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对话:10年!DOTA第一人Vigoss回来了

subtitle 易竞技06-16 15:54 跟贴 1638 条

  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谢晓峰,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前言:在那个DOTA还是主流抱团推进的年代,有这么一个人喜欢在比赛中不停地抓人、杀人、即使是icefrog也无法阻止他。他让全世界的DOTA玩家学会了GANK,他让一个团队游戏变成了个人秀,他改变了一个游戏的玩法也引领了一个时代的潮流。如果要评选DOTA第一人是谁,那答案毫无疑问是GANK之王:Vigoss。

  看正文前先播片,里面有来自Vigoss本人的彩蛋。

  正文:

  5月18日,莫斯科,小雨。

  “Thank u,that's all.”Vigoss用这句话,作为本次采访的结束语。

如果你不知道这个ID,说明你是DOTA2入坑的“萌新”。如果你知道这个ID,说明你已经老了

  而与此同时,距他六千公里外的我,经过一次长途视频采访,疲倦的关闭了电脑显示器,仰头望着天花板。

  这本该了无生趣的一天,却莫名被涌来的回忆所淹没。

  张牙舞爪的食尸鬼从天灾高地出发,近卫树人们摩肩接踵奔赴前线。英雄们头顶着淅沥小雨,踩在已血战发红的河水中继续厮杀。

  这些,重新浮现眼前时,一个声音在心底响起:

  你玩过多久的DOTA?

  从7.06回溯,在6.48版本定格。那里有着一个大写的名字:Vigoss。

  如何来诠释这个ID?

  GANK,无休无止的GANK。这便是属于Vigoss的一切。

  当Ti2的娜迦海妖奏响毁灭之歌、Ti3的先知带领小兵取得胜利、Ti4的团队PUSH掌控全场。这些,都是曾加冕过的王所遗留的神话。

  而GANK,却是完全不同的魅力。

  如果说,是谁将DOTA从团队游戏变为了个人秀,从通力协作化为嗜血杀戮,没错,这个人只能是Vigoss。

  采访中,在那些冗长问题的开头,我曾向Vigoss抛出这样一句话:

  “你如何看待GANK?”

  他似乎想了很久,然后说出了两个词:“激情、侵略性。”

  “这是最适合我性格的打法,我要别人跟随我的节奏行动。”他接着道。

  即使已过去十年,他始终没有改变和遗弃自己的风格。不过,又何必要改变?

  当西伯利亚凛冽的风吹动他体内不安的血液,仅一次单杀,便能够令Vigoss成为真正的自己。

  其实对于这次采访来说,它本源自一次偶然的机会。

  在Vigoss开通微博之后,我通过私信与他取得了联系。取得他的信任并不容易,我表明来意:

  我希望,能够让中国粉丝知道你的近况。

  他很开心,因为依然还有这么多的人喜欢着他。

  数日后,正式采访开始。

  在这次视频会议中,Vigoss以十年来近乎未变的容颜,绽放笑容说道:

  “Hi.”

  他努力想展现得开朗且健谈,在镜头前却依然有点生涩与不自然。

  我和他聊起最初接触DOTA的过程。“你的DOTA启蒙导师是谁?”在我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后,他很简练的回复我:“没有。”(而Vigoss正是许多老一辈中国职业DOTA选手的启蒙导师,比如BurNIng。)

  “那么,你最初接触DOTA的那段时光,你还记得吗?”我就着这个话题,继续问道。

  Vigoss将头斜向一边,想了一会,缓缓道:“在又脏又破的小网吧里面。”

  我笑:“原来俄罗斯也有这样的地方。”

  “那时候并不在乎环境,没日没夜的和朋友一起玩。”他解释道,“不过现在想想,真的很怀念。”

  “所以,后来打比赛拿到冠军后是否更开心了?”我想以此切入到他从前的比赛过往中去,从而继续展开话题。

  “可惜的是,我没有印象过于深刻的比赛。”Vigoss无奈的一笑,眼神中似乎有一丝落寞。

  这位获得MYM#6、MYM#7、MYM国家杯、ASUS等国际大赛的世界冠军,在回首曾经历过的比赛时,只用了一个简单的词来形容:

  “No.”

  确实,相比于如今世界顶级Ti赛事,豪揽千万美金的世界冠军们,那十年前还在摸爬滚打的电竞赛事又能算得了什么?

  英雄的迟暮固然令人惋惜,可毕竟谁也不能永远赢下去。对于Vigoss来说,他出场的太早,退场的也太匆忙。他没能在最好的时代成功,却丝毫不能否定他对于自己那个时代的付出与贡献。

  Vigoss从最初的黑暗年代中出现,他几乎已改写了DOTA的历史,而如今,却在慢慢走下神坛。

  对于这个话题,我并没有追问。

  “在曾经的队伍中,你最喜欢的队友是谁呢?”

  “ARS-ART.”Vigoss道出了这个在VP时代与他曾一度迈向辉煌的世界第一“小强”。他用“friendly and caring”形容ARS-ART。

  这两颗在48时代闪耀的双子星,共同铸造了VP战队十年前的辉煌王朝。

  而十年一梦,曾经的NA之王,现在已淡出DOTA圈,消散在人潮涌动中。

  “对于你而言,你最感兴趣的中国队伍是哪支呢?”问出这个问题后,我以为Vigoss会回答曾击溃过他们的7L,或是十冠王的EHOME。

  没想到,“IG”竟是他的回答。

  “那么,你最喜欢的DOTA选手是谁?为什么呢?”我想看看,喜欢IG战队的Vigoss到底是一枚核弹粉,还是一个小鲷民,或者是小僵尸?

  没想到,Vigoss又给了我一份出乎意料的答案:

  “Xiao8”

  在看到我脸上的疑问和迟疑时,Vigoss咧嘴一笑,解释说:

  “Xiao8, good captain , strong and stable player.”(Xiao8,一个好的队长,一个很强而且发挥很稳定的老司机。)

  “你觉得他和你谁比较帅呢?”我不怀好意的问道。

  “应该是我。”Vigoss认真回答说。

  “那你觉得巅峰时期的你们,SOLO一把的话,谁会赢?”我已深陷入八卦之中无法自拔。

  而Vigoss依然是不胜其烦的回答了我这“关公战秦琼”式的提问:

  “应该还是我。”

  一阵笑声过后,我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

  “为什么当初选择退出DOTA圈呢?”

  他脸上略带尴尬,“一些家庭原因,换个话题吧,抱歉。”这是他的答复。

众所周知,Vigoss在退役后有过一段德州扑克的经历,不过他所说,自己还是更爱DOTA。

  他错开了话题,但其实即使是在DOTA2盛行之后,我知道,Vigoss也一直没有放弃过自己对于冠军的渴望。

  Ti2期间,他曾先后服役于LOSTeu、M5、AL、Empire。不过诸多原因,这趟旅程并不如最初那般顺利。跌跌撞撞的DOTA2职业之途,令Vigoss逐渐跌落神坛。惜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当你曾拥有的东西随时间远逝,曾经的唾手可及变为咫尺天涯,这无疑是巨大的落差。

  就这样,“上古巨鱼”的称号开始驱赶Vigoss头顶的光辉。

  “你介意这样的称号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会努力证明自己。我相信,没有人愿意被这样称呼。”Vigoss的眼神中带着些许的不甘心。

  “那么说,你还会回来打职业?”我问出了可能很多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Yes,i will.”他说道。

  可能,这句话在未来也不会实现,26岁的他已不再年轻。但是,每当想起他说这句话时眼神中炽热的光芒,我都会充满希望的去期待。

  没有人可以否定别人的理想。

  “再次拿到世界冠军,是我的梦想。”Vigoss说道。

  当提到“冠军”这两个灼目的词语时,Vigoss用“i certainly intend to”来形容。令我觉得我的问题变为了一句乏味且毫无营养的废话。

  璀璨明星不一定总是在天边闪耀,它们有时会黯淡、会被云层遮挡住,可当现实的罅隙露出丝毫余裕之时,它定然会以百倍的光芒重新亮起。

  有的人正是如此,他们会尝试,并用百倍的努力去撞一堵名为现实的墙,哪怕头破血流也丝毫不在意。因为他们曾见识过墙的那头有多么丰富多彩,所以,他们才不愿被现实框起来,丢掉勇气,忘却理想。

  “如果你曾夺得过一次世界冠军,一次就好,你会知道,这是种多么令人着迷的感觉。”Vigoss的眼神发着光,似乎又回到了十年前的某个时刻。

  那时的他,十七郎当岁,一柄杀人的快剑,名声响彻江湖。

  这般的少年,他那牛逼的过往又怎会沦为一句句的家长里短?他的热血和梦,还未淌干。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顶尖Dotaer的归宿永远是赛场,你让他放弃?何其艰难。

  “Loda夺得了Ti3的冠军,Fear夺得了Ti5的冠军。这么看,Ti7冠军会是你么?”我缓和气氛地说出一句半开玩笑的话。

  “我正如此期待着。”Vigoss莞尔一笑,眼神却黯淡了稍许。

  明知Ti7转会期已临近尾声,Vigoss显然没有找到合适的队伍。用别人的梦想来开玩笑,我不禁对自己的这个愚蠢的问题感到懊悔。

我不知道他最初因为什么而接触了DOTA,为什么坚持,又为何放弃。但我知道,他一定喜欢DOTA

  “那么,假设你在夺冠后,你想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呢?”我尽力想了些可能令远方的他开心点的事,于是如此问道。

  他沉吟半晌,最终说道:

  “谢谢这么多年你们依旧选择信任我。”

  一句朴实的话,一个坚定的眼神。这是Vigoss在本次采访最后留给我的深刻印象。

在Vigoss的直播间,他使用招牌英雄POM,却一度崩盘。打完后,他去抽了根烟,他已经不如神话中难以匹敌,却依然认真坚持。

  没有半句的调笑,他认真的思考、认真的作答。那份神情,正是一个战士在面对接受最高荣耀时的模样。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Vigoss最想表达的,是“信任”。或许,他已被流言侵蚀许久,或许他已经在不断否定与质疑自己。但是他依然选择为了梦想而坚持,为了可能仅存的那份“信任”而坚守。

  采访临近尾声,我们又一起聊了他所喜欢的食物、运动。不过这些在后续整理成稿的过程中,都被我一一删除了。

  因为,就如同我们不需要知道他当初为何离开一般。在他归来的这天里,我们只用张开双臂去抱拥便是能够给予彼此最大的尊重。

  人生没几个十年,电竞选手的十年更加宝贵。这趟蹉跎旅程里,他走的艰难,而以后,逆旅有伴。(end)

  扩充阅读:关于Vigoss的一些段子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喜欢启开一瓶伏特加

  想起那时人们叫我宇宙第一中单

  无人能挡的Vigoss

  事实上,我并不是很喜欢和别人solo

  因为很多很有天赋的选手和我solo之后都开始怀疑人生

  进而删除游戏,流失掉了。

  有个id叫L什么A的瑞典大胡子

  几次私下约战我,推不掉

  那是个秋天的下午,我第一次使出了全力

  而他坐在电脑前哭的像个孩子

  然后他擦干眼泪,什么也没有说

  看着他的背影,我知道他将来必成大器

  那之后我就不打中单了。

  转而去打辅助,游走。

  喜欢用月之女祭司,因为我喜欢猫。

  射箭的时候,总感觉对面的人像块石头,带磁力的。

  后来我发现,游戏一些类似沉默、晕眩的效果并不能阻止我

  我的经济似乎也比别人积累的更快

  我也总是能出暴击和闪避

  我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后来出了DOTA2我并没有第一时间跟进转型。

  有人问我为什么,我总是没有回答

  也许是因为还有回忆吧。

  如果再遇到那个瑞典的大胡子

  我一定会告诉他

  那次影魔solo

  我是顶着200ping的延迟打的。

  

  

  作者:谢晓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