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被称为奸雄鼻祖的霸主:他开启了礼崩乐坏的时代?

subtitle 我们爱历史 跟贴 316 条

  字数:2691字,阅读时间:约7分钟

  说起中国历史上的奸雄,首当其冲的是曹操。曹操机变无方、略不世出,挟天子以令诸侯,奸雄之名实至名归。无论是之前的王莽还是后来的尔朱荣,都不能望其项背。

  但提到奸雄,不得不提另一个人——郑庄公。

  因为郑庄公是奸雄鼻祖。

  一:郑庄公之奸

  郑庄公之奸主要体现对待弟弟叔段的事情上——郑伯克段于鄢。

  郑庄公本名寤生。寤,逆也。郑庄公是难产生下来的,所以他母亲武姜特别讨厌他。之后武姜又生次子,名唤叔段,因为顺产,所以武姜更喜欢叔段。

  对于寤生,武姜是真的讨厌。在寤生之父郑武公在世时,武姜就经常吹枕边风,让郑武公立叔段为世子,好在郑武公雄才大略、英明神武,立长更立贤,将郑国国位顺利传给寤生。

  寤生即位,是为庄公,其母武姜立即给他宝贝儿子叔段讨赏。武姜首先讨要的是制地,制地原属东虢,东虢被郑武公灭后,制地纳入郑国版图。制地易守难攻,庄公当然不愿意把这块地拱手相让,于是就借口东虢国主虢叔死在这里,这里不吉利为由拒绝。

  武姜改为讨要京地,京地同样城高堑深,不适合作为封地。但是武姜态度坚决,郑庄公只好选择忍,封京地给叔段。

  叔段到京后,缮甲治兵,嚣张跋扈。首先逼迫西部和北部公共地盘的人听命于己,庄公选择忍。后索性得寸进尺,直接占领了这块公共地盘,庄公选择忍。

  直到叔段正式起兵,与母亲约定日期,准备里应外合攻打郑庄公时,郑庄公这才出兵平叛,派大夫公子吕率军攻叔段。仗还没打,京地人民反叛叔段,叔段只好逃到鄢地,郑庄公亲率大军讨伐鄢,鄢城破,叔段逃往共国。

  从厚封叔段到叔段逃往共国,郑庄公先忍后战,叔段先嚣张后逃亡。战事摧枯拉朽,郑庄公没费多大功夫就赢了。

  不难看出,对于叔段反叛,庄公早有预防,成算在胸。之所以选择忍,不早早除掉这个祸害,不过是叔段反心未显,若贸然出兵,自己只会留下杀弟的骂名。

  只有叔段先反,自己才师出有名。

  史书载“郑伯克段于鄢”。短短六个字字字耐人寻味,郑庄公明明是公爵,却要说是“郑伯”,是讥讽贬低庄公;用“克”,不用“逐”、“平”、“灭”,说明郑庄公放任叔段,当时叔段几乎与郑庄公平起平坐;用“段”,不用“弟”,说明叔段不悌,二人名为兄弟,实为仇雠。

  平定叔段之乱后,郑庄公一怒之下对其慕母发誓“不至黄泉,毋相见也”。但后来由于念母心切,不得已挖地至泉,在地下与母亲相见,黄泉见母。

  既逐叔段,又未留不悌的骂名;既惩罚了母亲,又未留不孝的骂名。

  可以说在处置叔段的问题上,郑庄公费尽心思,达到了最完美的结局。

  二:郑庄公之雄

  郑庄公之雄体现在赫赫战绩上。

  1、对周无礼

  郑庄公继桓公、武公之余烈,治兵强国,重用祭仲、高渠弥、公子吕、原繁等一般大臣,加上自己雄才大略,战略得当,总能出奇制胜,战绩斐然。

  郑庄公是郑国君主,但他还有个更牛的身份——他从武公那里继承了大周卿士的身份。

  卿士相当于后世的丞相,既可执政,又可代表周天子征伐诸侯,权力极大。

  但在庄公眼里,郑国国君的身份远比卿士重要,卿士不过是给郑国君主的身份服务罢了。与曹操的性质一样,他作为卿士挟天子以令诸侯。

  而且庄公比较无耻,光行使卿士的权力,却不履行义务。庄公目无周王,周王自然深恶痛绝,便想着分权卿士,让虢国君主承担一些执政大权。

  于是庄公与周王的矛盾就产生了,最后以周王认怂为结局,弱弱地解释了一句:没有这事儿啊,我还是信任你的。

  双方还交换了人质,以示互相信任。

  但裂痕已经产生,矛盾不是两个人质就能化解的。公元前719年秋,庄公趁谷子成熟之际,把周桓王的谷子给偷了。之后庄公还厚着脸皮去京都朝见桓王,桓王自然很生气,于是庄公也生气了。

  就这样矛盾进一步激化,终于在公元前706年,周桓王伙同陈、蔡、虢、卫诸国联军伐郑。

  郑庄公率大将祭仲、高渠弥、曼伯、原繁等人与周王大战于繻葛。繻葛之战中,庄公充分发挥自己的军事才华,摆出鱼丽阵,以战车和步兵相间排列,作战时已战车为主,步卒弥缝阙漏,将军队的进攻优势发挥到最大化。

  在鱼丽阵的冲击下,郑军大胜,郑将祝聃甚至一箭射中周王肩膀,差点把周王射死。最后庄公派遣祭仲连夜前去探望,才给周王挽回一些颜面。

  此战过后,周王颜面扫地,周天子在诸侯国之间威风不再。郑国成为中原最强诸侯国,郑庄公成为春秋小霸。

  庄公敢以下犯上,既展现了自己的军事实力,又打破了周天子神圣不可侵犯的传统观念,为之后长期的礼崩乐坏春秋战国乱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对外扩张

  对外,郑庄公的战略是联齐、鲁,抗宋,这是庄公不得已才执行的战略。

  一切都得从郑国地理位置说起,郑国位于天下之中,西是大周皇城,北是晋、卫,东有宋、鲁,南有陈、蔡、楚,强敌环伺,乃百战之地。

  话说当年庄公的爷爷桓公选来选去,选了半天这也不好、那也不好,最后才选了雒之东土、河济之南作为自己的国土,虽得到眼前的蝇头小利,但贻害子孙不浅。

  夹在强国身边是很可怜的事情,作为晋国与楚国之间的缓冲地带,郑国显得尤为可怜。在晋、楚相继强盛、郑国逐渐衰败后,郑国不得不朝晋暮楚,在夹缝中求生存。

  公元前713年,庄公伐郜、防二国,将所得地盘全数送给了鲁国。当时人们是这样表扬庄公的:“(庄公)以王命讨不庭,不贪其土以劳王爵,正之体也”。

  公元前705年,齐国与犬戎交战不利,求救于郑。郑国遣世子忽救之,击败犬戎人后,齐釐公还想着把女儿嫁给世子忽,若不是世子忽不想娶,郑、齐两家关系会更好。当然世子忽后来也不至于沦落到被弟弟篡位。

  郑国交好齐、鲁,同时利用卿士的身份向宋国施加了诸多压力。庄公多假借王命讨伐宋国,在与宋国的交战中赢多输少。对于不当自己小弟、不跟随自己南征北讨的如许、郧小国,庄公则以卿士的身份伐之,俨然把自己当做中原霸主。

  郑国的四面强敌中,以宋国最为强大,爵位也最高。庄公想要称霸中原,就必须跨过这道坎,这也是为什么要抗宋的原因。虽大败过宋、蔡、卫三国联军,但是郑国毕竟是小国,宋国毕竟是大国,大败宋国已属不易,灭宋更是不可能。不过总的来说,郑国还是占据上风的。

  郑国与宋国就保持着这种互相看不惯,但谁也灭不了谁的关系。

  庄公一生战绩斐然,败周、虢、卫、蔡、陈、宋、许、息,逐犬戎,灭王师,战无不克、攻无不胜,是春秋时期一大霸主,也是一大大奸雄。

  打败叔段却又不杀之,誓不再见母亲却又黄泉见母,大败周王却又派遣祭仲劳师看望,郑庄公深谙中庸之道,总能把一些致自己名声扫地的事情做得恰到好处,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奸诈,实则非常狡诈。

  庄公善权术、轻礼义,他的权术也确实将郑国实力带到了最巅峰。手下大臣如祭仲、高渠弥也多是擅长权术、不重礼义的人,所以这给后来的郑国国君之争埋下伏笔。

  “行之以礼,又焉用质”,若庄公尊礼,不去冒犯周王,那二者间就不会交换人质,也不会发展到后来干戈相争。

  可以这么说,郑庄公开启了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