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他一辈子只干了一件事 却三获国家科技大奖

央视05-20 09:08 跟贴 6294 条

  火药是中国人引以为傲的四大发明之一,但在近代几百年的时间里,我国的火炸药技术却一直落后。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63年来,一直致力于提升火炸药的性能,攻克了一系列军工难题,三次获得国家科技大奖,也让中国在这一领域的诸多技术重新傲视全球。

  这是2017年1月9日,在2016年度国家科技奖励大会上,82岁的王泽山院士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时的情景,这已是他第三次摘得国家科技大奖。

  1935年,王泽山出生在吉林省吉林市,那时,日军已占领东北三省,成立了伪满洲国,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这10年日军统治下的童年生活,成为他一辈子最屈辱的记忆。

  中国工程院院士 南京理工大学教授 王泽山:在读小学的时候,回家谈到我是(伪)满洲国人,我父亲悄悄地跟我说,不对,你是中国人,我们国家是中国。那个时候,我连自己是中国人都不知道。没有国家就没有我们,就做奴隶,被人欺负。怎么才能好?要有自己的国家,而且要富强,要强国。

  不想作亡国奴,就必须强国,就必须有一个强大的国防,这一信念从小就在王泽山心里扎了根。1954年他考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选择了一个当时学校最冷门的专业——火炸药。

  王泽山:大家不去考虑这些比较边角的这些专业,(但)我想既然是设立的重要的专业,国家需要的,都需要人去做。因此我是这样确定下来的。

  从此,国家需要成了王泽山毕生的追求,研究火炸药,也成了他的终身使命。火炸药是武器能源的核心,高性能的火炸药是提升导弹、火箭、火炮等武器弹道性能的先决条件。然而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内火炸药的生产和研究都十分落后,主要依靠前苏联援建。

  王泽山:跟踪仿制,走到那一条路上,永远是被人所制约的。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走在国际的前列,必须走在前面。

  上世纪80年代,王泽山率先攻克了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的多项关键技术,将这些具有很大安全隐患和环境风险的“危险品”,变成了二十多种畅销国内外的军用和民用产品,他也因此获得了1993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90年代,他又钻研起怎么降低武器对环境温度敏感性的问题,并凭借这一在当时国际上难以攻克的尖端技术,获得了1996年唯一一项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那一年,他已经61岁。让人没想到的是,“功成名就”之后,已到退休年龄的王泽山又一头钻进了提高新一代武器远射程、高射速等火炸药的研究中。

  王泽山:射程是这类武器的第一要素,都想打得远,意义很大,就是两边对阵,我能打到你,你就打不到我。

  要提高火炮射程,通常的做法是采用延伸炮管长度和增大火炮工作压力(膛压)等技术手段。然而,不论延长炮管长度,还是为了增大膛压增加炮膛壁的厚度,都会造成火炮的不灵活。当时,美、英等多国科学家曾联合开展相关研究,最终由于无法突破技术瓶颈,研究被迫中断。但王泽山坚持了下来。

  中国工程院院士 南京理工大学教授 王泽山:晚上睡觉要睡不着那是好的了,我就能想问题,对不对。就是只要有精神就在想。开始的思想指导是什么,自己要完成国家给予的使命,不完成我不踏实。

  这个国际难题,王泽山钻研了20年。由于很多实验充满危险和挑战,必须在人烟稀少条件艰苦的野外进行,无论严寒酷暑,他都坚持深入一线亲自参加。一次,在内蒙古做实验,当时室外温度已达零下27摄氏度,就连做实验用的高速摄像机都因环境条件太恶劣而“罢工”,年近80的王泽山却和大家一样,在外面一待就是一整天。

  经过不断创新实践,2016年,王泽山带领团队终于攻克了这一国际军械领域长期悬而未决的难题。通过实验验证,我国火炮在应用了他的技术后,射程能够提高20%以上,或最大发射过载有效降低25%以上,弹道性能全面超过其他国家的同类火炮。王泽山也因此再次站上了国家科技奖励大会的领奖台,被大家称为“三冠王”。

  王泽山:说明什么?我们中国人一定能干得好,我们从跟踪仿制,一直到走向创新,最后占据制高点,这个绝对有把握。我们中国人不但有这个志气,绝对有这个能力,实现我们一个强国,说话算数。

  如今,已是82岁高龄的王泽山,依然在计划着下一步的工作。一辈子投身国防科研,他坦言除了能做火炸药研究这一件事,其他都不擅长。如今年轻的科研团队已经成长起来,他并不希望年轻人像他一样,但希望他们能牢记国家的需要和科研工作者的使命。

  王泽山:作为他们来讲,代表这一个时代的潮流,但是我们都希望,你做的事情是有关国家重要的国防,国家富强的事,所以你做,那一定要做好,做的很突出,把事情越做越完美,这是国家需求。

原标题:他一辈子只干了一件事 却三获国家科技大奖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