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当看清了她的真面目,你还会爱上这座古城吗?

乐途旅游网 跟贴 3 条

  同里,一座典型意义上的江南古镇;

  同理,沿袭着古老建筑的痕迹肌理;

  同礼,因循着旅人们对古镇的向往。

  我自认为古镇去过不少,对那些小桥流水、白墙黛瓦的景致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每次游古镇,又好像走进了另一个世界,那里的一切仍旧是新鲜的。更加奇怪的是,你越是身在其中,就越希望解读她,而不是融入她。

  同里,在我的古镇名单里排行比较靠前,或许是因为她微妙的定位,不像乌镇、周庄那么火,又不像千灯、南浔那么交通不便,于是,我把短短一个周末托付给同里。走着走着,我发现古镇走到这里,于我而言,反而有些释然了,亦繁华,亦古朴,亦热闹,亦静谧,都是古镇的应有气质。古镇没变,变的是旅人;旧宅没变,变的是打量她的眼神。殊不知,一座古镇竟能带给旅人这么多思考。

  “同里”可证: 一种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初到同里,赶上了落日余晖,最后一抹斜阳刚好顶在泰来桥的桥头。船家打烊,摇着撸晃晃悠悠地在河中划出朵朵涟漪,好一幅“渔舟唱晚”的景象。仔细看去,船上载的不是别的,而是摇船人打捞上来的各种生活垃圾,有点煞风景,但细想来,那就是他们的生活。

  华灯初上的同里,不输丽江的灯红酒绿,蜿蜒着河道的曲度,蔓延着许多颇具江南特色的大排档,什么炒螺丝、蒸白鱼,千篇一律,但每家的生意仿佛都还不错。对于拍片的人来讲,那些小酒馆的灯光太过抢眼了,让古镇的构图显得杂乱无章。但没办法,那就是他们的生活。他们每天在河边洗菜、做饭、招揽生意,白天把桌椅叠罗汉堆在一起,表面再盖上一层蓝色的塑料布;晚上又把桌椅收拾停当,挂上小彩灯,逢人便问“先森,要不要来点小菜”。

  我不喜热闹,吃饭时选座位也会选在角落里。即使是这样,也难免被人打扰。一口菜还没夹到嘴边,一个50多岁的阿姨贸然站在我面前,对我说,“小妹妹,要不要听阿姨给你唱首小曲”?我错愕。她补充道,“第一曲不花钱,你觉得好听的话,第二曲开始每首20元”。我本能的摆手、低头,不敢看她也许是失望的眼神。很快,她又走到下一桌客人面前,同样的说词。也许是得到了同样的答案,我又听到她说,“阿姨只是喜欢唱歌,阿姨觉得这样很快乐”。我听了有点心酸,阿姨这样真的快乐吗,如果不是为了生活,她会给我这女儿年纪的素昧平生的路人唱歌吗?

  路走得多了,我越发明白一个道理——我们应该尊重每一种生活方式,无论是摇着船打捞垃圾的渔人,还是小河边拉客的小老板,亦或是以卖唱为生的阿姨艺人,他们都在依附这座古镇生活,他们爱古镇的情结都重于每一个路人。我们自称迷恋古镇,或长或短的游荡在一座座古镇,却很少有人真的在古镇“定”下来。毕竟,蜿蜒崎岖的石板路在镜头下是曲线美,在现实生活中就是搁脚的路;毕竟,小桥流水写在文章里就是诗情画意,而在现实生活中就是电动车不可逾越的高度。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谁生活得更高级,只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当你羡慕古镇清幽的时候,说不定他正在羡慕你的繁华;前两天你还醉心于隐匿在一个古村里的不被打扰,说不定第三天就会嫌弃他没有WIFI。所以,别轻易说爱古镇,真正的爱是可以为她留下来,你做得到吗?

  “同里”可证: 胡同越窄越有Feel

  去同里20%的原因是被一条巷子的名字所吸引——穿心弄。如果说小桥流水是江南古镇的标签,那么狭长幽暗的里弄就是古镇的标配。我相信,这些细细长长的街巷并非某位大师的精心设计,而是多年来生活留下的印迹。你看那布满苔藓的墙面和平滑的石板路,若非生活的打磨,谁又能把他雕琢的如此细腻。

  同里的里弄较多,其中最有名的穿心弄,长达三百馀米,行人脚下会发出哐哐声响。原来石条下竟是空心的,小弄蜿蜒前伸,而那一条条石板故意铺排不齐,留下大大小小的空隙,于是行人走过,也就发出这动人的声音。“穿心弄”这名字取得有学问,似乎这是一条可达人心的小路,人心莫测,所以里弄蜿蜒。老窗的残破和老墙的斑驳相得益彰,所以,任何一个年轻的背影在这里都是和时间的较量,那些飘散的和留下的都与世人无关,只是因人而异。

  我在穿心弄里迂迂回回了很久,幸而清晨,并未被打扰。我举着相机,对着石板间的藓类植物拍了又拍,它们绿油油的鲜活,让人不敢亵渎每一株生命的力量。细想来,它们才是这巷子的主人,亦卑微地被践踏,亦蓬勃地自我繁华。

  仅可一人通过的狭窄小巷自有一个人的热闹和一个人的喧哗,越窄的胡同越有Feel,因为那里可以安放我们惶惶已久的宁静。

  “同里”可证: 我们在古镇干嘛

  未来越来越短,曾经越来越长。

  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这个真理。越来越多的人不想奋斗到老眼昏花,越来越多的人想起了诗和远方。

  古镇、古村、古城,成了人们追逐的所在。带着只闻花香、不谈悲喜的愿望,各式各样的喝茶读书、不争朝夕,奢望阳光再暖一点、日子再慢一些。

  乌镇、凤凰、查济、青岩、甪直、阆中、和顺……当然,也包括同里,各种古镇,尽管大同小异还是被更多的人所熟知并纷至沓来。

  于是,古镇的清晨小巷里有了各色的旗袍在灰白墙前扭捏,黄昏的桥头有了各色的花伞招摇,满街的芡实糕和臭豆腐以及层出不穷的摄影大师们。民宿里有人读书,街角有人发呆,酒吧里有人等待艳遇,夜晚有人看着天空数星星。

  一个几千几百年的旧镇子老村子被赋予了当代人太多的情怀和梦想——

  在这一方净土,可以放慢生活的脚步,触摸时间的纹路。曾经是江湖策马,现在是天涯看花。逛街、溜狗、担柴、挑水闲适随意。走到一棵开花的树下,恰好阳光斑斓,洒在脸上。我们伴随着花开花落,年复一年,岁月安然,慢慢变老。

  一瞬间,那些所谓的成就和荣华,那些浮世的功名和利禄,就成了过眼云烟……

  可能吗?起码我们是带着这些愿望来的,实现一天也是好的呀!

  于是,我们披着文艺的外衣装逼,或者,在装逼中假装文艺。仅此而已。

  所以,同里,我来了!

  所以,下一座古镇,我还会再去!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