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他与徐志摩被誉为诗坛双璧,邵洵美的诗《季候》

subtitle 观佳艺术06-18 10:41

  邵洵美与徐志摩,都是那时候的风流人物,都被人誉为“美男子”,与徐志摩并称为“诗坛双璧”。周劭先生说他俩“玉树临风,人称双璧,洵美似乎比戴眼镜的志摩更漂亮一些。

  其诗集有《天堂与五月》、《花一般的罪恶》。

  他的英式诗风,追求唯美,有人评价是“柔美的迷人的春三月的天气,艳丽如一个应该赞美的艳丽的女人。

  初见你时你给我你的心,里面是一个春天的早晨。

  再见你时你给我你的话,说不出的是炽烈的火夏。

  三次见你你给我你的手,里面藏着个叶落的深秋。

  最后见你是我做的短梦,梦里有你还有一群冬风。

  ——邵洵美《季候》

  邵洵美,新月派诗人、散文家。出生于官宦世家,曾赴欧洲留学。

  邵洵美身世显赫,祖父邵友濂做过清朝的上海道台,祖母是李鸿章的女儿,母亲是盛宣怀的女儿,妻子是自己的表妹、盛宣怀的孙女。邵在英国留学时,和谢寿康、徐悲鸿、张道藩四人结拜为兄弟。在文坛上,邵洵美有孟尝君之美誉。为文艺,为朋友,他最肯花钱,甚至卖房子卖地。

  因此鲁迅曾用“拿来主义”讽刺邵洵美,使他在文坛上长期处于边缘化。

  而邵洵美最让大家津津乐道的一件事,却是他在上海与一位美国才女艾米丽·哈恩(中文名:项美丽)的一段传奇爱情。这个上海传奇,那时填充过不少上海落魄文人的白日梦和饭后谈资。

  项美丽

  1935年项美丽作为《纽约客》杂志社的中国海岸通信记者,来到上海。那天,在兰心大戏院她一见到邵洵美,就为他生有一张面白鼻高的有著希腊脸型的面庞而惊异,更为他的多才多艺和流利的英语而倾倒。不久,她就深深地爱上了他。

  直到上海生活结束回到美国。在半个世纪中,项美丽始终没有忘记邵洵美。她曾写过一本名叫《My Chinese Husband》(《我的中国丈夫》)的书,就是描写了她与邵洵美的那段情缘。

  徐悲鸿在法国巴黎为邵洵美作的画,1925年

  邵洵美爱画画,爱藏书,爱文学,在自家宅里办文学沙龙,来往的人川流不息。

  他爱写诗,而且要在没有格子的白纸上写,落笔字迹秀丽,行列清晰,匀称洁净,甚至可以直接付印。

  他为徐志摩、陆小曼作了一幅一只壶一只杯的画,题字为:“一个茶壶,一个茶杯,一个志摩,一个小曼”,意为他俩像壶与杯一样亲密,壶不离杯,杯不离壶。

  邵洵美作为出版人的经历同样丰富:早期创办狮吼金屋月刊;时代图书公司时期办刊九份:时代画报、时代漫画、时代电影、文学时代、论语、十日谈、人言周刊、声色画报、万象等。

  1934年,邵洵美与张光宇组建的时代图书公司创办了时代漫画,这本连续出版4年前后39期的漫画刊物,由著名漫画家鲁少飞担任主编,由邵洵美提供资金与印刷支持,其中发表的漫画作品,及其印刷质量,在现在看来,都是极为惊艳与先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