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宋朝人眼中的"奸臣",却是造就热血时代的唐朝名相

subtitle 我们爱历史 跟贴 289 条

  比起文治武功各种辉煌的盛唐年代,中晚唐的历史,显然惨淡得多:自从被“安史之乱”大放血后,从此各种毛病大爆发:边疆上吐蕃回鹘南诏来回折腾,地方上藩镇画地为牢闹分裂,朝堂里宦官们一拨拨专权乱政,连皇帝都经常成摆设,风雨飘摇的一百多年,瞧瞧就扎心。

  可就是这么个扎心年代里,一位至今充满争议的强人,却书写了激动人心的辉煌:虽然身后受尽口水,被北宋大文豪司马光扣上“奸臣”帽子,却一生施展阴谋阳谋,终于再造国富兵强的大唐盛世。甚至一千多年后,为近代中国落后挨打而痛心不已的维新党人们,说起他都仰慕不已,更给他一个与诸葛亮管仲齐名的荣耀称号:中国六大政治家!

  如此争议强人,正是中晚唐 “会昌中兴”的亲手缔造者,一代铁血宰相:李德裕!

  一:名门贵公子

  李德裕,字文饶,唐德宗贞元三年(787)生人。他的家族,就是唐代大名鼎鼎的赵郡李氏。父亲更是辅佐唐宪宗开创大业的中唐宰相李吉甫。标准的名门公子。

  放在生得好很重要的唐代,生的像李德裕一般好的公子哥,常见两类特点,一是性情十分狂傲。二是躺着都能当官。放在少年李德裕身上,则是两条全都占。

  自从孩童时代起,李德裕小朋友,就是官宦子弟圈里有名的狂妄小孩,一直自诩自己读书多学问好,甚至连科举都不屑去考,张嘴夸口自己能匡扶天下。如此奇葩儿童,唐宪宗瞧见都连声叫奇,常把他抱到宫里来玩耍。宰相武元衡好奇问他读什么书,更被小李德裕萌萌的一句吐槽怼尴尬:你作为宰相,不关心国家大事,反而问我读书的事?无聊!

  待到李德裕长成了大好青年,轻狂脾气却一度不改,也果然没走科考入仕的路,直接在父亲的安排下一步到位,轻松就办好手续做了官。先陆续在几个藩镇做官,也一度做过御史,在好些基层岗位上历经摔打,脾气总算收敛的多,做事也越发干练稳重。待到唐穆宗即位时,三十三岁的李德裕也终于获得重用,被提拔为翰林学士,成为亲信大臣。

  这般升迁套路,在唐代的官宦子弟里,也是司空见惯。先在父辈安排下锻炼锻炼,然后凭着家族人脉,回到京城老实做官,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但眼看人生按部就班的李德裕,却紧接着一个突然动作,叫好些同僚朋友大吃一惊:上奏唐穆宗,要求朝廷订立规章制度,遏制权贵外戚干政,甚至宰相会见驸马,都必须只能在中书省,绝不许在私宅里秘密见面。

  这看似只是个简单上奏,却叫好些权贵们连呼想不到:权贵干政是大唐的老毛病了,你年纪轻轻就像管?而且你自己不就是权贵子弟出身?就这么不管不顾得罪一大片?

  但李德裕看来,这就是小意思!十多年基层历练,他见惯的是大唐王朝哀鸿遍野的民生,烽火连天的战乱,少年时匡扶天下的梦想,十几年宦海折腾,却是丝毫未忘。曾经的少年轻狂,更以化成坚忍傲骨。以他个人文集里的豪言说:做个饱食终日的权贵有什么意思?我,就要做个再造盛世大唐的李德裕!

  青年得志,皇帝宠信,家族人脉深厚。信心满满的李德裕认定,这时正是大展宏图的好时候。但还没等着年轻气盛的李德裕扑腾开拳脚,一场命中注定的政治漩涡,立刻把他卷了进去——牛李党争!

  二:最强填坑男

  牛李党争,是中晚唐时代,大唐王朝一场持续四十多年,波及举国文官的朋党之争。而到了“李党”二代李德裕这时,更是立刻踩了坑:“牛党”领袖牛僧孺正是权位熏天时,终于在长庆二年(822)高调升任宰相,政见加阵营都与之针尖对麦芒的李德裕,当然也就成了眼中钉。果然倒霉中枪贬官,贬到浙西当观察使去了!

  这场互掐争斗,后世各路史家,也是评价不一,但只说一件事,就能验证“牛党”成色:后来唐文宗曾问做宰相的牛僧孺,这天下什么时候能太平呢?牛僧孺脸不红心不跳回答:当今天下很太平,没有比此时还太平了!他说这话时,正是大唐内外交困到最窘迫时,如此粉饰太平的强大“能力”,比比心怀大志的李德裕,高下立判!

  也正是本着这只争权不办事的精神,荣登宰相大位的牛僧孺,给李德裕安排的浙西观察使职务,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坑!当时浙西先遭了兵乱,兵乱后安抚士兵,又把府库里的财物花的精光。外加天灾不停,俨然就是要出大乱的节奏!

  但跳进这坑的李德裕,却轻松破解!府库里财物有限,那就下调士兵的饷银,不怕士兵们造反?他从自己做起,每天布衣蔬食,和将士们吃穿都是一样,果然叫大家没话说。然后甩开膀子抓建设,不单抓农业生产,更抓精神文明,江南当地各种迷信歪风,逮住一股杀一股。一番软硬兼施,竟把年年战乱的浙西,治理的国泰民安。

  当李德裕在浙西卖力填坑时,唐朝的皇帝也换了好几拨,到了唐文宗登基时,对李德裕仰慕不已的唐文宗,动了召李德裕回朝的心思,不料又被牛僧孺一通捣乱,竟把李德裕派到剑南西川做节度使!

  在牛僧孺看来,浙西这个坑,你李德裕爬的上来,剑南西川这个坑,看你怎么爬上来!

  剑南西川,就是今日的四川地区,当时正夹在吐蕃与南诏两大强敌间,是为大唐国防重灾区。李德裕在太和四年(830)到任前,更是刚遭了灾,被宿敌南诏攻破成都,百姓死亡的尸体,把沿途的江水都塞满,李德裕到任这一路,更是看了个满眼!

  就当牛党一干人等,得意洋洋等着李德裕败报传来时,逆天场面又来了,在没兵没钱且一片烂摊的情况下,李德裕竟然自力更生,裁撤了几万老弱残兵,不到两年就重建一支装备精良的强悍唐军,吓得先前欠下血债的南诏,慌不迭把掳掠的西川百姓送回来示好。盘踞维州的吐蕃守将,更是主动跑来求投降。作为大唐边防生命线的西川,就这样焕然一新!

  但牛党们却是红了眼,尤其是牛僧孺,竟然干出一件自毁长城的败笔:明明李德裕立下收复维州的大功,他却给唐文宗进谗言,忽悠着唐文宗把收复的维州国土,外加投降的吐蕃将士,全数竟又交还给了吐蕃。上演了大唐国防史上的著名笑话!

  但李德裕的填坑大功,却是闹笑话也挡不住。在把西川治理成铜墙铁壁后,李德裕终于回到长安,一度担任兵部尚书。但他与牛党的争斗,也更加白热化,唐文宗在位的最后七年里,双方你来我往,连续撕过好几回。更几次遭到牛僧孺诬陷,却总算幸运证明了清白。大唐开成五年,唐文宗去世,一直赏识李德裕的唐武宗李炎登基,将身在淮南的李德裕再度召回,官居宰相高位。这位多次填坑的政治家,终于在五十二岁这年,踏上大展宏图的平台!

  三:孤寒齐落泪

  中国古代君臣相得的组合很多,李德裕与唐武宗,应该是不出名的一个,但在中晚唐历史上,却堪称最震撼的一个。他们联手开创的,正是衰败晚唐焕然重生的辉煌年代:会昌中兴!

  在得到唐武宗重用后,多年浮沉的李德裕,立刻就变身成霸道宰相。做事风风火火,认准了的国策,无论公事私事,全是独断专横。甚至在唐武宗面前,也是霸气依旧,唐武宗一心振兴大唐,却也玩心太重,一度成天沉迷游猎。李德裕知道后二话不说,拦住唐武宗就是一顿骂,骂的暴脾气的唐武宗面红耳赤,承认错误后,捎带手又给李德裕升了官:加封司空!

  为什么忍?因为唐武宗知道,这个霸道脾气的李德裕,是个能做出霸道业绩的靠谱宰相!

  果然,在经过了短期的磨合后,唐武宗与李德裕,开始天衣无缝的配合,大刀阔斧的革除各种弊政。先前在大唐呼风唤雨,连皇帝都可以拿捏当傀儡的太监们,几个照面就被李德裕废了武功。全国数千白吃国家财政的废物冗官们,更被李德裕统统打发回家。大唐的官员选拔制度,也进行了彻底改革,毫无背景的寒门子弟们,更从此多了晋身机会!

  当然最华丽的转身,还是大唐的军事,大权在手的李德裕,对大唐的精锐部队更进行重新裁汰,一支装备精良且战斗力强大的唐军满血重生,并紧接着向着大唐的宿敌回鹘,勇敢亮剑!

  当时的回鹘,正遭到新兴部落黠戛斯的打击,在其乌介可汗的带领下,仓皇流窜到大唐北疆。一贯糊弄事的李德裕政敌牛僧孺老毛病又犯,认为关闭城门即可,李德裕却坚决拍板:打!会昌二年(842),李德裕调六镇大军,大胆提拔寒门出身的猛将石雄,亲自制定骑兵夜袭战术,在杀胡山大破回鹘。战火连绵的大唐北疆,从此一战打出数十年和平!

  在解除北方边患后,李德裕更是马不停蹄,朝着大唐北方另一毒瘤——昭义藩镇开刀。当时昭义军节度使刘从谏病故,其侄刘稹妄图自立,李德裕抓住机会,坚决发兵打击,历经一年零四个月苦战,终于将这个长期骄横的藩镇彻底铲除。这也就意味着,北疆边患与繁镇割据,两个困扰中晚唐的痛苦难题,在李德裕就任宰相四年里,尽数霸气削平!

  而此时的大唐王朝,盛世风光也隐隐重现,焕然一新的吏治风气,仓储丰厚的国家储备,威武强大的大唐军队,所有这一切,都在李德裕的辛苦筹谋下蒸蒸日上。然而会昌六年(846),历史却再度反转——力支持李德裕的唐武宗意外病故,失去支持的李德裕,立刻招来了反对者的疯狂攻击,被新皇帝唐宣宗一贬再贬,一直贬到海南海口,终在850年去世。

  贬走李德裕的唐宣宗,也自然享受了李德裕的辛苦成果,凭着会昌中兴留下的强大军队与钱粮,成功实现了“大中之治”,是为中晚唐最辉煌时代。而在这晚霞般的辉煌里,李德裕的名誉,一度也被各种抹黑。而在他孤独贬去崖州时,《唐语林》里的一句叹息,却道出了珍珠的公道人心:八百孤寒齐下泪,一时南望李崖州。

  为什么在后来的好些王朝里,会有那么多饱食终日的官僚,各种方式怒批李德裕,为什么之后好多国难当头的年代里,又会有那么多仁人志士,诸如王夫之梁启超们,那样深情怀念李德裕?简单这句诗,已经道尽孤寒之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