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为什么印度的药能这么便宜,中国却做不到?

哒哒05-19 18:39 跟贴 91193 条
如果病人在遭受病痛的折磨之时,还要操心巨额药费,还谈什么尊严地活着。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哒哒》栏目(公众号:dadatime)出品,每周五期,用独特视角解构不可描述的最In话题。

  中国看病贵已成众人诟病。那国外呢?

  如图:

  在美帝,如果没上医疗保险的话,那么:

  救护车,挂号,诊断,手术,药费,都很贵。

  在药品方面,其实中国大部分的药和美帝比还是便宜。当然有部分更贵,比如2015年的时候,治疗癌症的药物格列卫就更贵。

  但是我们跟印度比呢?请看陆勇案。

  前面我们在《有多少人还以为印度神油是印度产的?》(关注哒哒公众号,回复“印度神油”获取文章)一文中,我们已对他有介绍。陆勇是个癌症患者。医生建议他服用瑞典药商生产的治癌药品格列卫。医生告诉他,格列卫的服用量是一个月一盒,价格是两万块钱。国家不报销,患者必须自己花钱。

  陆勇发现近邻印度的药商在仿制格列卫。一盒只要两百块人民币!只有瑞典正牌格列卫的百分之一。但治疗效果却跟瑞典正牌格列卫的治疗效果几乎一样。

  几百位病友得知后纷纷要求陆勇帮忙购买印度仿制的格列卫。

  陆勇不好拒绝,于是帮忙代购了。

  不过,陆勇由于代购的事情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

  好在最后,检察机关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

  这个事情来看,印度医疗体系虽比较落后,但是药比较便宜而且算得上靠谱。

  那为什中印两国药物价格差别这么大呢?

  我们先要了解一下药物的流通途径。

  通过调研发现,病人吃的正规的药流通到医院药房与药店的流程,一般为医用原料厂家-药厂-批发商-小批发商-医院药房和普通药店。

  药品是一个特殊的商品,但是终究是商品,流通环节越多,会导致价格更贵,这是商品社会的法则。

  陆勇一案中,陆勇购买的格列卫是200块钱,而印度人民买自家药最便宜的也要812块。为什么差别还这么大?

  因为陆勇是直接找药厂买。去掉了中间环节,属于大客户团购价。

  陆勇不是药商,没有卖药的资质,更何况交易环节还有诸多的问题,所以他被逮捕,并引发了诸多的讨论。

  当时格列卫世界各地的价格如下。为什么中国就高那么多呢?

  可以看到,中国最贵。因为中国的税最高,且对这种药没有单独的补贴。

  那这么高的药价,这些国家为什么放着印度那么便宜的药不买进来,而只卖诺华公司的药?

  这里涉及药品专利问题。

  为了把问题简化,我们专指小分子药。专利药是这么一个概念——通常指的是通过某种工艺,生产的一种物质,20年内其它厂家不经过授权,不能生产与销售该种物质当药品。

  举例来说:

  但是印度的专利法中,对诺华的药物只承认其制作工艺,不承认其化合物。

  其实我国早期也是一样,只承认工艺,不承认最终的物质。

  中国厂家并不比印度厂家差,只不过中国与美国欧盟等国都遵守通用专利法。

  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也有解决的办法——仿制。

  以格列卫为例子。

  上述是格列卫的分子式,主要有效成分是上面的,叫伊马替尼。那么最简单的仿制是,我把甲磺酸改成盐酸,或者改成硝酸、硫酸、草酸、柠檬酸(伟哥就是柠檬酸盐,但是柠檬不助长性力)……

  生成的叫盐酸伊马替尼,硫酸伊马替尼,草酸伊马替尼,柠檬酸伊马替尼,这些药一般也有效,但是效果可能没有那么好。

  但是诺华不是傻子,早把这一系列盐都申请了专利。

  因此,按此法中国要仿制几乎不可能。而印度则可以名正言顺地进行,因为他们只要保证合成的工艺不同即可!

  中国的科研人员进行仿制只有在伊马替尼部分,某个位置变一点点,比如图上的一些位置加个甲基,等等基团去试验,这种仿制就不是单纯的仿制了,也叫原创了,或者叫研仿,很可能得到的物质说不定比原来的还要好。

  不过这样能成功的机会不多,因为诺华,经过几万个化合物的筛选,早试验过了。

  印度的仿制药,就是“盗版”。以美帝为首的某些厂家当然不满了。

  于是,他们采取手段阻碍印度仿制药的流通。比较拙劣的手段是编造谣言,比如说印度的格列卫是伪劣产品,工艺不行等。不可否认,印度人做事不太严谨,开外挂相当严重,文献也很不靠谱。但是,在某些误差范围内,也许印度的格列卫效果还比正牌的好一点点。

  另外一种手段就是政治上联合施压和制裁。有时也会晓之以理,比如印度这样搞,以后全球就没有人去研发新药品了,最后大家都得死……

  话是没错。

  于是印度在2005年同意了世界通行的药品专利规则。

  但这对患者而言却很残酷。

  所以印度又利用了该专利法中的一条规则——强制专利许可。

  什么意思呢?

  再以格列卫为例。

  印度政府是这么说的,我承认你的合成线路与产物都要受到保护,对所有的药都适用。

  但是,当会引起人道主义灾难的,涉及到社会民生的重大疾病,不管你授权不授权,我都允许我们的药厂生产。

  癌症是重大疾病吧,我就让我家的药厂生产。这是符合人道主义。

  于是印度的药厂就生产了格列卫,省掉了专利许可费。

  虽然印度的做法并不尊重知识产权,但药物的研发生产应是治疗疾病,解决疾病给人类带来的苦难。

  如果病人在遭受病痛的折磨之时,还要操心巨额药费,还谈什么尊严地活着。

  《哒哒》,传说中聚焦青年文化研究的神秘组织,关注哒哒公众号(dadatime),每天用最短的时间,看最酷的世界。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