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安东尼·霍普金斯:与迈克尔·贝合作起初我是拒绝的

Mtime时光网06-18 15:38 跟贴 71 条

  Mtime时光网6月18日报道 在首部《变形金刚》真人电影诞生的十年后,这个系列依旧势头强劲,两年前上映的《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在全球砍下11亿美元的票房,中国内地就独揽3.2亿美元。今年的《变形金刚5:最后的骑士》将在6月23日与观众见面,继续追寻汽车人和霸天虎之间斗争的渊源,还将牵扯到人类历史中的神秘历史故事。正如预告片一开始,安东尼·霍普金斯严肃地说道:“故事始于一个传说,一个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传说……”

  《变形金刚5》究竟会呈现出一个怎样波澜壮阔的故事,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我们了解到,霍普金斯饰演的Edmund Burton爵士是一个天文学家和历史学家,他在影片中将为主角们提供了关于变形金刚与人类历史关联的重要信息。

  近日,时光网记者在洛杉矶的一间咖啡馆里,与这位79岁的奥斯卡影帝促膝长谈。

  ·谈角色·

  剧本复杂到无法完全理解,对亚瑟王的传说记忆犹新

  霍普金斯坦言,在迈克尔·贝给他这个角色时候,自己并没有读过剧本,只是从对方嘴里听说这个角色“很奇怪”、“不合群”,还可能是个“贵族/皇族的后裔”。虽然还不太了解具体是个怎样的人物,但正是这几个形容词把霍普金斯吸引了:“迈克尔给我了一个角色大纲,后来才给我看剧本。剧本很复杂,我虽然看过前两部《变形金刚》和沃尔伯格主演的《变形金刚4》,但剧本对我来说还是很复杂。通常我喜欢分析剧本的内容,完全理解其中的含义,但是这部电影,我觉得只要享受拍摄的乐趣就好了。”

  《变形金刚5》涉及到很多人类的历史,包括亚瑟王和十二圆桌骑士的故事,作为出生在威尔士的英国人,霍普金斯对这位古不列颠传奇国王倒有几分了解:“亚瑟王的传说很吸引我,那些关于凯尔特部落和亚瑟王的事迹令我着迷。我读过梅林(亚瑟王传说中的伟大魔法师)的故事,传说里他的真名叫做米尔丁,他是德鲁伊的魔法师之一。我在上学的时候,读过阿尔弗雷德·丁尼生的《国王的叙事诗》,我14岁的时候还读过托马斯·马洛礼的著作。我原本已经忘记其中有意思的地方了,但我在准备这部电影时又记起来了。”

  ·谈导演·

  起初与迈克尔贝格格不入,飙车戏差点要了“老命”

  土生土长的美国导演迈克尔·贝以快速剪辑和激烈风格的动作电影出名,而霍普金斯在英国出生,接受过传统的戏剧表演训练,这些经历让他与注重视觉的“卖拷贝”有些格格不入。此前的霍普金斯对于和迈克尔·贝这样的导演合作是不愿意的:“几年前,我拒绝和一切权威导演合作,迈克尔就是其中一个。”但在几个月前的Cinema Con上,霍普金斯却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对迈克尔·贝的高度赞赏,甚至称其为“专家”。

  迈克尔·贝在片场是出了名的严格,精力充沛的他常常要求剧组成员连轴转,这也让年事已高的霍普金斯有些许担心:“我从澳大利亚的《雷神2》剧组到英格兰拍摄这部电影,我不知道会面对怎样的情况,我从外界的传言中得知迈克尔比较严厉。”迈克尔·贝的统治力体现在各个方面,对于霍普金斯戏服的要求也是精益求精,“我在片场做好了造型等待拍摄,他想要保证我穿的是正确的衣服,决定让我再带个围巾并改造一下整个大衣的造型。当时我就知道,他才是这里的老大,电影要从他的视角展现,而不是我的视角。”虽然霍普金斯会有自己的想法,不过作为专业演员的他依旧认真的接受了导演的建议。

  迈克尔的严厉只有与他共过事的人才能体会,不过他与他团队的专业、高超的技巧很快打消了霍普金斯一直以来的顾虑:“就好像一个优秀管弦乐队的指挥,导演必须严厉,才能统领他所有的力量,这对影片和剧组来说不是坏事。他的剧组成员都是和他合作过很多次的,所以很多事情都用不着迈克尔事无巨细的吩咐,剧组成员也会心领神会的自觉就位。迈克尔在拍摄过程中并没有暴怒的场面,他身上有很多活力,能让每个人保持生机,他工作非常有热情,速度也很快。”

  除了特效,迈克尔还需要通过演员的表演来实现最极致的瞬间,这就对演员的体能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就连年近八旬的霍普金斯也“未能幸免”,一场开着兰博基尼飚车的戏份就让霍普金斯着实出了一把冷汗:“当时,我们必须在临近白金汉宫和海军拱门的一家购物中心里驾驶一辆时速121km的兰博基尼,迈克尔问我能不能亲自演。我告诉他我连进到这辆车里都困难,它看起来像是一台火箭。我的妻子也在场,连她都觉得不可思议,拍这场戏我几乎是抱着九死一生的信念去演的,好在那会儿有一个特技司机坐在我旁边,最后走了三遍才把这场戏份完成,那一刻我才觉得这次体验棒极了,还想着也许能开得再快点。”

  ·谈信仰·

  演戏只是份工作,没有什么特别的

  除了表演之外,霍普金斯还创作了几十年音乐,在最近的十年时间里,他也开始绘画,涉猎的艺术面越来越广。一个网站曾发表了他的绘画作品,其中提到了霍普金斯自己说过的一句话:“我最近发现,我开始享受我身上的那些毛病了。”

  霍普金斯坦言,自己比年轻时候更快乐——会自发地投入到绘画、音乐和表演的工作中,而不是被动驱使:“这是一种进化,尽管过程很难用语言来形容。我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其他地方邀请代授表演课,但我没什么真正可以教他们的,我能跟他们说的只有一件事:如果你们不再愿意演戏了,世界也不会因你而停止。我认为,这个圈子里的人之所以很多时候不快乐,主要来自于独特感,总认为自己被赋予了某种权力,想当然的认为自己很特殊。然而,没有人是特别的。我爱表演的理由是,这只是一份简单的工作。只不过,这份工作必须暴露在大众面前,而且还能拿到很多钱,我很幸运。所以,我告诉年轻的演员要放轻松,不要以你刚爬过一条河的状态去工作,态度能用各种方式摧毁你的事业。”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