再看这个,格子没了,剩下一些色块儿,在混乱的世界里,个人特征也会消失:

  艺术车NO.19,约翰·巴尔代萨里,右边为作品

  然后是这辆,连色块儿都没有,只有一句话“可能永远不会失效”,也是够简洁:

  艺术车NO.15,詹妮·霍尔泽,右为作品《I Feel You》

  抽象艺术不再模仿和描绘现实客观的事物,它们用很简洁的点线面表达一种观念,因为不“写实”,反而有了一种“留白”的效果,激发人不断去思考、去共鸣。

  但是呢,另一些艺术家发现了一个问题,抽象极简这种画法,抽着抽着变得越来越难懂,难道艺术的初衷是让人看不懂吗?

  不应该啊。

  这时候跳出来一个鬼才艺术家安迪·沃霍尔,他就说“还有什么东西不能成为艺术呢?”“生活即艺术”啊朋友。

  安迪·沃霍尔是“波普艺术”代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商业的发展带来了物质的极大丰富。它带来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这就是商业文明和消费文明。

  沃霍尔的艺术车,他用非常模糊的色块涂在车身上,就好比车子开太快了,颜料糊掉了:

  第4辆艺术车,安迪·沃霍尔,右为作品《花朵》

  也有直接把图案放上去,还造成一种洗照片的效果:

  艺术车NO.6,罗伯特·劳森伯格,右为作品《Stoned Moon Drawing》

  还有像大卫霍克尼这种,把车子内部构造(哪儿是发动机、哪儿是管子)直接画在外面的,把工业成果展示给你看的:

  艺术车NO.14,大卫·霍克尼,右为作品《太平洋海岸》

  杰夫·昆斯画的就是汽车技术发展之后带来的能量和动感,仿佛听到了“咻”一声:

  艺术车NO.17,杰夫昆斯,右为作品《郁金香》

  比起抽象来说,波普更真实。波普艺术家基于一个具体场景,把汽车和生活连结起来,也没有太多高深的东西,他就用好看的颜色和图案,来吸引你的注意。

  抽象高深,波普真实,然后有一撮艺术家又开始琢磨了(艺术家真的很爱思考),在意识和现实、理想和生活之间,难道只有割裂?

  当然不会啊。

  就像看惯了难懂的文艺幻想片、又看多了“接地气”的生活剧情片,有没有那种带有幻想又不会看不懂的片子?比如来点魔幻大戏?

  于是,艺术家们开始一种新的路子:既现实又带点魔幻的画风。画的都是具象的事物,但是表达的内涵又是超越事物本身的。

  看这辆,好像在讲一个浴火重生的传说:

  艺术车NO.5,恩斯特·冯彻,右为作品《ICARUS ON COTHURNI 》

  这是在遥想人们失去已久的原始梦幻的状态:

  艺术车NO.11,A.R.彭克,右为作品《Untitled》

  这辆车上全是人脸,艺术家想讲的是一个工业预言:人在观看科技的同时,这些技术也反射出了人自身。

  艺术车NO.13,桑德罗·基亚,右为作品《》

  这样的画风,既不会像抽象那么难懂,又没有波普那么过于生活化,它游离在真的和幻象的之间,这种创作又重新让绘画的又好玩有趣了起来。

  讲到这里,你会发现,这半个世纪来,艺术创作很多都跟人的体验、人在社会环境下的所思所感有很大关系。

  当城市高度发展、经济高度发达,人就生活在群魔乱舞之中,这时他会反弹,你一定也听过“逃离北上广”,其实换句话说就是“我想一个人静静”,他会怀念安静、怀念不嘈杂的大自然。

  于是,操心的艺术家又开挂了……他们开始回归到自然里去,找一些美丽的风景和灵感。

  比如画点家乡的大自然中的可爱的小动物,

  这辆车上画了水、袋鼠、袋貂,从俯瞰车子就好像在看动物园:

  艺术车NO.7 ,迈克尔·雅格马拉·尼尔森 ,右为其澳大利亚土著风格作品

  这辆车上有鹦鹉和鹦哥鱼:

  艺术车NO.8 ,肯·多恩,右为作品《CAKPUPSH》

  或者他们会回归到自然村落,寻找最原始简单的花纹图案:

  艺术车NO.12 ,埃斯特·马兰久,右为其家乡部落常见花纹

  也有艺术家不画小动物,直接画自然风景:

  一个酷爱研究地质的艺术家,在车上实现了地质拼接:

  艺术车NO.10 ,凯撒·曼克里,右为艺术家所作园林设计

  还有人专门给车子制造了一个“冰壳外衣”:

  艺术车NO.16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右为作品《万花筒》

  而这个时候,不仅是西方艺术会回归自然,日本艺术家也从大自然里得到灵感,画出了很美的图案,这变成了世界的艺术表达方式。

  你看,花、雪、月光如果都落在车上,会是这样的:

  艺术车NO.9 ,加山又造,右为作品《银河》

  回看这半个世纪的艺术,从写实到抽象派,从波普艺术到回归自然,艺术家不停地挑战自己,不停地寻找突破。整个20世纪的艺术琳琅满目。从前画山就是山,画水就是水,画人就是人,但是这个时期艺术却爆发出了很强的创造力。

  而这一切,全部都记录在了宝马艺术车上。

  在这个意义上,宝马艺术车让人们看到了科技和艺术结合的可能性与美感。在经历了42年时间,和各个时期、各个国家的艺术家合作创作之后,2017年宝马艺术车首次来到中国,让我们期待吧。

  差点就成了艺术家

  欢迎关注:差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