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解立彬:闵导一个电话促我回归 当教练不能纯发火

subtitle 北京晨报05-19 14:35 跟贴 42 条

  外出三年,解立彬去年底又回到首钢男篮,担任青年队教练,从“彬哥”成为“解指导”。本周,他接受北京晨报记者专访,分享了在青训岗位上半年的感悟。

  新的角色 初识教练辛苦

  去年11月,解立彬正式走上新岗位,到现在刚好半年。对于身份的转变,他自评完成得比较顺利,已经进入了新的角色。加入了主教练张云松、即将退休的王万里和首钢队友李翔组成的教练班子,三位前辈给他很多帮助,“当教练需要学习的东西,我正在逐渐消化。每个主教练对助理教练的要求都不一样,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不管什么场合,还是要抱着学习的态度。不管是带准备活动还是分组训练,都是给我一个锻炼的机会。”

  解立彬和李翔在首钢队就是室友,到了青年队,他最常去的还是李翔房间,喝茶,聊天。“翔哥09年当了教练,跟他交流,他就说当教练累啊。有时候训练完路过,看着他们在球场上教啊,说啊,都觉得不轻松。”师兄的话算是“预防针”,而到底有多累,自己体验过才知道。“当运动员的时候就是管好自己,了解跟自己搭配得好的几个队友。当教练就不一样,队里18个人,每个人的性格,每个人的球技水平,每个人的接受能力,包括每个人后面的家庭情况,你都要一点一滴去了解,做出不同的教育方式。比如性格比较内向的孩子,就要多鼓励,如果一味去责备,他的性格可能会更封闭,干什么事会更犹豫。”

  耐心细心 不是纯靠发火

  北京晨报记者观摩过一次青年队的训练,技战术配合练习,主要说话的是张云松,解立彬只是偶尔纠正一下队员。“球场上,其他三位教练说的已经很多了,我偶尔补充一些。我觉得球员的训练需要保持连贯性,这样训练会更系统。有些东西,我会在底下跟队员说,比如换组下来的时候说一说。”

  训练结束,解立彬会自己活动一下,这时就有队员找他“单挑”。小灶时间,解指导有求必应。“也有人是想多练练哪块肌肉,或者一些技术怎么用,球场上碰到一些情况该怎么做,”球队的体能训练也由他负责,“可能是我刚退役,离球场上实战的距离更近一些。队员都见过我打球,也知道一些我训练的事,所以找我聊这些情况,会显得亲近一些。”

  暖男教练也有发火的时候,他本人笑言:“这种情况很少,但是真生气。用以前我当运动员的经历去衡量,会觉得现在的运动员努力程度不够,或者不太珍惜眼前的条件,那时候就会非常生气。”冷静下来,他会反思,“这种想法也需要转变,现在的生活方式就是在提高,小孩儿没有经历,不理解我们当时的处境和那种吃苦的精神,就要想其他方法来培养他们这种精神,纯靠发火不行。”

  一个电话 闵帅促成回归

  2011-2012赛季,闵鹿蕾在赛后发布会上被问到了“为什么不用解立彬”,他回应中的一句“解立彬我心里有你”一时成为报道焦点。再聊起这段往事,当事人说:“闵指导这些年对我始终如此。我篮球生涯,从体校到青年队,再到闵指导,遇到的每一位教练,我都心怀感恩。”

  解立彬能够回归首钢,正是闵鹿蕾促成的。“当时处在打不打球的考虑之中。刚开始我父亲希望我继续打球,觉得我才32岁,还能再打两年。我夏天歇着的时候,也是这么想,觉得自己一直保持得不错。但是回北京跟爱人、孩子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又舍不得一下子离开那么长时间,所以接到闵指导电话,知道能回来当教练,还是有点动心。”首钢俱乐部领导之后也找到他,表示希望他来青训队伍。

  “我打球的时候,闵指导对我的刺激就比较多。他觉得我的性格偏文静一些,需要外界的刺激来调动我的积极性。我觉得这些都是我获得的宝贵经验,不能轻易就定义这种风格好或不好。”与闵帅师徒多年,到现在又成了教练界的前后辈,解立彬感慨,从闵指导身上体会到了同理心。

  “当了教练,在场边看队员打球,出现什么问题,我能看得很清楚,觉得很不应该。但是运动员在场上,各种条件,包括自己的能力限制,难免有做出不那么合理的选择的时候。双方可以有争执,但闵指导有一点做得特别好,就是下了赛场,会再找队员沟通,他还是会支持队员。其实队员有不同的看法,就应该多和教练去沟通,双方都应该是这样。”

  球员时期就懂得教练因材施教的重要性,在解立彬的实践中,不仅教打球,更有平日的谈心。“队员希望我能把以前打球的经验教给他们,包括训练的方法也多提供一些。这是我们的共同语言,所以聊起来感觉没啥代沟。去集训或者赛区比赛,坐一天一夜的火车,路上会让他们聊聊自己的经历,对今后指导他们会有帮助。”

  回归家庭 每天都很充实

  家人是解立彬决定展开新职业生涯的另一原因。加盟江苏同曦队的第二年,他成为父亲,但不能陪伴在妻儿身边。儿子刚满2岁,非常黏人,他不忍心看爱人和父母太辛苦,于是借此选择了回归家庭。

  转型半年,兼顾工作和家庭,解立彬形容每天都很充实。约定采访的当天,儿子感冒、咳嗽,他上午训练结束后赶回家,带孩子去看了医生,出现在记者面前时一头汗。“从去年12月带队冬训,接着上教练学习班;过完年又准备全运会、打全运会,现在就是准备月底的比赛,过两天又走了,其实带孩子我真没帮上什么忙。孩子现在小,我一出差就是十天半个月起,父母和爱人的责任就要多一些,所以真的很感激家人。不论从事什么行业,家人理解,就会支持。”

  家人在侧,又能在结束球员生涯后不离开篮球,解立彬已是满足。“篮球是我的一技之长,如果能把我积累的经验分享出去,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小确幸’。”

  作者:刘晨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