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跑步四大恶:替跑、猝死、中暑、攀比

subtitle 跑步者说06-12 21:15 跟贴 9 条

  一、

  过去的一个周,让大家劳神了。

  旧恨开庭,新怨补位,当跑步跟替跑、猝死、高温等词汇相融的那一刻,电光火石,整个圈子都在颤栗。

  先是,2016年厦门海沧国际半程马拉松比赛“替跑者”猝死事件,死者家属将赛事运营方和转让号码布者告上法庭,索赔百万。此前,赛事运营方出于人道主义,已自愿支付死者家属10万元费用,这也是马拉松赛事对待反常事件的常规做法。

  之所以此次被诉至法庭,只因为猝死的人是替跑者,死者家庭控诉转让号码者违背了名额不得转让的基本规程,控告赛事运营方没有终止冒名参赛者的行为,没有尽到基本的监管义务。

  这件事让我想到了前几天的另一个判决:乌鲁木齐市民陈先生邀请心情不好的前同事芳芳来家中做客,在陈先生到厨房准备水果时,本来坐在客厅的芳芳突然从客厅窗户坠下五楼身亡。芳芳的父母将陈先生告上法庭,索要死亡赔偿金及丧葬费等近30万元。涉事法院认定陈先生有一定过错,承担20%的次要责任,判决其赔偿芳芳家人8万元。

  陈先生觉得很冤枉,自己一没有对她有违法行为,二没有对她有言语刺激,还要背负责任,拿出赔偿,很是无奈,网友们也是纷纷感慨,以后不敢邀请朋友来家做客了。

  人之常情是同情弱者。但凡在社会活动中利益受损的一方,都会瞬间把自己定位到弱势群体,挑出规则中的漏洞,质疑对立群体的不仁。法律也不外乎人情,对簿公堂时,谁弱谁就更容易得到偏袒,规则,硬挑都能挑出毛病。

  如果这次赛事运营方输了,以后的马拉松赛事灾难重重:必须本人亲自领取参赛装备、现场戴手环、签署生死状、人脸识别、赛道巡视监查……累,劳师动众,规程虽然完善了,结果虽然保证了,过程却变得烦琐,体验也大打折扣。

  替跑是恶,猝死是恶,它们来源于业余爱好者的儿戏和无知,而恶法的制定最早只针对恶人,最终却殃及众多善人。此为大恶。

  二、

  再说,上周的通州半马,一跑者高温中暑,为了完赛奖牌,拒绝救助,救护车赶来后也是三上三下,最终失去意识才被送往医院,目前还在重症监护室抢救。

  跑步中暑丢命的例子不举了,年年都有。有的是为了在高温中训练让身体的耐受力更强,有的则是为了完成一场交了费报了名的赛事,更有甚只是为了赢得完赛后的那一枚奖牌。

  攀比心害死人。

  跑了多少场马拉松,收集了多少块奖牌,这涉及到个人爱好,本身并没有任何问题。但如果把这些建立在伤害身体、危及生命的基础上,那就本末倒置了。

  勇气、坚持这些词汇不适用于一个业余莽撞跑者的马拉松赛场,有时候害怕、退缩才有机会成就更好的下一次。就像最敬畏高山的是那些攀登过无数山峰的登山者,最小心驾驶的是那些开了许多年车的老司机,最认真对待马拉松的都是那些跑了很多全马的健跑者。

  收起我们的虚荣,完赛不是终极目标,奖牌更代表不了所有的荣光,量力而行,跑过的每一步都有回响。

  跑步中暑是恶,不顾及身体感受眼里只有奖牌的更恶,它们来源于对成绩的攀比,对虚荣的追求。马拉松运动彰显的是挑战自我、超越极限、坚忍不拔、永不放弃的体育精神,它针对的是专业选手,万万千千的业余选手,不知自我,不了解极限,不懂得敬畏、毫无信念,还谈什么挑战、超越、坚忍、永不放弃。

  三、

  跑步人群还在飞速疯涨,新新跑者源源不断涌入各个街道、公园、马拉松赛场,可以预见的是,跑步四大恶还会持续上演,没有人可以阻止人性的投机。

  但它一定不会再像今天这样频繁,因为失去理智的弱者不会得到永远的同情,失去了人情的庇护,弱势在法律上也会变成劣势。

  跑者非圣贤,孰多孰少,都沾惹几分恶习,只要这恶不伤人,并逐渐减少,便也算是跑者的大善了。

  四、

  逝者安息。

  我是老虎

  高血压跑者 | 业余写手

  不教技术的跑步教练 | 懒散的创业者

  这里是严肃跑者的聚集地

  不要空想家,只有行动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