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闫妮:对女人来讲,爱情是真正的美容针

网易娱乐专稿 05-19 13:24 跟贴 1628 条

  网易娱乐专稿5月19日报道 (文/派翠克图、视频/伟子)见到闫妮那一天,她静静地坐在影厅的角落。巨大的皮沙发似乎要吞没她。

  这大概是因为变瘦了的原因——这是这一段时间以来,每家媒体都会问到的话题。闫妮的回答大同小异。以前太能吃,现在变得节制。

  “我有一个朋友跟我说,虽然你这样觉得,但是对于粮食来讲,它被你吃掉和扔掉,它的命运是一样的。所以她这样说的情况下,慢慢的我也就不那样吃了。发现有一点节制的情况下,还是一件好的事情。”

  她给媒体的记者看自己手机里的健身操,除了少吃,要每天照着这段视频去做。不停地做,就有了效果。

  一个人的时候,就在做这些事情。《罗曼蒂克消亡史》的导演程耳说,他对闫妮的想象是“常常独处,常常沉默。”很像是她在电影《美容针》里的状态。

  这部刚刚上映的电影,是闫妮去年拍的作品。讲了一段女作家和小男友的情感故事。银幕上拍过多次女大男小的她,拿到这个剧本,并没有太多意外。这个年龄,能演这样的戏,演员真的不多。

  闫妮看到的,是这个角色里,得到了她的福报——年纪大的女性,内心渴望爱情,依旧少女心。最终填补了自己的缺失。“她会奋不顾身,她会忘记她自己。我觉得这个女人身上还是有很多勇敢的东西在里面。”闫妮喃喃说到。

  有点像她自己的生活。但她告诉我们,这是导演自己的故事。闫妮的故事,拍在了《生活启示录》里。

  拍完那部戏,她和胡歌成了朋友。前段时间,闫妮去了趟英国,走在伦敦街头,突然想起胡歌在美国过得如何。发了条短信,得到的是“自己变了样”的回复。“他身上明显有了不一样的东西,那是我能感觉到的,他属于那种爱反复思考的纠结型人才。我在英国他在美国,能一起聊聊彼此的感受真挺好的。”

  闫妮把收获的每段友情看做一段机缘。有同样喜欢唱歌的耿乐,来自西安的张嘉译,一起拍了8个月戏的沙溢等等。《美容针》里,她和杜天皓,戏外也变成了朋友。

  71年的闫妮,93年的杜天皓,合作的时候,不需要任何破冰的活动。闫妮想起刚进组的时候,旁边屋子每天在循环放着同一首歌,后来才知道,那里住的就是杜天皓。拍摄间隙,两人喝了点酒,杜天皓就会和闫妮说起自己感情上的事。

  “人有时候让自己轻松下来的话,彼此就比较放松了。放松的情况下说话就比较直接了。”

  闫妮自己现在的状态也很放松。然而有着这么多的朋友,闫妮依然是一个人的时间更多。她看卓别林的全集,最近在回顾丹尼尔·戴·刘易斯的电影,却很少看自己过往的作品。“真是不敢看。因为你在那一刻是在忘我的去演。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有一天你沉下心来,你坐在电视机前去看自己的时候,你有一种不忍目睹的感觉。”

  “我愿意闷着头往前走。”闫妮说。

  采访实录:

  网易娱乐:这次接到了这样一部作品,当时这个角色找到你的时候有没有觉得特别意外?

  闫妮:因为这是导演她自己真实的一个故事。她当时跟我讲的过程中,她就觉得我是最适合演她这个角色的演员。其实我那个时候也在想,在电影大屏幕上,真正以女性角色为主的也很少,像我这样一个年纪的也不多。还有她的这个故事,我也能深深体会到她故事里的很多东西。我当时也觉得非常高兴,就演了这个戏。

  网易娱乐:这次在这个电影里面,导演用了一个概念,美容针,就像给自己的生活打了一针美容针的感觉。我不知道你在演这部戏的时候,会不会自己也有这种感觉。

  闫妮:她其实讲的这个女性,因为她的妈妈也得病了。也认识她,也不认识她。她也一直照顾她妈妈,还有她姐姐的两个孩子。其实她在年轻的时候承担了一个很大的事情。所以她没有情感,没有谈恋爱。她妈妈也走了,两个孩子也张大了。

  她虽然年纪大了,她内心还是很渴望爱情,很少女的这样一个心。所以老天可能觉得她还是个很好的人,也给了她这样一个福报。给了她人生的一个缺失吧,他们是从网上认识的,很不现实的。其实也代表她这段感情也是不现实的。有一天他们见面之后,是见光死的这样的一份感觉。

  其实这个电影还是有一些悲情的东西在里面。其实我还是能明白的。其实不管男的、女的,她会奋不顾身,她会忘记她自己。我觉得这个女人身上还是有很多勇敢的东西在里面。这也是我想在这个电影里所表达的一些东西。

  网易娱乐:当时知道要跟自己演对手戏,是台湾的这么年轻的一个男演员杜天皓的时候,自己是什么感觉?

  闫妮:其实当时我们也是一直在想到底是谁来演或者怎么怎么着。后来找到杜天皓,因为我觉得我们俩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毕竟我是一个西安人,他九三年还是九二年生的,他是在台湾长大的。

  但是其实也符合这个剧本,因为在网上的,你不知道谁是什么样的,他来自哪里,可能天南地北都有可能。所以这个就不用去管他了。我们俩在一起,杜天皓喜欢音乐,我也喜欢音乐。我们在一起沟通起来??他也是一个很简单,很直接的人。什么事情都非常直接,所以我觉得我们没有任何障碍,还是挺好的。

  网易娱乐:所以演戏的时候,也不需要两个人有一些破冰的活动啊,热身啊这样的。

  闫妮:好象也没有,不太有。好像跟我合作的演员也说过,好像我这个人身上就有一种让大家没有觉得有特别大的距离的感觉。我们在那一刻可以把很多东西能忘掉,就是很快进入的那种感觉吧。

  网易娱乐:去年《罗曼蒂克消亡史》开始宣传的时候,可能这个问题大家很多人都在说了,就是一下子变得格外漂亮了,人也变得更瘦了。自己保持这个状态是不是特别的辛苦。

  闫妮:其实也不辛苦。我还好吧。我觉得我以前太能吃了,也不想浪费粮食,所以有时候吃不下了,也觉得可惜硬是吃下去。现在就好一些,其实有时候想明白了,还有一些节制嘛。

  我有一个朋友跟我说,虽然你这样觉得,但是对于粮食来讲,它被你吃掉和扔掉,它的命运是一样的。所以她这样说的情况下,慢慢的我也就不那样吃了。发现有一点节制的情况下,还是一件好的事情。

  网易娱乐:回到《美容针》的这个概念上来说,对你自己来说,生活中谁是您的美容针。

  闫妮:爱情吧。我觉得对女人来讲,都是爱情吧。爱情是真正的美容针。

  网易娱乐:刚才您提到在这个电影里面,闫妮姐和杜天皓两个人都特别喜欢音乐。我知道你跟好朋友耿乐经常交流音乐。这中间有没有什么跟杜天皓特别难忘的事情。

  闫妮:杜天皓因为我们俩刚在一起拍戏,旁边那个房子特别吵。我以为是卡拉OK呢,我说这旁边怎么老放循环曲,这个人怎么老唱一首歌,但是声音好大。后来他们说这是你们剧组的演员。后来我才知道是杜天皓,他的声音挺大,我也能听到他大概听什么音乐。

  然后我们有时候就在一块聊。有时候我也喝点酒,他也喝点酒。我们就觉得,人有时候让自己轻松下来的话,彼此就比较放松了。放松的情况下说话就比较直接了。

  网易娱乐:跟他聊天有代沟吗?

  闫妮: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代沟。因为我跟他好像时间不长,他就跟我说,他自己感情上事也跟我说,我说那还挺好的。

  网易娱乐:你自己在生活中,怎么看待男朋友的年龄比自己小这样的。

  闫妮:反正对我来说,我觉得那一刻你们俩都能让彼此快乐。你们俩需要的情感都是对方所需要的。现在我觉得年龄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网易娱乐:电影里面你这个角色夏百合,她好像一直想去非洲。怎么会是安排到非洲这样的。

  闫妮:那个是导演自己想象的。导演的想法,可能是那一刻导演和她所爱的人一个共同的想法。

  网易娱乐:这也是您为数不多的跟女导演的合作。

  闫妮:对。

  网易娱乐:您跟导演之间的沟通觉得顺畅吗?她对您的表演有什么要求?

  闫妮:她是一个特别特别感性的人。所以我才能相信她的感情是真实的。她一头的长发,她是一个具有少女心的人。大家还说我是一个有少女心的人。但是我跟她在一起,我觉得她才是真正有少女心的一个人。她所有的表现都是靠那一刻的直觉,来之快都是我没有想到的。

  但是确实生活中是这样的人,所以老天才给了她那样一份恋情吧。

  网易娱乐:所以这个故事很大一部分程度上都是导演自己的经历。演的时候,比如说有没有那一段,导演告诉说这就是根据我自己的生活,搬到了这个电影中的。

  闫妮:是的。其实整个故事也都是她自己的生活。差不多是她的生活,当然也有一些改变。但基本上是这样子的。比如说她有时候跟我说,她开车开的特别猛,200迈,她的男朋友在旁边都吓死了。就是那一刻我想象他俩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面。

  她说的很多细节其实都是她自己生活中的。

  网易娱乐:其实除了今年上映的《美容针》,包括年初跟大家见面的《情圣》,大家都对你片中的印象特别的深刻。很好奇《美容针》里的夏百合这个角色和《情圣》中女上司角色,哪个跟贴近您自己的性格。

  闫妮:其实《美容针》还是讲爱情多一点。《情圣》是喜剧的。但是她们两个人都还是比较勇敢的,追求自己感情的这个的两个女性。你说哪个更贴近我,我现在也不是特别清楚,因为我到现在没看这个电影《美容针》。我看了才能略知一二。

  网易娱乐:据说在片子里面,您是完全素颜来演这个角色。

  闫妮:反正打粉底了,但是基本上没太化妆。因为这个演的是一个作家,她也没什么钱。书也卖的不好,所以她每天起来就坐在电脑旁,谁会去化一个什么样的妆呢。它还是电影嘛,还是要真实一些的。

  网易娱乐:很多演员,比如说要这么勇敢的在镜头里面,不加太多的修饰,可能都会有一些抗拒。您自己对这个完全没有意见?

  闫妮:对。因为我觉得我要是拍一个电影,因为电影还是导演的。我觉得还是要符合导演的要求。我还是要把我交给人家的。而且什么东西,我也想追求一种真实的东西。我平时也是这样的人,如果起来干嘛,我也不太化妆,真正是角色的美才能真的美。

  并不是说你这个演员的什么样的美。角色的美首先要在真实的情况下。你要让观众相信,对吧。那个男孩见她就很惊讶,你怎么是个大妈呢。她跟虚拟的世界完全是两个人。她就不可能是一个平时描眉画眼的人。

  网易娱乐:这个角色在片中,除了有自己的恋情之外,还担任起自己姊妹两个孩子母亲的这样的角色。会从自己的生活经验汲取一些经验,来诠释这方面母性的这种照顾。

  闫妮:肯定会。其实我以前不知道。后来我身边的人说我,说我一个很有母性的人。因为我以前老觉得,好像我这个人不太会干活,做饭也太好。但其实我的内心还是有一些母性的东西在里面的。

  因为我也做妈妈,所以肯定也会把我生活中的东西带进去的。

  网易娱乐:当初程耳导演说,他对您生活中的一个想象是常常独处,常常沉默。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待他对您的这个想象。

  闫妮:可能我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嘛。一个人肯定是独处的嘛,一个人你跟谁说话啊,肯定沉默的时间比较多。肯定是跟我出来,因为有人了,我们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玩玩乐乐的那种是不一样的。但是如果你不拍戏的时间,你没有工作的时候。你还是一个人的时间更多一点,你一个人的时候可能就会是那种状态。所以他说的那种状态,我觉得虽然我们平时生活中见的不是很多,我觉得那一刻,演员还是能明白我的。

  网易娱乐:包括你的文工团,艺术团里的老朋友高亚麟也说过。外表林黛玉,内心麦当娜。

  闫妮:对。因为我们十几岁就在一起嘛。我一看到他说我这个,其实他有时候想说我这个人还是比较矛盾的人。

  网易娱乐:所以这种矛盾放到,比如说演的这么多的角色里面,其实也是推动了自己能诠释这么多出彩的角色的一个原因。

  闫妮:其实每个人都是很矛盾的。可能演员更加的细腻,敏感和矛盾。你说的非常对,其实这种东西能让我对于一个角色能有不一样的理解。我也愿意把这种不一样的东西放在这个角色身上,让她更加的有看头。

  网易娱乐:会去看自己之前的表演吗?比如大家都夸的那些经典角色。

  闫妮:我看的并不是很多。因为我自己总是不太忍心。因为演员可能都有这个问题,他看自己总是有一些别扭在里面。其实有时候是有一点不敢看,真是不敢看,因为你在那一刻是在忘我的去演。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有一天你沉下心来,你坐在电视机前去看自己的时候,你有一种不忍目睹的感觉。会有那种感觉,所以有时候是不敢看的。所以我看的并不是很多,我愿意闷头望前走。

  网易娱乐:所以接下来我知道其实还接了很多其他的电影,包括《反转人生》,《复合计划》(音)等等这些电影。喜欢用工作把自己的生活填满吗?

  闫妮:其实也不是。刚好因为你走到这个阶段了。现在也算是你的大好时光,你也愿意去演,去表达,那大家就是一拍即合。比如说像有的人愿意去思考一下,停一停,这都是对的。其实都没有错与对。所以我现在呢,像跟伍仕贤导演的《反转人生》,我们可能五年前在一起合作,在那一次我的戏不多,那样一次合作。他酝酿了这么多年,再来找到我。他也算是五年以后再来找到我,我觉得机会都是很难得的。所以我也很感谢有这么多次机会和相遇。

  网易娱乐:刚才也提到,有人会选择走一走停下来。您自己在整个的这个事情或者生活中有停下来去回头看一看这个时候吗?

  闫妮:我觉得停下来看一看,真的特别好。我这个人好像一直都是闷着头,往前走的。我好像停下来的时候不多。如果停下来的那段时间,长一点可能是我生孩子的那段时间,确实那时候是比较长的。剩下的我好像一直还都是在忙碌的过程中。如果将来能有一个事情让我停下来,我也愿意去停下来。去看看真正的风景,看看真实的生活。

  网易娱乐:很多人都会说,女演员随着自己的年龄,可能会有很多角色上的困境。您自己好像并没有遭受到这方面的这种所谓困境,或者说面对的这种状况。反而是跟很多甚至比自己年龄小,或者说在大家看来,叫您“男神收割机”,所以我不知道您怎么想这样的事情?

  闫妮:这个首先要感谢大家对我一种信任。还有就是说我这个人内心没有太多的转变。还有就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有这样的角色来找到我,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网易娱乐:自己合作下来,哪一个合作对手最难忘?

  闫妮:最难忘是吧。我跟他们我觉得都特别好。像嘉译,胡歌,耿乐还有沙溢,我们在一起都太亲了。还有谁啊,都很多的。张博,我们其实在一块合作都特别的好。

  网易娱乐:最后还是请您像我们网友们推荐一下这部5月19号上映的《美容针》吧。

  闫妮:好啊。亲爱的网友们你们好,5月19号有《美容针》,我也希望你们在生活中能找到你们的爱,你们自己能快乐,享受生活,谢谢你们。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1628)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