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他曾被日本人打败,却依然是中国最好的MMA拳王

网易体育06-19 07:24 跟贴 10559 条

  2008年,奥运会刚刚结束,整个北京城欢庆的余波还未消散,20岁的新疆塔城小镇青年李景亮抱着师傅宝力高一米多高的奖杯,坐了几夜火车,从新疆来到了北京。那时候他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去美国,不知道有一天自己会站上UFC的擂台,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他来投奔的老师张铁泉看上去那么凶,住一个屋里该咋相处?

  中国最好的MMA选手 大年三十不能吃一口饭

  这个心思单纯的大男孩就是目前UFC战绩最好的中国人,6月17日的新加坡站中,李景亮迎战西班牙拳手卡马乔,卡马乔上来就给了李景亮一个下马威,重拳出击直捣门面,险些直接KO李景亮,好在李景亮出色的抗击打能力让他迅速调整状态,并在第一回合的最后使出背后裸绞。第二三回合双方互有攻守,在感觉到对方体能快到极限后李景亮也并没有贸然出手,而是慢慢消磨对方直到时间结束。比赛结束后,尽管李景亮还拖着伤腿,但兴奋的他还是爬上了擂台边上的铁丝网向现场的中国观众挥手致意。那天晚上,他收获了自己UFC生涯的三连胜,并且第一次拿到了UFC的5万美元奖金,这个奖金是颁发给当晚最佳比赛的拳手,李景亮,当之无愧。

  新加坡站前,他参加过6次UFC的比赛,4胜2负3次KO,是中国人在UFC最好的战绩。2015年9月27日李景亮在日本琦玉迎战中村K太郎,第二三局他牢牢占据场上优势,防守灵活进攻犀利,UFC解说不住称赞李景亮:fantastic,没人想到这个UFC排名只有五十几的中国小伙可以这么无懈可击,中村脸上已满是血污,但李景亮似乎还毫发未伤,所有人都觉得再撑几分钟李景亮就会手握一场胜利离开擂台。但就在比赛还剩3分钟时,中村把李景亮逼到拳台一角,在李景亮转换时一个不察攀上了他的后背狠狠锁住他的喉咙。李景亮还想找寻破解办法,但他的大脑已经向他发出信号,他像鞠躬一样僵直得站在那里,仅仅8秒钟他就晕倒了。这是李景亮意想不到的一次失败,他的师傅张铁泉就曾败在日本人手下,对他来说这是一场有点特别的比赛。

  “一般选手不想跟景亮打的,他排名虽然不高,但是水平很高的,外国选手看过他的那几场比赛都会知道景亮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对手。”李景亮的经纪人毛毛说,或许也是因为如此,今年年初美国站的比赛才显得格外艰难,从最初确定要打到最后真正开始拖了4个月,期间李景亮的对手换了5个,每次换对手他就要重新开始研究战术,之前练过的就算作废了。毛毛说那段时间她最怕收到UFC的邮件,似乎看每一封前都有种“又要换对手”的不祥预感,不过李景亮倒是看得很开:“频繁换对手有点烦躁,但是伤病嘛,我自己经历过,也看我的队友经历过,不理解也得理解。”

  最后这场比赛还是拖到了大年初一,称重那天恰好是国内的年三十,还在减重期最后一天的李景亮看着朋友圈发的年夜饭照片,他什么都不能吃,甚至连水都不能喝一口。“特别烦,明明水就在你跟前,就是不能喝,就跟你出去逛街特别晒,有阴凉不让你去,有伞也不给你打,能不烦吗?”李景亮说。

  梦想退役回家种地 曾在家玩刀剑玩具

  李景亮出生在新疆,他家不是富裕家庭,从他记事起父母就带着他在地里干活,他妈妈腿脚不好,爸爸年纪大,爷爷奶奶不在身边,唯一的一个姐姐还在外面上学,他爸妈为了照顾他方便,只能带他一同下地:“以前没觉得,现在想想对我影响还挺大”,李景亮所说的影响大就是爱劳动,他最大的梦想就是退役后能在新疆有一个自己的农场,像小时候一样下地干活。

  至于搏击,不是李景亮选择了它,而是它选择了李景亮。体校的老师挑中李景亮去练摔跤的时候他对这个项目一无所知:“那时候我才十六七岁,不练就是出去打工,我想趁着自己还年轻闯一闯”就这样,他在摔跤队认识了宝力高开始转散打,又通过宝力高认识了张铁泉,开始了综合格斗,用李景亮自己的话说就是一路上都是遇到了伯乐把自己带上道的。

  李景亮在新疆散打队练散打的时候,宝力高带他去参加过一次英雄榜,那时张铁泉便一眼看上了这个孩子,觉得他如果来练综合格斗前途一定大有可期。相较于徐晓冬自封的“中国MMA第一人”,张铁泉是实打实第一个站上MMA最高擂台UFC的中国人,不过他眼里揉不进沙子,这么多年也没用这个名号炒作过自己。

  看上李景亮之后,张铁泉一直没明着向宝力高要人,直到宝力高想从新疆回北京发展,张铁泉才开口说这个徒弟不带就可惜了。跟李景亮初步商议好来北京的日子之后,张铁泉和宝力高便一道去德国参加比赛了,后续事宜都交给妻子毛毛去安排。

  “当时我们新疆的那个手机卡,在新疆往全国打都没问题,一出了新疆就没信号了”李景亮到北京之后联系不上宝力高的女友和毛毛,毛毛也没弄明白这个李景亮和他的队友巴音达来到底是哪天到,于是连着好几天都到火车站等着李景亮,“我也不知道这俩孩子长什么样,也没张照片,根本不认识,后来是宝哥的女友英兰姐认出来宝哥散打王的大奖杯才找到景亮他们。”

  刚决定来北京的时候李景亮并不很清楚综合格斗是什么形式,“老师说让来,我就来练练”,他不懂巴西柔术,只有一些散打的底子和不肯服输的倔强。刚来北京的时候,他和另外一个队友都住在张铁泉的家里,毛毛说当时家里只有两间房,一间是她和张铁泉住,另一间还有一个队友,李景亮就和巴音达来睡在搏击垫子上,打地铺。

  一下子多了两个弟弟,毛毛又当姐姐又当妈:“你别看这些人在台上凶神恶煞似的,他们的世界其实特别简单,可幼稚了,他们玩的东西幼儿园孩子都不稀得玩。”毛毛说有次她买了几把塑料玩具刀剑,想等回张铁泉老家时送给他侄子,自己就进厨房做个饭的功夫,再出来家里的男人们就把玩具拆开了,还像模像样得披上了床单开始了表演,一个指着另一个说:“你服不服,今天我就要收拾你”,这可把毛毛乐坏了,她还拿张铁泉的手机录了视频,不过后来张铁泉手机丢了这段视频也找不着了。

  说起这段往事,毛毛笑得前仰后合,但其实那段时间对他们来说绝不轻松,甚至有些绝望。2014年的拳天下拳馆,只有八九十平米,李景亮和他的十几个队友不得不挤在一起训练,狭小逼仄的空间每天都弥漫着浓重的“男人味”,毛毛说那个环境,是绝对不会有投资人想要往里投钱的。

  妻子是初恋女友 打UFC只想证明中国人很棒

  2015年11月10日,李景亮的女儿出生,李景亮说自己是农民,田是生活之根本,所以给孩子取名叫田田,一家三口终于在北京安顿下来。李景亮的妻子是他在新疆体校的师姐,练长跑。“我这还是早恋呢”提起妻子,李景亮有点羞涩,十几年的恋爱长跑,李景亮终于把初恋的姑娘娶回了家,“第一次见她就觉得她是特别会生活的一个人,很适合娶回家,第一眼就认定了这个人。”从李景亮还是无名小卒的时候,妻子就一直支持着他的事业:“她为我付出很多,把当老师的工作都辞了专门到北京来陪我。”

  爸爸是搏击手,妈妈以前练长跑,李景亮的女儿格外活泼,经常到拳馆看爸爸训练,被毛毛称作“拳馆里长大的孩子”。“如果将来女儿也想干搏击这行你会支持吗?”被问到这个问题时,李景亮低着头,有点迟疑:“我会支持,她也有她的梦想。但是,她不会干这一行吧”,李景亮打从内心不希望女儿再从事搏击,“因为我受过那些苦,太苦了。”

  李景亮的耳朵已经和平常人不一样了,该生长软组织的地方变成了一块块凸起的肉瘤,“我们管这个叫做饺子耳、菜花耳或者摔跤耳”,因为常年训练经常被击打,耳软骨断了之后会流很多淤血,这些淤血没有被及时抽掉就开始冰敷,慢慢组织就会变形,形成囊肿。“这是我们的荣誉,很帅,平常人不是说想有就能有的”,这对看起来很惨的耳朵,在李景亮说来竟带着满满的自豪感。

  除此之外,李景亮或者每一个搏击选手还不得不忍受减重的痛苦。正常体重84公斤的李景亮必须确保在3个月或者更短的时间内减到77公斤,好在称重的环节上过关。之前是控制饮食,少油少盐,最后剩下的24小时之内就脱水,不能喝水,还要泡加了大量泻盐的热水浴,“很烫”李景亮眉头紧皱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这么难以忍受没有想过放弃吗?”在被问到这个问题时,李景亮说:“这点苦都受不了还怎么去拿UFC金腰带啊”。

  拿UFC的金腰带是李景亮的终极目标,尽管他现在排名并不靠前,但他对自己的实力没有丝毫怀疑。其实对综合格斗选手来说,打UFC本身就是选择了一条更难的路。国内搏击比赛一向以“表演赛”为主,声名赫赫的武僧都被叫做演员,曾有人问过李景亮你和一龙谁更厉害,李景亮笑着说:“无论是按综合格斗的规则,还是散打的规则,我都吊打他。”

  UFC出场费并不高,相较很多国内赛事都算得上杯水车薪,以李景亮现在的实力,签约国内赛事绝对更有“钱途”,但就像篮球队员都渴望去NBA一样,李景亮说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至于钱,“以后总会有的”。此外,UFC苛刻的药检要求每个选手都保持绝对的清白,2016年李景亮曾因误食瘦肉精而药检呈阳性,虽然后来UFC主动为他澄清,但这始终让他耿耿于怀,“国内这些吃的太不安全了,所以我想有自己的农场吃自己种的菜”。但国内有些赛事却是不进行药检的,“有些赛事甚至都愿意让你打兴奋剂去比赛。”李景亮说。

  “那你为什么还想在UFC打下去?”——“UFC是世界上最好的比赛,我想证明中国人很棒。

  作者:晓天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