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王铭章殉国:四天半喋血,为台儿庄赢得战机

subtitle 深度军事 跟贴 7542 条

  1938年3月8日,日军第二军司令官命令第10师团占领滕县并确保太平邑(平邑镇),当日傍晚,第10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中将命令濑谷支队南下进攻临沂一线,重点就是藤县。濑谷支队是由第10师团第33旅团为基础,加强装甲兵、炮兵、工兵组成的,支队长由第33旅团旅团长濑谷启少将担任,总兵力约1万人,除了在第33旅团编制内配属的火炮,还另外加强了150毫米榴弹炮32门、75毫米山炮4门、75毫米野战炮28门,以及装甲车34辆。另外还能得到驻南苑机场24架轰炸机的空中支援。

  日军150毫米榴弹炮

  滕县外围作战

  3月14日拂晓,濑谷支队从两下店发起进攻,出动步、骑兵3600余人,在飞机和装甲车掩护下,分四路进犯普阳山、黄山、界河、石墙等阵地,以重点指向黄山,并进行两翼包围。

  15时,黄山阵地被日军突破,守军一个连官兵全部牺牲。随后日军继续进攻金山、后圪村、张庄、九山庄第127师主阵地,激战至17时许,阵地岿然不动。日军分兵千余,自龙山、普阳山间127师右侧迂回,陈离师长闻讯,立即亲率一个营前往堵截。

  另外,从当天上午7时起,防守石墙的第124师370旅也受到日军猛攻,伤亡甚重。不得不于11时退守季寨、大山、小山、深井一线,其中扼守季寨的两个营损失极大,19时,370旅利用暗夜,向滕县撤退。

  第125师死守普阳山,虽牺牲惨重,仍未能阻止日军的进攻,界河正面阵地被日军包围。因此孙震总司令亲临前线视察,在北沙河召开军事会议,部署防御作战。急调第122师364旅727团2营,及收容第127师757团残部数百人,在北沙河配备第二线阵地,左翼以第124师372旅于大、小坞村建立阵地。此时,日军6架轰炸机飞临北沙河上空投弹、扫射,727团2营伤亡六七十人。

  由于藤县城防部队兵力过于薄弱,第41军代理军长王铭章于16时急调驻太平邑的第366旅,星夜驰回滕县增防。

  3月15日,第22集团军接到军事委员会和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电令:滕县为津浦北段要点,关系全局,务应竭力死守,支持时间,以待增援。集团军奉令后,乃电饬各部,整顿部署,务予来犯之敌以至大之打击,必要时,即以全力死守滕城,流最后一滴血,争取时间,以待友军之到达。

  拂晓,日军机械化部队二千余众,攻北沙河阵地。第122师364旅727团2营顽强抗击,并组织敢死队,潜伏在铁道两侧,用手榴弹炸毁日军装甲车五六辆,破坏道路,阻敌前进。

  正午,日军后续部队陆续到达,由龙山以东向南移动。13时,界河正面阵地被日军突破,随即龙山第45军127师379旅及125师373旅745团遭到包围,14时30分龙山阵地失陷。第45军125师、127师被迫撤至城头及其以南高地。

  入夜,日军第10联队由龙山东侧向滕县迂回,撇开45军正面阵地直接攻击滕县,迫使第45军因后方被日军截断,不得不向临城突围。日军步兵第63联队、骑兵第10联队追击45军,45军边打边撤,直到临城附近,才得到第20军团(军团长汤恩伯)第85军(军长王仲廉)一个团的接应,随后日军在临城与45军形成对峙,另外日军以步兵第10联队和配属部队对滕县形成包围。

  死守滕县

  当时滕县城内兵力空虚,只有第122、124、127师3个师部和364旅旅部,共有4个特务连、4个通讯班、4个卫生队,约一千余人,全都是后方勤杂部队,没有一支战斗部队。傍晚17时,第122师366旅731团第1营(营长严翊)到达滕城,366旅其余部队受阻,只得向峄县转进。第124师372旅则向滕城郊区转移。

  在此紧急关头,第122师师长王铭章急调防守北沙河的727团团长张宣武率3营回城防守,并任命张宣武为城防司令,负责守城。又用电话向集团军司令部求援,孙震总司令急忙与增援滕县的友军汤恩伯军团的先头部队85军王仲廉军长联系,请求火速增援。但王军长以须等军团主力到达才能北上为由,在临城按兵不动。孙震万般无奈,只好将总部特务营除留下一个手枪连作警卫外,其他三个步兵连由刘止戎营长带领,乘火车驰援滕县城,入夜后到达。

  此时,藤县城内的部队总共仅三千余人(其中还包括滕县警察和保安队四、五百人),战斗部队还不到两千人,而要面对的日军是第10联队配属独立机枪第10大队1个中队、野战炮兵第10联队2个中队(75毫米野战炮12门)、野战重炮兵第2联队第1大队(150毫米榴弹炮12门),总兵力约3000人,装备精良,炮兵力量更是占据绝对优势。

  122师师长王铭章

  王铭章师长随即召开紧急会议,研究作战方案,多数人认为如果死守城垣最多只能守一天,不如到城外机动作战。王师长立即用电话向孙震总司令汇报:“滕县兵力只有一个团,又无重武器,没有胜算,难以死守。”孙震回答说:“蒋委员长亲临前线,把参谋本部人员都留下了。统帅部要我们死守滕县城三天,等待汤(恩伯)军团前来解围。兵力不够可把城外第41军部队统统调进城里,固守待援。我的命令是这样,守不住在你。”孙震很清楚统帅部的意图,汤军团是用来进行机动作战的,如果汤军团来增援滕县,就破坏了整个战役意图,所以22集团军就只能死守滕县吸引日军,以局部牺牲来保证大局的胜利。

  藤县城防示意图

  第45军127师师长陈离所部都在城外龙山、普阳山一带作战,所以向孙震要求出城与部队汇合。孙震考虑后回答:“你可以出城,但只许带你的师部人员及直属部队,别的任何人都不准跟你一道出城!”于是陈离师长带着他的师部人员和特务连从西门出城,前取龙山指挥。

  王师长下决心执行命令,决定使用全部力量死守滕县城。他对张宣武说:“张团长!你立即传令城内全体官兵,我们决定死守滕城。我和大家一道,城存与存,城亡与亡。立即把南、北两城门屯闭堵死,东、西城门暂留交通道路,也随时准备封闭。没有我的手令,谁也不准出城,违者就地正法!”同时又令人把第122师指挥部从西关西门外电灯厂迁到城内张景湖宅院内,以示和藤县共存亡。

  血战东关

  3月16日上午8时,日军集中10余门山炮向东关、城里和西关火车站猛烈轰击,12架日机也飞临县城上空轰炸、扫射。

  10时半,日军集中炮火猛烈轰击东关,东关城墙被炸开了一二十米的缺口。日军在数十挺轻、重机枪的掩护下,冲到缺口外的壕沟里,准备从缺口突入。严阵以待的守军731团第1营(营长严翊)集中六七十人,向壕沟内连续猛投二三百枚手榴弹,此后双方在缺口附近反复展开争夺,日军多次进攻均被击退。但1营伤亡近百人,张宣武立即将预备队第727团12连调赴东关归严营长指挥。

  下午2时,日军向东关再次发起猛烈攻击。在严营长指挥下,连续打退日军五次进攻。

  下午5时,日军发动第六次攻势,各种火炮增加到30余门,集中轰击东门,并以部分炮火向东关、城里和火车站纵深进行遮断射击,企图阻止守军预备队增援东关,另有10余架飞机在上空助战。日军步兵在强大火力掩护下,一次三个小队,每队相距约百米,前后重叠成梯形向东门冲锋,守军尽管伤亡惨重但仍将日军第一梯队击退,但日军第二梯队紧接着又冲上来,双方随即展开肉搏战,守军阵亡100余人。12连正由城里奔赴东关增援之际,日军第三梯队蜂拥而上,虽经守军拼死堵击,但仍突入城内里40余人,此时夜幕已经降临,日军不惯夜战,双方相距数十步,形成对峙。

  日军猛攻藤县

  下午6时后,严营长组织2个连发起反击,终将突入的日军全部消灭,但守军也伤亡惨重,牺牲2名排长、70多名士兵,严营长大腿中弹负伤。晚8时后,枪炮声才渐趋沉寂。

  分段防御

  经过一天的激战,到晚上9时,王师长决心放弃滕县城外阵地,命令在大坞、洪町、高庙和北沙河的部队火速回城。把第41军所属两个多团的部队也全部调进城里,集中兵力防守城垣。午夜前后,各部队先后到达。

  外围部队到达后,王师长重新部署防城,口头奖慰张宣武团长、严诩营长作战英勇、指挥有方,并要求张宣武继续担任城防司令,张宣武说:“团长怎么能指挥旅长呢?”王铭章说:“你可以直接指挥各团。”张宣武说:“以一个团长指挥别的师旅的团长也不恰当,还是师长统一指挥,各团分段负责为好。”赵渭宾参谋长也同意张的意见。

  王师长便命令第124师370旅740团接替第122师366旅731团第1营守东关,第122师364旅727团附731团1营守东北面及北关。以370旅740团1营及军特务营守城南,124师372旅743团位于西关火车站为总预备队,并以一部守卫南关。全军深沟高垒,多挖防空洞,绑捆云梯,准备登城迎击。

  3月17日晨6时,日军以五、六十门火炮,二十余架飞机进行猛烈的炮击和轰炸扫射。8时后,日军开始进攻东关,十余辆坦克从东寨墙的塌口冲过,后边紧跟步兵冲锋。守军虽英勇堵击,用集束手榴弹击毁两辆坦克,终因双方兵力悬殊,守军死伤殆尽而又无法补充,被日军冲上城头。守军727团1营2连与爬上城头的日军展开白刃战,这才将城头的日军全部消灭。

  日军攻上城墙

  中午,王师长向孙震总司令报告战况:“目前敌用重炮、飞机从晨至午不断猛轰,城墙缺口多处,敌步兵屡次登城,屡被击退。职意委座成仁之训,及开封面谕嘉慰之词,决以死拼,以报国家,以报知遇。”

  下午2时,日军以12门榴弹炮猛轰南城墙,二十多架飞机狂炸南关743团阵地,南城墙被日军重炮轰开一个大缺口,五、六百日兵在十余辆坦克的掩护下猛扑南城。第124师370旅旅长吕康、副旅长汪朝廉亲临城墙指挥,均受重伤,守军死伤殆尽。3时过后,日军占领了南城墙。南关守军被迫转移到西关外火车站附近。

  同时,日军在炮火、坦克的掩护下突入东关,守备东关的第124师740团团长王麟牺牲。日军用平射炮的破甲弹猛轰东城门,城楼中弹起火。攻占南城墙的日军也向纵深推进。守军将士奋勇血战,终因伤亡惨重弹尽援绝,无力反击,坚守到黄昏时退守到东北城角和北面城墙。第364旅旅长王志远和城防司令张宣武中弹负伤,守军因此失去指挥,陷入各自为战的状态。

  124师370旅740团上校团长王麟

  城破突围

  当日军冲进东关时,王铭章师长不顾个人安危,亲临城中心的十字街口指挥作战。这时,冲上南城墙上的日兵又向西城门楼逼近。经过激烈的血战,到下午17时西城门楼落入敌手。

  日兵占领西城门楼后,集中火力向城中心十字街口扫射。王师长及其幕僚随从无法存身,准备移至西关火车站继续指挥守城。他命令身边仅有的一个特务排,向西城门反击,但被日军的机枪全部打倒。王师长身边已经无兵可派,不得已从西北角缒城奔火车站。王师长一行刚到西关电灯厂附近,不幸被西城门楼上的日军发现,一阵密集的扫射,王铭章师长和少将参谋长赵渭宾、上校副官长罗甲辛、少校参谋谢大墉、第124师上校参谋长邹绍孟以及随从十余人,全部为国捐躯。

  122师少将参谋长赵渭宾

  124师上校参谋长邹绍孟

  夜晚9时,北城墙的二、三百名守军,在第727团2营营长侯治平的指挥下,扒开了封死的北门,有组织地突围而去。在城内失掉联系的小股部队,未能突围,就各自为战,展开巷战,直到18日午前全部壮烈牺牲,枪声才逐渐停止。

  拼将忠诚垂宇宙

  滕县保卫战坚守四天半,第22集团军在广大人民的支援下,迟滞了日军的行动,打乱了日军的作战计划,使得后续部队能够从容部署,从而奠定了台儿庄大捷的基础,为徐州会战整体战略的部署赢得了战机。

  滕县保卫战刚刚结束,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立即给蒋介石拍发电报:“……普阳山、龙山两处各约一团之守兵全部殉国,阵地始陷。时北沙河守兵被迫退入滕县,加入防御,苦战撑持,迄至十七日下午五时,城垣遭敌摧毁,被敌突入,巷战结果,我军除少数突围外,余皆洒尽最后一滴血殉城。从十四日至十七日该部抗战之概况:计是役官兵不下万人,阵亡师长王铭章,负伤师长陈离、旅长吕康、王志远,副旅长汪朝廉等;其余团营长以下伤之人数,尚在清查中。该集团军以劣势装备与兵力占绝对优势之顽敌独能奋勇抗战,官兵浴血苦斗达三天半以上,挫败凶锋,阻敌锐进。使我援军得以适时赶到战役中,徐州得以转危为安,此其为国牺牲之精神,不可泯也。……伏乞示遵!职李宗仁叩,马(日)。”李宗仁后来在回忆录里写到:“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

  川军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

  为褒扬王铭章将军,国民政府明令追晋陆军上将。蒋介石亲拟挽联:执干戈以卫邦家,壮士不还,拼将忠诚垂宇宙;闻鼙鼓而思将帅,国殇同哭,忍标遗像肃清高。还亲笔题词:“民族光荣,死重太山,烈比睢阳”。

  作者:马民康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