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那些遛狗不牵绳的主人,狗可以不懂事你不行

subtitle 下划线06-14 20:47 跟贴 12759 条
中国许多养狗的人,极其不负责任。遛狗不牵绳,任由狗随地大小便,自家狗咬人了还强词夺理,可以说素质比狗还低。

  截至2012年4月,根据疾控中心统计,中国犬只数量已经达到1.3亿只,稳居世界第一位。随着犬只数目的激增,犬只伤人事件和狂犬病病例也越来越多。据上海卫生部门的统计数据,2004年上海市犬伤门诊就诊人数超过七万,2007年这一数字上升到十三万,较2004年几乎翻了一倍。

  两天前,湖南邵阳一五岁女童被狗咬伤,差点毁容;一周前,长沙某小区五位小区居民被一没有系绳的狗咬伤;一个月前,西安灞桥一女孩被狗咬伤,抢救无效死亡。

  “打狗”、“禁狗”呼声的与日俱增合情合理,很多人支持“打狗”,只不过是害怕被狗咬伤。但是狗患严峻,是因为狗太多了吗?恰恰相反,狗是在为它们的主人背锅。

  不负责任的养狗人太多了

  尽管中国狗总量大,但其实狗与人口数量比刚刚与国际平均值持平。美国的养狗率为世界第一,是中国的两倍多,平均每四个人就有一只狗,却很少发生狂犬病病例。2011年,美国疾控中心仅收到六例狂犬病病例报告,其中三例感染于境外,且多还是由浣熊、蝙蝠等野生动物所致,几乎没有家养宠物的责任。

  由此可见,狗的数量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中国大部分养狗人不负责任。

  在中国,被动而盲目养犬的人比例不在少数,《北京市民养犬态度报告》中统计,57%的宠物犬为他人赠送,而自己购买只占28%。在向佛山市伴侣动物保护协会申请领养宠物的人中,18至25岁的年轻人占了70%,其中租房者比例高达六成。多数人养狗都是一时兴起,在这之前并没有做足心理准备,不具备养狗的条件和素质。由于不了解宠物饲养知识,导致了本可以避免的宠物疾病和伤人事件。

  朱国等人在对杭州地区宠物犬肿瘤调查后发现,各类犬肿瘤中,乳腺肿瘤病例最多,占42.11%,比排名第二的皮肤肿瘤多了将近一倍,这与2013年刘春晖等人对北京地区犬肿瘤发生率的调查结果基本一致。然而国外资料普遍表明犬肿瘤发病率最高的为皮肤肿瘤,对于狗来说,乳腺肿瘤比皮肤肿瘤的危害更大,前者有一半的几率为恶性。

  绝育是降低宠物犬乳腺肿瘤发病率的重要手段,还能有效降低宠物伤人的几率。美国兽医协会的犬只伤人报告表明,有76%的伤人犬都是未经绝育的公犬。有研究者统计,美国83%的狗在第一个发情期前就被狗主实施了绝育手术。但国内的宠物主人普遍没有这种意识,一次对郑州宠物主的随机调查结果显示,约62.4%的宠物主不会选择给犬猫实施绝育术。

2013年9月29日,世界狂犬病日,菲律宾开展宠物免费疫苗接种及绝育手术。/视觉中国

  不给狗系绳也是常被诟病的行为。2016年南京共接到涉犬警情约1900起,其中三分之一是由于狗主人未系牵引绳,从而引发的狗被撞、狗咬人、狗丢失。但这并未引起狗主的重视,北京城六区的养犬行为调查显示,约有四成市民遛狗不拴绳,理由大多是“我家的狗不咬人”。

  存在感有限的养犬门槛

  大多数国家都对宠物主设立了一定门槛,这些门槛及其背后详细的处罚措施有效管理了养犬人的行为。欧洲立法会制定的《宠物保护协约》明确规定,不允许将宠物卖给十六岁以下的的人,养主必须为宠物提供良好的食宿环境。

  日本在2000年修订动物保护法时规定:应把宠物视为家庭一员。英国规定一般宠物应每天给予至少十五分钟锻炼时间。琐碎的入门条件要求养主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独立承担责任,而非仅凭一时冲动领养宠物。在英国,各种违规者将受到轻则罚款20英镑 ,重则判处6个月以下监禁的处罚 。

  中国多数城市制订的养犬管理条例中也规定了养犬门槛,要求每一只宠物必须注册登记户口,填写宠物状况,宠物监护人的姓名、住址等,缴纳一定数额的注册费并给狗注射疫苗后即可拿到犬证。但这种“交钱就能养”的经济门槛实际上更像是主管部门和狗主之间的一次性交易。

  如果交易价格不合理,再加上看不到登记后的福利,狗主就会选择赖着不交。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与制度分析课题组的《北京市民养犬态度报告》中显示,有42.1%的人表示未登记原因是因为登记费用过高。

  相比之下,国外虽然非经济因素的入门条件较为繁琐,但经济门槛比较低,大多国家选择用低廉的登记费保证所有饲养犬都能登记上户口。在纽约,家庭饲养犬的执照费为每年8.5美元,新加坡饲养犬的注册费也仅相当于6美元。

  中国则选择以用高收费的价格杠杆控制宠物犬数量,最早制定的那批养犬条例中的登记费用高昂,少则几千,多则如广州市,达到了上万元。在2003年《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通过前,北京市犬只的登记费高达五千元,根据2003年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的调查,北京市月收入3000元以下家庭的养犬比例占到了57%以上,超过一半养狗家庭难以接受高额登记费。

  近几年来随着各个城市陆续下调登记费,各地登记率都在陆续上涨。2010年成都市开始实行免费养犬登记,一年后,办证登记率就达到了85%以上。但就全国整体情况来看,登记费仍然偏高,动辄三位数的登记费与人均收入之比远高于欧美国家。

  登记费的去路不明和缺少相应服务也让狗主怀疑这笔费用是否值得缴纳。在北京市民养犬态度报告中,几乎所有受访者都认为政府部门在收取注册管理费后应提供后续服务,包括上门免费注册疫苗、组织犬体检等,这些恰恰是大部分养犬规定中的空白部分。

  大多数城市在养犬管理规定中没有说明强制收费的理由和开支的去向,仅少数城市含糊地提出收费的处置方法。据估计,北京市光2001年一年的注册管理费就有一亿八千万,但这些钱并没有用来给养狗人做狗的节育和防疫。

  在一些城市,有户口的狗与没有户口的相比,没有任何区别,享受不到额外福利,即使是上了户口的合法狗,也只能养于深闺,没有抛头露面的资格。据《上海市犬类管理办法》的规定,“除领证、检疫、免疫接种和诊疗外,禁止携带犬类进入道路、广场和其他公共场所。

  打狗有术,监管无方

  狗主不负责任的态度和形同虚设的养狗门槛导致大量非法养犬存在,大量犬只不能有效管理,给狂犬病防疫工作造成了严重困难。

  卫生部在《中国狂犬病防治现状》中指出,中国狂犬病死亡人数仅次于印度,居世界第二位。从1950年至今,中国报告狂犬病死亡数已经超过11万。犬是中国狂犬病的主要传播媒介,北京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85%的狂犬病死亡病例都接触过可疑犬类。

  WHO主张大规模的疫苗接种是防治狂犬病的最有效办法,犬接种狂犬病疫苗达到80%即可切断狂犬病的传染源,防止狂犬病在该地区流行。

  目前来说,在中国很多地方,宠物犬疫苗接种覆盖率普遍较低,农村地区近乎为零,宋淼等人汇总湖南、广西、贵州、安徽、山东和江苏等六省1990-2014年的资料后发现,这些地区犬的狂犬病疫苗接种率仅仅为5.31%。

  再加上对狂犬病的恐慌心理,一旦发生疫情,大多数偏远地区会选择采用大规模屠杀的方式控制疫病传播,无论犬只是否有明显症状,一律无差别扑杀。2014年,云南省保山市为管控狂犬病疫情,屠杀了近五千条狗。

  这一方法成本低,短时间内见效快,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扑杀过后,又会有新的犬出现,如果新的犬只依然没有进行免疫,狂犬病风险将仍然存在。

  事实证明,如果事先做好有效防控,就不需要在疫情发生后被动应对。以印度的软奈市为例,在1980-1995年,该市主要采取屠杀犬只的方式来防治狂犬病;从1996-2005年,则引入了对流浪及家养犬只的防疫和绝育计划,取代了粗暴的屠杀。结果发现,该市的狂犬病病例从每年120起降到了每年5起。

  中国各地的养犬管理条例中普遍规定了宠物犬的强制免疫,先免疫后注册,其中涉及公安、城管、农业、卫生等多个部门。按照分工,人群疫苗接种由卫生部门管理,动物免疫接种由农业部门所属的畜牧兽医站负责,动物的登记注册归城管或公安部门负责,狂犬疫苗的生产经营则归药品监督部门管理。由于各个管理部门各自为政,没能形成合力,出现了“大家都在管,大家都管不好”的现状。

  2014年,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司法委员在行政执法报告中明确指出了养犬管理行政执法工作的现存问题:“实际工作中,各部门单打独斗,协调工作机制作用有限,其他部门’等靠推‘的现象普遍存在,……,往往只有公安一家‘孤军奋战。”

  作者:刘雯奕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