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曾经横扫世界的日不落帝国,却因食物被世人嘲笑

subtitle 浪潮工作室 06-03 01:19 跟贴 11255 条
英国美食曾经笑傲欧洲,只不过经过工业革命、两次大战后,英国人的美食传统渐渐丢失。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浪潮工作室”,后台回复关键词「红包」,即可获得红包口令相关信息。中午十二点,100个红包准时发放,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有一个很古老的笑话说,人生最大的苦闷,莫过于吃英国饭菜,住日本房子,娶美国老婆,拿中国工资。跟法国、意大利这些美食之邦相比,英国菜相当简略,中饭用三明治、烤马铃薯就填饱肚子,而意大利人至少要花上半个小时来享用一顿丰盛的午餐。

  英国食物是公认的难吃,连英国人自己也时常自嘲。这是为什么呢?

  英国美食,曾笑傲欧陆

  中世纪有这样的惯例:当家长年老退休,不干农活,儿子在继承家庭的土地等财产时 ,要签订一份“赡养协议” ,说明财产继承的情况,协议中列有被赡养者应得到的“食物与饮料”一项 。

  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夫·戴尔汇集了1240-1458年间141个村民家庭赡养协议 ,基本搞清个人的食品消费情况。 在埃塞克斯、萨里两郡,人们食用的谷物之中,小麦的成份分别为73 %、 72%。而在其他郡, 人们更多吃大麦。主食之外,还有扁豆、蚕豆。在收获季节,农奴们可以吃到面包、 苹果汁 ( 或啤酒)、 浓汤、 一碟肉,甚至还能吃到奶酪。

  一位参加过百年战争(1337年 - 1453年)的士兵约翰·福蒂斯丘,来到法国后惊叹于当地伙食的落后:他们(指法国平民)喝的是白水(而不是啤酒) ; 吃的是苹果加黑面包( 而不是白面包);他们没有肉吃,或许只有点肥油,都是从贵族和商人宰杀的牲口身上剩下的零碎。

  通常观点认为,英国脱离黑暗的中世纪,完全是因为海外掠夺、在亚非拉殖民。但经济史学家希尔顿、奇波拉、坎布尔等先后撰文指出,英国中世纪的农业生产和技术远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悲观 。

  在著名的工业革命之前,发生过一次农业革命,16世纪资本主义化经营的农场取代了过去的领主庄园,单位面积的劳动力投入降低, 但农业产量却上升。

  17世纪之后,不列颠本土几乎没发生过大规模饥荒,直到近代,英国的食物丰盛程度仍超过欧陆。中等农户每人每周吃掉2磅腌肉、蔬菜,2. 3加仑脱脂牛奶, 1磅奶酪,10. 5品脱淡啤酒。饮茶蔚然成风 ,即便是最贫困的英国人每年也要消费五到六磅茶叶。一个法国游客在英格兰乡村农场发现,帮工动身去耕地前先要优哉游哉地喝口茶。

  18 世纪末伦敦的肉类消费量(不包括猪肉和小牛肉)每人大约平均90磅。一位西班牙大使,在伦敦的菜市场逛了一圈后,惊叹道:伦敦一个月卖出去的肉够西班牙人吃一年了。1780年左右巴黎人每天摄入的热量大约是2000卡,而一个生活水平较高的英国农民为2713卡。

  既然食物这么多,勤劳智慧的英国人民琢磨起怎么把饭菜做得好吃。16世纪50年代至17世纪,大量食谱开始出版,比如《自信与秘密的宝藏》定价为4便士,普通人都能买得起。

  这些食谱书强调要依据食物的具体特点,来选择最适宜的烹饪方式。黄油配肉吃,不仅很有营养,而且对人的胸和肺非常有益。腌制的鸡蛋营养价值没有烤鸡蛋高,煎鸡蛋的营养价值几乎为零。在烹饪的过程中,若撒上一点盐或糖,那么鸡蛋将变得更加有营养。

  由于古代的生理学知识欠缺,美食家作出了许多古怪的解释,他们认为奶酪是 “胃的敌人”, 不易消化,必须配以盐腌渍。水果要分情况,比如不能吃新鲜苹果,因为它难以消化,食用后造成血液恶化。应该保存到来年冬天或第二年,如果食用之前,苹果先烘烤一下,会更加利于人体吸收。有位叫埃利奥特爵士的食客讲到,“质地越是粗糙的苹果,越有利于人体健康,因为这样的苹果需要人反复咀嚼,从而促进肠胃吸收。 ”

  英国食物的三重打击:清教徒传统、工业革命和一战

  英国食物为什么后来变得难吃,一大原因是宗教改革,加尔文主张信徒全心全意关注精神生活,抛弃肉体享受。罗马教廷生活萎靡,吃喝嫖赌,因此改革者反对天主教。

  英国内战(1640—1649年)看上去是一场资产阶级革命,其中也蕴含了宗教斗法。恪守清教徒清规的护国公克伦威尔,并没有像大多数统治者那样骄奢淫逸酒池肉林,而是将清教徒的一套规矩推向全国。

  清教徒认为,生活应该刻苦努力,要戒断无谓的享乐。于是,克伦威尔上台后,取缔酒吧、赌场、剧院,提倡禁欲风气。周末踢球的孩子也会遭到惩罚,骂人会被罚款,如果一直骂人甚至会坐牢。女孩子不能穿花哨的衣服,不能化妆,清教徒的卫道士会专门巡逻,发现女孩子化妆就会当场弄花她的脸。在这种环境下,大吃大喝自然更是不允许。

  18/19世纪的诸多福音派团体继承了这种艰苦朴素的精神,演变为“维多利亚道德观”——过分虔诚就迂腐了,过分享乐难免玩物丧志,绅士应当超然物外,只有腐败的法国佬才沉溺于大餐。

  真正给以英国美食致命一击的还属工业革命,19世纪下半叶,生产力提高了,生活水平却降低了。工厂需要大量的劳动力集中,家常小菜根本无法满足需求,食物变得粗制滥造。1810年罐头发明,迅速推广至工薪阶层。豌豆、牛肉、各种菜肴全部煮成糊状塞进铁罐子里。

  虽然罐头难吃,但保质期更长。其他种类的食品也走向工业化、商品化。在农业社会,面包、酒类很多由家庭自产自用, 19世纪中期,曼彻斯特仅有一半居民自己烤面包,家内酿酒业从1815 年以后走向衰落,1850年,家内酿酒产量只占总产量的1/7。

  工人阶级忙于生产,没有时间也没有条件,自己做饭。炊事需要一个厨房,15世纪时候,农民的住房非常宽敞的,一般家庭的人均居住面积在70- 90平方英尺(大约相当于8- 11平方米),超过200平方英尺的情况并不少见。戴尔评价说,这样的人均居住面积超过中世纪的南欧。家庭主妇有充裕的空间储藏蔬果、烹饪美食。

  城市化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多数平民住的都是廉租房、临时旅馆。这些住宅,墙面灰尘满布,屋顶潮湿,空气不流通,租客每晚与虫类作伴。低档临时旅馆每间屋子有4张、5张、6张床不等,能容纳多少就摆多少。每张床上睡4至6个人,工业革命中期至少有一万人住在这种房子里,连住都困难,做菜就更不可能了。

  但是,工业革命的洗礼并没有完全葬送英国美食,其实在19世纪到一战前,英国的贵族和上流阶层依然注重吃。大户人家都有专职厨师,用的食材都来自欧洲各地,极尽奢华之能事。

  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爱国的英国贵族和上流人士率领自己的家仆,奔赴前线,很多人一去不复返。由于缺乏人手,加上战争的封锁,很多食物原料无法从欧洲大陆获得,导致复杂而高档的英国美食,纷纷从上流阶层的菜单里消失。

  真正的黑暗料理登场了

  待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最艰苦的日子来了,大英帝国的美食彻底沦亡。全国人民勒紧裤腰带,反抗德国法西斯,1940年1月政府实施配给制。

  食品不是想买就能买,肉食,火腿,糖,黄油,果酱等等,由食品部统一采购,然后分配给1400个地方食品控制委员会。至于糖果、茶叶和咖啡,配给量几乎是零,战争期间出生的英国孩子小时候没有见到过香蕉。

  生活杂志建议人们用酸奶代替奶酪,用土豆泥代替面粉,用蔬菜粉代替水果,用香草加人造黄油代替奶油。屠宰场杀掉马匹并加上“牛排”的标签上市出售,食品部长乌顿男爵号召民众,炸肉饼里不放牛肉、做蛋糕不加糖,喝茶不放茶叶。

  战争结束后,在选举中击败丘吉尔的工党延续配给制,希望建立计划经济体制,直到1954年肉类依然属于配给物。1947年10月政府从南非进口上百万听杖鱼罐头。杖鱼是一种极其凶猛的热带鱼类,嘶声如蛇,利齿似犬,唯一的营养学价值是富有蛋白质。

  英国之所以进口这种食物,是因为南非愿意接受用英镑结算(二战后,各国普遍用美元进行贸易)。杖鱼上市后,先是被当作稀奇食材热卖,后来人们无法忍受怪味,喂给猫吃了。

  政府还从南非进口了鲸鱼罐头,里面伴有牛肉,广告宣称其“口感浓醇,与真正牛排无二”。有些食客对鲸鱼肉大感新奇,食指大动。第一口鲸鱼肉还能接受,但是再多吃上几口,牛排的味道就会被一股极其浓重的鱼肝油气味所掩盖。

  令历史学家感到意外的是,工人阶级在战争期间,健康与体质得到了改善,1945年后儿童身高明显有所增长。食品配给制在施行过程中公平而有效,无论是穷人还是富豪,都领取到等量的蛋白质与淀粉。

  英国各地的公共食堂到处开张,虽然菜式单调,份量有限,但保证了基本的营养。校内午餐得到了极大发展,孩子们可以领到免费的牛奶、新鲜橙汁和鳕鱼肝油。学校可优先分配到大米、 豆制品、 燕麦、可可粉、 干果、 蛋制品。年龄14岁以下的儿童获得了疾病免疫能力,死亡率下降了4.88%,在一些贫困地区,也见不到面黄肌瘦的孩子。

  这恰好体现了英国食物最大的特征,没有奢华的菜式,但实用,恰如英国人低调务实的民族性格。也正是这种清教徒精神,促使了工业革命,让英国一度成为雄霸世界的帝国。这种清教徒精神,也曾远渡大西洋,塑造了现在的美国。

  更重要的是,英国食物虽以“黑暗料理”著称,但好歹让人吃得放心,这一点,有些饮食大国花了五千年也没有做到。

  参考资料

  Joan Thirsk (2009). Food in Early Modern England: Phases, Fads, Fashions, 1500-1760. Bloomsbury Academic.

  Andrew Marr (2009). The History of Modern Britain. Pan

  Jeremy Black, ed., (1991). Culture and Society in Britain 1660 - 1800.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D. C. Coleman (1975). Industry in Tudor and Stuart England. Palgrave Macmillan.

  M·M·波斯坦 (2002).剑桥欧洲经济史(第一卷):中世纪的农业生活. 经济科学出版社

  冯雅琼 (2016). 从食谱书看近代早期英国的饮食观念. 经济社会史评论.

  郭爱民 (2006). 农业革命前后英国普通民众生活水平之比较. 北方论丛.

  作者:施忆珂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