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民族主义之殇:百年前的亚美尼亚惨剧

subtitle 最强冷吧众 跟贴 2343 条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军队屠杀,干旱饥渴,盗匪肆虐,疾病奴役,在奥斯曼帝国土耳其青年党从1914年到1918年长达4年的有序种族清洗之后,奥斯曼帝国境内的亚美尼亚人减少了四分之三。

  亚美尼亚屠杀作为现代首次种族屠杀事件,和日后的纳粹屠杀犹太人,卢旺达屠杀并列为现代三大种族屠杀。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土耳其青年党人到底杀害了多少亚美尼亚人死亡至今尚无定论。否认亚美尼亚屠杀的现代土耳其政客承认有几十万亚美尼亚平民因种种战时政策死亡,亚美尼亚现代史学家则宣称土耳其青年党的国家政策蓄意谋杀了150万亚美尼亚人。

  那么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到底如何呢?

  1 一个国家最好只有一个民族

  △一战爆发后土耳其与德国 奥匈 保加利亚组成了同盟国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欧洲分裂成同盟国和协约国两大阵营。开战不久,以德奥为首的同盟国集团就用黄金和美妙的许诺,拉拢了奥斯曼帝国的执政党土耳其青年党,把这个病夫帝国拖入了世界大战的漩涡。

  素有欧洲病夫雅号的奥斯曼帝国在参战的第一个年头就连遭败绩。恩维尔帕夏在高加索战线惨败损失6万人,英印军队占领了伊拉克南部,英法联军的舰队还炮轰了土耳其海峡并于加利波利半岛占领了数个滩头阵地。

  △封锁君士坦丁堡的英法战舰

  帝国大廈崩塌在即,有人欢喜有人愁。看到英国无畏舰出现土耳其海峡,一些奥斯曼亚美尼亚人欣喜若狂,奥斯曼帝国王室则急忙向亚洲转移家眷。这一段时期内,奥斯曼帝国境内的民族矛盾加剧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在高加索前线,奥斯曼亚美尼亚士兵成建制地向俄国人倒戈。

  在伊斯坦布尔,亚美尼亚人在奥斯曼帝国境内最大的聚居区为英法舰队的出现张灯结彩。

  在莫斯科,巴黎等协约国大城市,亚美尼亚激进分子到处为他们民族独立建国进行游说。

  奥斯曼亚美尼亚人这些举动无不大大刺激了以民族主义作为其奋斗目标的土耳其青年党政客的恐惧。为了防止亚美尼亚独立,解决境内的亚美尼亚第五纵队,土耳其青年党提出了一劳永逸解决亚美尼亚问题的方法。简单来说就是,强制迁徙和肉体消灭。

  土耳其青年党计划先将奥斯曼亚美尼亚人强行迁徙到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沙漠定居点上。主要利用沙漠行进的高死亡率,辅之以军队和暴徒的直接屠杀,从而使亚美尼亚人在帝国各个省份的人口比例少于10%,达不到独立建国的标准。

  △奥斯曼帝国境内的亚美尼亚人主要分布地区

  2 枪杆子里出民族主义

  △强行带走亚美尼亚人的奥斯曼军队

  1915年2月,土耳其青年党开始着手将德尔特约尔到奇里乞亚的亚美尼亚驱逐到叙利亚去。4月,伊斯坦布的亚美尼亚显要被奥斯曼警察逮捕押送到海峡对岸。1915年5月6日,土耳其青年党出台了《驱逐法》,宣布将帝国安纳托利亚东部6省的所有亚美尼亚人全部搬迁到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沙漠地区。

  在这些公开强制迁徙措施的背后是土耳其青年党颁布屠杀亚美尼亚平民的密令。屠杀按一定模式展开,驱逐通知发布一段时间后,亚美尼亚人便被奥斯曼宪兵队用刺刀逐出家园。他们将12岁以上的男性和女眷分隔开来,将其残忍杀害。在边远的村落里,对亚美尼亚男子的屠杀就在他们女眷尖叫声中进行。

  △被处决在树林里的亚美尼亚人

  在大城市里,他们会被带到隐蔽的地方处决,不让外国人发现。解决了亚美尼亚男人后,妇孺则被持械的武装人员赶上通往沙漠的死亡车厢。一些车次上的人刚一上路就遭到抢劫并被成批屠杀,有些人从一个镇子被撵到下一个镇子,途中老弱病残拖累行进的被当场杀害。

  △被奥斯曼军队摧毁的亚美尼亚城市

  几千户人家人家从阿勒颇上路,只有不到1成的人活着抵达代尔祖尔。因为沙漠里的土匪骑着马,手持马刀,成群结队地攻击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们。他们绑架杀人,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他们把中意的挑走,有谁要反抗就往死里折磨,然后再带走。由于不能也无法折返,还活着的人别无选择,只好继续前进。再一次遭受新一轮的攻击和洗劫。

  ——亚美尼亚幸存者的回忆

  逃过了奥斯曼军队直接屠杀的亚美尼亚人的苦难尚未结束。抵达流放地摩苏尔和代尔祖尔要经过可怕的大沙漠。上百万饥肠辘辘,衣衫褴褛的亚美尼亚人在中东浩瀚的沙漠中徒步行进,骑马的奥斯曼宪兵在队伍的两侧监视他们。

  △中东地区的奥斯曼骑兵部队

  沙漠的暴晒和缺水对亚美尼亚人造成的死亡远胜土耳其士兵子弹的效率。押运过程中,奥斯曼宪兵随心所欲以各种骇人听闻的手法对手无寸铁的亚美尼亚人施暴。不少亚美尼亚人因为得不到充足饮水和食物变得步履虚浮成为掉队者,对这些掉队者奥斯曼宪兵一律格杀勿论。

  一路上,凶残的库尔德劫匪劫匪仿佛无处不在,他们抢劫所有亚美尼亚人,用马刀杀死亚美尼亚男子,俘虏强奸亚美尼亚妇女和孩童。奥斯曼宪兵则和劫匪窜通一气,前者对后者的暴虐熟视无睹。终日被暴行,疲惫,饥饿,随时有可能死于非命的恐惧折磨的亚美尼亚人精神濒临崩溃。许多亚美尼亚人不甘受无情的命运的摆布,选择了自行了断。

  △正在掩埋亚美尼亚人尸体的奥斯曼军队

  杀人如麻的奥斯曼宪兵无所顾忌,就算在加害者面前也对他们的暴行直言不韪。

  一位亚美尼亚幸存者巴拉基昂曾神父曾和押送他的奥斯曼宪兵上尉交谈,询问他沿途的尸骨从何而来。上尉坦白地回答神父:这些是在8月到9月里被杀的亚美尼亚人。君士坦丁堡来的命令。尽管塔拉特帕夏(土耳其青年党领导人)挖了许多大坑填埋这些尸体,但冬天的潮水把土冲开了。现在你也在看见了,到处都是骨头。

  神父追问:屠杀亚美尼亚人的命令是谁的命令?

  上尉解释,是君士坦丁堡的土耳其青年党的中央委员会。最严格执行这条命令的是凯末尔总督。他是凡城人,听说亚美尼亚人在凡城叛乱的时候把他家人杀个精光,他为了报复,把亚美尼亚男女老少统统杀了。神父的一连串问题没有使上尉感到不快,上尉很享受跟这位亚美尼亚神父聊天。

  △一名亚美尼亚神父

  侥幸穿越沙漠抵达流放地的亚美尼亚人也得不到很好的照顾。奥斯曼政府给流放者安排的新居住地设备简陋,霍乱和饥饿始终在他们头上盘旋不去。土耳其青年党不仅用前所未见的高效手段屠杀了境内的亚美尼亚人,还对其他少数民族如法炮制,例如奥斯曼帝国境内的亚述人口就从战前的65万人减少到了25万。

  △奥斯曼人将亚美尼亚人带上了死亡之路

  3 人性之花

  △遭到驱赶的亚美尼亚儿童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战争是残酷的,沙漠是荒凉的,但都不能阻止人性中同情和怜悯。这两大美德在干旱贫瘠的沙地生根发芽,茁壮盛放。中东不同群体纷纷对处在水深火热中的亚美尼亚人伸出援手。

  不少亚美尼亚妇孺被库尔德人和阿拉伯人从死亡行进的途中救下,靠这些好心人的接济度日。其中,一位名叫赫拉努斯的亚美尼亚女孩就是这样逃过了一劫。赫拉努斯是在切尔米克得救的,一位奥斯曼骑警把她带回来家,像对待女儿一样关怀她。赫拉努斯16岁时嫁给了骑警的一个侄子,她的结婚证上写的是泽埃尔,是骑警侯赛因与妻子艾斯玛之女。

  当土耳其军官要求巴格达的德国铁路公司交出所有的亚美尼亚工人时,遭到了来自德国工程师的严词拒绝。虽然德国是奥斯曼帝国的同盟,但巴格达的德国公司还是竭尽全力保护他们手下的亚美尼亚雇员不受侵害。1916年早期有多达11500名亚美尼亚在此工作,据幸存者称,他们做廉价苦力也比死亡迁徙强上百倍。

  △正在向奥斯曼兜售克虏伯大炮的德国人

  不是所有土耳其官员都像土耳其青年党一样铁石心肠。一些军官和政府官员拒绝执行土耳其青年党屠杀亚美尼亚的命令,遭到了杀害和撤职的处分。其中就包括了阿勒颇总督,安卡拉总督,卡斯塔莫怒总督等几位地方高官。他们所管辖的地区一直是传统上民族众多,关系复杂的历史遗留地带。他们对于人与人之间相对和谐的共存理念,远比那些在君士坦丁堡接受西化教育的所谓精英们要好。

  △二十世纪20年代的安卡拉

  4 一个民族最好只有一个国家

  △控诉奥斯曼屠杀的亚美尼亚人

  奥斯曼帝国境内的亚美尼亚民族问题本有机会得到和平解决。不管是1918年奥斯曼帝国崩溃后的民族自决,抑或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开明土耳其共和国的把土耳其人和亚美尼亚人融合成新一个民族。

  但两股狭隘的民族主义:土耳其民族主义和亚美尼亚民族主义的冲突却激化,引爆了两族矛盾。亚美尼亚大屠杀就是冲突的牺牲品。虽说土耳其青年党要对屠杀负主要责任,可亚美尼亚激进分子的推波助澜亦是功不可没。

  熟悉奥斯曼帝国历史的人无不对亚美尼亚屠杀感到震惊,此等规模的种族灭绝是这个帝国600年的漫长历史中绝无仅有的。哪怕是被西方人诟病野蛮落后的苏丹专制时代都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为什么在由土耳其青年党统治奥斯曼帝国的短短数年里出现了呢?

  原因就在于和依赖君权神授和文化多元化进行统治的苏丹政府不同,土耳其青年党从建立的伊始就带有浓厚的民族沙文主义色彩。绝大部分土耳其青年党人都是土耳其人,他们大多曾留学过德法深受当时流行民族沙文主义思想的浸润,他们认为拯救奥斯曼帝国的唯一方法去民族多元化,实行土耳其民族化。

  △被从城镇带离的亚美尼亚人

  他们上台前像纳粹的工人党一样,向奥斯曼全体国民许诺无差别的自由和面包,获得了不同民族,不同身份等级的国民的拥护。等他们完成暴力上台,就把对国民的承诺抛掷脑后,建立了和纳粹别无二致的极权政党的独裁统治。这些狂热盲目的土耳其民族主义者把奥斯曼帝国的衰落归咎于帝国民族的多元化,对国内的民族问题只会采取简单粗暴的办法。土耳其青年党不光策划屠杀了奥斯曼亚美尼亚人,奥斯曼亚述人,而且企图在文化上土耳其化国内的阿拉伯人。

  土耳其青年党对亚美尼亚人的指责并非全无根据,少数亚美尼亚激进分子的行径和今天中东的极端宗教恐怖分子相去不远。

  △抵抗奥斯曼军队的亚美尼亚民兵

  这帮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激进分子,因师从俄国而崇尚暴力革命,更把民族福祉寄托于暴力手段和外国列强的干涉。他们除了徒劳地游说西方列强出兵帮助他们实现民族独立外,还热衷于恐怖袭击:

  1896年8月26日,亚美尼亚激进分子突袭了伊斯坦布尔的国家银行,杀了两名保安,劫持了150名人质,并以炸毁银行大楼为要挟逼迫奥斯曼政府妥协。

  进入一战这个奥斯曼帝国民族问题最敏感的时期,他们愈加活跃,一边马不停蹄地把奥斯曼帝国国内的情报报告给协约国外,另一边孜孜不倦地怂恿鼓动前线的奥斯曼亚美尼亚士兵倒戈。

  正是亚美尼亚激进分子的这些不智举动促成了土耳其青年党屠杀亚美尼亚人的决心。在这些深得欧洲大陆极端文化熏陶的精英看来,一个国家最好只有一个民族。不巧的是,站在他们对立面的亚美尼亚人也因为民族主义而觉得一个民族最好只有一个国家。

  1918年,奥斯曼帝国向协约国投降。土耳其青年党旋即在国内一片骂声中黯然宣告解散,亚美尼亚屠杀的主事者接二连三的逃往国外。奥斯曼新政府迫于国际压力于1918年11月成立了军事法庭,逮捕了300名土耳其军官,其中包括了多名行省总督和前土耳其青年党人,以及一些低级的地方官员。

  经过数月的审议,法院判处18名被告策划实施亚美尼亚屠杀的罪名成立。由于判定有罪的18人中有15人缺席庭审,因此只有3名官职较低的被最终送上绞刑架。

  △策划解决亚美尼亚人问题的恩维尔帕夏

  他在一战后死于非命

  为了不让那些漏网的战犯继续逍遥法外,亚美尼亚人民决定自行替天行道。1921年3月15日,塔拉特帕夏被一位从亚美尼亚刺客击毙。1921年12月5日,哈勒姆帕夏也被亚美尼亚刺客刺杀得手。土耳其青年党的两大巨头,杰马勒帕夏和恩维尔,也分别在高加索和中亚地区死亡,死因不详。

  这些愚蠢而自命不凡的人虽然已经死了近百年之久,他们脑袋里的邪念却一直被不同的人传承。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