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我有位朋友 是台湾“命理诈骗师”

网易女人 06-16 08:58

  我朋友阿强是个诈骗命理师,有次聊天,我说我写了一本书,讲中国命理穿凿附会的起源,话还没讲完,阿强就呛我“螳臂挡车”。我没讲完的是,命理学的附会现象不独中国是如此,西方亦然,写书用意并非批评中国传统。

  不过阿强是纯洁的中间选民,完全没有蓝绿色彩,也没有民族情结,之所以呛,并非因为我批评了中国(或台湾)传统,而是因为写一本反命理的书,在台湾毫无市场,故呛耳。

  那么,如果你以为阿强真心相信命理,那就错了,相反地,他说连同他自己,所有台湾的命理老师,或宗教团体大都是诈骗。不过,他说我螳臂挡车,百分百是亲身经验谈,呛得一点也没错。

  迷信的基因

  在中国传统里,宗教与命理原是两回事,在佛道两教都还没出现时,中国早期的命理学发展已久,在先秦前汉时代,专司占候卜筮或各种相术的人,称为“日者”。由于道教起于民间信仰,而民间信仰又是巫卜中心,久而久之道教也搞起了命理,所以我问阿强,他的命理技术是什么宗教,他回答,道教。

  台湾是一座迷信岛,阿强可谓最佳见证人,因为他利用这一点而有数不清诈骗成功的案例。台湾人从小被长辈教育,宁可信其有,要尊敬鬼神不可亵渎,在三步一小庙、五步一大庙的环境里,你没有不信的理由。即便到了高中反抗权威的年龄,度过了大约10年的无神论身涯,一般台湾人最终都会回归鬼神的怀抱,见庙就拜。

  信鬼神,是台湾人文化的集体潜意识,除非你信了上帝,否则,就算没有拜拜的习惯,仍是相信鬼神的存在,连带,也相信命运可经由行为上的膜拜或修行所改变,也就是命变论。了解中华文化的人都知道,命变论最早不是由宗教提出的概念,而是儒家思想。

  一般人,主动去庙里烧香拜拜,或是找命理老师指点迷津者,大都是生活过得不顺遂之故,这种时候人的心灵是最脆弱的,因而将人们的惶惑引导到希望的那一端,就是阿强的工作。

  他有许多突破人们心房的技巧,深知哪里是你的软肋,稍微按压一下该处,右手就会自动从口袋掏出钱来,买他提供的“解决方案”。无论是加持过的佛珠、手链、袈裟、石头、印鉴,价钱喊得愈高,人们愈相信其法力,在有线电视台里,有许多这种专播命理节目的频道,他们就是靠张天花乱坠的嘴,大赚其钱,阿强就是其中的一个命理老师。老师们在电视上道貌岸然,下班后吃喝嫖赌,阿强说,这圈子小,大家都认识彼此,而没有任何老师相信命理,也没有人信教。

  台湾人的迷信基因,完全传承自传统中华文化,就算知识程度很高的族群,也一样受限于此集体潜意识,只有中学学历的阿强,上酒店挥金如土的钱,大都来自高级知识分子。阿强的偶像是诈骗大师宋七力,靠造假的分身相片吸金上亿,现在的驻日代表谢长廷,就是其信众。

  夜路走多了终会撞到鬼,阿强终于被人以诈欺罪告上法院,阿强反驳,这不是诈骗,顶多是“广告不实”。

  诈欺与广告不实

  大陆与台湾的法律,诈欺的定义差别不大,但凡“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以致使受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而导致财产损失者,即为诈欺。而广告不实,指的是在商品或广告上,显然有虚伪不实或引人错误的表示或表征。诈欺与广告不实之间,有些模糊地带,一般人不易区分,而最重要的差别在于,诈欺罪有刑事责任,广告不实则仅为行政与民事责任。

  最常见的宗教命理诈欺,是“改运”物品的贩售行为。阿强说他手上的法镜经过“加持”,所以妳男人缘不好吗?买一面两万元回去,每天在法镜前注重装扮仪态,练习言语举止,保证钓得到如意郎君。于是妳天天盯着法镜十次,拼命让镜子里的妳充满女人味,然而三个月后,仍是毫无男人缘。妳怒气冲天,觉得上当,将阿强以诈欺罪告上法院。然而,这是诈欺呢,还是广告不实?

  阿强辩解,这面法镜确实有效,他并无虚构事实,也没有意图欺骗,要说有罪,顶多是讲得夸张了点,属广告不实。法官问妳,那么,怎么样才算有男人缘呢?妳得举证(告诉人有举证义务)。妳说,那我买镜子之前,好男人都不理我,买了之后,好男人还是不理我,这面破镜还花我两万,不是诈欺吗?阿强辩解,使用这面法镜后,理妳的男人有没有增加?妳火了: 有,但都是烂男人,谁要花两万买面镜子吸引废柴啊?

  喔喔,所以法镜有效啊,搭理你的男人变多了不是吗?只是没百分百达到目的,让你得到如意郎君,这只能算是夸大功效的广告不实。

  像阿强这种江湖郎中,法官见多了,是虚构事实还是夸大功效,他心里有底。虽然阿强的辩解也不无道理,但法条是死的,法官是活的,便采自由心证,判了阿强诈欺。因为所谓“加持”,是无法证明为真的行为,属于诈术,再者,一面镜子既非纯金打造也非钻石镶边,两万元的价格显然高度违背商品行情,显然是虚构事实并让告诉人有错误认知,以致财产损失,有诈欺之实。在这案子里,镜子的价格才是关键,因为所谓广告不实,乃夸大商品之功效,错误引导之资讯,但商品价格不能过分高于一般行情。

  阿强得到了教训,幡然醒悟。

  以后镜子只卖两千,辛苦点,多骗些人得了。

  鬼神+命理就是诈骗

  命理与宗教原为两回事,但同为“心灵工作”,两者合而为一,诈骗效果加倍,所以台湾的命理诈骗师,大都以宗教迷信的话术,解释命理。也就是说,要分辨是否为诈骗,先记住一个要领: 但凡讲鬼神论命理者,都是诈骗。什么冲煞、附身、压床、养小鬼、观落阴,全部都是假的。

  “大师”要帮你验是否阴灵缠身,只需要在你不注意的时候,以胶水在你衣服上涂抹人形,然后在你面前撒香灰,抖掉灰,人形现,啊呦是阴灵,你被胶水弄得心惊肉跳,求大师除灵驱鬼。大师说要捐赠一千套僧衣,每套三千元,还说一般要卖六千只算你半价,你涕泪横流以为赚到,当场捐一千套,有阴灵那衣服也拿去烧了吧。

  你久病不愈,婚姻不幸,工作不顺,大师说你可能“卡到阴”,抓只鸡当场作法。手起刀落,鸡脖子洒出血,活鸡变死鸡,只见大师喃喃念咒没多久,“嚯”地一声大喝,死鸡竟然奇迹复活。你两眼发直,嘴也合不拢,双膝一软向大师跪拜。其实大师是魔术师,用锰酸钾混水即成红水,用乙醚让鸡暂时昏迷,唬得你一愣一愣以为他法力无边。

  说时迟那时快,大师又丢出一只红包袋,落地自燃。香烟袅袅中,跪在地上的你,下巴也掉在地上,活神仙啊这不是......其实,这不过是将米与香灰置于红包袋中,再加入黄磷的效果。大师只是魔术师,而且还是最低阶的魔术师。

  一些鬼神名词,几个简单道具,一场即兴表演,有时可以换到上百万的现金。而这不过是小钱,真正的获利在于,受害者喜孜孜为大师免费打广告,所吸引来的其他傻蛋。2006年,台湾破获五大命理师诈骗集团,以假法术敛财行骗,并互相勾串,一年内受民众上千人,诈骗金额上亿。

  相比起来,阿强不过是小角色,但收入已是一般上班族的十倍。

  隐性受害者

  根据“内政部”统计,台湾每年刑案受害者,以窃盗类7万余人最多,其次便是诈欺背信3万余人。虽无个别统计宗教命理诈骗受害者数,但按常理,大部分的宗教命理诈骗受害者,并未提告,为什么呢?因为大多数受害者并不觉得上当。

  严格说起来,台湾寺庙定期举办的多项收费活动,如安太岁、点光明灯、补春运、批流年等等,都是诈骗,若这么算,受害者每年就是上百万。那么,若我们将寺庙活动视为正常的民俗消费不计为诈骗,而专门针对媒体上打广告做节目为消费者消灾解厄的受害者,肯定也超过窃盗案受害者。因而,说台湾刑案受害最众者为宗教命理诈骗,应不过分。

  消费者求助命理师最大宗的需求,就是开运改运,这类商品诸如印鉴、招财瓮、佛珠、各式法器、金纸、手链、护身符、药品等等族繁不及备载。诈骗命理师以“加持”为名目加值商品,其价格都在一般商品行情的数十倍以上,而会买这些东西的冤大头,大都是心甘情愿,不买睡不着的冲动型购买者。这样的人是不会以为自己受骗的,除非消费金额太大,大到向亲友借钱买商品,而亲友这才注意到受害者可能上当,索性帮忙上法院提告诈欺。

  换言之,这些浑然不觉被骗的隐性受害者,不计其数。再者,也有很多受害者即便发觉被骗,只要损失金额能承受,大多也不会自找麻烦上法院。

  随着政府不时扫荡宗教命理诈骗集团,以及不断向民众宣导各式诈骗手法,以致阿强这样的江湖郎中,生意也愈来愈难做。以往他的收入大多来自特种服务行业,如酒店小姐这种际遇坎坷,心情起伏较大,缺乏安全感的族群,就是他下手的对象。但现在逐渐转向各种社群,如教师会,各种工商团体,甚至基督教会寻找猎物。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