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古人为什么喜欢女扮男装或男扮女装?

subtitle 历史大学堂06-15 14:27 跟贴 127 条

  少年时期有一部电视剧叫做《新白娘子传奇》,我们都知道白娘子的夫君叫做许仙,但在很长时间之中,我不知道这个角色是女人演的。只是奇怪相对于其他男性角色,许仙显得太过柔弱,既没有壮硕的身躯,又没有英武的气质,更奇怪的是许仙还没有胡子。

  但在不久之后的课堂上,我又学到了一篇《木兰辞》,其中最经典的那句叫做,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再后来又看到了类似的影视剧,叫做《女驸马》,这是一个起源于戏剧的古装故事,是黄梅戏的代表之一。这也是一部以女扮男装为主的电视剧,不过这个主角更厉害,能打好像才是主要的,相反其他就显得情节拖沓,表现手法也夸张,她不是神仙,却和白娘子一般又能够飞天遁地。

  扯远了,我们还是先来看一下为什么古代女子都喜欢打扮成男人模样吧,她们又为什么这么做呢?

  ▲《新白娘子传奇》剧照。图源网络

  以古代的封建制度来看,女性是要讲求三从四德的,在没有出嫁的时候基本上连门都不让出,实际上是一种古代人对于女性的无理要求。

  《周易》之中,更是将男性支配女性说成是天经地义的,更是引申出一系列的学说,比如《周易•系辞上传》中就指出,乾道成男,坤道成女。

  后世董仲舒根据这一原理,从阴阳方面入手,将阴阳和男女进行比较,其人指出,君臣父子夫妇之义,皆取诸阴阳之道。君为阳,臣为阴;父为阳,子为阴;夫为阳,妻为阴。然后以天道贵阳贱阴为据,从而得出绝对的男尊女卑的结论。

  到了儒家更是将男尊女卑贯彻到了实际生活中,所以当时的女性要以三从作为原则,不能更改,更要终身依附于男人,这所谓的三从便是,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简单一点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完全没有选择!

  而且还衍生出了许多相关的文化系统,就是系列图书都有很多,如《女诫》,《列女传》,《女论语》,《女儿经》等等等等!

  这些繁琐的封建礼仪几乎将女性的地位压缩到毫无位置,从男不入,女不出的普通到不同席,不共食这些还都算是非常普通的要求。像《女论语》中更是对女性的私生活也有相对的苛刻,比如其中有一段说,凡为女子,习以为常。五更鸡唱,起着衣裳。盥漱已了,随意梳妆。拣柴烧火,早下厨房。

  呃,其实以上这一段还是针对没有出嫁的女子,等豆蔻年华变成妇人之后,才是规矩更加变多的时候,既要在礼节上周全,甚至不能和丈夫太过亲近,可还得恭敬丈夫,这就是那种夫妻间所谓的相敬如宾!

  大家都听过一个叫做举案齐眉的成语,但这个成语的典故其实很没意思。

  故事出自于《后汉书•梁鸿传》,梁鸿字伯鸾,扶风平陵人。由于他的品德高尚,很多女子想嫁给他,他最终却娶了长得黑丑的孟氏女。孟氏女嫁给梁鸿之后,精心打扮了一番,结果引得梁鸿不满,一连七日不与她讲话,直到孟氏女换做粗布衣,梁鸿才大喜地说,此真梁鸿妻也,能奉我矣。此后梁鸿每次归家时,孟氏女都准备好食物,低头不敢仰视梁鸿,将盛饭的案盘举得跟眉毛一样高。

  相比现在小年轻之间的那句老娘看都不想看你一眼,在古代其实是人家根本不想让你看。。。是不是很可悲?

  如果以爱情来说的话,许多故事没等展开就结束吧,这是一场无奈,没有轰轰烈烈的桥段,甚至可以理解为爱你就是完全不鸟你!

  谁都有叛逆的时候,如果想要翘家的话,古代女子只能是女扮男装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若不换了行头,上街是会被抓回来的。

  于是,许多的爱情故事就是从这种无奈的辛酸中悄然萌发的,古典的爱情也都是匆忙的偶遇而成,一眼而去,望穿秋水就是这么来的。

  ▲94年电影《梁祝》。吴奇隆,杨采妮主演。图源网络

  女扮男装说白了可能只是为了一次简单的上街,它的原因并不浪漫,相反只是一种迫于无奈的抉择。

  而且并不像现在电视剧中所演的那样浮夸,一眼便能让人看出不同。所以像梁山伯和祝英台这样的爱情故事,大多都以悲情结尾,这是当时社会的公认结果,若是其他美好的结局不等出现就被KO了。

  当然在某些时间并不是这样的,比如在春秋时代,齐灵公周围的一群妇女们就喜欢作男人打扮,这是因为齐灵公喜欢媵妾侍婢作男装打扮。结果国中女人引为风潮,纷纷效仿,这让齐灵公很是无奈,就下令民间女子谁若敢穿男子衣服就剪断衣带,让其难堪。但宫里的这些女人还都穿着男装,而民间也是屡教不改,当时晏婴深知强迫改装行不通,向灵公建议,若要禁令通行,最好先从宫内做起,如果宫中妇人都穿女子的服装,民间女子的男子打扮会不禁自绝了。灵公照晏婴的主意办,女子爱好男子装束的风潮就过去了。

  有一句话叫做巾帼不让须眉,这是历史上那些伟大女性用自我来证明的。

  如《金史.烈女传》中记载了一个女扮男装的故事,说金朝末期,有宗室完颜承充之女阿鲁真者,其夫为猛安(类似于千夫长),夫亡寡居。在叛军围攻之时,她身穿男子衣服,率领其子与千于部众力战解围,后因功被封为郡公夫人。

  在《明史.列女传》中也有这样的故事,说有保定府一位韩氏女,因害怕劫掠,所以女扮男装,结果被抓入伍。结果转战四方,一去就是七年,直到从云南战场回来之后,巧遇其叔父,这才改装退伍。

  有学者们曾经质疑花木兰这个传说的真伪,这种关于历史的真假我们不说,只想说一句,为什么不先想想一个柔弱女人却要换上男装,跨上刀枪,去往战场?

  ▲木兰从军。图源网络

  等到宋代往后,古时候女子扮男装的就少了,起因是这时候大多的妇女都开始缠脚了,若说以前还能想个法子出门,可那些被封建恶习缠绕的痛苦,束缚了太多。

  这里边也有人调侃分不清男女的,比如说这些参军的女子,面黧黑而多痘瘢,且硕大多力,人不料其雌也。这话说的很不好听,但相比于女扮男装,男扮女装则更为恶心!

  现在我们看一个男人,若是显得柔弱,娘娘腔,便以伪娘称之。再往前一点被叫做二椅子,是一种贬义称呼,类似于不男不女。

  古代中男扮女装的就非常让人难受了,比如一些作风腐化、心理怪异的君主往往宠爱男色,有“龙阳”之癖。这时候一些男子就为了引起皇帝注意,着女衣,扮女声,用来吸引皇帝。

  还有一些更是用来在江湖上进行诈骗,这类人从小就接受训练,而且在体貌特征上做出了一定改变,如谢肇制《五杂俎》卷八记载,国朝成化间,太原府石州人桑狲自少缠足,习女工,作寡妇装,游于平阳、真定、顺德、济南等四十五州县。凡人家有好女子,即以教女工为名,密处诱戏,与之奸淫。有不从者,即以违规词语喷其身,念咒语使不得动,如是数夕,辄移他处,故久而不败,闻男子声辄奔避。如是十余年,奸室女以数百。

  当然男扮女装并非全是这种龌龊肮脏之事,也可以是一种文化的交流。比如戏剧中一些大家都是男扮女装的高手,可这是文化层面上的事情,并且需要极大的苦功。

  ▲川岛芳子。图源网络

  近代史上女扮男装的也不少,如民国行政院长、财政部长孔祥熙的二小姐孔令伟就是完全女扮男装的穿戴。爱新觉罗•显玗也有许多女扮男装的相片存世,什么你不知道这是谁?好吧,这个女人也叫川岛芳子!

  如果说女扮男装是古时候封建社会对待女性的不公,那么多数的男扮女装就是在历史里最让人无语的东西。

  相对于这两种价值观的不同,而如今那些又时常以此出现的公众人物又该是何种想法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