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正在公投的波多黎各,曾在朝鲜战争中血流成河

网易历史06-16 10:03 跟贴 10024 条

  作者|阎滨,网易历史专栏作家,为《凤凰周刊》、《国家人文历史》等多家媒体撰写时政、历史、军事类稿件。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近日,波多黎各举行公投再次要求加入美国的新闻,把全世界眼光吸引到了这处美国在加勒比海上的领地。很多出国旅游的人知道太平洋中部的关岛、塞班岛是美国的海外领地,但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遥远的波多黎各是个陌生的名字。不过对一些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志愿军老兵来说,他们或许还保留着对波多黎各的印象。

  朝鲜战争中,美军第3步兵师下属的65步兵团,全部由波多黎各士兵组成,参加了从长津湖战役到停战前夕,与志愿军多次交手。20多年前,笔者在一本地方党建杂志刊登的老干部回忆文章里,首次读到了波多黎各士兵的故事。这位老兵回忆了朝鲜停战当晚他们和战线对面的美国兵互相联欢、交换礼品的故事。在中国士兵看来,波多黎各兵与其他美国兵明显不同,一般美国兵非黑即白,个头高大,但波多黎各兵作为混血的拉美民族,粗看起来肤色、个头都和中国人差不多,一开始还把好多中国士兵搞糊涂了。

  第65步兵团的历史就是美国与波多黎各历史的缩影。1493年哥伦布远航新大陆时首次发现了波多黎各岛并将其纳入西班牙殖民帝国。1898年美西战争以后,波多黎各作为战利品从老迈的西班牙帝国手中被转让给了美国,正式成为美国的一小片殖民地。

  1952年,波多黎各与美国建立自由联邦关系,升格为美国的海外自治领地。在过去近百年的历史中,波多黎各人曾长期纠结于独立、与美国维持联邦关系、加入美国成为第五十一个州三个不同选择之间,独立派发动过暴动,派出杀手行刺过杜鲁门总统(未遂),也多次表决要求加入美国,但鉴于波多黎各糟糕的经济和地方财政,美国国会并不希望星条旗上再添一颗星星。

  讲西班牙语的美国兵

  自从这个讲西班牙语的风光绮丽的热带小岛归美国后,美国国会就在1898年3月2日通过法案授权美国陆军招募当地人组成一支部队。1901年6月30日,第一支波多黎各人组成的民兵部队被建立起来,最开始的番号是波多黎各暂编步兵团,1908年,美国国会将这个团升格为正规军,番号改为波多黎各步兵团。一战期间,波多黎各步兵团被派到巴拿马运河区驻防。

  一战后美军整编中,该团在1920年正式被授予第65步兵团番号。二战中,65团先后被派到巴拿马运河区、北非、意大利和法国,战争中65团没有参加特别重大的战役,也没遇上非常激烈的战斗,在德国巴登-符腾堡的曼海姆市结束了平淡无奇的战斗经历。整个二战中,65团拿到了2枚银星奖章,22枚铜星奖章,90枚紫心勋章(代表该团有90人次负重伤或阵亡),也许是在二战中将运气全用光了,随后的朝鲜战争中,65团将遭遇连番恶战,损兵折将远超过二次大战(朝鲜战争中拿到了2771枚紫心勋章)。

  朝鲜战争爆发后,早已马放南山的美军被打得措手不及,一度被压缩到釜山港外围很小的一片阵地上,金日成眼看着已经解放了90%以上的南方国土,胜利在望。此时美军除了承担全球战略值班任务的第82空降师外,美国本土能派到朝鲜的部队只有第2步兵师是满编的,大名鼎鼎的“马恩磐石”第3步兵师仅编有第7、15两个步兵团,缺编一个团的兵力,五角大楼不得不将远在波多黎各的65团也编进第3步兵师派往朝鲜。

  65团的3900名官兵在1950年9月23日抵达朝鲜。这个团从组建起,军官队伍就几乎都是美国本土说英语的白人,合格的波多黎各本土军官不多,大多数白人军官很难和说西班牙语的拉美裔士兵顺畅交流。在两次世界大战中,65团没遇到什么恶战,这一痼疾一直没发作,但朝鲜战争的情况将大不相同。

  朝鲜战争第一年的战局充满了戏剧性变化,交战双方的战线从半岛最南端的釜山港到最北端的鸭绿江畔,反复来回推了好几遍,最后才再次回到开战的起点,稳定在了三八线上。运动战结束后,此后两年双方围绕三八线上一系列小山头又不断展开小型恶战,65团在朝鲜将迎来该团历史上最严峻的考验。

  在第一年的战斗中,65团作为第3步兵师的后卫,参加了长津湖战役的后卫战,在兴南港掩护从长津湖水库一路撤退到此的海军陆战队第1陆战师。随后在1951年1月,美军发起“杀手行动”,反攻打过三七线的志愿军,第65团第一个冲过汉江。在第5次战役中,65团参加了守卫临津江的战斗,成功守住了自己的防线并参加了随后的反攻。值得一提的是,65团在此期间还参加过解救英军被包围的格罗斯特郡团第1营的战斗,最终因65团自己也遭到志愿军进攻,没多少兵力可用,联军解围不成功,英军这个营在坚守3天后被摧毁殆尽。

  让65团在朝鲜战争的历史中留下重重一笔的是朝鲜战争第二年的两次小型战斗,这两仗将让65团蒙受其历史上最大的耻辱。

  凯利前哨与杰克逊高地

  1952年秋季,志愿军为配合停战谈判,在战场上精心选择联合国军防线上的一些薄弱环节发动攻击,先后发生了“老秃山”、“白马高地”等战斗。美军第3步兵师自当年7月被部署在“詹姆斯敦”防线上,在一系列连绵的大小山头上构筑工事,这些山头通常都不大,仅能容纳一个连、一个排,有时甚至一个班的兵力,65团下属1营C连防御的高地被美军称为“凯利前哨”(此战中方称之为“高阳岱西山进攻战斗”)。

  9月17日从白天到夜晚,志愿军39军116师348团对凯利前哨发起连续强攻和夜袭,C连在65团其他营连的配合下守住了高地。第二天志愿军的猛烈炮火对着凯利前哨整整砸了一天,傍晚时分,志愿军从高地的西南、西北和东北三个方向朝高地扑来,迅速将美军的机枪火力点打掉,在班长和机枪手伤亡后,很多波多黎各士兵开始撒腿逃跑,凯利前哨和后方营部之间的联络也中断。到了半夜,美军阵地已彻底陷入混乱,其他高地的前线部队报告说,看到中国人押着美国俘虏兵下山,表明中国军队已占领这一阵地。

  第二天天亮后,65团团长胡安·科迪罗上校(Juan César Cordero Dávila,65团的第一位波多黎各裔指挥官,后来晋升为少将)命令发起反击,但反击不久就被志愿军击退,波多黎各士兵在志愿军炮火下狼狈逃窜回出发阵地。随后5天里, 65团不断试图夺回凯利前哨,但一次次被打回来,直到9月24日下午,美军被迫放弃对凯利前哨的争夺。在连续一周的战斗中,65团伤亡了350人,几乎损失了10%的兵力。

  按志愿军的说法,此战是经过连续两天炮击后,348团派出个5排的兵力在35门榴弹炮支援下,分四路强袭高阳岱西山,20分钟解决战斗,此后以一个连兵力在8个炮兵连支援下连续打退美军多日进攻,从17日到24日共歼敌600余人,自身伤亡53人。

  65团在凯利前哨被击败后,来自美国本土说英语的查斯特·德卡夫上校(Chester B. DeGavre)接手这个团并进行了近两个月的训练,困扰该团最大的弊端——有能力的军官和士官严重短缺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但因此时正值白马高地争夺战和上甘岭争夺战,联军前线兵力吃紧,65团还是被派去把守重要阵地,随后的战斗中该团将蒙受更大的耻辱。

  1952年10月24日,65团3营G连被派去接替韩国第9师防守铁原附近的391高地,G连由乔治·杰克逊上尉指挥,美军就将391高地命名为杰克逊高地。志愿军第15军29师87团在G连上来的第2天就对杰克逊高地发起强攻并打跑G连暂时夺下山头,德卡夫上校陆续投入数个连队反攻下了山头。中美两军围绕高地反复争夺。德卡夫下令惩罚G连,削减伙食,只给他们供应米饭和豆子,强令他们剃掉自己彰显男子气概的小胡子,还命令G连的一个逃兵在衣服上写上 “我是懦夫”。

  在28日的战斗中,坚守在高地上的美军两名排长先后阵亡,不久志愿军一发炮弹恰巧打进美军连部,将正指挥战斗的第2营营长约翰·鲍特费尔中校和炮兵观测军官一起炸死,目睹了营长死后,多日来连续遭到团长德卡夫上校羞辱和恶战折磨的波多黎各士兵的士气迅速崩溃,纷纷开始向后逃窜,有的独自掉头下山朝后方阵地跑,有的三五成群后撤,山头上只剩下少数人没跑,还在坚守阵地。后方部队将这些散兵集合起来,让他们发起反攻,但这些波多黎各士兵已经吓破了胆,他们把反击杰克逊高地看成是自杀,有100多人集体拒绝返回战斗。当天天黑的时候,德卡夫上校不得不命令还守在高地上的一个上尉连长和少数人全部撤下来。

  次日,德卡夫上校命令第1营营长戴维斯少校负责反攻,1营C连在连长史蒂文斯中尉带队下冲向杰克逊高地,美军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就爬上了山头,志愿军的火力一片沉默,反攻看起来不可思议的顺利。登顶后,波多黎各士兵不知为何突然乱成一团,纷纷跑下高地向山后的主阵地逃去。很快只剩下史蒂文斯和他身边少数几个人还傻愣愣的留在山顶没跑。营长戴维斯少校命令散兵重新回杰克逊高地,竟有50多人拒绝服从命令,戴维斯少校最后没办法,不得不让史蒂文斯中尉和他身边那少得可怜的一点人马退回出发阵地。

  第3步兵师师长史密斯少将下令由15团接管65团的防区,65团撤下去,更换指挥官后重新接受训练过程,如果新任团长在4个月的时间里不能让这些波多黎各士兵重新参战,那么他将解散65团,将这些波多黎各兵拆散分到其他部队去。

  在杰克逊高地这场如同闹剧般的战斗中,先后有多达162名波多黎各士兵违抗命令临阵脱逃,或者公开抗命不愿参加进攻战斗,这是朝鲜战争中美军最大规模的公开抗命逃跑事件,这次丑闻让美军高层深感震惊。在随后的军法审判中,有95人被送上军事法庭,其中91人被定罪,判处从苦役到18年徒刑不等的刑罚。

  一个参加了杰克逊高地之战的波多黎各士兵写信给波多黎各本地报纸表示对军法审判的抗议,他写道:“如果从被指控的士兵去年十月撤退的地方发起反击,那就等于自杀。”

  值得一提的是,杰克逊高地其实对中国人来说非常熟悉,进攻杰克逊高地的29师87团就是邱少云所在的部队,在65团接防前,韩国第9师守卫该高地期间,配属44师的29师部87团在10月12日对高地北峰的一次反击中,邱少云牺牲。65团在杰克逊高地垮掉后,由美军第3师15团接防,随后韩9师在11月中再次接替美军。围绕杰克逊高地的争夺一直持续到12月5日后停止,最终高地北峰被中国军队占领,南峰留在了联军手中。

  并非懦夫

  两任被解职的团长科迪罗上校和德卡夫上校都指出,65团会说西班牙语的军官太缺乏,有丰富战斗经验的士官也一样短缺,这造成65团的领导力严重不足。美军从1951年7月开始实行轮换制度,军官和士兵积攒够一定服役点数后就可以轮换回国,一名新兵到前线服役9个月就能攒够轮换回国所需的36分,这个时间才刚够将一名新手培养成熟练的士兵。

  战争第一年65团表现不错,那批军人从波多黎各直接开赴战场,参战前就经过了充分训练且彼此熟悉,但这批官兵陆续回国后战斗力慢慢就完蛋了。全团近4000人,每月都有400人期满离队并补充进同等数量的新人,战斗经验和部队凝聚力根本积攒不起来。从1952年1月到9月这段时间,第65团总共轮换了将近8700人,其中包括1500名士官,而补充来的人里,合格的士官只有435人。一般美军部队都说英语,情况还不算太糟,但65团不同,美军尽力将会将西班牙语的拉美裔军官军士都优先补充进这个团,但人数还是严重不足,当说英语的军官和士官在战斗中伤亡后,剩下的士兵就放羊了。

  美国军史学家沃尔特·赫姆斯打了个比方说,中朝军队和联合国军对各自所坚守的阵地有完全不同的态度,就像是一家旅馆主人和一个过夜的旅客一样。中朝军队没有单人轮换制度,他们很快熟悉了身边的一切,高度警惕地保卫着自己的财产。而联合国军部队就像只是短暂逗留寄居他人屋檐下的过路客。

  波多黎各人并不是天生的胆小鬼,在1951年的汉江和临津江战斗中,曾有人因表现英勇拿到了美国级别最高的国会荣誉勋章,在1953年的战斗中,波多黎各士兵再次证明自己的勇气和战斗技能并不逊于其他美国兵(整个朝鲜战争中该团阵亡超过700人,失踪121人,战后确认有73人在凯利前哨被中国军队俘虏,拿到了1枚荣誉勋章,10枚仅次于荣誉勋章的优异服役十字勋章、256枚银星奖章、606枚铜星奖章,授勋数远超过二战)。

  在朝鲜最后一年的战斗中,指挥65团2营E连的一名年轻墨西哥裔连长理查德·卡瓦佐斯中尉,能和同样操西语的波多黎各士兵亲密无间的战斗,他的连在当年6月的一次战斗中表现出色。1982年,卡瓦佐斯晋升四星上将,成为美军第一位拉美裔四星将军。卡瓦佐斯有着拉美人特有的豪侠风格,喜欢和士兵、下级军官打成一片,。在两位下级军官的职业晋升中,卡瓦佐斯都发挥了慧眼识人的关键提携作用,一个是诺曼·施瓦茨科普夫,一个是科林·鲍威尔,这两人将在海湾战争中名闻世界。

  1954年,65步兵团从朝鲜返回波多黎各,1959年,五角大楼将这个团退出现役,转为国民警卫队。今天,65团还继续以波多黎各人的特色存在于美国陆军国民警卫队序列中。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