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高通沈劲谈创业伪需求:热到烫的项目我们不碰

网易科技报道06-19 09:28 跟贴 76 条

  络绎出现的新兴互联网行业无时无刻不在跑马圈地,在一次又一次版图争霸过程里,产业资本正在投资并购过程扮演着愈发醒目的角色。近期,网易科技推出“2017十问产业资本”系列,一起聊聊国内具有代表性的产业基金对各自涉猎行业的理解及趋势判断,以飨网友。本期推出美国高通风险投资副总裁沈劲专访。

  往期回顾:

  贺志强:早期投资没有冬天 永远都是春意盎然

  

  沈劲:美国高通风险投资公司业务拓展副总裁,兼美国高通风险投资公司风险投资中国部总经理,曾主导高通向汉翔(触宝)、网秦、小米科技、机锋网、中科创达、易到用车、脉可寻、百纳(海豚浏览器)、亿动传媒、活动行、、硬糖、触控科技、云知声和七鑫易维等公司的风险投资。

  美国高通风险投资公司:2000年成立,以5亿美元启动基金承诺向早期高科技企业提供战略投资,之后在无线通信领域投资了多家公司,2003年6月宣布在中国设立1亿美元风险投资基金,目标定位在处于发展早期到中期的中国公司。目前风投团队有5人,主要关注移动互联网等相关领域。

  沈劲认为,与纯VC相比,产业资本关注点相对更聚焦,比如与自身业务相关方向,身处行业内方便更了解内部规律。对于高通风投来说,做投资决策,在财务回报之外,还会考虑到与高通业务本身的协同效应或对其未来业务的帮助。2017年高通风投主要还会继续专注于人工智能、AR/VR等方面。“技术缄默”期,资本遇冷的日子,投资会重新回归理性。

  观点拾贝:

  1.通常不是单独投资,而是和VC一起做投资组合,做1块钱带动3块钱的生意。

  2.希望我们的风投工作能成为高通自己新业务发展的探针。

  3.投技术主导型公司,更多关注在寻找其技术突破点。

  4.在选择投资项目时有一些原则,当然用这个原则去筛选时肯定会错过一些好项目,但需要坚持,尤其是现在突然出现了很多新的投资人,这些原则就很重要。

  为便于直观了解高通风投业务目前状况及投资逻辑,故本文以问答形式呈现。

  高通新业务发展的探针

  一,网易科技:高通风投在整个高通集团扮演怎样的角色?

  沈劲:高通风投目前正全球化运营,除了中国之外,在欧洲、以色列、巴西、韩国等7个国家或地区也分别设立了当地专业团队。背靠本身以技术为核心竞争力起家的高通公司,高通风投更关注内外部的创新。风投部之于高通的意义主要有三点:

  1.引导投资方向。正如在2008年左右传统互联网还一片向荣时,高通风投曾尝试做移动互联网方向投资,并举办移动互联网创业大赛。“因为我们投资通常不是一家投资,而是要有一个组合的投资,我们和VC一起,有可能是我们的1块钱能带动3块钱,投到我们认为有发展的方向当中去。”沈劲介绍说,2015年开始,高通开始关注起人工智能、VR/AR、机器人、太空技术等方向。

  2.成为高通自己新业务发展的探针。“也不是说布局。如果说布局,就应该招募团队;我们说的是在这之前,称之为探针,去感知一下,知道那边在发生什么,不要到时候措手不及,或者说反应太慢了。”沈劲以高通风投最近投资的某农业项目举例,显然农业和高通目前的业务是搭不上边的,但有可能农业会是5年、10年之后的一个很重要的方向。所以还要关注投资不直接相关的领域,为知道这些领域有哪些变革和创新。

  3.跟高通业务相关,比如说小米、中科创达等一些公司。

  高通风投的这三个角色都重要,没有主次之分

  二,网易科技:与VC的纯财务回报目标相比,作为产业资本,在决策时还会主要参看哪些方面?

  沈劲:从一个维度去看,高通风投已经投的portfolio公司有80%是自下而上的,这些公司符合公司的战略方向,也可能带来很好的投资回报;也有一些是自上而下的,比如高层可能已经接触到某一家公司,或者知道某一个方向是重要的,就会提出考察一下这家公司,或者在这个方向找一找,这大概占了20%。

  为什么要谈论上下的方向?这实际上跟决策是密切相关的。首先中国有一个投资团队,在大家对项目认同之后交给全球的团队。这个团队有一点像VC的投委会,里面有几个partner,是董事总经理。但因为地域区别非常大,比如投委会里中国区负责人没有办法说以色列这家公司究竟能不能投,因为实际上对它的了解程度远远不如当地的团队,所以仅能发表一些看法,而决策则是由团体来做。

  除此之外,高通风投作为这样一个机构内的投资,还得报到上面一层,目前是由CTO、CFO以及管战略的执行副总裁(Executive Vice President---EVP)来做最后的决定,但他们到目前为止给我们否定的是非常非常少的,可能不到5%。

  投委会有大概7个人(即MD---Managing Director),各国的投资负责人包括一位在中国,两位在美国。5票通过,叫Supper Majority。

  三,网易科技:为什么没有用本土团队来做,而是用7人的投委会?

  沈劲:用这样7人的投委会对有一些问题是很有帮助的。比如投技术项目的时候,美国、以色列和印度提出来的问题是特别好的。没有任何一个公司仅仅通过技术好就证明一定成功,还有市场情况,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另外又如商业模式和团队问题,也不能简单地看学历、看服务过的公司,有很多的决策要素。

  而且不同地区的经验也会产生借鉴作用。比如今天互联网的投资,印度似乎跟中国差5年的时间,中国区投的项目对于印度区来说,是他们非常希望了解、分享的。可是印度非常有特点,最后能不能投成没有定论。

  四,网易科技:当时为什么在中国区设置这样一个投资团队?

  沈劲:从高通自身来讲,高通目前在全球设立投资团队都选择了业务比较活跃的地区,比如中国、印度、以色列、欧洲。比如以色列,虽然从手机来讲不算是一个大市场,可是从技术的角度来讲还是非常前沿,而且高通在以色列也有自己的研发团队,这些都是属于业务比较活跃的地区。

  产业资本与VC的关系

  五,网易科技:和常规风投相比,产业资本的风投有什么特点?

  沈劲:产业资本的风投首先相对而言比较聚焦,高通风投之前聚焦在移动方向,现在则聚焦前沿科技,聚焦点往往和高通自己的业务相关。其次是在相关产业链中,产业资本看到的东西有可能会比纯VC早一些。

  以在A股上市并一股成为“股王”的中科创达举例,它之前虽然小有名气,但在VC圈是不大知名的,一方面由于并没有怎样做融资,另一方面也和VC觉得它们并不如互联网公司那么有吸引力。但我们在手机移动行业还是能看到它明显的价值,觉得以后能成长得比较大我们对这个行业的理解是:手机发展速度和节奏非常快,手机厂商是没有办法把所有产品都由自己公司研发团队完成的,他们一定有需求去找外面的公司来帮助做很多工作。我们因为身处这个行业内才能知道有这样一个规律,一般的VC是不太知道这样的规律的。VC因为囿于对行业的深刻理解,导致有时候不能体会到这样的公司的潜在价值。

  六,网易科技:产业资本跟VC有什么关系?

  沈劲:高通风投原来跟VC一直是紧密合作的,通常会在一轮中跟VC一起投,比如曾和北极光创投一起合作投了中科创达,和红杉一起投了某农业公司,和启明创投一起投了触宝。

  七,网易科技:和VC有竞争关系吗?

  沈劲:有时候会有,特别是在一些我们的价值不是那么明显的时候,大家就要争这个份额,因为这个份额非常有限。比如有一些电商公司,对创业者来讲比较重视红杉,因为红杉投了一系列的电商。在这样的公司中我们要争到一个好的份额也比较累。但现在我们的方向聚焦在前沿科技当中,我觉得在这方面是没有问题的。

  通常是到了我们这儿,因为某种原因决定不投是常见情况,而不是好像要跟VC竞争份额的情况。

  八,网易科技:比如说前沿科技的项目,跟VC比有哪些优势?能给创业团队提供哪些资源?

  沈劲:比如说在AR/VR领域中,可能有些VC投了头盔这样的硬件公司,我们是没有投的,我们认为这个技术点不在这上面。

  我们最近在看一家公司,它是解决VR显示的清晰度问题。我们知道手机离眼睛大概有二三十公分,所以2K的显示已经满足了,不用再高了,高了以后眼睛也识别不出来的。可是现在把这个屏放在离眼睛这么近的地方,PPI应该提高到2000,我们现在说2K的PPI是500,500到2000还是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可是要把它做上去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些问题VC可能想得没有那么细,我们却知道这是一个技术的难点,所以我们就寻找突破点。

  另外在全光场领域,美国团队投了Magic Leap,可是全光场我们认为可能会踩到别人的专利。高通对专利是比较看重的。中国的VC可能会认为先投吧,不出国就没有人家告的问题。但我们在有无专利上有比较慎重的考虑。

  投技术主导型公司更关注其技术突破点

  九,网易科技:觉得VR这个市场今年会是什么样的情况?还值得大力投入吗?

  沈劲:我们肯定还会重点关注,这个高德纳的成熟度曲线是变化的,最先往下走、第一波下来的是机器人,无人机也已经下来了,AR/VR也正在往下,所以大家就开始唱衰,说不投了。可是如果我们知道这是一条遵循规律的曲线的话,我们的投入还会持续的,有可能估值会能调整一下。

  我们相信技术方面要有创新,去解决一些核心的技术问题。小型化,比如说头盔小型化,要轻一点、薄一点,有一些技术可以使它轻薄。

  十,网易科技:怎么看VR内容?

  沈劲:我自己觉得内容响应的速度还是挺快的,我们知道有一些内容没有放出来,有一些好的IP也没有用。如果头盔体验达一定程度,比如小型化、可携带,我觉得内容是一个巨大的海洋,有传统的游戏公司,还有一些新型的内容,这些都是可以释放的。

  (技术的升级)这个要靠大厂。刚才说的小型化、可携带都是在硬件及计算能力方面。头盔的各个硬件要小型化,要变频,要有一些高难度的技术要解决,这些解决了以后就解决了小型化、轻薄的问题,清晰度提高,又没有眩晕感。

  显示技术也是我们在考察的小公司提供的,里面有一些专利技术,来解决提高清晰度的一两个关键点,最后我们要把它放在一个强有力的芯片中,这些工作还是主要的这几家公司在做,高通非常重视这块。

  十一,网易科技:一些被投公司最后会被高通收购吗?

  沈劲:还比较少,我们退出的机制是IPO和被别人收购,自己收购的不是特别多。

  十二,网易科技:AI未来有可能在哪里产生比较大的投资回报?

  沈劲:AI领域非常广,之前有报告总结说有13项,比如: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等方面,在中国我们投了云知声(做语音识别的)。高通自己也有把内脑的引擎做到芯片中,在骁龙835上是有体现的,有这样的引擎。这个引擎已经包含了很多神经网络的基本的架构,你不用重新自己放进去了,架构已经在里面了。

  我们更偏向于人工智能在端上的表现,而不是完全集中在云上。端上的计算最好是分布式的,现在大部分的人工智能的运算都是在云上做的,这跟高通的业务有一些关系,但我们做的很多的是端产品。

  十三,网易科技:高通风投除了技术还会看哪些投资对象,会主要看重哪些方面?

  沈劲:首先是聚焦、专注。我们在选择投资项目时有一些原则,当然用这个原则去筛选时,肯定会错过一些所谓的好项目,但是这些原则还是非常宝贵和需要坚持的,尤其是现在,突然出现了很多新的投资人,这些原则就很重要。

  首先,我们会清晰地知道,哪些领域不是我们擅长的,所以我们就进行回避,比如说互联网金融,我们专注于某些领域投资。

  其次,有一些发展理念还是要有共识的,我们通常会向前看,更注重长期回报而不是短线。以投资中科创达为例,我们会看他们的人员构成,包括个人经历和教育背景等等;同时他们的团队就是扎扎实实做技术,所以我们觉得中科创达是很好的选择,因为中科创达的业务模式就是要以技术和服务见长。

  此外,团队也很重要,并且团队和公司做的事情要有匹配度。比如,小米肯定得需要雷军这样的领导人带领的团队,而中科创达就需要像赵鸿飞这样敬业精神和服务精神特别足的创业团队。另外,还需要团队成员对一些前瞻性的大趋势都要很认同。所有这几点也就是我们所谓的投资逻辑。

  财务回报与业务协同

  十四,网易科技:选择投资对象时,是否会考虑潜在的投资对象能否为高通业务带来协同效应,或者对高通未来业务有帮助,还是单单财务回报?

  沈劲:我认为这些条件之间是“与”的关系,而不是“或”的关系。在投资的战略意义方面,三者当中有一个就可以。我们刚才说和技术团队有直接关系,前两点是帮助到这个产业链,第三点是一个探针,这里面符合一条就可以了。

  十五,网易科技:在新技术还没达到质的飞跃,尚处于“技术缄默”期,对于产业基本来讲是否比较尴尬?在移动互联网红利期正在过去、下一拔儿浪潮尚未到来的阶段,怎么寻找合适的投资标的?

  沈劲:其实在有些项目在最火爆的时期我们也挺看好的,可是估值实在太高了,这是我们觉得尴尬的地方。我可以想象到目前一些投资人的尴尬,他们可能没有特别清晰的思路,在火爆的时期抢到了一个项目,可他并不清楚这是否是他需要的项目,他不清楚自己真正要什么的时候就会产生尴尬。

  我们作为比较早期的投资者,发热到烫的项目我们一般不碰。可是客观来讲,有的比较火的项目我们还是会接触,主要是因为在这个行业中有一些东西无法回避。通俗一点来说,这个行业中游泳的人虽然很多,可是跳下去还是比在岸上等着好。我认为现在的阶段其实挺好的,大家不用一哄而上,当大家都在争抢时,价格就会抬得很高。

  移动是高通的专注点,我们关注前沿科技,从PC到手机,然后是多样化,比如我们将通讯平台和移动计算的优势延伸到机器人和VR上,包括820、835的芯片也支持这些设备。所以我们的投资逻辑是从平台方面向外延伸出去。

  下一步我们关注会在人工智能或机器人,业内有的投资是有形的机器人,外观像人的类人机器人,是否有人的外形不是问题的根本,根本是如何能解决代替人的问题。比如扫地机器人外形就是一个圆盘,但它是有刚需的。

  我们看重的并不是一定要有人的外形,比如前段时间出现了很多陪伴机器人或是迎宾机器人,实际上这些机器人的价值非常有限,而真正的问题根本是要解决人口老龄化,也许能提供刚需机器人不一定要长得和人一样,也可能是别的形态。

  当然我们关注的是主导机器人后面的核心技术,比如说激光的导航成本太高,我们能不能找到一家公司,通过混合传感的方式,把价格降低等等,所以我们更关注的是一些核心的技术。

  十六,网易科技:如何判断真伪需求?

  沈劲:第一是对趋势的把握,第二是心态。虽然互联网创造了仅发展3、5年就成为独角兽的公司,可总体来说还是要扎扎实实地稳步发展,而有些投资人太心急。

  当然,趋势判断很重要,有一阵子可穿戴智能设备很火,有说法认为它们可以替代手机,投资人们都很看好,也投了一批这样的公司。

  可是所谓可穿戴设备代替手机这种观点,从根本上我们是不认同的,因此对此很谨慎,我们认为穿戴和手机要配合使用,或是把穿戴做得比较简单,只有单一功能。比如小米手环,只强调计步功能就可以。

  第二,如果有一天可穿戴设备可以替代手机,那么穿戴体验的要求比手机的体验要高许多倍,因为不是任何东西我们都想带在手上或戴在眼睛上。我们认为可穿戴设备可以作为一个伴侣,或者是单一功能体验做好就行,因为如果一个设备支持10个功能,但其中有一个功能不行,体验就不好。

  所以投资人不能太浮躁,心态要稳。这两点做到了,我认为犯错的几率就能少一点。

  十七,网易科技:高通风投2017年有哪些新规划?

  沈劲:主要还会继续专注于人工智能、AR/VR等方面。比如在AR领域投的小熊尼奥,是做为2-10岁学龄前和学龄期儿童提供互动智能产品应用的公司,从销售到商业运营都非常健康。我认为投资还是会回归理性。

  十八,去年资本界相对前年来说有些转冷,觉得今年会怎么样?

  沈劲:我认为今年会同样地冷,甚至会更冷。可是我们不会慢下来,相反这样的环境可能对我们还会更好一点,因为去年、前年有一些项目被炒得太热,我们也不愿意凑热闹。

  (锡安)

  作者:王先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