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抗战夫人与一夜情:兵燹摧毁了中国的婚姻伦理?

二十一世纪 跟贴 575 条

  早在30年前美国史家John Costello曾专文探讨二战对于性观念与性行为既深且巨的冲击,可惜一直以来较少学者以同样视角,观察抗战对于中国人情欲领域的影响。事实上,与此题材有关的档案史料与回忆文字,只要稍微留意、俯拾皆是。

  战时知名记者曹聚仁曾回忆自己在战火下的一段一夜情,一天曹宿于皖南某小镇饭馆的房间:「房中有两张床,右边那张床住着中年妇女,带着一位十六岁的少女…我走得疲乏,吃了晚饭便睡了。那知那妇人一定要她女儿睡到我的床上。那少女一声不响,真的睡到我的身边来了。也就胡里胡涂成其好事了。」 后来他才知道她们母女欠了饭店六块大洋,身边又没一文钱,只好听伙计的安排。第二天一早,曹聚仁替她俩付了房钱,叫了一辆独轮车,送她俩上路,还送了十块钱。 「她俩就那么谢了又谢,把我看作是恩人似的。」曹聚仁在回忆之余总结道:「希望读者不必用道学家的尺度来衡量这一类的课题。在战时,道德是放了假的。」

  战争造成数不清的中国家庭妻离子散、劳燕分飞,要了解抗战对于家庭、婚姻与爱情的影响,国史馆所典藏的「司法行政部」档案,可能就是最好的宝藏。

  民国32年国府公布「出征抗战军人婚姻保障条例」,规定战士出征期间,妻子不得提出离婚或解除婚约,如果妻子与他人通奸或重婚者,均有加重处罚「小王」的规定。这个条例的制定,很明显是要保障不在家的军人,避免发生妻子「兵变」,导致军心士气的涣散。

  从战时司法行政部的档案中,这样犯有通奸或重婚罪的案例不胜枚举。

  中尉赵学渊的控诉状中,自诉从抗战军兴即转战大江南北,数年后即返家竟发现妻子 已被犍为县银行经理孙纪常拐骗同居,他沈痛的向政府喊冤说:「青天白日之下, 蹂躏出征军人,凡我军人能不疾首寒心,政府若漠不闻,诚恐起而效尤者甚众, 谁肯抛妻别子至前方抗战?恐抗战前途望而生畏,凡有娇妻美妾者尽皆裹足不 前。」「没有国那里会有家?」这句耳熟能详的歌词,在赵学渊的说词里,却是把家国关系颠倒过来,如果不能保障家庭的完整,那国家也难以继续存在。

  至于在朱伯森与李佛君的互告案例中,更是错综复杂,朱伯森首先向湖北高等法院控告妻子李佛君趁他不在家时,与龙诗樵通奸,法官原本已经判处两人有期徒刑两月,但在李佛君提起互控告诉后,才赫然发现已与她结婚四年的朱伯森,在家乡早就有一位元配夫人,如此朱李两人的婚姻关系根本就不成立,也就谈不上通奸了。

  而另一方面大量在后方工作的公职人员以及在前线打仗的军官,因与原来配偶长期分离,忍耐不了“无比的寂寞”另觅配偶重组家庭,但当战争结束回到收复区后,复杂的家庭纠纷和舆论压力便接踵而至。其中大部分矛盾以“家务事”的性质最终得以化解;但还有一些人被原配夫人以重婚罪或通奸罪告上法庭,被迫与昔日妻子对簿公堂,在媒体的紧追不舍之下丢尽颜面;更有少数人卷入“杀妻”“杀妾”惨案,本身也沦为阶下之囚,因此断送了仕途和前程。(可参见吴俊范:《舆情、消费与应对:抗战胜利后上海的“抗战夫人”问题》)

  抗战不仅冲击了家庭与婚姻关系,更严峻地挑战了中国的伦常观念。在丰子恺的蜀道奇遇记一文中,记载一则战时经历的奇事。主角是一对李氏父子与一对母女(范嫂与范女),战乱缘故,李父与范女留在沦陷区,李子及范嫂逃至大后方,后均结为连理。等到数年后再见面时,才发现天翻地覆的伦常错置。先就范嫂来看,她的丈夫同时是她的外孙,她的公公同时又是她的女婿,她的女儿同时是她 的继婆婆。次就范女来说,她的母亲同时又是她的媳妇,再就李父说,他的儿子同时是她的岳父。最后就李子来看,他的妻子同时是他的外婆,他的继母同时又是他的女儿,他父亲同时又是他的女婿。这样的乱伦行为在平时绝对算是违背伦常,惊世骇俗,但在战时生命的朝不保夕,谁也没有把握能见到明日的太阳,于是承平时期的社会规范自然难以维持,许多今朝有酒今朝醉的露水姻缘与一夜夫妻也就因此而生了。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