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美国考虑限制中国在AI领域的投资 外交部这样回应

subtitle 雷锋网06-16 08:03 跟贴 48 条

  6月15日消息,路透社昨日发布文章称,美国现任及前任官员对路透表示,美国准备加大对中国投资硅谷企业的审查力度,以更好地保护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敏感科技。

  他们尤其关注中国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等领域的兴趣。这些行业近年来越来越引起中国资本的投资兴致。研究公司CB Insights的报告显示,自2012年初以来,已有29个来自中国大陆的投资者投资美国人工智能企业。他们担心美国开发的前沿科技可能被中国用来提高其军事能力,或许还会在战略产业推进。

  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加强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的作用。该委员会负责从国家安全角度审查外资对美国企业的收购。在奥巴马总统任内,CFIUS阻止了中国对高端芯片制造商的一系列收购计划。

  路透看到一份未公布的五角大楼报告警告称,中国正避开美国的审查,通过目前不会招致CFIUS审查的交易来掌握敏感科技。这类交易将包括合资公司、少数持股以及在初创企业的早期投资等。

  参议院共和党二号人物John Cornyn的助理表示,Cornyn目前正进行法规起草,欲赋予CFIUS更强大的权力来阻止对部分技术的投资。“人工智能是中国有意寻求的诸多先进技术之一,而且具备潜在的军事用途,”Cornyned助理表示。

  中国人工智能在赶超美国?

  2016年3月,AlphaGo的横空出世,让人工智能获得了空前的关注。

  人工智能在金融、医疗、自动驾驶等领域的应用前景,让科技公司们看到了希望,百度、阿里、腾讯等巨头都已经投入巨资,一时间挖角频繁,AI人才身价暴涨。

  据腾讯科技报导,他们利用Python爬虫,抓取了几家主流招聘网站的AI相关的技术岗位,发现对于AI相关的技术岗位,30万-60万年薪基本上是比较主流的收入水平,相较于其他技术岗位,基本上是8年以上工作经验的架构师的收入水平。可见人工智能在中国的火爆程度。

  当然,除了BAT这些巨头之外,语音识别、语义理解、计算机视觉等诸多人工智能领域的创业公司也纷纷兴起。

  除了业界之外,中国的学术界在人工智能方面也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根据美国白宫此前发布的《国家人工智能研究与发展策略规划》来看,从2013年到2015年,SCI收录的论文中,“深度学习”或“深度神经网络”的文章增长了约6倍,按照文章数量计算,美国已经不再是世界第一。在增加“文章必须至少被引用过一次”附加条件后,中国在2014年和2015年都超过美国,位居前列。

  除了科技公司之外,中国政府也加入了这个前沿科技的角力场,从战略层面加大对人工智能产业的扶持力度。

  2016年7月,在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中,人工智能被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中的一项列入规划。

  2017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加快培育壮大新兴产业。全面实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加快新材料、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生物制药、第五代移动通信等技术研发和转化,做大做强产业集群。这是“人工智能”首度被列入政府工作报告。

  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迅速崛起,以及中国政府对人工智能的重视,也引发了美国方面的担忧。

  据澎湃新闻报导,今年2月3日,《纽约时报》刊发了由普利策奖获得者、高级科技记者John Markoff联名撰写的“China Gains on the U.S. in th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rms Race”(雷锋网注:该文在纽约时报中文网上的标题为《中国人工智能赶超美国不是梦话》)。Markoff在文章中分析认为,在人工智能时代,不仅人们的生活会因此改变,AI还会将国家之间的科技竞争拉到相对平等的起跑线上。

  “中国领导人正在越来越多地思考如何确保自己在下一波科技浪潮中具备竞争力,”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新兴技术和国家安全问题专家Adam Segal说。

  《纽约时报》的文章中还提到了中国另外一个竞争优势,即硅谷和中国在投资和研究上有着紧密联系,而美国AI研究社区的开放性也意味着,最尖端的技术可以轻易为中国所用。而且百度、阿里、腾讯、讯飞等都已经在美国布局,招揽人才。

  除了《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也发布文章称,“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提供了更多的资金和政策来支持他们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此外,来自中国的创业公司也从资本市场上获得了更多的投资。在所有的支持之下,政府可能会在互联网审查、或其他领域中扶植这些技术;而对于人工智能的采购者来说,人工智能是他们在与跨国公司激烈竞争中最尖端的解决方案。”

  不仅限制投资,还要留住中国顶尖留学生?

  出于对中国的担忧,美国不仅正在考虑限制来自中国的投资,还准备修改政策留住顶尖的中国留学生。

  《纽约时报》称,“目前,中美之间人工智能方面的合作交流基本上是开放的,至少在美国方面是这样。中美学者会在对所有人开放的期刊上发表研究成果,来自中国的研究人员在美国研究机构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据路透社报导,五角大楼的报告建议整理一份关键技术清单,限制中国对清单上的项目进行投资,并提议加强反间谍行动。此外,报告还暗示有必要采取美国军事范畴外的措施,包括修改移民政策,让中国研究生在完成学业能够留在美国,而非带着习得的知识回国。

  Menlo Futures总经理Venky Ganesan也认为,有必要把最好、最聪颖的学生留在美国。

  “我们能做的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他们文凭上钉上绿卡,让他们可以留下来,在这里发展技术,而不是回到他们的国家去发展,与我们竞争。”Ganesan说。

  不是零和博弈

  对于中美的AI之争,人工智能界的华人大拿吴恩达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在最近发表的一篇Twitter里,推荐了Derrick Harris的文章“China vs. America is an AI red herring”(《中美AI之争是个伪命题》)。吴恩达表示,“真的有‘中美 AI竞赛’吗?Derrick Harris的回应非常有见地。”

  Derrick Harris认为,“纽约时报的文章更多的涉及了和AI无关的内容,超级计算、量子计算等深层次计算机科学研究领域才是该讨论的内容。当我们谈论企业AI的消费者时,中国和美国更像是水果沙拉,是苹果和桔子的关系。”

  此外,Derrick Harris还在文中引用了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和企业家Bradford Cross的观点。Bradford Cross认为,当涉及到消费层面的AI时,中国确实比美国更有创新性。但他不认为中国将主宰AI领域,乃至世界。他建议,美国公司就做美国消费者需要的AI产品服务就好了。

  Derrick Harris表示,

  

  事实上,许多学术机构甚至是商业资助的AI研究都是开放性的。而开创性的工作实际上来自加拿大的大学(希望成为AI中心的国家),以及Google设在伦敦并与牛津大学有联系的DeepMind部门。当然,谷歌和百度还经常发表论文记录他们在AI领域的创新。

  这并不是一场零和博弈。

  

  此外,在昨日的外交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回应称,“正常的商业并购就应该按照商业原则和市场规律办。我们主张外界不要对这些商业并购案作过多政治解读,更不要进行政治上的干扰。中美经贸合作本质上是互利共赢的,希望美方能够为中国企业赴美投资兴业提供良好的环境。事实证明,中美之间良好的贸易投资合作关系能够为双方都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原标题:美国考虑限制中国在AI领域的投资,外交部这样回应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