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书摘|对日宣战:罗斯福在珍珠港事件后的战略布局

网易历史06-17 11:13 跟贴 77 条

  本文节选自:《炉边谈话》,作者:[美]富兰克林·罗斯福,译者:赵越、孔谧,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日本在太平洋上的突然袭击是十年来国际上发生的最不道德的行径。

  力量强大和狡诈善变的匪徒狼狈为奸,对整个人类发动了战争。他们的挑战已经摆在美利坚合众国面前。日本人背信弃义,破坏了我们两国之间长期的和平。许多美国士兵死于非命,美国的舰船被击沉,美国的飞机被摧毁。

  合众国国会及美国人民接受这种挑战。

  与其他热爱自由的民族一道,我们正为了维护我们的权利而战。为了使美国与其他一切热爱自由的民族生活得有自由、有尊严,我们无所畏惧。

  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以往对日关系的全部记录,准备递交国会。它始于88年前美国海军准将佩里对日本的造访,止于上个星期日日本特使造访美国国务卿,这两名使节拜会前一个小时,日军对我们的国旗、我们的军队和我们的公民进行了狂轰滥炸。

  我可以充满信心地说,不论今天还是1000年后,我们美国人一直致力于太平洋地区的和平,我们有足够的耐心,也愿意为之付出努力。太平洋地区的和平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无论国家大小,都是公正而荣耀的。不论今天还是1000年后,对日本军国主义公然的背信弃义,任何一个诚实的人都会抑制不住地表示愤慨和痛恨。

  过去的十年中,日本在亚洲所遵循的方针与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在欧洲和非洲所遵循的方针如出一辙。今天,日本的所作所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轴心国紧密勾结在一起,在它们的战略计划中,全球所有的大陆和海洋都被视作一个巨大的战场。

  1931年,10年前,日本入侵中国东北——未加警告。

  1935年,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未加警告。

  1938年,希特勒占领奥地利——未加警告。

  1939年,希特勒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未加警告。

  1939年,希特勒入侵波兰——未加警告。

  1940年,希特勒突然入侵挪威、丹麦、冰岛、比利时和卢森堡——未加警告。

  1940年,意大利先后进攻法国和希腊——未加警告。

  1941年,轴心国进攻南斯拉夫和希腊,并控制了巴尔干——未加警告。

  还是1941年,希特勒进攻苏联——未加警告。

  今天,日本进攻马来西亚、泰国——还有我国——未加警告。

  轴心国采用的都是一种模式。

  如今我们已身处战火之中。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我们必须共同分担一切有关战争走势的情况:无论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无论失败抑或胜利。

  迄今为止,一切都是坏消息。在夏威夷我们遭受重创。菲律宾的美军,包括当地英勇的人民,面对日军大兵压境,处境艰难,但他们却仍在顽强地抵抗。来自关岛、威克岛和中途岛的消息仍不十分明了,但我们必须做好准备,这三个基地随时会沦陷。

  毫无疑问,战争开始的最初几天美军的伤亡是巨大的。对那些在军中服役官兵的家庭及他们的亲属,我表示深深的担忧。我只能做出郑重的承诺,他们将很快得到消息。

  政府充分相信美国人民的耐力,只要满足两个条件就会尽快向公众公开事实。其一,消息经过官方确认;其二,公开的消息不会给敌人任何直接或间接有价值的东西。

  我恳切地要求我的同胞拒绝听信一切谣言。战争期间会大量充斥我方大败的负面消息。这些消息需要核实,需要审视。

  例如,我可以坦率地说,在做出进一步调查之前,我没有翔实的信息说明在珍珠港我们损毁船只的确切数字。直到我们弄清楚有多少损失是可以修复的、要用多久才能修复前,没人没能说清损失究竟有多大。

  再看另一个例子。周日晚有一则声明,说一艘日本航空母舰被侦察到方位并在巴拿马运河附近的海面被击沉。当你听到这样的消息并被告知消息来自“权威人士”时,从现在起你可以确信的是,战时的“权威人士”绝不是什么权威的人士。

  我们听到的很多谣言和报告都源自敌方。例如,今日日本声称珍珠港事件使日本在太平洋上完全占据了主动权。这种宣传伎俩纳粹已经用过无数次了。当然,这种痴人说梦般的说法目的是散布恐惧情绪,在我们当中制造混乱,刺激我们泄露他们迫切想得到的军事情报。

  我们的政府不会落入敌人的圈套,合众国人民也同样不会。

  我们每个人都得牢记,以往我们自由快捷的沟通和交流在战时要受到严格的限制。不可能全面、迅速并准确地获悉远方的战报,当涉及海军的军事行动时尤其是这样。因为今日高度发达的无线电技术,各作战部队的指挥官们不可能通过无线电报告他们的作战行动。这样的话敌人就会得到情报,也会泄露我军的方位及防御或攻击计划。

  不可避免地,官方确认或否认军事行动的报告会出现不及时的情况。但如果我们获得了确切的情况,即使敌人获得这些情况也不会有所帮助,我们是不会对国民掩盖这些情况的。

  对所有的报纸和电台,那些所有关乎美国人视听的媒体,我要说的是:你们对国家、对战争持续的时间负有最为重大的责任。

  如果你们觉得政府今天没有披露足够的事实真相,那么你们完全有权这样说。但是,没有来自官方渠道的事实依据,从爱国的角度出发,你们没有权利去散布那些未经确认的报告,从而让民众相信那些是事实。

  来自各行各业的每一位公民都肩负着同样的责任。每一位士兵的生命,整个国家的命运,都取决于我们每一个人履行自己责任的方式。

  现在我想说一说过去发生的事以及我们的未来。法国沦陷已一年半,这时全世界开始认识到这些年来轴心国国家苦心经营的摩托化部队的强大。美国充分运用了这一年半的时间。认识到纳粹可能很快对我们实施攻击,我们大幅度增强的工业生产能力已能满足现代战争的要求。

  我们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把大批的战略物资提供给所有正在抗击轴心国侵略、正在浴血奋战的国家。我们的政策是基于这样一个基本道理的:任何一个为了保卫自己的国家抗击希特勒和日本侵略的国家,从长远角度看都是在保卫美国。这种政策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它给我们提供了宝贵的时间建起生产线。

  某些生产线目前已投入生产。其他一些正在加紧完工。大量的坦克、飞机、战舰、枪支、炮弹以及其他军需品正源源不断生产出来。这就是这18个月的时间为我们提供的。

  不过,这些仅仅是我们所要做的第一步。面对如此狡猾、强大的敌人,我们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像珍珠港这样的袭击完全会在任何一个地方重演——在整个西半球的任何海域或是美国的海岸线。

  这不仅是一场持久战,还将是一场异常艰苦的战争。这将是我们制定一切计划的基础,也是衡量我们将来需要什么的标准:资金、原材料,两倍、四倍地增产。生产不能仅局限于供给美国的陆、海、空军,还必须支援整个美洲以及全世界与纳粹作战的陆、海、空军。

  今天我一直在探讨关于生产的问题。政府已决定采取以下两项基本政策:

  第一项政策是加强现有的生产能力。所有军需品的生产要不断加强,昼夜不停,包括原材料的生产。

  第二项政策也正在付诸实施。通过建立新工厂,扩建老工厂,利用小型工厂,加大生产能力以适应战时需要。

  在过去的十几个月当中,我们遇到过阻碍和困难,有过分歧和争执,有些人甚至是漠不关心、麻木不仁的。我相信所有这些都已经过去,都将被我们抛诸脑后。

  我们已经在华盛顿成立了一个由各行各业的专家组成的机构。我想国家清醒地认识到了把各行各业的专家整合到一起,形成前所未有的团队的好处。

  前方的路更加艰辛:要做大量艰苦的工作,日日夜夜,每时每刻。

  我还要补充的是,在不远的将来,我们每个人都要做出牺牲。

  但是,用“牺牲”这个词并不准确。当国家在为生存和未来美好的生活而战的时候,美国人从不认为为国家所做的一切是牺牲。

  任何一位美国公民,能够从军为国而战,这不是牺牲,而是一种荣幸。

  任何一家工业企业,任何一位靠薪水度日的公民:农民或是店主,列车员或是医生,缴纳更多的税,购买更多的国债,放弃额外的利润,在适合自己工作的岗位上加班加点地辛勤工作,这不是牺牲,而是一种荣幸。

  响应国家的号召为了国家的抗战需要而放弃我们习以为常的某些东西,这也不是牺牲。

  今天上午经过反复思考,我得出这样的结论,目前我们不必削减正常的食品消费。我们有足够的粮食供给,同时还有富余粮食供给那些站在我们一边的与敌人作战的人们。

  不过,有一点很明确,供民用的金属会很短缺。原因很简单,过去用于民用产品生产的一半以上的主要金属要转为军用,因为战争的需要要加大军需品的生产。是的,我们必须完全放弃某些东西。

  我相信美国的每一位公民都在各自的生活中为打赢这场战争做好了准备。我相信随着战争的进行,美国公民会愿意倾其所有为美国的抗战做出贡献。当国家发出号召之时,我相信他们会愿意放弃那些物质上的东西。

  英雄的美国人民会保持昂扬的斗志。没有精神的力量,我们将无法获胜。

  我重申,美国一定能够取得最后全面的胜利。不仅要洗刷日本人给我们带来的耻辱,还一定要最终彻底铲除世界上一切野蛮行径的根源。

  昨天我在致国会的咨文中说:“我们一定要确保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永远不再危及我们的安全。”为了确保这一点,我们必须马上着手应对眼前的局面,彻底摒弃这样的幻想:认为美国可以孤立于世界上所有其他的民族而存在。

  过去的几年里,尤其是过去的三天,我们吸取了惨痛的教训。

  这是我们对死者的责任,这是我们对死者的后代及我们的后代负有的责任,我们永远也不能忘记这些教训。这是我们神圣的职责。

  以下是我们吸取的教训:

  强盗逻辑统治下的世界,任何个人、任何国家都没有安全可言。

  当强大的敌人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发起攻击,任何的防御都不会是坚不可摧的。

  我们已经认识到,虽然远隔重洋,西半球并非高枕无忧,也同样会受到纳粹的攻击。我们不能再用地理上的距离来衡量我们的安全程度。

  我们应该承认,我们的敌人已经采取了十分高超的欺骗战术——精心地筹划发起攻击的时间和战术。这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无耻行径,但我们必须要面对这样的现实:现代战争中,纳粹的作战方式本身就是肮脏的。我们不喜欢这样的方式,也不想参与其中,但是我们已经参与其中了,并且我们将倾尽所有与之战斗到底。

  我不认为某位美国人会怀疑我们有能力给这些战犯以应有的惩罚。

  你们的政府已经得知,几个星期以来,德国一直在告诫日本:日本如不攻击美国,当和平到来之时日本将不能与德国一道分享胜利的果实。德国承诺日本:如果日本参与其中,日本将可以完全并永久性地控制整个太平洋地区:不仅是远东和所有太平洋上的岛屿,还将控制北美、中美和南美的西海岸。

  我们还知道,德国和日本正按共同的计划实施军事行动。这项计划把一切与轴心国作对的民族和国家都视作每一个轴心国成员的共同敌人。

  这就是他们简单而又野心勃勃的战略思想。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也认识到我们也要制定同样的战略。例如,我们必须认识到,在太平洋上日本打败美国就是在帮助德国针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德国在高加索山区军事上的胜利必然是对日本在东印度的军事行动的援助;进攻阿尔及尔和摩洛哥,就为德国进攻南美和巴拿马运河打开了通道。

  另外,我们必须学会去理解,针对德国的游击战争对我们有极大的帮助,比如塞尔维亚和挪威的游击战争;苏联抗击德国对我们是极大的帮助;英国在任何一个地方(陆地或海上)的胜利也是对我们极大的帮助。

  让我们牢记,无论正式宣战与否,当德国和意大利与英国和苏联处于战争状态之时,就已经与泛美联盟处于战争状态了。德国也就将所有泛美联盟的加盟共和国纳入敌人的范畴。西半球所有盟国的人们应当以此为荣。

  我们所追求的真正目标绝不仅仅停留在丑恶的战场上。当我们诉诸武力的时候,就像现在我们必须要做的这样,我们就已下定决心,武力是针对眼前的和最终的邪恶的。我们美国人不是破坏者,我们是建设者。

  我们已卷入战争。不是为了征服,也不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重建一个新世界。美国及美国所主张的一切对我们的后代都是安全的。我们期望清除来自日本的威胁。但如果我们做到了这一点,却发现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主宰了世界的其他地区,我们将依然身处威胁之中。

  我们将赢得这场战争,也将拥有随之而来的和平。

  在目前以及在日后的艰苦岁月中,我们知道全世界大多数人都站在我们一边。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正与我们并肩战斗。所有的人都在为我们祈祷。因为我们的事业是共同的——按上帝的旨意实现自由的希望。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