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带你走进肯尼亚难民营—— 中国粮援在卡库马顺利交接

subtitle 商务微新闻06-14 22:02 跟贴 6 条

  作者

  驻肯尼亚使馆经商处 陈诚

  6月7日清晨,内罗毕去往卡库马的小飞机已经在机场等待。带着完成中国粮援交接仪式的任务,我们登上了这架由联合国管理,往返于内罗毕和卡库马、达达布难民营之间的航班。

  卡库马难民营

  位于肯尼亚西北部图尔卡纳郡,在一片半干旱的荒漠中央,建于1992年,目前生活着约18万来自近20个国家的难民,其中一半以上来自南苏丹,其次为索马里。大量的难民加上当地约9万居民,卡库马现在相当于一个中等规模的城镇。

  去年底开始,东部非洲遭遇严重旱灾,粮食欠收,亟需紧急人道主义援助。5月中旬,我接到粮食援助的项目任务。项目由中国政府提供500万美元资金,由粮食计划署具体实施,向生活在肯尼亚的难民提供9000吨的玉米和高粱等粮食援助。

  在参赞指导下,我立即联系粮食计划署在肯机构,协调安排交接时间、地点、日程、活动安排、交接场所背景布置、高层参与人员和媒体记者等内容。经过近一个月的反复确认和协调,确定6月7日在卡库马进行交接。

  这天,我们从内罗毕一路向北,飞行一个多小时后,卡库马出现在眼前,连片的简易房屋和沙漠几乎混为一体,黄沙覆盖的难民营被无边的荒漠包围,说不尽的荒凉。

  从飞机上俯看卡库马难民营

  下了飞机,最先迎接我们的是当地的炎热。虽然6月已是当地较为凉爽的时节,但我仍然很快就汗流浃背了。如果是最热的月份,当地气温每天都在40摄氏度以上。道路是没有硬化的土路,两旁是铁皮搭建的简陋房屋,破旧昏暗,屋内闷热,十多万难民就在这里艰难生存。

  难民营内,难民经营的小商铺。据悉,在整个卡库马有千余个各式各样的小商铺。

  粮食计划署的卡库马难民营主管贝克先生向我们简要介绍了卡库马难民营的情况后,带路前往交接现场——粮食发放管理中心。

  粮食发放管理中心外等候区

  每个月的1至9日是难民营的发粮日。我们抵达时,大批难民正在等候。这个已经存在20多年的难民营,如今管理相当规范。发粮现场被划分为大棚等候区、内部等候区、信息查验区和物资发放区。

  发粮点外告示板,依据家庭成员数量发放对应的粮食量。

  两个等候区是方便难民排队,信息查验区则是为了防止有人冒领或多领。每个难民在进入难民营前都需在注册中心录入个人及家庭有关信息和指纹,领取一张联合国难民署发放的含有个人信息的电子卡片。之后的每一次物资发放,难民都要在信息查验区登记领取,方便管理。

  我们去时,世界粮食署的工作人员正在核对难民信息,据此发放对应的粮食、食用油等生活物资以及现金转账。

  一名难民正在录入指纹以核对信息

  我们的到来,给炙烤下的难民营带来了快乐。有些孩子远远地看着我们,怯生生的脸上绽放笑容,露出洁白的牙齿;有些排队的难民看我们经过,伸出手来希望握手或击掌。

  在发粮点,也就是交接仪式举行的地方,工作人员正在给粮食称重,难民也在有序领粮。这里是难民最终领取粮食的地方,因此堆满了袋装的粮食,袋子上打印着各捐助国国旗或是有关组织的标志,中国的五星红旗在其中很是显眼。

  中国援助的粮食

  为了让难民能尽快领到粮食,交接仪式一切从简。中国驻肯尼亚大使刘显法将中国援助的玉米送到一名难民手中,我们与粮食计划署进行了简短的交接,仪式结束。整个过程中,难民都停下了领粮,给我们鼓掌。

  从右至左:中国驻肯尼亚大使刘显法、世界粮食计划署肯尼亚主任安娜丽莎·孔特、使馆经商参赞郭策

  刘大使为一名难民发放中国援助的玉米

  我和一名正在取粮的难民交谈,她叫苏菲,来自南苏丹,今年28岁,一家四口已经在卡库马难民营住了两年多。对苏菲来说,生活只能寄托在援助上。在肯尼亚,难民不被允许放牧和耕种,也不能离开营地寻找工作,绝大部分人完全依靠定期发放的物资生存。而卡库马的难民人数仍在持续增加,世界粮食计划署的资金却有限。因此,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十多个国家的援助是他们生存下去的最大希望。

  发粮的每个环节都有条不紊,现场秩序井然,没有嘈杂和喧哗。苏菲已经领到粮食,她满怀感激地说:“我不知道说什么,谢谢你们给我们援助粮食,我们很高兴!”

  我知道,外面的等待区里,还有背着婴孩的母亲,有渴望外面世界的少年,有盼望生活安稳的老人……我们带来的9000吨粮食,可以帮助相当数量的难民家庭熬过一段艰难的旱灾生活。

  交接仪式后,我们去往难民营里的一个技术培训学校参观。这里开办了文秘、缝纫、建筑、木工、修理、英语等课程,定期招生。难民报名后,通过面试即可免费入学。

  技术培训学校里学习缝纫的学员

  学校里的难民非常专注。一位来自乌干达的难民学的是电工,正在画电路图。他来卡库马才半年多,但一个很厚的记事本已经写了差不多三分之二,字迹非常工整,电路图都是用尺比着画出的。

  一名难民正在画电路图

  不论生活多么艰难,不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希望通过知识和努力来改变命运的人都让我肃然起敬。

  然而,大部分难民的生存状况的确不容乐观,甚至可以说他们的未来看不到什么希望。有些难民在申请去美国、加拿大等其他国家避难,但审核的时间往往长达七八年甚至十几年,那是比中了彩票头奖更渺茫的机会。有些难民就出生在难民营,甚至第三代也是出生在此。他们一生都不曾离开这片营地。

  此外,难民和当地居民的关系也充满不确定性。当地居民是以放牧为主的图尔卡纳人,大约9万人,人数只有难民的一半。他们认为,难民的到来没有给他们带来利益和好处,却占领着当地的土地和资源。而难民因为有国际组织和各国的援助,生活条件甚至比当地居民要好,加上难民人数的增加对土地有新的需求,二者之间很容易产生冲突甚至暴力事件。

  从难民营出来,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前几天通车的蒙内铁路让在肯尼亚工作四年的我内心无比自豪,这条完全采用中国标准、中国技术、中国装备,由中国建造和运营的世纪铁路,连接起蒙巴萨和内罗毕两大城市,从开工到运营仅用了两年半时间,彰显着中国强大的实力。我何其幸运,生活在和平年代、日益强盛的中国,不受战乱之苦,不受饥饿煎熬,可以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而那些出生在难民营的孩子,他们未必比我们愚笨,却何曾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价值,哪怕是走出难民营看一眼外面的世界?和平不是理所当然,真的需要感恩和珍惜我们生活的伟大时代和强盛祖国,同时也祝愿难民营里的人们生活能够越来越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