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中国当代女德:女人不是处女,和妓女没有区别

subtitle 浪潮工作室 06-06 01:32 跟贴 60921 条
“贞操是女人最好的嫁妆。”丁璇的一番话激起了社会舆论的反弹,她所倡导的“三从四德”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但从一开始,中国女性的解放就是政府推行的结果——这也意味着这份礼物随时会被收回。当代的女德可笑但不荒谬,它们很可能就在未来等你。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浪潮工作室”,在今天的推送中发布红包口令,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 这是当代女德的四字真经。

  这种看似逆时代而行的言论,实际上并非凭空冒出,它代表了中国最根深蒂固的对女性的态度。

  中国从来没有过一个真正女权的时代,相夫教子思想的回潮,也不过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大清未亡人的声音

  1931年,大清覆灭的第19年。22岁的文绣提出与清末帝溥仪离婚,文绣族兄对她说:“即果然虐待,在汝亦应耐死忍受,以报清室之恩。”

  2014年,一位名叫谷爱琳的中国女性对着台下数百位观众说:“我的四项基本原则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

  2017年,另一位名叫丁璇的中国女性在江西九江学院发表演讲:“女性穿着暴露,是上克父母,中克丈夫,下克子孙的破败相,世人不得不防……女孩最好的嫁妆就是贞操。”

  时隔大半个世纪后,女德再一次成为备受瞩目关键词,却是以一种令人难堪的姿势。

  2014年6月,新媒体女性网络发表了《叶二娘东莞手记:女德馆的日与夜》,这是女德班第一次被完全曝光在媒体下。

  在这个女德馆里,前来修习女德的上至54岁,下至16岁,不仅有在家被老公欺负的家庭主妇,也有开公司当老板的女强人——后者在培训班里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几乎所有的女德班都在宣扬:女强人是反天道而行,爱竞争的女人就容易得各种各样的病,真正的女人就应该守本分,照顾家庭。

  蒙正的女德班要求女人修行“妇言、妇容、妇行、妇功”,比如男人谈话女人不能插嘴;穿衣服打扮要朴素不要浓妆艳抹;举止要庄重,拍异性肩膀也是轻浮的表现;既要会厨艺、缝纫这类照顾家庭的技能,也要有插花、茶艺这类陶冶情操的爱好。

  但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顺从。就像女德界的红人谷爱琳所教导的那样,“从小听父母的话,结婚后就听丈夫的话,丈夫让干啥咱就干啥,丈夫不让干啥咱就不干啥”。

  在百度输入“女德班”,得到13万个相关搜索,除了大量批判丁璇事件的评论,其他就是女德的讲座广告了。

  授课地点从北京、山东、河北一直延绵到陕西、广东、海南……女德班遍地开花、蒸蒸日上。甚至 CCTV 的节目里都出现了“准婆婆要求准儿媳上婚前女德班是否合理”的话题。

  时代给了女人半边天

  如今女德班所倡导的“妇德、妇言、妇容、妇功”最早出现在《礼记》,这本是周王室后宫女子所需要学习的内容,后来扩大到整个贵族阶层。《礼记·郊特牲》中又写:“妇人,从人者也;幼从父兄,嫁从夫,夫死从子。“

  总结来说就是:听男人的话。丁璇们所倡导的“丑妇家中宝”、“贞操是女人最好的嫁妆”,也都是一个道理。

  直到甲午战败后,维持了千年的“女子无德便是才”被推下神坛

  当时以梁启超为首的维新派在意识到民族危机后,将希望寄托到了占人口一半数量的女性身上,认为女人只有接受了教育才能自谋生计,从而实现“人人足以自养,而不必以一人养数人”。

  于是维新派开始抵制缠足、倡导女子教育。维新人士经元善在上海开办了中国第一所女校,后来被称为经正女校,后来又相继出现了务本女塾、成东女学、女子西医学院等著名女校。

  维新派遭遇了滑铁卢后,发展女权的大旗就交到了孙中山手中。

  1906年,孙中山在《军政府宣言》中说:“我汉人同为轩辕之子孙,国人相视,皆叔伯兄弟诸姑姊妹,一切平等,无有贵贱之差、贫富之别。” 同时,他规定废除奴婢制度、禁止缠足。1912年,《中国同盟总章》政纲中再次提到了“男女平等”的规章。

  中国女权就这样在外敌入侵的背景下得到了萌发的空间,在人力资源宝贵的非常时期,中国女性利用人口数量上的优势获得了地位的提升。

  直到半个世纪后,新中国的政府给中国女性开启了又一个春天。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通过了《婚姻法》,规定男女平等、婚姻自由、一夫一妻。1953年,《选举法》规定妇女有与男子同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此后的十年,开启了中国女性的黄金年代,女人被认为“能顶半边天”,可以和男人一样工厂做工、下地干活。

  政府宣传力要求妇女“增强社会技能”,变为“社会财富的创造者”,克服“依赖男人、不愿劳动”的“落后思想”。各地都出现了女性劳模,宣传她们的先进事迹。

  那个年代里的女人们不喜欢大红唇,最流行的形象是戴着白手套、扛着大铁锹、肌肉发达铁骨铮铮的“铁姑娘”。

  根据1952年《人民日报》的报道,陕西省平顺县西沟村农林畜牧生产合作社在当年的产量比过去任何一年都扩大了,就是因为发动了占全社半数以上的24名女劳动力。

  但承担了和男人一样的工作并不意味着她们可以走出家庭,相反,她们开始面对家庭和社会的双重压力。家务事依然是女性的分内事,她们在“能顶半边天”的宣传下所获得的是义务上的平等,而非权利上的平等。

  一位吴姓妇女曾经对学者左际平回忆:“我59年参加了工作,在一家皮鞋厂工作。那时我的两个孩子都不足两岁。我夜里3、4点钟就起床,把两个孩子也弄起来,收拾完,把两个孩子放到小车上,一头一个,骑到托儿所。”

  这样的情况,在半个世纪以后也依然没有多少改变。2010年全国妇联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2% 的女性承担家务活,相对之下,只有16% 的男性分担过家务;在抚养小孩、赡养老人的任务上,男性也比女性分别低28.2和22.9个百分点。

  谁给的权利谁说了算

  就像学者刘慧英所说,女性“个人的命运一旦与某种政治力量或社会变革力量结合在一起,并献身于政治斗争和社会解放运动,她自身的一切也就为这种外在的力量所决定和包容”。

  中国女性如今的地位是政府赐予的,也就意味着掌控权并不在女人自己手中。

  60年代,政府号召妇女“我们也有一双手,不在家里吃闲饭”,于是无数女性走上了工作岗位;而时代不同了,当政府换了一套说辞,女性的身份是否又要发生新的转变?

  2001年的九届四次政协会议上,政协委员王贤才倡议:“鼓励已婚女职工退出工作岗位,返回家中相夫教子、操持家政。”

  一语激起千层浪,王贤才受到了不亚于今日丁璇所面对的批评与攻击。但社会舆论的反弹并不能阻止潮水的方向。

  中国想要发展文化软实力,现成的几千年传统文化就是最好的帮手。传统文化也一直都是政府部门中“老干部”们的心头爱。

  丁璇所属的“河北省传统文化研究会”的负责人刘光启曾是河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主任,而河北省原副省长、原副政委、原检察长都是这个研究会的荣誉会长。

  他们绝不仅仅是自己所宣称的那样,是个公益组织。

  这是一个受河北省文学艺术联合会主管的传统文化类社会团体,下设四个部分:中华经典网、瑞林书院、三养素食和中华传统文化大讲堂,最赚钱的部分并不是那个素食餐馆,而是中华经典网和瑞林书院。

  中华经典网是他们的网站线上网站部分,这里不仅有全国各地的培训机构和研习会资讯,最重要的部分是网上商城。这里有各类中老年保健品,每一件都充满了交智商税的味道。

  比如6800元的固本能量平衡舱,据说可以治糖尿病;还有一个内置四书五经的音响,卖 1380 ,叫国学机。

  这些东西不仅在中华经典网上售卖,还有线下加盟店,而传统文化研究会则作为生产商提供货源。

  而中老年淘宝自然不是这个研究会的终极目标,瑞林书院是他们的另一个捞金之作。

  这个自称提供“传统文化全日制大专学历”的书院,实际上注册的是文化机构。它和一个民办专科“石家庄经济职业学院”联合办学,挂名为其下属的国学专业。

  学生在这里学习四书五经、风水中医、书法绘画、古琴茶道、八极拳八段锦……总之中华文化,无所不包,一个学期9000元。丁璇老师在学校里担任女学教研室的负责人。

  之所以有胆量喊这么高的价,一方面是瑞林书院能得到不少信徒们爱的供养;另一方面,在研究生都不好找工作的社会现实里,它能给学生包就业。

  在瑞林书院发布的招生广告里,它承诺“中职学生毕业后可选择直接就业,由河北省传统文化研究会为毕业生对接联系用人单位,主要就业去向为研究会道德经济同盟体系、研究会传统文化服务体系、河北新冀人力资源集团派遣体系”。

  其中这个河北新冀人力资源集团,又跟研究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了。

  在中华经典网上,河北新冀人才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的名字反复出现,还有专门的介绍页面。公司的监察人是李丹,她同时也是传统文化研究会的秘书长,和瑞林书院的常务副院长。

  这个公司是一个劳务派遣机构,从用人单位收取劳务费,然后给他们输送劳工。这意味着,从瑞林书院毕业的学生,要么进入传统文化研究会工作,要么就被和研究会利益相关的公司卖给其他公司作为派遣人员。

  在研究会里花钱买保健品,再花钱把孩子送去上课,培养出来的孩子再给研究会当劳动力……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捞金体系。

  中国的女德,早已不仅仅是一个供众人喷口水的道德现象,而是一条暗藏的产业链;这个产业链之所以存在,既是在时代浪潮中彷徨无助的人们自然的需求,也是政府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推动下的结果。

  面对着低生育率和养老危机的中国,在传统文化的“女德”和“孝道”中看到了一线生机,女德班就是“老干部们”对未来文化趋势的预判。丁璇之流不但不是“开倒车”,反而很可能是猜到了时代先声的一群人。

  正在臭骂丁璇的女人们,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享受的平等并非天赋权利,是时代的礼物——而失去它,会比得到更容易。

  参考文献:

  Alicia S. M. Leung(2003) Feminism in Transition: Chinese Culture, Ideology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Women's Movement in China. Asia Pacific Journal of Management.

  Dr. Shen Yifei(2016) Feminism in China: An Analysis of Advocates, Debates, and Strategies. Friedrich Ebert Stiftung.

  Yang Hu & Jacqueline Scott(2016) Family and Gender Values in China. Journal of Family Issues.

  Mengmeng Liu(2016)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Feminism on Weibo. UW Tacoma Digital Commons.

  John W. Engel(1984) Marriage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Analysis of a New Law.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Family.

  吴晓红(2004) 中国古代女性意识——从原始走向封建礼教. 苏州大学.

  傅美蓉(2010) 社会性别、再现与女性的他者地位. 妇女研究论丛.

  左际平(2005) 20世纪50年代的妇女解放和男女义务平等:中国城市夫妻的经历与感受. 社会.

  刘晓辉(2010) 当代中国女性发展探析. 山东大学.

  郑晓瑞(2014) 20世纪60年代西山矿务局的女性群体研究.沧桑.

   全国妇联(2010) 第三期妇女地位调查主要数据报告. 全国妇联.

  安娜·L ·斯特朗:《中国人征服中国人》,北京:北京出版社,1984年

  胡佳佳(2012). 透过“娜拉”看近代知识女性的现实困境——以南京国民政府初期的上海为例. 河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宋少鹏(2015). 中国女性身份认同的历史与现实——从“女德馆”事件谈起. 伦理.

  王传满(2009). 明清社会贞节观念的强化及其实践———以明清徽州为中心的考察. 唐山学院学报.

  何柳(2012). 从《列女传》和《女诫》看两汉时期的贞节观. 陕西理工学院学报.

  宋仁桃(2003). 汉代妇女婚姻观念的演变. 苏州大学学报.

  叶二娘(2014). 叶二娘东莞手记:女德馆的日与夜. 新媒体女性网络.

  作者:杨红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