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警惕|网上5毛钱能买户主信息,有人买房次日接10个电话

subtitle 上海法治声音 06-13 15:29

  上海市委政法委、上海报业集团联合出品。聚焦法治热点,关注法治人群,传播法治精神。

  编辑排版|严宇静

  责编|陆慧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通报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这是两高首次就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出台司法解释。根据此次司法解释,非法

  获取、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者可获刑。

  5毛党,你的良心不痛吗?

  6月初,接房不到一个星期,刘城(化名)已接到不下20家装修公司打来的促销电话,以及近百条家具家电促销短信,“他们似乎很清楚我的购房情况,甚至接房时间都能精准地说出来。”

  刘城的遭遇并非个例,很多购房户主都遇到过类似情况。有业内人士透露,户主信息遭泄露早已是行业“明”规则。通常户主接房后,其购房信息会在短短数小时内,以5毛到8元钱不等的价格“流向”装修公司、家具经销商等手中,这些人再致电户主,寻求合作。

  随着越来越多房地产公司、家具家电销售商等从业者的入场,户主信息已成为他们眼中必争的“信息源”。一条从房地产开发商、物业公司手中流出,由装修公司、家居卖场接手,最后流到房产中介或是抵押贷款公司的房地产信息灰色产业链,也随之浮出水面。

  以“购房信息”、“泄露”为关键词在网上进行搜索时发现,在微博、贴吧等网友聚集的论坛里,查到大量全国各地网友发布的“信息泄露”帖子,其中除了抱怨个人资料泄露外,更将源头直指房地产开发商和第三方中介平台,认为正是他们的监管不力,导致信息泄露。

  一位信息贩子介绍说,装修公司在购买户主信息时,很少只购买一二百条,通常都是将整个小区或者几个楼盘资料“全包”。如此一来,后期电话、短信推销成功率才更大一些。

  若按一个小区3000户人家计算,“全包”价格则为1500元。往往信息贩子更乐于和这样的大客户合作,每个月只要遇到几个“全包”,或者一次性买下几个小区的买家,卖家轻松能赚到上万元。

  在交易过程中,信息贩子显得更为警惕,重庆卖家“老L”在交易过程时,一再核实身份,并要求告知所经销的家具品牌,下属有多少员工等问题。当记者以长久合作为由,询问对方信息来源,以及其从事职业时,老L极其敏感地反问是否是“警察钓鱼执法”,“我卖这个承担了极大的风险,逮到是要坐牢的。”

  在反复确认身份后,老L终于答应进行信息交易。记者以“先验真伪”为由,用50元价格从其手中购买了100位重庆某小区楼盘户主信息。

  一小时后,对方将资料发了过来。在这份资料上,记者发现,除了户主姓名、电话号码外,还清楚地标注着所属楼盘名字、所处位置、户主楼层房间号、户型大小等详细信息。

  一位卖家所在地的公安人员表示,不能确定这些卖家货源究竟从何而来,存在一种情况是有买家在当地各个楼盘开发商手中收购这些户主信息,再在网上售卖,而装修公司、家具家电经销商正是这一信息链条下的购买者。

  除了5毛钱一条的信息外,老L手中还握有更为精准的“意向客户”信息。

  “这些都是‘内部人员’才到手的资料。”老L解释称,“5毛钱的客户只确保是小区户主,但不保证对方是否已装修完毕。而8元钱的意向客户都是才接房,或者即将接房的客户,房屋基本都还没来得及装修,推销成功率相对高得多。”

  房地产、物管“内鬼”偷资料

  在户主信息泄露链条中,老L和同行们扮演着“中间商”的角色。为了拿到更多的户主资料,他们不断寻找着房地产行业销售人员、物业人员等“内部人员”。

  从以往的房地产信息泄露报道来看,较常见的泄露源头主要为房地产销售人员和物业管理人员2种渠道。

  据悉,两者所泄露的信息价值有着极大区别。物业管理人员持有的户主信息虽然更为详尽,但通常都是户主在进场装修时才获得对方信息。这种已有装修公司合作的户主,并不是信息贩子的意向对象。如果要想在“客户下订单后立即拿到信息”,老L们更喜欢拉拢房地产销售人员。

  在成都某房地产售房部工作的刘浩(化名)印象深刻。2009年他刚涉足房地产行业时,就曾和当地一家装修公司有过户主信息交易的经历。“当时‘行价’是一栋楼按照100户人家计算,卖给下家的价格是2万元。”

  在巨额利益的诱惑下,包括刘浩在内的众多销售人员开始利用工作之便,将户主资料从办公室电脑中拷出后,转手贩卖给贩子。

  在刘浩看来,房产信息源头泄露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就是偷资料。”如今随着“内部人士”的逐渐增多,装修公司所支付的收购价也开始越来越低。

  刘浩算了笔账:如果每条一手信息按8元钱计算,通常一个容纳3000户人家的楼盘,价格也仅为24000元,但能独自将小区全部户主一手信息得到的几率几乎为零。运气好的话,也最多得到一两栋楼信息而已,按照每栋楼150户人家计算,也就2000多元。

  除了价格越来越低外,风险过大也是刘浩收手的原因。信息贩子和房地产公司内部人员“合作”途中,一旦其中一方出事,彼此必然会受到牵连。

  “房产行业中下游需求量的日益庞大,也加大了从业者对户主信息的需求量。”老L说,“为了能迅速抢夺客户资源,买业主名单是最快捷的办法。”

  据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家装专委会于2016年12月所发布的数据显示,如今家装市场达到近2万亿元规模。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家装从业者进入这个市场。

  老L将自己手中的客户按所从事的行业,列了先后推销名单:一手资源优先卖给装修公司,再销售给家具家电客户,最后再转手给抵押贷款公司。“这顺序不能乱,要跟着户主装修的进度走。”

  但在户主信息贩卖市场中,并没有任何保密性。客户随时可以变成竞争对手。不少装修公司在使用完从老L手中买得的资料后,往往会将名单转手卖给同行,这让他在随后的销售中经常被告知“已经获得户主信息了。”

  老L将这种行为称为“金字塔销售”:一手信息贩子无疑是最上面层次的销售源头,而其下面的客户同样也担任着销售者角色。“越到后面市场越乱,价格从几元一条跌到几毛一条不说,甚至谁也不知道资源有多少人买过,下家也不知道买到手的资源是谁给的。”

  泄露源头不明难维权

  调查时发现,消费者购房后信息被泄露已成为行业常态。甚至有购房者在得知信息泄露后表示“很正常”。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正式出台。《解释》称,将从今年6月1日起实施,司法解释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和适用法律进行了进一步的明晰。

  值得注意的是,该司法解释除了将姓名、身份证号码、通信通讯联系方式、住址、账号密码、财产状况等信息纳入“公民个人信息”外,更明确了未经被收集者同意,将合法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向他人提供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规定的“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司法解释第四条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通过购买、收受、交换等方式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或者在履行职责、提供服务过程中收集公民个人信息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三款规定的“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

  然而,往往因为信息泄露源头不明,导致户主维权时艰难。

  来源|新京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