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工人曝光特斯拉环境:压力大 受伤痛折磨不敢说

网易科技报道05-19 11:10 跟贴 3454 条

  网易科技讯5月19日消息,据卫报报道,当特斯拉电动汽车公司收购位于美国加州弗里蒙特的报废汽车厂时,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宣称要将它改造成“未来工厂”,这里有类似“X战警”的巨大机器人,闪闪发光的各类先进制造机器等。

  对马斯克电动汽车的渴望以及其颠覆碳依赖传统汽车行业的承诺,已经帮助特斯拉的市值超过福特公司,甚至短期超过通用汽车公司。但是许多与机器人协同工作的特斯拉工人却抱怨称,为了实现马斯克制定的生产目标,他们不仅承受着巨大压力,有时候甚至受到改变生活的伤害。

  图1: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马斯克总是雄心勃勃,但工人们称其大胆议程的人力成本也在增加

  据《卫报》获得的事故报告显示,自从2014年以来,特斯拉工厂已经呼叫过100多次救护车,许多工人出现昏厥、头晕、癫痫发作、呼吸困难以及胸痛等症状。受伤和其他医疗事故更是高达数百起。特斯拉工厂中的工人数量达上万人。

  在就工厂工作环境接受采访时,马斯克承认,工人们的工作很辛苦,需要长时间工作,但他称自己非常关心工人们的健康和福利。特斯拉公司也称,在过去1年中,工厂安全记录得到大幅改善。马斯克还称,特斯拉不应该被与美国主流汽车制造商的市值进行对比,这是不公平的。毕竟,特斯拉的产量仅是通用公司的1%。马斯克同时表示:“我们公司正在亏损,我们绝非贪婪的资本家,为了获取更多利润和红利等而牺牲工人的安全。”

  然而有15名现任和前任特斯拉员工接受《卫报》采访,宣称特斯拉奉行“长时间工作”的企业文化。为了实现马斯克雄心勃勃的生产目标,他们不仅需要承受巨大的压力,有时候甚至要忍受疼痛甚至受伤的折磨。特斯拉生产技师乔纳森·加勒斯库(Jonathan Galescu)说:“我曾亲眼看到有人晕倒,像煎饼那样砸在地板上,撞得满脸开花。当他躺在地板上时,我们依然被要求在其周围继续工作。”

  图2:特斯拉员工加勒斯库说,他曾亲眼看到同事崩溃或被救护车带走

  加勒斯库只是宣称亲眼看到同事崩溃或被救护车带走的特斯拉员工之一。电池组生产线工人迈克·卡图拉(Mikey Catura)说:“我所在的生产线上有个同事,他总是不停地工作,突然他就倒在地上。”生产工人理查德·奥蒂兹(Richard Ortiz)对充满高科技范儿的特斯拉工厂非常喜欢。他说:“这就像你死了,然后进入汽车工人天堂。这里的一切都很有未来感,除了我们以外。”

  特斯拉目前正处于科技初创企业的关键阶段,它不受传统经济规则的束缚,但同时也需要制造真正的产品。在特斯拉工厂,这种矛盾更加明显。在这里,马斯克希望2018年能够量产汽车50万辆,与2016年相比增长495%。这需要依靠上万名人类工人的肌肉和汗水付出,同时也需要未来派机器人的帮助。

  1名不愿透露身份的特斯拉工人表示:“在我看来,马斯克将特斯拉当成应用初创企业,他没有意识到,这与书呆子坐在电脑桌前打字截然不同。当有成千上万人从事体力劳动时,你真的失去了初创企业的感觉。”

  今年2月份,特斯拉工人乔斯·莫兰(Jose Moran)发表博文,详细阐述了特斯拉工厂中强迫加班、高工伤率以及低薪的现实,并称工人们正寻求成立工会。莫兰的博文让特斯拉工人受到关注,他们绝非特斯拉工厂的官方代表形象。

  迈克尔·桑切斯(Michael Sanchez)曾有2个梦想:成为艺术家和汽车服务技师。他说,当他5年前被特斯拉招募时感到狂喜,他相信这家公司正塑造未来。如今,桑切斯患上椎间盘突出,几乎无法工作,甚至无法握住铅笔。

  特斯拉称,安装轮子的时候导致桑切斯受伤。但是桑切斯表示,自己的伤痛是在特斯拉生产线上工作数年所致。他组装的汽车都悬在生产线上部,他的工作要求他始终保持抬头姿势,同时双手整天要举到头顶工作。桑切斯说:“你可以坚持过完周一甚至周二,但是周三的时候你会觉得不舒服,周四身体开始疼痛,周五疼痛变得难以忍受。”

  图3:特斯拉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汽车生产中心,这里有上万名员工

  在投入运营早期,特斯拉的生产活动似乎非常危险。该公司并未否认其2013年到2016年事故率高于业内平均水平的事实,即向安全监管机构报告的受伤、疾病记录。但是特斯拉拒绝发布这4年的数据,称这类信息并未反映出该工厂今天的运营情况。

  特斯拉发布更多最新数据,显示其2016年晚些时候的安全事故记录略高于业内平均水平,而2017年头几个月的记录已经比业内平均好32%。特斯拉称,该公司决定将每天的两班轮班改为三班,同时引入专门的人机工学团队,并修订“安全条款”,这些都促使安全事故大幅下降。

  图4:特斯拉工人桑切斯在工厂外面留影,他患上颈部椎间盘突出,目前正在休病假

  马斯克表示,安全是特斯拉最关注的问题。他称:“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伤害,任何宣称我不在乎的信息都是骗人的。为了与我的管理哲学取得一致,我的办公桌成为工厂内最糟糕、最痛苦的地方,这绝非舒服的办公角落。”

  2016年早期,马斯克曾透露他曾睡在工厂地板上的睡袋中。他称自己知道工人的日子不好过,需要长时间工作。但他比工人们更努力工作,时间甚至更长,因为他认为这是管理人员应该做的。马斯克还称:“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坚信可持续发展的能源未来,努力加快清洁运输和清洁能源生产的到来,而非因为这是一条致富之路。”

  接受采访的特斯拉员工也都表示出认同公司使命感的自豪和热情,奥蒂兹说:“我们正在改变世界。我已经等不及看到自己的孙女将来上学时自豪地说:‘我的祖父曾参与其中’。”但是这种自豪感无法抹除奥蒂兹对工作环境“普遍失望”的情绪。最近,奥蒂兹的右臂失去了力量,这种情况让他感到恐慌。他说:“退休时,我依然想使用自己的手臂。”

  图5:特斯拉员工奥蒂兹说,尽管为公司使命感而自豪,但对工作环境感到“普遍失望”

  其他人也称,重复性压力损伤与长时间工作有关。在2016年10月份特斯拉宣布减少工作日平均时间前,工人们轮班工作时间为12小时,每周工作6天。特斯拉表示,改变已经取得成功,加班已经降低了50%。当桑切斯和其他工人表示,他们认为将会发生更多受伤事件,因为多年来公司根本未认真关注过工人安全,有些管理人员不理投诉,并强迫工人忍着伤痛工作。

  当工人们诉说理由时,桑切斯说,他们通常这样回复:“我们都有伤,你还能站起来吗?”目前正在因伤休假的特斯拉员工艾伦·奥乔亚(Alan Ochoa)宣称,高官们将产量数据置于工人的安全和福利之上。特斯拉表示,奥乔亚和桑切斯都是特别心急口快的员工,他们的观点并不能代表其他人。可是,特斯拉发言人补充说:“在工人超过万人的工厂中,总会出现我们想要竭力避免的孤立事件。”

  关于特斯拉工作条件的抱怨并不普遍。为特斯拉工作1年的1名工人说:“我有福利、股票,还要带薪休假。我很享受这份工作,并觉得自己获得的待遇很公平。”另一名临时工也说,他看到工厂中有些团队上午会做伸展活动,以防受伤。

  然而,有些特斯拉员工认为,公司对待受伤员工态度阻止他们报告自己的伤势。如果工人因为受伤而被分配从事“轻型工作”,他们就只能领取较低的薪资以及工厂补偿保险附加的福利。但特斯拉表示,此举符合加州法律和惯例。在特斯拉工作背部2次受伤的1名工人说:“我的时薪从22美元降至10美元,这迫使人们带着伤痛工作。”在特斯拉工厂工作3年的亚当·苏亚雷斯(Adam Suarez)补充说:“没人想因为受伤而被削减薪资,为此每个人只能强迫自己继续忍耐。”

  特斯拉表示,该公司决定继续改善安全标准。其发言人称:“虽然有些伤害是不可避免的,但特斯拉的目标是尽可能接近零伤害,并成为世界汽车行业内最安全的工厂。”

  马斯克正打算登陆火星和实现月球递送,他承认自己的电动汽车公司是个赌博。他说,坦白地说,从头创建汽车制造商很可能是赚钱的最糟糕方式,虽然他警告创建火箭公司可能更糟糕。特斯拉公司每个季度的生产率都在提高。2017年前3个月,特斯拉工厂生产汽车2.5万辆,创造了最新纪录。但要想满足马斯克2018年的目标,这种增长率还要提高4倍。

  图6:特斯拉工厂内部场景。马斯克表示,该公司2018年科量产汽车50万辆,比2016年提高495%

  1名电池组生产线上的工人称:“我认为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公司管理层正制定不切实际的季度目标。”3名工人描述了公司的管理策略,即以货币价值衡量每次生产线延迟的代价。他们说:“每当机器人出现故障,高管就会对我们大喊大叫:因为你们无法做到这些事情,导致我们损失1.8万美元、2万美元、3万美元、5万美元。”

  特斯拉认为,他们对从无到有制造新车、开发新的制造方式面临的挑战估计不足,但是没有比保护工人健康和安全更重要的事情。马斯克说:“我们尝试将世界变得更美好,并相信自己正做正确的事情。这可以延伸到关系公司内所有人的健康和安全。”

  与对投资人的解释不同,马斯克的上述评论显然更具人性化。但在去年公司财报上,马斯克曾对投资人称:“生产线上不能只用人,否则你会自动下降到人的速度。尽管工厂里还有许多人类员工,但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维护机器,为它们升级,以及处理异常。但是生产过程本身基本上已经不需要人类参与。”(小小)

原标题:特斯拉工人曝光工作环境:工作压力大 受伤痛折磨不敢说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