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德国脑残粉到底有多重要?我不管我爱豆的魅力最大

subtitle 时拾史事 跟贴 104 条

  本文系时拾史事原创,未经允许严禁转载搬运

  脑残粉的执着就像邪教一样。这个道理我在逛微博的时候慢慢懂得,看着评论区经常有各种粉丝呼啦啦令人匪夷所思的互骂,我稍微理解了一点几百年前在欧洲发生的“追爱豆”事件,原来面对自己魅力无穷的爱豆真是可以丝毫没有原则和底线的。不管怎么样,当粉丝是自己的自由,如果只是在八卦新闻下面帮自己的偶像说话(哪怕是扯淡),毕竟也没有什么大的损失。然而今天我们讲的这位脑残粉,可就赔的大了去了。

  继续腓特烈大帝的传奇往事,前方高能,今天讲的传奇才是叫真正的传奇!

  两次西里西亚战争打完,年轻的腓特烈算是杀出了名声,本来实力不弱的奥地利却吃了普鲁士四次败仗,老脸算是丢尽了,1745年年末,为了扳回一局的奥地利再次集中兵力进攻勃兰登堡,也就是普鲁士的大本营,结果这次更惨,都没机会跟腓特烈交锋,便被一个老元帅给打跑了。

  勃兰登堡

  事已至此,奥地利人已经清醒地认识到和普鲁士死掐根本没有什么利可图,毕竟背后还有一帮狼一般的对手在围剿他们的奥地利王位继承问题,相比之下,不过是抱着西里西亚不放的普鲁士反倒是个好打发的主,于是奥地利那位惹事的女王特蕾莎决定和普鲁士签订停战协议,表示愿意将西里西亚永久割让给普鲁士,这对腓特烈来说就足够了,因为谁当皇帝谁当女王跟他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他就是想揩一把油就走,现在如愿以偿,普鲁士抽身离开,留下身后的奥地利跟其他的国家继续墨迹打仗。

  西里西亚战争就这样结束了,当腓特烈率领大军凯旋而归的时候,柏林的百姓第一次山呼“大帝”。

  德意志已经500年没有出现可以被称为大帝的人了,上一次听到这个称号还是在巴巴罗萨(红胡子)身上。

  ▼

  虽然腓特烈并不是皇帝,就连说是国王都有点勉强,可是历史上一提到德意志的“大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接下来十几年时间里,普鲁士获得了宝贵的时间养精蓄锐,这正是腓特烈大帝最为出色的一段表现,为什么这个君主在历史上拥有如此高的地位,打赢了多少次传奇的战役并不是关键,战争、尤其是这种局部混战打完就完了,最重要的是他这个人做的事情在历史发展进程中的影响。占领西里西亚之后,腓特烈大帝在普鲁士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包括农业改革,以身作则在王地上废除农奴制,还有军事改革,吸收与奥地利作战是发现的经验教训,以及教育改革,深化普及小学义务教育等等,这些都是进行历史学术研究最关注的东西,内容极其庞杂枯燥,在这里我就不细说了。

  大家只要知道腓特烈大帝这一系列的改革非常具有前瞻性,后来德国可以在英法革命很多年后依然可以坚持没有发生大的动荡,不得不归因于腓特烈此时极为先进的改革措施。此时法国的启蒙运动业已开始,而腓特烈大帝非常欣赏这些先进的启蒙思想家,尤其是和伏尔泰关系很好,有同学还记得高中历史课本上的重点吗,伏尔泰主张的“开明君主专制”说的就是腓特烈这样的君主。

  伏尔泰(小编猛然想起哥哥福尔康)

  ▼

  有多开明呢?报纸上可以公开讽刺自己,还有就是同性恋被采取了宽容的政策,这在当时可是真的算太开明了,当然这么做不知道是不是有自私的成分在里面,毕竟腓特烈大帝自己也是有这个倾向的。(好像爆了什么了不得的料)

  你觉得他打仗已经够传奇的了,但是这个君王最厉害的并不是武功,而是文治。

  安宁的日子过得很快,在这些年里普鲁士发展飞快,但是18世纪的欧洲注定是一个动荡的区域,你不惹麻烦不代表麻烦不惹你。到了1765年,大变革的时代,虽然当时的中国还在大清王朝最后的盛世里做梦,但欧洲已经就像一个遍地开花的火药桶,政治革命、经济革命、技术革命交织发生,德国位于欧洲的中心腹地,根本就不可能过上长时间的好日子。一方面东边的俄国不断向西扩张,正好就是普鲁士家门口,一方面德国和法国关系一直都很恶劣,何况彼时普鲁士正和英国关系不错,法国跟英国在殖民地争夺方面掐的正紧,最后一方面就是它的老敌人奥地利,普鲁士的崛起无疑威胁到了奥地利在德意志当老大的事情。而西里西亚的旧仇未报,特蕾莎女王怎能不怀恨在心!所以接下来,又要开始打仗了,这一场战争打了很久,跌宕起伏,惊心动魄,但也成就了腓特烈最经典的几次战役,缔造了普鲁士不败的军事神话。

  这场战争中还有一个最关键的人物,俄国沙皇彼得三世,他没什么大成就,但是拯救了腓特烈,进而改写了历史。

  ▼

  七年战争的开始是腓特烈大帝带兵攻入萨克森,一路顺风进入到波西米亚,然后遇到了由布劳恩元帅率领的奥地利军队,双方在易北河西面交火,结局在意料之中,虽然普鲁士人数上处于劣势,但是最后依然大获全胜。腓特烈好像非常擅长打这种以少胜多的战役,并不是因为他就好这一口找刺激,而是因为普鲁士毕竟还是个小国,军队力量有限,靠着速战速决还能胜利,一旦陷入持久战的泥淖,或者被围攻,那就会像二战中的德国日本一样,爆发力再强,耗也能被耗死。七年战争马上就要给腓特烈这样的难题了。

  1757年,上述提到和普鲁士有仇的国家,法国、俄国、奥地利先后加入到干死腓特烈的阵营之中来,此时的普鲁士面对东西南三面的夹击,而背后靠海没有余地,兵书上说这种状态就叫“死地”,但是兵书上还有一个词叫做“背水一战”,反正道理都是你的,腓特烈明显不想死,他想带着普鲁士的军事神话冲出这个包围圈,于是略微整顿集结后,腓特烈率领着11万普军主动迎击上次的老敌人布劳恩元帅,在布拉格展开了会战。布拉格战役好像历史的重演,奥军再次居高临下迅速击溃普军的攻势,但是这次没有当年隐蔽的藏身之所,在激战中,那个第一次保护腓特烈躲下战场,为他赢得了第一次胜利的老元帅施维林在这场战役中牺牲了,也许是老将的牺牲刺激到了大帝的敏感,他迅速抓住敌军的薄弱环节,调离中央步营围攻右翼,这一仗打到下午,奥军终于全线溃退,腓特烈艰难地赢得了胜利,但是却损失了万余兵力以及包括元帅在内的数名高级将领,而奥地利损失相当,并且对于布劳恩两次败给腓特烈非常不满,于是换上了道恩元帅接替,这个新元帅终于让百战不殆的腓特烈体会了兵败的滋味。第三场战役,史称科林战役。

  科林战役进攻图

  ▼

  科林战役输在了判断失误上,原计划中路跟进左路军队进攻,但是因为最初的顺利使得腓特烈临时改主意左路和中路一起上,结果奥军突然发力,两路军队都被敌人击溃,腓特烈这次的冒险第一次不灵了,他毕竟不是神仙,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谁也不能保证每次都是你赢。而西面的法国军队还在虎视眈眈,科林战役的失败让腓特烈失去了对布拉格的威胁,法奥俄三国联军步步紧逼,此时普鲁士能拿出的军力仅仅是对手的一半。1757年11月,腓特烈终于迎来了三国联军两倍于己的进攻,史称罗斯巴赫战役。

  人数少没有关系,反正腓特烈大帝本来也没有多过几次人数比对方多的战役。三国联军兵分三路,浩浩荡荡向普鲁士的驻地杀来,人多必然就会墨迹,就在这大队人马墨迹的时候,普鲁士的骑兵突然发起了袭击,四千名普鲁士其并向从天降一般,将疲于行军的三国联军打得措手不及,就在打散了他们队伍之后,普军不敢恋战,迅速撤离,而同时派遣步兵主力绕到联军最北进行再一次突袭,联军赶忙向北迎敌,然而普鲁士步兵恐怖的威力让联军几乎遭到了屠杀,而西南背后,一队普鲁士骑兵紧接着出击,两面夹杀。

  就这样,一场战役打下来不到两个点,正是普鲁士最期待的速战速决,普军用对手二分之一的兵力造成对方十几倍的损失,罗斯巴赫战役成为了腓特烈大帝一生中最精彩的战役之一,他教科书般的作战方式称为了军校的必修内容,论战术,腓特烈真的是军事史上一个奇才,德国人将他奉为最伟大的军事神话,提到普鲁士,最值得称道的就是军事,而提到普鲁士的军事,第一人便是腓特烈大帝。他那个爱军成痴的抠门老爹泉下有知,应该会高兴得跳起来吧。

  可是还得回到现实,速战速决有多大用呢?普鲁士歼灭的队伍对于三国联军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还有源源不断的法军、俄军、奥军提供着强大的后备兵源,而普鲁士国小力微,俗话说一个汉尼拔比不上十个罗马军团,腓特烈仅仅靠着自己的天才也受不了对方慢慢的消耗,那段时间这个伟大的君主忍受着极大的压力,他随身带着毒药准备兵败后自杀,神话又有什么用呢,一筹莫展的大帝陷入了绝望。就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之时,历史就是这么有趣,上帝送来了一个非常乌龙的人物,他将陷入死局的局势奇妙地救活了!

  这个人叫彼得 费奥多洛维奇 罗曼诺夫,一听名字就知道,他是俄国罗曼诺夫王朝的新沙皇,但是他本来是个德国人,是因为当时俄国的女沙皇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才找了这么个连俄语都不会讲的外国人当新沙皇,是为彼得三世。

  ▼

  俄国那边的王位折腾更是一笔烂账,提到这个彼得三世,我们俄国史老师简直是痛心疾首,这个人不仅不想来俄国当沙皇,更不想让俄国好,他始终觉得自己是德意志人,经常抱怨俄国这不好那不好,而普鲁士最强悍的腓特烈大帝则是他矢志不渝追求的爱豆,当了俄国的沙皇以后,看见自家爱豆被自己的军队打得穷途末路,彼得三世立刻下令俄军停火,把夺走的普鲁士的土地全部还回去,为了帮助爱豆摆脱困境,连俄军的军队都被他送给腓特烈指挥作战了,一句话,能为我爱豆做事是我的荣幸!至于俄国是不是受损失,那有什么关系,虽然我是俄国的沙皇,但又不是我想当的!

  脑残粉的忠心支持令腓特烈一下减轻了不少负担,也不知道是踩了多少狗屎才换来彼得这样一个天大的福泽,腓特烈大帝略一整顿,迅速击溃了奥军法军,夺回西里西亚。然而俄国的盟友,奥地利和法国内心已经有几亿头草泥马跑过,罗曼诺夫的列祖列宗估计都被奥地利人问候过了吧,几年的战争成果就这样放弃,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句话放在这里真是太合适了。而俄国人对这位脑残粉沙皇也是怨声载道,不久彼得三世就被毒死,接下来出场的是他的婆娘,就是史上著名的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女人当政国内骂声一片,所以叶卡捷琳娜也不愿费太多功夫在国外战争上面,而另一家法国在七年战争中被英国打得头也抬不起来,很快也退出了对普鲁士的作战,就剩下奥地利面对腓特烈地狱一般的凝视,赶紧表示让出西里西亚停战,七年战争就此结束,普鲁士再次保住了它梦寐以求的西里西亚,也成就了腓特烈一生最辉煌的军事成就。

  虽然造就了战争的传奇,但是腓特烈拼尽全力仅仅就在争取西里西亚一个地方,18世纪的欧洲就是这么风起云涌,而地处腹地的德国一直都处于戒备状态,要么是被打,要么是侵略,后来的日子里,这个国家依然面对过很多次这样的情景,比如希特勒在被包围的时候,突闻罗斯福的逝世,也曾幻想过会有一个新彼得从天而降救他。但是杜鲁门显然不是他的粉丝。

  1786年,年迈的腓特烈大帝在缔造了一个无比强大的普鲁士之后,带着一生的疲惫和压力,靠在无忧宫的座椅上溘然长逝,他说他将毫无遗憾地离开。不知道这句话是带着怎样的心情,不知他是否还记得,少年时期那个温和青涩的自己,只想在音乐的美丽中陶醉,执卷夜读。

  离世前的一瞬,他的意识已经涣散,只是耳边,似乎又荡起了童年时候悠扬的笛声……

  参考文献

  《腓特烈大帝》

  《十个人的德意志》

  《普鲁士军事与文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