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7个省份已推“公车标识化” 多地为公车加装GPS

subtitle 新京报06-11 10:53 跟贴 18 条

  6月8日下午,山东济南,工作人员正在对公务用车进行标识化喷涂工作。 陈玮 摄

  今年以来,多个省份发文要求推行公车标识化。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截至目前,至少已有17个省份在全省范围内推行公车标识化。同时,多地为公车加装GPS、建立公车管理服务平台,公车改革正向深处推进。

  2015年12月,中央和国家机关本级车改已全面完成,进入后续监督阶段。据国家发改委的统计,截至2016年底,除西藏、新疆和新疆兵团外,其他29个省份省直机关车改已全部完成、已有26个省份完成了地市级车改、近20个省份完成了县级车改。

  这似乎意味着地方车改已进入攻坚阶段。但在实践中,公车违规使用问题依然突出。5月10日,中纪委官网《每周通报》栏目通报了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处61起违反八项规定的案例,其中涉及公车问题的有14起,占23%。

  当前,公车改革已进入“深水区”,车改的监管对于车改的成功至关重要,无论是监督车改方案的落实,还是监督公车的使用管理,都是对车改方案顺利实施的保驾护航。公车改革是一项好政策,如何将公车改革落实好、监管好,正是当前公车改革的关键点。

  17个省份推行公车标识化,方便监督

  近日,浙江省出台规定,要求全省各级党政机关公车两侧将统一喷涂公车标识和监督电话,以强化公众监督。

  5月22日,《山东省公务用车标识化管理实施方案》印发,要求各地在今年6月底前完成公车标识喷涂工作,对于新购公车,应在办理车辆牌照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标识喷涂。据当地媒体报道,目前已有30余家省直单位公车完成喷涂,全省17地市正在制订公车管理实施方案,公车标识化喷涂将全面展开。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截至目前,至少已有17个省份推行了公车标识化。

  其实,早在公车改革之前,就有一些地方尝试推行公车标识制度。浙江就是“先头兵”之一。2004年,浙江省平阳县被称为在全国首推“公车贴标”的地方。2005年1月,温州近万辆公车在前玻璃右上角张贴“公务车”标识。有报道称,温州市纪委介绍,几个月运行下来,总体效果不错,遏制住了公车私用抬头的现象。

  除了一些地方试行外,也有省份在全省范围推广。2010年,湖北全省所有公车统一张贴专门的公车标识。

  2015年12月,中央车改办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答疑地方车改时明确表示, 除涉及国家安全、侦查办案等有保密要求的特殊工作用车外,执法执勤用车应当喷涂明显标识,机要通信及应急公务用车、特种专业技术用车也应作明显标识,接受社会监督。

  该负责人介绍,在各省的批复方案中,中央都要求各地采取措施落实“标识化”,并将把落实“标识化”工作作为下一步监督检查的一项重点。

  明确标识方便监督,有地方称“效果很好”

  很多省份要求,除了标识“公务用车”,还应标明监督电话,方便群众监督。

  比如,浙江省规定,执法执勤用车按相关管理办法和规定喷涂统一标识图案,尚未规定统一标识图案的部门,先喷涂“执法”字样及监督电话“12345”作为过渡。事业单位改革后保留的业务用车、特种专业技术用车等车辆,喷涂“单位名称”,并附监督电话“12345”。

  同时要求,车辆两侧均需喷涂公车统一标识,图案的具体规格、颜色、尺寸等也有详细的规定。如不按规定喷涂标识、故意遮挡擅自损毁标识的,将责令限期整改,情节严重的,按有关规定追责。

  目前,江西省公车标识化刚刚结束,省机关事务管理局有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正在跟踪具体效果。“主要反映的是一些小情况,比如车子乱停乱放等,暂未收到公车私用的反映,目前看效果很好。”

  “去年标识化之后,没有出现遮盖标识私用的情况,现在没有人敢公车私用。”广东省阳春市相关工作人员说。

  记者注意到,公车统一标识各地的做法有些不同,有的是喷涂、有的是张贴。如果执行不到位,也会被“有心”的官员钻空子。

  2015年12月,广东纪委通报一起公车私用案例,广东省惠州市龙门县平陵司法所所长陈秀平2014年1月擅自将公车的“司法”标识撕掉并继续使用,被批评后的1年后,他再次将标识撕掉,并在3个月内先后8次驾驶该公车回家、外出吃饭、搭乘妻子到县城购物等。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车标识化是最廉价的监督方式,建议尽快推广到更多省份。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长王敬波认为,公车标识化是公车改革的基础性工作,通过标识化让社会监督有了一个载体和可能性,以前对是否公车公众很难界定,此举让社会监督有了可操作性。

  公车加装GPS定位,实现“有迹可循”

  一些省份在实行公车标识化之后,仍发现有公车私用的问题。为了加强监管,广东、甘肃、湖南、四川等地还采用公车GPS定位。

  广州市从2011年起开始试点公车加装GPS。据广州市纪委公布的数据,按每年每车减少5000公里节省5000元计算,全市已安装GPS的8491辆车每年节省费用约合计4200万元。广州市纪委相关负责人2011年接受采访表示,安装成本,不到半年就能收回来。

  据时任绍兴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胡周祥2013年向媒体介绍,安装GPS,每辆公车的运行轨迹、维修、加油等都可查询。2014年底前,绍兴市级党政机关公车都安装GPS智能化管理系统。

  据当地媒体报道,安徽庐江县2013年7月开始为该县公车安装北斗卫星定位设备,24小时监控公车私用现象。该县纪委有关人员表示,安装北斗卫星定位设备后,庐江县公车不入库的现象大有改观。

  目前,给公车安装GPS进行监管,仍只在部分地方运行。2015年12月,中央车改办要求地方加强保留车辆管理,通过对保留车辆实行标识化喷涂、加装卫星定位系统等手段,做到实时动态监管。

  2016年12月,贵州省黔西南州公车改革方案发布,要求“条件成熟的单位应推行公务用车卫星定位监控系统,即时掌握车辆运行状况”。

  还有一些省份正在准备在公车上安装GPS。江西省机关事务管理局有关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透露,“下一步会对公车进行信息化管理,车辆安装北斗监控等,预计今年内会开展”。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长王敬波表示,通过技术手段的应用,一要防止公车滥用,行走路线有迹可循,可谓“登记备案”,让私用的可能性更少;二要发挥其对公车和公务人员工作执法监督的作用,比如执法用车是否一直“趴”在停车场,是否存在执法不作为、磨洋工等情况。因此,要发挥技术手段的多重作用,通过留痕追溯到执法行为本身。

  建公车管理平台,实现“全省(市)一张网”

  除了统一标识、加装GPS定位,很多地方建立公车管理平台,实现了“全省(市)一张网”,对公车进行全方位的动态监管。

  山东省发布的《公务用车管理平台建设工作方案》规定,将纳入平台管理的车辆,实行“集中统一”管理,涉及运维、用车、租赁、监管等多项内容。

  为了更好地使用平台系统,去年,山东菏泽对市直机关部门进行了“车辆管理系统”使用及操作的培训,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只需在手机上下载“车辆管理系统”APP,当有出行需求时,便可直接通过APP提交用车申请。

  “费用可控,实现公车全生命周期管理和运行费用信息化管理,用车信息全程在线记录,实时掌握公务用车事由、轨迹、里程和结算等业务数据,实现出行费用清晰明了。”安徽省公车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之前介绍说。据媒体报道,去年10月,安徽公车管理率先实行“全省一张网”。

  “现在江苏也在着手建立全省公车管理一张网,巩固车改成果,建立长效管理体系。”江苏省机关事务管理局相关人员介绍说。

  此外,一些地方在探索更为市场化的方式。比如,杭州市政府与滴滴签订协议,将滴滴作为公务员出行的网约车首选服务平台,为杭州市13个区县(市)公务员提供普通公务出行及上下班通勤服务,并给予一定优惠幅度。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建议,“可以引入企业租车平台代替政府公车服务中心,进一步降低成本”。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长王敬波表示,建公车管理服务平台是对公车统一管理,实现集中管理、统一调配,目标是优化公车资源,避免资源浪费和闲置,最大效率的让公车发挥效用,但各地情况差异比较大,政策不宜一刀切,在符合节约资源、优化资源利用等基本目标下,应该鼓励探索创新。(记者 沙璐)

  作者:沙璐

原标题:17个省份已推“公车标识化”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