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德国统一之路:政治成见背后,五任总理的艰辛接力

城邦的世界 06-17 10:43 跟贴 1350 条

  本文为《德国统一史·政治卷》导读,作者:顾俊礼

  1990年10月3日,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按《基本法》第23条的规定加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两个德国在分裂了41年后终于重新实现统一。

  这次德国统一跟历史上的第一次德国统一完全不同。1871年的统一是奥托·冯·俾斯麦通过三次王朝战争实现的,而这一次统一,如果从赫尔穆特·科尔总理1989年11月28日向联邦议院提出《消除德国和欧洲分裂的十点纲领》算起,到1990年10月3日举行统一庆典,没有放一枪一炮,没死一兵一卒,不到一年即完成了统一。这是以科尔为代表的德国政治家的伟大历史性创举。德国统一,标志着以德国分裂为基础、美苏分治为特征的“雅尔塔体制”的解体,对于今后欧洲和世界局势的发展,乃至德国的和平崛起有着深远影响。

  联邦德国历届政府都针对民主德国坚定不移地推行一条反对分裂、实行德国统一的“德国政策”。二次大战结束后,战败的德国被四大战胜国美、苏、英、法分区占领,后来四大国为了其自身战略利益,逐渐把德国分裂成两个国家,并使之分别加入两大军事集团。面对这种人为的分裂,联邦德国政府一再援用四大国“关于击败德国并在德国承担最高权力的宣言”、“关于德国占领区的声明”以及“波茨坦协定”的有关条文作为解决德国问题的法律依据,要求实现在1937年12月31日时德国边界内的德国重新统一。1949年5月23日颁布的《基本法》的前言中也强调:“全体德国人民仍然要求,在自由的自决中完成德国统一和自由”。

  联邦德国的“德国政策”在科尔1982年10月担任联邦总理之前大致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

  1.阿登纳政府时期(1949.9~1963.10)的尖锐对立阶段。在这段时期,联邦德国视民主德国为“非法机构”,强调联邦德国“在德国获得完全统一之前是德国人民唯一合法的国家组织”,即通常所谓的“单独代表要求”。1955年12月起,联邦德国推行“哈尔斯坦主义”,目的是在国际上孤立民主德国。

  2.艾哈德政府、基辛格政府时期(1963.10~1969.10)的解冻阶段。艾哈德政府虽然无意从根本上改变阿登纳政府对民主德国的强硬政策,但在1966年3月通过《和平照会》表示对民主德国不使用武力,表现了明显的灵活政策。基辛格政府修正了“哈尔斯坦主义”,为后来的“新东方政策”的成功实施提供了重要经验。但这两届联邦政府在三个重大问题上,即不承认民主德国是主权国家、不承认奥德河-尼斯河线为边界以及关于柏林地位问题上,没有根本改变。

  3.勃兰特政府时期(1969.10~1974.5)实施“新东方政策”和两德关系正常化阶段。勃兰特政府创造性地提出了著名的“以接近求转变”的新思想,1972年12月同民主德国签订了《基础条约》;1974年3月,两国各自向对方首都派驻“常驻代表”,从而为两个德国按照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实现关系正常化奠定了国际法基础。

  4.施密特政府时期(1974.5~1982.10)的两德关系平稳发展阶段。这一期间,联邦德国同民主德国签订了一系列关于经济贸易、邮电通讯、交通、科技文化、非商业性支付往来、环境保护、保健等协定。1981年12月,联邦德国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首次访问民主德国,访问虽无令人鼓舞的成果,但两德总理找到了共同点,即“深信再也不允许从德国的土地上发生战争”。

  科尔政府时期(1982.10~1989.11)继承并发展了历届联邦政府的“德国政策”,果断抓住历史机遇,迅速实现了德国统一。科尔政府的“德国政策”具有三大显明特色。

  首先,对社民党人主政时期的“新东方政策”全面继承,大力推行与民主德国之间的经济、文化和人员的交流与合作,以增进民族统一的感情。

  “新东方政策”是社民党人维利·勃兰特的创造,而科尔作为当时的反对党领袖曾对其予以猛烈抨击,挖苦其为“承认政策”。不过科尔执政后抛弃党派偏见,全面继承了“新东方政策”。他在1983年5月4日发表的政府声明中明确表示:“联邦德国的德国政策始终基于:《基本法》《德国协定》……《基础条约》……”。科尔在1984年3月15日发表的《处于分裂状态德国的民族形势报告》中强调:“目前,在德意志土地上存在着两个国家,但是只有一个民族……德意志民族先于国家的建立,而且存在至今,这对我们的未来十分重要。”在科尔看来,德意志民族并不是通过国家来赢得认同的,而更多的是通过自身历史、共同文化与传统、价值观的发展确认的。所以,他把“德国政策”的重点放在培植民族统一感情上。于是,他对民主德国人道主义措施方面也全面体现了德国政策的连贯性,如继续向民主德国提供经济援助、提高民主德国旅游者的“欢迎费”、放松紧急家庭团聚限制,等等。

  科尔在改善两德关系、增进民族情感方面付出了许多努力。例如,他针对民主德国外汇紧缺的困境,力排众议先后于1983年和1984年分别向民主德国提供了10亿马克以及9.5亿马克的贷款。他还不惜动用提高“无息透支贷款”、增加无偿经济援助、减免民主德国国债等手段,来推动两德经济贸易。科尔执政期间,两德还签订了许多重要科技、经贸协议。大众汽车公司跟民主德国签订的总值为5亿马克的生产线合同即是其中之一。

  其次,积极推动两德高层晤谈与访问,激发民族感情,为两德统一寻找共同点。

  科尔执政期间十分重视与民主德国领导人的会晤与访问。例如,科尔于1984年2月和1985年3月,利用参加苏联领导人葬礼,积极开展“葬礼外交”,先后两次与民主德国领导人埃里希·昂纳克晤谈,达成了“我们的国家是分裂的,但德意志民族继续存在”,有责任“竭尽全力不再在德意志领土上发生战争”的共识。1987年9月,民主德国领导人昂纳克应科尔邀请,对联邦德国进行了自两个德国成立以来的首次正式访问。这次访问诚然是两个德国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但更为重要的是,它极大地激发了两个德国人民之间早已存在的民族感情,这种民族感情是实现两个德国重新统一的强大推动力;这次访问还使两个德国找到了更多共同点:双方一致同意要为欧洲的和平共处做出努力,“在德国的土地上永远不应再发生战争,在德国的土地上必须创造和平”。这次访问,实质上是科尔政府“德国政策”结出的硕果。

  第三,果断抓住稍纵即逝的历史机遇,迅速推进德国统一。

  1989年秋,在东欧剧变的影响下,民主德国政局发生骤变,11月9日夜晚“柏林墙”倒坍。当科尔得知这一消息时,正在访问波兰的途中,以致他说“自己是在不适当的时候待在不适当的地方”。但是,科尔敏锐意识到这对德国统一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于是,科尔在事先没有同他的西方盟国美、英、法商量的情况下,便于11月28日在联邦议院发表了著名的“消除德国和欧洲分裂”的《十点纲领》,即通常所说的“关于德国统一的十点纲领”,公开把德国统一提到了世人面前。由是,科尔以他的睿智和果敢,把德国迅速推上了历史性的统一之路!

联邦德国总理H.科尔在民主德国总理L.德梅齐埃(右)及夫人陪同下,在柏林教堂作礼拜,庆祝两德统一(1990年11月3日)

  1990年3月18日,民主德国的自由选举产生了以“尽快实现统一为目标”的民主德国新一届政府,加速了民主德国的自我崩溃和两德统一进程。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