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书摘|波斯强奸犯另类惩罚:木桩钉死或海上探险

网易历史 跟贴 27 条

  本文节选自:《海洋与文明》,作者:[美]林肯·佩恩,译者:陈建军、罗燚英,后浪出版社策划,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

  古代地中海水手的活动范围绝不仅仅局限于地中海。腓尼基人很早便穿过直布罗陀海峡,在从里斯本到利克苏斯之间的大西洋沿岸建立了一系列港口,其中有好几次环绕非洲或前往西北欧的航行留下了可信的记录。与腓尼基人只向东面扩张不同,希腊人也向北扩张到黑海,可能是以此作为其最后的据点。最初,他们把黑海称作“不友好的”或“不好客的”(Pontos Axeinos),但是后来则称之为“友好的”(Euxeinos)。黑海南北长约290海里,东西长约540海里,在南面与东面,海岸延伸到希腊北部、土耳其和格鲁吉亚的山区,而北面和西面则是一望无际的干平原,以及俄罗斯、乌克兰、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广阔的下游平原,伏尔加河、顿河、第聂伯河和多瑙河成为北欧与东欧之间交流的通道。

  在大约公元前700年,黑海沿海的当地部落把安纳托利亚拖入了混乱状态之中。公元前652年,这些部落洗劫了吕底亚王国的首都萨迪斯城,并袭击了伊奥尼亚众多的希腊人城市。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伊奥尼亚的希腊人开始向外寻找可重新定居的安全地带。长期以来,伊奥尼亚各城市只对爱琴海北部、达达尼尔海峡和马尔马拉海感兴趣,而米利都人则于公元前7世纪在黑海建立了第一块永久性殖民地,位于今天乌克兰的第聂伯河与布格河河口的别列赞岛。自古以来,人们一直认为这一波殖民大潮的动力是为了寻找谷物和黄金等金属。根据公元1世纪的地理学家斯特拉波(Strabo)的记载,在科尔基斯(今格鲁吉亚)有大量黄金。科尔基斯人从帕西斯河的水中获得黄金并用羊毛绑紧,“伊阿宋和金羊毛”的故事就是以此为基础产生的,许多学者反复强调这一点,这也是今天格鲁吉亚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然而事实上,在科尔基斯并没有发现黄金。直到3个世纪之后,当米利都人在别列赞岛立足后,希腊的金匠才到达那里。当时,他们用进口的黄金制作饰品,这些手工艺品可能作为贡品献给当地的统治者,以换取他们在沿海地区定居的权利。米利都人在黑海建立了17块殖民地,成为重要的贸易中心。位于别列赞岛附近的奥尔比亚靠近中欧。据说,西奥多西亚(今乌克兰费奥多西亚)的港口可以容纳100艘船。蓬吉卡裴(今乌克兰刻赤)位于克里米亚半岛粮仓附近的亚速海,承担着米利都与希腊(尤其是雅典)之间长达300年之久的繁荣贸易。爱琴海各城市出口青铜制品、陶器、葡萄酒和橄榄油,以换取黑海的物产。

  希腊人同时也向北非迁徙,尽管人数并不多。在大约公元前630年,人口压力迫使殖民者离开锡拉岛,并建立了昔兰尼殖民地,位于利比亚的班加西附近。昔兰尼逐渐发展壮大,从而遭到埃及人的入侵。埃及人的失败导致了国内战争的爆发,尽管拥有30,000名卡里亚和伊奥尼亚的希腊人雇佣兵,法老还是失败了。这些雇佣兵是在公元前7世纪首次被雇用的,公元前620年,法老普萨美提克(Psammetichus)命令他们驻扎在位于尼罗河三角洲的首都塞斯附近的瑙克拉提斯。瑙克拉提斯成为一个主要的谷物港口,但是一如往常,无形的东西也在传播着,其中最重要的是埃及人的宗教建筑、神庙情结和雕塑的影响,从而开启了希腊人始于公元前6世纪初期的相关实践。

  埃及人依然像从前一样依赖大海,希罗多德记述了普萨美提克的继承者尼科二世(NechoII)所采取的3次海上行动,包括在尼罗河和红海之间开凿一条运河、建立一支红海舰队以及尝试环绕非洲的航行。开凿运河是为了方便红海与尼罗河(而非地中海)之间的贸易,但是直到一个世纪之后的波斯国王大流士一世(DariusI)统治期间才完成。尼科二世停止了这一项目,因为“一份神谕警告他,他的工程将只对野蛮人(即非埃及人)有利”。到那时,这项工程已经投入了12万名劳工。希罗多德写道:“于是,他将注意力转向战争。他建造了三桨座战船,其中一些游弋在地中海,另一些则在阿拉伯湾(红海)巡航,那里的码头至今仍存。他等待着使用这支新舰队的机会的到来。”尼科二世可能也试图利用红海上的战船来防御海盗的袭击。这些战船是否由希腊人、腓尼基人或埃及人建造并充当船员,我们尚不得而知。但毫无疑问的是,在瑙克拉提斯有可供使用的希腊船员和造船者。提尔人参与红海上的探险早有先例,腓尼基商人对他们的邻居亚述人及马比伦人的反感,可能让许多人相信他们可以在那里获得财富,就像他们的祖先那样。

  希罗多德常常被指责轻信古人,尤其是他对在尼科二世的命令下进行的环绕非洲的航行的叙述。但是,他同时又是一名敏锐的观察者和忠实的记录者,他曾环绕黑海和爱琴海、美索不达米亚、黎凡特、埃及以及希腊和意大利的大陆航行过数千英里。作为一名在安纳托利亚西南的哈利卡纳苏斯(今土耳其博德鲁姆)繁忙的卡利亚港口工作的土著,他在海上度过了大量的时间,完全了解当时能造出什么样的船只,以及需要什么样的水手。根据希罗多德的叙述,环绕非洲的航行需要花费3年的时间,在此期间的每个秋天,水手们都要停下来种植庄稼,作为来年的粮食。他也半信半疑地讲述了水手们是怎样从东向西航行的,他们始终让太阳位于自己的右侧:

  腓尼基人从红海出发,航行到南面的(印度)洋面。每年秋天,他们都在利比亚(非洲)海岸停靠,在那里开垦一片土地并播种,等待来年的丰收。在获得谷物后,他们再继续航行。整整2年后,到第三年的时候,他们在航行途中绕过赫拉克勒斯柱(直布罗陀海峡),返航到埃及。我本人不太相信这些人的陈述,但是有人可能会相信。他们向西航行,绕过利比亚的南端,太阳一直在他们的右手边,即他们的北面。

  最后的这一处细节使人们相信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因为当沿着非洲南部海岸从东向西航行时,太阳的确是在右侧,亦即北面。尽管许多人认为希罗多德的叙述是丰富想象的产物,但人们花费了2,000多年的时间才完成的另一次这样的航行,事实上可能并没有超出古代的范围。假设每年有2个丰收的季节(共计4个月),环绕非洲的航程共约16,000海里,因此每天的航行里程应不少于20英里。在这个故事之后,希罗多德又讲述了一个公元前5世纪时环绕非洲航行的失败的例子。波斯国王薛西斯(Xerxes)的表弟撒塔司佩斯(Sataspes)因强奸罪而被处以死刑,如果他能够逆时针环绕非洲航行一周(即从埃及出发,经过赫拉克勒斯柱然后向南航行),就可以获得缓刑。撒塔司佩斯沿着非洲的大西洋沿岸航行了好几个月,但是被迫返回,因为“他的船只搁浅,无法继续向前航行”。在如此简略的记述中,我们无法知道他已经航行了多远,但可以确定的是,几内亚湾的逆流和逆风必将成为古代方形帆船前行的障碍。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作为一名波斯贵族的撒塔司佩斯是缺乏航行的必要经验的,更不必说完成这次航行了。无论撒塔司佩斯为自己的失败找到了什么样的借口,薛西斯都无动于衷,而将他钉在了尖桩上。

  其他的资料中也记载了类似的航海活动。在撒塔司佩斯所处时代的不久之前,一位名叫汉诺(Hanno)的迦太基商人曾航行到摩加多尔南部,甚至远至毛利塔尼亚的朱比角(27°58′N),更有可能到达了塞内加尔沿海的塞尔内岛(16°45′N),甚至是几内亚湾的喀麦隆沿岸。来自公元前6世纪的马西利亚(今马赛)的一本“水手指南”(periplus)意味着,有水手曾到达西班牙西北的菲尼斯特雷,其中也提到了阿尔比恩(即英格兰)。公元前5世纪的水手希米尔克(Himilco)在直布罗陀海峡北部航行了4个月,可能到达了布列塔尼或英格兰南部。公元前4世纪,一位名叫皮西亚斯(Pytheas)的马西利亚裔的希腊航海家,在不列颠群岛的比斯开湾进行了探险,他也许到达了更北方的未知陆地,这次航行将在第9章中进行讨论。然而,大多数地中海的水手仍然只在故乡周围的海域内航行,以使他们的贸易、航海技术尤其是船只日臻完美,柏拉图(Plato)称之为“就像池塘中的青蛙”。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