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复辟失败:段祺瑞吊打辫子军,张勋的下场究竟如何?

subtitle 国家人文历史 跟贴 2409 条

  完成复辟最理想的方案就是让黎元洪搞一个交接仪式,大政奉还,把“国”交给溥仪。溥仪的师傅梁鼎芬因为和黎元洪是儿女亲家关系,自告奋勇要见黎元洪劝其退位,结果遭黎严词拒绝。

  得知黎元洪不肯就范,陈宝琛恼羞成怒,对溥仪说:“黎元洪竟然拒绝,拒不受命,请皇上马上赐他自尽吧!”小皇帝觉得陈的建议太过分了,为此还首次顶撞了陈师傅:“我刚一复位,就赐黎元洪死,这不像话。民国不是也优待过我吗?”陈听后仍气呼呼地说:“黎元洪岂但不退,还赖在总统府不走。乱臣贼子元凶大憝,焉能与天子同日而语。”最后商议的结果是由梁鼎芬设法再去劝说黎元洪离开总统府。还没等紫禁城这边的人出发,他们就已收到黎元洪带着总统印跑到日本公使馆去的消息。

  府院之争弄成丁巳复辟,狼狈不堪的黎元洪虽誓死抵制,却不得不向段祺瑞低头。他于2日派秘书覃寿衡将密令送到天津,再由张国淦交给段祺瑞,这道命令的内容是重新任命段祺瑞为总理。对于光杆总统黎元洪的命令,段祺瑞虽不以为然,但他要挥师讨逆毕竟还是要师出有名,因此勉为其难地接受了黎元洪作为此届总统下达的最后一道命令。恢复身份的段祺瑞也要开始实现他对张勋的“承诺”了——你如复辟,我一定打你!

  讨逆!讨逆!

  如何打张勋?段祺瑞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他手里没有一支直属于自己的军队,要讨逆还得先选人。论兵力,冯国璋兵强马壮,但人在南京,远水不解近渴,加上冯本人有野心,一旦讨逆成功,再造共和之功必归冯氏所有,基于这些考虑段祺瑞放弃了冯国璋。论距离,陈光远的两个师离北京城最近,也是兵力最多者,但此人是个滑头政客,在张勋复辟当天,陈光远在南苑的军营就飘起了黄龙旗,段祺瑞自然也不能用他。选来选去,最合适的部队还是李长泰的第8师,这支部队驻天津马厂,离北京相当近,师长李长泰政治倾向与段祺瑞接近,还通电谴责过张勋复辟。段祺瑞费了一番周折,终于说服李长泰,他的第8师顺理成章地成为讨逆军的基本力量。

  7月2日晚,段祺瑞前脚刚携梁启超等人赶赴马厂,亲复辟派的天津警察厅的警察后脚就到了,很可能是张勋想“擒贼先擒王”,奈何晚了一步。7月3日上午,段祺瑞在马厂召开军事会议,以李长泰第8师、冯玉祥第16混成旅(驻廊坊)及曹锟第3师(驻保定)为讨逆军主力,共计3万人马。段祺瑞任总司令,段芝贵任东路军总司令,曹锟任西路军总司令,梁启超、汤化龙、徐树铮、李长泰为总部参赞。一切准备就绪后,段祺瑞发布了一篇洋洋洒洒的讨逆檄文,宣布张勋“八大罪状”,剑锋直指紫禁城。起草这篇檄文的是当年维新变法的干将梁启超,自戊戌政变以来,避居海外的梁启超的政见逐渐与其师康有为发生分歧,甚至一度与革命党亲近。这一次,梁启超公开指责康有为附逆,师徒二人算是彻底分道扬镳了。誓师当日,五色旗猎猎招展,几路大军浩浩荡荡地向龙旗飞舞的北京城挺进。

  1917年7月,段祺瑞部讨逆军在街头歇息。左边道路上站立的讨逆军军官左臂上系着白巾,用于区分敌我

  讨逆军的进展可以用摧枯拉朽,势如破竹来形容。7月4日,段祺瑞率领的部队由马厂进至杨村,曹锟的人马由保定开赴长辛店。5日,第8师一部在廊坊、万庄之间与辫军首次接战,辫军随后退往丰台,讨逆军追至黄村以北。同日,西路军3师乘火车北上,占领涿州、良乡,直抵卢沟桥。段祺瑞于5日将司令部自马厂移至天津,并通电宣布就任国务总理,暂以直隶省公署为办事处。6日,冯国璋在南京就任代理大总统职,并任倪嗣冲为讨逆军南路总司令。7日,陈光远倒戈,原依附辫子军的京畿第2旅吴长植部也加入了讨逆军的队伍……复辟刚过一周,张勋已陷入四面楚歌之境。

  大清又亡了

  7月12日天刚拂晓,北京城内枪声大作,朝阳门外的讨逆军打到了永定门,辫子军且战且退。此时的北京城一片狼藉,满地都是发辫和破龙旗,这大清又要完。

  中午时分,讨逆军炮火击中张勋住宅,随后起火,这场大火间接救了张勋。原来,前一日万绳栻自作主张与荷兰公使欧登科达成约定,让张勋到荷兰使馆避难。所以当欧登科发现张宅起火后,立即命人开车前往,据在场者回忆,几位外国人抵达张宅时,张勋还叉着腰站在庭院中间指挥救火,看上去很镇定。几个外国人劝他离开,他死活不肯,最后生拉硬拽拖其上车,衣服都扯破了,其中一个荷兰人还被张勋咬了一口。但无论如何,张勋在城破之日避入荷兰使馆,暂时无生命之忧。

  复辟派的大臣或散或逃,此时最惊恐的就是紫禁城里的清王公贵族们。失败已成定局的7月11日,小朝廷竟然还煞有其事地给东北的张作霖发了一道“上谕”,要他进京“勤王”,还没出京就被截获。“上谕”发布的第二天,早晨,外面的枪炮声响得更密集了,到了中午枪声渐息,奏事处的太监来报,说是张大帅的部队打了胜仗,段祺瑞的军队全败了,此消息一经传开宫中众人顿时眉开眼笑,其间还有人说什么关二爷宝马出了汗,是武圣显灵之类的胡话。这天晚上大家睡了个安稳觉,第二天一清早,内务府就传来消息:“张勋已经逃到荷兰使馆去了……”

  1917年7月12日,张勋住宅被讨逆军的炮火击中起火,张勋随后逃往荷兰使馆。图为战后只剩残垣断壁的张勋住宅

  这次复辟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没有人知道段祺瑞会如何处置小朝廷。连张大帅都跑去避难了,他们还能做什么呢?这时候陈宝琛和醇亲王载沣垂头丧气地来了,他们给小皇帝带来拟好的“退位诏书”,准备再次“退位”。据清王公们的估计,这次对他们的处罚最轻都会取消优待条例。但事情在这时候反转了,张勋失败之时,段祺瑞等北洋大佬就达成共识,不追究清室责任。要使这个定调成立,清室的“退位诏书”是万不可发的,否则怎么是“被胁迫”呢。在讨逆军这边派去的人不断暗示下,紫禁城方面终于心领神会,拟好的退位诏书也不发了,改为由内务府发个声明。

  “诏书”与“声明”有本质上的差别,而且在这份声明中,小朝廷不提“临朝听政”,而是表明自己“本无私政之心”,都是张勋“入宫盘踞,矫发谕旨”,反正都是张勋的锅。把所有脏水都泼向张勋后,清室以受害者小白兔的形象出现,紫禁城在这次复辟中的作为,就这样被轻轻掩盖过去。复辟如昙花一现,给北京留下了满地的辫子与龙旗。京师的媒体见风使舵,纷纷去宣统年号,改用民国年号,有份报刊改用阳历时未将之前的“清”字删去,以至于刊发后首列出现“中清民国七月十三日”九字,见者无不捧腹,此怪象也算是这场滑稽闹剧之尾声。张勋开始了他的避难生活,共计一年零三个月。1918 年3 月,北洋政府以“时事多艰,人才难得”为由,对洪宪祸首和丁巳复辟案犯一律实行特赦,但不包括首犯张勋。直到10月23日,新任大总统徐世昌亲自签署了对张勋的特赦令,辫帅才重获自由。此后,张勋一直蛰居天津德租界6号寓所。这位松寿老人(张自号)晚年生活幸福滋润,他独资或投资经营的各种店铺、工厂等企业多达70多家,家中的佣人不下百余,门口还有英租界工部局派来的警察站岗。不过在复辟失败后,张勋从此不问政事,旧友新朋几次请他出山均被拒绝,直到1923年9月12日病逝,终年69岁。溥仪赐谥“忠武”。

  晚年张勋肖像

  张勋死后一年,紫禁城内的“大清”也亡了。1924年10月23日,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末代皇帝溥仪终于被彻底拉下皇位,小朝廷从此不复存在。至今为止,一直不乏声音批评北京政变违反清室优待条例,是背信弃义之行。若要如此算账,紫禁城在丁巳复辟中的所作所为,早已违约在先,北京政变只是迟到了7年的惩罚。

  作者: 周渝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