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花巨资收购全食超市后,亚马逊成了垄断公司吗?

网易科技报道06-19 08:48 跟贴 100 条

  网易科技讯 6月19日消息,《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发布文章称,在以逾13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全食超市后,亚马逊属于垄断公司吗?该笔大规模收购令不少人在想:亚马逊如今是不是太庞大了?是不是权势太大了?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昨天,亚马逊宣布斥资逾130亿美元收购全食超市(Whole Foods Market)。在这一小时公布一小时后,亚马逊股价上涨大约3%,市值随之增加140亿美元。

  从这一角度来看,亚马逊实质上免费买下了美国的第六大杂货店。

  正如金融记者本·沃尔什(Ben Walsh)在Twitter上所指出的,亚马逊的股价情况与通常的情况恰恰相反过来——通常来说,收购方的股价会在宣布巨额收购之后出现下跌——这表明,如今投资者认为亚马逊身上有着某样不寻常的东西。它会是什么呢?

  简单来说,收购全食超市意味着亚马逊现在将会进入规模达到7000亿美元的杂货店市场。该公司的总裁兼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近几年来一直在瞄准该市场——先是推出Amazon Fresh生鲜服务,后又在西雅图开设了数家亚马逊品牌杂货店。如今他拥有了全行业最有名的品牌店之一。

  但亚马逊是溢价买下全食超市,所以它全面进入另一个新的行业并不大能解释该溢价。相反,亚马逊股价的上涨表明了某种不祥的东西:强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经济实力如今集中在亚马逊身上,投资者如今相信它在扼杀零售行业乃至整个美国经济的竞争。

  亚马逊什么时候成了垄断者?

  作为全美最大的清洁用品和家居用品在线零售商,亚马逊与沃尔玛、塔吉特(Target)、Bed和Bath & Beyond竞争。作为服装和鞋类零售商,它与DSW、Foot Locker和Gap竞争。作为音乐、图书和电视内容的分销商,它与苹果、Netflix和HBO竞争。在过去的十年间,亚马逊还先后吞并了线上最大的独立鞋类零售商、线上最大的独立尿片零售商以及线上最大的漫画零售商。

  亚马逊几乎在所有的这些领域都取得了成功。去年,亚马逊的在线销售额达到沃尔玛、塔吉特、百思买、诺德斯特姆、家得宝、梅西百货、柯尔百货和好市多的总和的六倍之多。该公司对美国线下线上零售销售额增长的贡献率也达到了30%。

  不过亚马逊的主导地位远不局限于零售行业。它还从事借贷、图书出版、服装设计、硬件制造等领域。3年前,它将游戏直播行业的龙头老大Twitch.com收归门下,后者所在的电子竞技直播市场的规模达到10亿美元。除此之外,亚马逊运营AWS云计算服务,向其它企业租赁服务器、带宽和计算能力,业务规模已经达到120亿美元。Slack、Netflix、Dropbox、Tumblr、Pinterest等热门互联网公司以及联邦机构均是亚马逊AWS服务的客户。

  总的来说,亚马逊就是一家万货商店:不仅仅出售商品,还生产商品;不仅仅从自家的服务器分销媒体内容,还将服务器租赁给其它公司。它让不少专家和分析师不禁在想:亚马逊什么时候成了垄断者?

  偏左智库New America开放市场团队成员莉娜·可汗(Lina Khan)表示,“现阶段,从商业角度来看,我认为亚马逊几户就是美国经济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这给亚马逊带来了很多的权力和控制权。”

  1月,可汗在《耶鲁法律杂志》(The Yale Law Journal)发表文章呼吁监管部门加强对亚马逊的反垄断审查。

  从过往来看,针对亚马逊的批评很多都集中在他们的Marketplace第三方卖场Marketplace功能上。该平台可让小卖家通过亚马逊的网站出售他们的商品。部分商户指责亚马逊秘密地将Marketplace平台用作实验室:在收集到哪些产品销量最好方面的数据后,它通过自家的旗舰级服务出售低价的竞争产品。

  美国非营利性组织本地企业自力更生研究所也诟病亚马逊的这种反竞争行为。来自该机构的最新研究报告称,“通过控制该重要的基础设施,亚马逊在与其它公司展开市场竞争的同时,还有权制定这些竞争对手触达市场的条款。本地零售商和独立制造商最受打击。”

  然而,随着亚马逊在整个经济中的地位的提升,人们对它不断扩大的势力和权力感到越来越担忧。“亚马逊跟消费者说自己是图书销售的中间商,”可汗表示,“但它也已经在很多其它的领域扩张成为中间商——如今,它远远跳出中间商的角色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随着它分销更多的内容,生产更多的商品,它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利益冲突问题。”

  简而言之,人们开始在思考亚马逊是否变得太有权势了:这家公司已经过度控制在线零售领域,也已经开始往下在其余的供应链环节施展它的统治力。

  亚马逊向来都拒绝就反垄断问题发表评论。它最近开始寻找专业的经济学家来咨询竞争法规方面的担忧。在去年11月之前,最高调的亚马逊市场统治力批评者之一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他曾在总统竞选期间暗指杰夫·贝索斯面临“反垄断问题”。

  特朗普还没有任命人选来领导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在亚马逊对全食超市的收购完成之前,该委员会必须要对该收购进行审查。

  美国从二十世纪初期开始强制企业之间展开更加公平的竞争的时候,它主要专注于两类垄断组织:横向垄断者和纵向垄断者。举例来说,在钢铁行业,横向垄断者买下大量的炼钢厂,以此来排挤其它的竞争者。垂直垄断者则买下整条供应链——同时收购驳船、列车和煤矿——实质上就是阻止其它公司与之竞争。

  “投资者知道亚马逊是垄断者。”

  直到二十世纪中期,监管机构一直聚焦利用自身市场控制地位提高商品价格的业务安排行为——打击卡特尔集团和更不合规的价格垄断行为,或者市场控制安排——同时还聚焦对所在行业实施垄断性控制的企业。

  不过,从1970年代开始,法律学者开始指出,只有在垄断行为造成商品价格的上涨的时候,才可能对它进行衡量。监管机构和法官注意到了这一点,选择减少对整体市场结构的关注。受1980年代初期企业的疯狂收购和恶意并购的启发,许多专家开始认为,巨大的市场总会自我修复。

  那一共识在过去的十年里遭到抨击,部分因为像亚马逊这样的企业。在成立的前十年里,亚马逊很少实现盈利,投资者允许贝索斯持续不断地通过投资来建设基础设施和扩大市场份额。最终结果就是今时今日的亚马逊:一家薄利的,市盈率高达200多倍的巨无霸公司。

  可汗等人呼吁监管部门少关注亚马逊的价格行为,而更多地关注它对如此多经济组成部分的统治性。“当前形态的亚马逊对消费者很有利,没有人会质疑这一点。问题在于,未来会是变成怎么样呢?”她问道。

   “美国人喜欢认为他们的经济是开放的,充满竞争的。”她说道,“但当越来越多的经济组成部分为亚马逊所控制的时候,它就是一种集权化现象。创立自己的公司过往是美国人积累资产和将财富时代相传的一种方式。但如果你留意的任何一个行业亚马逊在里面都占据支配地位,那你进入那个行业会是非常疯狂的举动。”

  这种效应即便对于大型创业公司也是适用的。去年年初上线的Jet.com网站是亚马逊的竞争对手,采取山姆会员店式的运营模式。它吸引了数百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以及广泛的媒体报道。虽然它增长迅速,但其独立公司状态并没有维持很长时间。沃尔玛去年8月以30亿美元的价格将Jet.com收入囊中。

  短期而言,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之所以让部分分析师感到担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立刻给亚马逊带来了又一项基础设施方面的优势:400多个小型仓库,遍布美国部分最富有的社区。他们担心,亚马逊的物流优势——由覆盖整个北美地区的仓库、配送路线和货运飞机组成的物流网络——给它带来了其它公司无法匹敌的优势。他们认为,这种优势不仅仅源自技术创新,还源自来自华尔街源源不断的资本流。

  这些评论家正呼吁监管机构对亚马逊实施一种如今在美国罕见的审查。他们说,首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应当对是否批准亚马逊对全食超市的收购认真思考一番。其次,政治家和监管人员应当更加严格地审视亚马逊的企业结构。他们应当问问他们自己,该并购是否值得——然后要么限制亚马逊的整合,实质上就是将亚马逊的结构拆散;要么约束和平衡它与全食超市的整合。

  被问到是否真的在思考拆散亚马逊的问题时,可汗说道,“人们胆子小,觉得那是一种极端的反应。但我认为要指出的是,亚马逊正在以一种前所未见的方式在我们的整个经济中扩张。”

  她回想到了周五早上亚马逊的股价涨势。“投资者知道亚马逊是垄断者,”她说,“正因为此,它的股价完全不受公司利润水平的影响。市场认识到了一个我们的法律无法认识到的现实。”(乐邦)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