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特朗普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想进的博物馆,告诉你创意的100种死法

subtitle 博物馆丨看展览 06-19 10:31

  “我注意到成功往往被放在台面上赞扬,但失败总是被扫到地毯下,你不想要谈论它们,但大家都知道,有高达90%的创新会失败。”

  ——馆长Samuel West

  作为一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平台,我们不仅致力于介绍精美的文物,也致力于展示一些失败的东西。

  比如失败的情侣关系:在克罗地亚首都,有一家失恋博物馆,看完你还想谈恋爱吗?

  比如失败的艺术作品:皮皮虾的前身、最丑的蒙娜丽莎……博物馆里居然还有这么丑的藏品?

  再比如失败的文物修复:文物的100种非正常死法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还有一种东西,也很容易失败——创意和产品。

  韦斯特曾担任公司顾问,见惯了人们谈论、崇拜成功,他不禁开始思考:失败是不是代表着就该被忘记?如果时间会收藏成功的东西,那么失败的东西,又该保存在哪里?

  在他看来,失败并不可怕,学习失败,是迈向成功的唯一道路。于是,他从失恋博物馆获得启发,创办了一个专门收藏失败创意与产品的博物馆——

  失败博物馆

  博物馆建立的初衷是试图让人们汲取失败的启迪,为成功做好铺垫。通过个人捐赠及购买的方式,目前博物馆已经收藏了世界各地70多个夭折的产品创意,在450平米空间内展示。

  有一种最搞笑的失败叫做 跨界有风险,坑你没商量

  1高露洁速冻牛肉千层面

  “吃完千层饼后记得刷牙 ”,产品的本意一举两得,但那些吃完能令你第一时间想去刷牙的食物,味道可想而知……看到名字就想到要“吐出来”,请问你怎么成功?另外,有人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小编,这上面“白白的”确定是奶油不是牙膏么?

  这不禁令小编想到了去年KFC推出的跨界之作——指甲油!不过人家倒还算不忘初心,毕竟指甲油的特点是在上手之后5分钟左右就可以舔着吃了,味道分别是香辣脆鸡味和炸鸡原味。

  这颜色似乎也很容易令人想到番茄酱和甜味酱……

  而且还真有人出了指甲油试吃报告:

  2瑞典牙膏

  瑞典一家著名的军火制造商Bofors,在半个世纪前也玩起了跨界,卖起了牙膏,用户们显然把火炮机关枪和牙膏联系到了一起,每天挤牙膏挤到肝颤,于是这枚长得很像祛痘膏的牙膏就这么失败了。

  小编也觉得似乎有一种“我不做大哥好多年,回家开起小卖部”的即视感。

  3摩托品牌哈雷戴维森的香水

  哈雷的摩托曾是无数酷盖(cool guy)梦寐以求的礼物,所以这家公司大概觉得“哈雷味儿”也是大家梦寐以求的味道,于是他们推出了这款香水,名叫“Hot Road”(热辣公路),看看霸道又炫酷的广告:

  但最终,这款产品被很多人称为“哈雷公司史上最恶劣的创意”。这种“盲目产品线扩张”导致它销量欠佳,跨界的腿刚伸出去就被打断了。

  有一种最自作孽的失败叫做 忘记了顾客是上帝,体验为第一

  1 可口可乐的咖啡可乐

  这是一款逼死强迫症的产品:你到底是咖啡味的可乐,还是可乐味的咖啡。

  可乐通常和“畅饮”、“爽快”、“解暑”等关联在一起。但你试想一下,炎炎夏日里,你打开一罐可乐咕咚咕咚,却被咖啡的味道瞬间齁住了喉咙,然后再打一个碳酸混合咖啡因的饱嗝,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2 Apple Newton

  这款产品的正式名称为"MessagePad",是世界上第一款掌上电脑。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它的意义原本是很重大的,毕竟它把科幻小说中的场景变成了现实。但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Apple Newton的手写文字识别失败率很高,试想想你叫“司马户”,结果识别出一个“司驴”,你说气不气?

  3 TwitterPeek

  这是peek与twitter联手推出的全球首款twitter专用手机,也就是说:它真的只能用来发twitter!而且由于屏幕限制,每条推特最多只能显示22 个字符,一眼望去,连一条完整的推都看不到,你说要它何用?而且重点是:普通手机也能发twitter啊……

  无独有偶,Peek公司还曾发布过另一款“手机”,唯一功能是发邮件。当时以办公便捷出名的黑莓估计满头问号:神经病啊!我不要面子哒?!

  4 诺基亚N-Gage

  (那个逼死强迫症的瓶子,你抢镜啦)

  十多年前,用户对手机的要求就不仅限于打电话了,而更希望它能集实用与休闲于一体,于是诺基亚顺应潮流生产了这款又能打电话又能玩游戏的产品。

  重点是:用它接电话的姿势,十分矫情、万分造作……

  这在当时甚至还引起了一阵“模仿”热潮。

  设计师该不会是无间道吧, 想想诺基亚现在的命运,突然感觉自己真相了!

  5 Bic For Her女性专用笔

  这款产品的推出显然是为了吸引女性消费者,主要宣传点在于:笔杆经过特别设计、贴合女性手部线条、书写省力。

  但可惜的是,"女性专用" 这类具有明显性别区分的标签,让追求男女平等的人们感到十分不适。

  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Ellen也曾经在《艾伦秀》中毫不留情地讽刺了一把Bic For Her,"太可怕了!原来我以前用的都是男人的笔。"于是,它免不了停产的命运。

  6 通过产生轻微点击让人变美的面膜

  这款Rejuvenique电流面膜算是博物馆“镇馆之宝”之一。它的设计原理是:通过温和电流刺激肌肉收缩,对脸部达到提拉和均匀肤色的效果。

  但因为面膜是由硬塑料做成,只有一个型号,没法贴合所有脸型,所以用起来不舒服,甚至有用户评论“脸上一万只蚂蚁在啃噬的感觉”,1999年上市后,果然恶评如潮,比如有两条评论是这样:

  “敷面膜途中我的猫咪进来了,它看到我,眼睛一瞪,然后开始尖叫,接着扑上来要把面膜拽掉。”

  “我的女儿某天用这个面膜时,她奶奶来了...然后被她吓进了急救车。她以为家里遭到了入室抢劫。”

  有一种最无奈的失败叫做 先天缺陷

  1 脑白质切除器

  这款用来切除脑白质的产品就比较可怕了,原先是用于治疗精神病的,十九世纪三四十年代,人们还将脑白质切除术视为治疗精神病患的万灵丹。但是弊端太多,比如很容易造成智障,于是在七十年代后被逐渐废除。

  可怕,就这样的产品还用了三四十年,想想就疼。

  2 乐高套装

  十年前,乐高还徘徊于破产边缘。

  公司启用了欧洲优秀设计大学的30位顶级毕业生创新人才,领导层可能瞬间觉得自己即将走向人生巅峰,但没想到这些设计师尽管才华杰出,但却对玩具设计及乐高建筑并没有什么了解。零件数目由6000迅速长到12000,产品物流和仓储变成噩梦,导致消耗的资源远远大于收获,损失惨重。

  小编其实不好奇这批产品的命运,倒是很好奇乐高是怎么把一手烂牌打好的。

  3 谷歌眼镜

  这款产品刚推出的时候,大家都对它寄予厚望,称其“改变世界的设计”,但是,人们很快发现它不仅贵,而且很不实用,戴着它上街,既像间谍又像保镖。

  “眨眼拍照”虽然酷炫,但是很可能被有些人用来当做侵犯他人隐私的工具。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它对AR的启发以及在医学和文物修复等专业领域的应用还是很亮眼的。

  有一种最憋屈的失败叫做 不是我差,是别人太强

  1 特朗普游戏棋

  这款游戏旗是特朗普在还是个商人时发布的。游戏内容类似于另一款我们小时候经常玩的游戏——大富翁。可惜,大家都很不买账:我们不是已经有大富翁了吗?不过如果这个游戏现在发布的话,命运也许会不一样。

  馆长本人还调侃说:“我必须特别指出川普总统,他值得一提。要是我打算把他更多的失败产品加进来,包括牛肉羊肉矿泉水啥的,那我的馆藏很快就会翻倍了。”

  2 索尼Betamax

  20世纪70年代,索尼Betamax还被视为VCR的绝佳选择,因为它更快、画面更清晰。但没过多久日本JVC公司研发了VHS格式,双方打得你死我活。视频租赁市场快速增长,但索尼显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最终以JVC占据近60%市场份额收场。

  3 柯达数码相机

  这款产品的失败在于柯达过于沉醉于眼前胶片冲印业务的短利,忽视了数字带来的革命浪潮。

  “说好一起到白头,你却偷偷焗了油。”在柯达仍希望大家会购买相机及配套打印机和纸张,将照片打印出来分享的时候,用户早已抛弃固有模式,学会了在网上分享照片。以至于在2012年,柯达正式宣布破产。

  4 录音带

  Netflix是一家生产录音带的公司,但是公司并没有认识到随着流媒体的发展视频变得更受欢迎,于2010年破产。

  小编突然觉得韩寒是不是从这里找到了《乘风破浪》的灵感。

  有一种最无辜的失败叫做

  生不逢时

  1 CueCat

  这是失败博物馆里比较不为人知的一件藏品——2000年推出的条形码阅读器,它的理念是通过usb和电脑连接,当你看到报章杂志上的条码,只需扫一扫,电脑就会自动跳转到页面,省去输入网址的时间,有点类似现在的二维码扫描仪。

  看看现在满大街的二维码,小编还能说啥呢?生不逢时啊!

  有人曾问馆长:“如果博物馆也失败了怎么办?”

  馆长回答:“如果那样的话,大不了把我自己也放进展览里。”

  于是小编也有样学样地问主编:“如果这篇文章失败了怎么办?”

  主编果然和馆长很有默契:“如果这篇文章不成功,我就直接联系馆长,把你们送进去!”

  听说失败博物馆在瑞典南部海岸城市赫尔辛堡,虽然国内不直达,但是从巴黎,柏林,斯德哥尔摩都可以转机的。

  好的,小编去打包行李了……

  

  讨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