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细菌致病学说问世前,古代西方人也从不喝热水吗

subtitle 大象公会 06-16 10:04 跟贴 323 条

  认为古代西方人从不喝热水的人,一般都声称在细菌致病学说问世以前,人们根本无法认识到“喝生水”的危害,只有中国人歪打正着地喝起开水,西方人则为饮水不洁而惨遭种种瘟疫蹂躏。

  这个说法完全是错误的,即使不知道细菌的存在,古人也很容易意识到自己的饮水可能有卫生问题:他们取水的水源可能是浑浊的,或闻上去有异味的,水里的藻类和虫子也往往是肉眼可见的,即使这些情况都不存在,也很可能喝起来感觉不对劲。

  因此,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古人都并非毫无顾忌地饮下生水,他们会寻找清澈的水源,如果附近的水源都不尽人意,他们也掌握了多种处理手段来洁净饮用水。把水煮沸后再喝便是其中一种,在西方医学史上举足轻重的希波克拉底就提到过它,他还专门发明了一种称为“希波克拉底套筒”的布袋,好把熬煮过的雨水再过滤一遍。

  到中世纪,人们通常用希波克拉底套筒来过滤别的饮品

  不过在今天的西方,关于这个问题流行的是另一个层面的迷思:古代西方人意识到了“喝水会生病”,所以他们干脆就不喝水了,他们只喝酒。

  没人能说清楚这个迷思是怎么来的,尽管古代文献记录的“喝”基本都是指喝酒,但这丝毫不值得奇怪。

  喝酒通常是美好的享受,加上酒可以带来销售收入与税收,人们记录酒的动力本来就远大于记录水。对中国古诗词稍有了解的人总能背上几句歌颂美酒的名句,写喝水则不然,但并没有谁因此就认为古代中国人是只喝酒的。

  要驳斥这个迷思并不难,喝水的记录虽少,但还是存在的。一方面,医学家始终不厌其烦地讨论着饮水的问题,如7世纪的拜占庭医生艾伊娜岛的保罗就认为喝水对于养生是最重要的;

  13 世纪的医生阿纳尔德斯·德·维拉·诺瓦也提出,需要解渴时喝水比喝酒更好,不过他建议用脖子细长的容器喝,以免一口气喝太多水;

  14 世纪的意大利医生马伊诺·德·马伊内里把水和酒并列称为“天然的饮料”,与他同时期的利·埃格则认为水是比酒更值得选择的饮品。

  需要指出的是,那时候确实有很多医学家觉得酒比水更有营养,拿酒代替水于健康有益,前述的阿纳尔德斯和马伊诺就都有此观点。甚至 15 世纪还有一位意大利作家告诫孕妇说,喝冷水对胎儿不利,会导致生女儿,最好是保持喝酒。但这些人都没有提出过喝水会生病的说法。

  另一方面,古代的西方城市上了一定规模,喝水就成了执政者需要解决的问题。13 世纪时,英国伦敦便使用铅管系统从城墙外引水供给市民。15 世纪的建筑师莱昂·巴蒂斯塔·阿尔伯蒂在其著作里提到了城市供水问题,并专门提出,如果遇到火灾一类事故破坏了供水系统,那么保证饮用水的供应是最优先的。

  文艺复兴意大利建筑师莱昂·巴蒂斯塔·阿尔伯蒂(1404-1472)

  当然,这些能留下喝水记录的人群只能算少数,在当时也属于中上等阶层。下层社会的情况又如何呢?直接的记载非常少,10 世纪一则撒克逊语谈话录中提到了一个年轻人的回答:“有酒就喝酒,没酒就喝水。”

  他的回答代表性如何呢?我们可以从中世纪庄园留下的帮工饮食记录来推测个大概,以诺福克郡一个庄园的收割季开支为例,1256 年,每个工人每天喝 1.6 升的啤酒,到 1424 年,每人每天要喝 3.6 升,翻了一番都不止。

  不到 200 年时间里,这恐怕不是工人体质出现了什么大的变化,而是他们的工价提升了,原本以喝水来补足的水分摄入量(在 1256 年,还有相当一部分水分是来自喝牛奶),现在全改成他们更爱喝的啤酒了。

  《格里马尼每日祈祷书》中反映中世纪农耕场景的插画

  但这仅仅是农场工人在收割季高强度工作时的待遇,若是在农闲季节,若不是作为主要劳动力的壮男,下层人群恐怕仍然是常常需要喝水的。如果他们认为取水的水源不够让人满意,需要人工洁净处理,把水烧开了喝是最容易想到的选项之一。

  作者:兔透射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