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康熙平三藩之心得:欲定天下须用汉兵汉将

subtitle 读行者05-19 10:31 跟贴 1609 条

  清朝最伟大的皇帝——康熙用军事征服了中国。他出生时天降祥瑞,实在无愧于他显赫的声名。后世的传记作者称,他出生时空中出现异香和五彩祥云,昭示着其统治时代即将到来。然而,他被选为皇位继承人却实属偶然。他是顺治的第三个儿子,母亲很有可能是辽东汉军旗出身。

  婴儿时,康熙得过天花,但幸运地活了下来。因此,当他的父亲因为同样的疾病缠绵病榻时,所有儿子中,只有他能安全地进入病房,接受顺治最后的恩赐。当时,他只有七岁,所以之后数年中都无法亲政。尽管鳌拜遵循祖制,表面上顺从于康熙,并在其十三岁时正式还政于他,但他依然没有实权。然而,康熙并没有忍耐多久,年仅十五岁时,便定下计策擒住鳌拜,并将其党羽一网打尽。1669年,即便没有掌控全国,康熙也已完全掌控整个宫廷。

  当时,被明朝遗民占领多年的华南地区,表面上已归清朝统治。七年前,明朝最后一位流亡在外的皇帝——永历便已被绞死在云南的一个集市。那些明朝遗民虽得以逃脱,却再无任何可吸引前朝支持者的正式政府。

  不过,自从清朝仰赖投诚的汉人武力镇抚南方,中国东南沿海及西南边陲便几乎不在清廷的控制之下。迎满洲人入关后即被封王的吴三桂,此时以大清的名义,继续征伐西南地区。另一位名叫尚可喜的前朝将军,因驱逐广东的明朝余孽也被封王。沿海的福建则由军头耿精忠平定。当年,耿精忠的父亲因归顺大清,而被授予了封地。

  为进一步嘉奖三人在华南的功绩,三人均受封为藩王。他们各自为政,不仅从商业垄断中获取巨额利润,还建起了豪华的王府。三藩兵力总和,比北京的清军总数还多,相当于一种转移到华南的边境封建制。

  比如,吴三桂便仿效满洲旗兵,把自己的军队也编入牛录。每个牛录的指挥官直接对吴三桂宣誓效忠,并从后者手中得到俸禄和爵位。然而,这支军队的封建制程度,并未达到能自给自足的地步。

  最初,吴三桂每年向北京要九百万两银子充作军费。到康熙正式亲政时,该费用翻了一番。北京迫不得已,只得从宝贵的江南税收中调拨银两,充实藩王的私人金库。吴三桂权势滔天,不仅能任命云南和贵州的官吏,还有权定夺四个邻省的官员任命事宜。

  统治广东的藩王尚可喜就比较收敛。事实上,他感觉随着那些明朝遗民被逐渐驱散,三藩封建制已经快走到尽头。于是,尚可喜不顾儿子的反对,向康熙递上表章,请求辞官返乡。另外两位藩王也随之效仿,认为康熙定不敢和他们翻脸,真正接受辞呈。然而,这位皇帝竟认真地接受了他们的请求,一副似乎完全无法预见其反应的模样。意识到皇帝真的希望自己交出封地后,吴三桂立刻起兵造反。1673年12月,这位云南军头号召尚之信和耿精忠两位藩王,助他反清复明。

  吴三桂曾邀满洲人入关,表面上是为了协助即将倾覆的明朝。被多尔衮封王后不久,他就为新主杀害了明朝流亡在外的最后一位皇帝。如今,他又背叛清朝,妄图恢复曾被其毁灭的王朝。尽管许多汉人依然有强烈的反满情绪,但忠于明朝的那些人,几乎都不愿为这个两次变节的叛徒所用。

  吴三桂在北上反清的途中,提出若满洲人放弃北京,退回辽东,他便把朝鲜赏给满洲人,并保证两国和平相处。因为吴三桂在军事上占据优势,所以康熙的大臣们惊慌失措。然而,皇帝坚定不移地拒绝了对方的提议。

  一连数月,大清的命运都岌岌可危。吴三桂若再进一步,王朝就有可能覆灭。但藩军抵达湖南后,吴三桂却抱着仍有可能谈判的希望,暂停进军。那次耽搁给了康熙足够的喘息时间。后者在湖北集结起一支军队,抵御敌军。不过,康熙很快发现,战争胜利依靠的并非满洲人军队,而是依然忠于大清的汉军。为了击败藩王,康熙最初启用“与大清开国皇帝同一血脉”的宗室亲王担任将领。然而,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年复一年,我看着他们不断犯错和失败,不论是进军,还是在营地里休整,他们都犹豫不决。因此,我只得仰赖汉将——甚至曾经击退过满洲人的反叛汉将——去扭转战局。

  三藩之乱爆发后三年,战争局势终于向满洲人倾斜。叛军一省接着一省,节节败退。到1681年,清廷已控制了中国大陆全境,吴三桂被开棺戮尸,传首四边。

  康熙成功平定三藩后,1683年征服台湾;1696年至1697年间亲征噶尔丹;1720年征服西藏。这一系列的功绩不禁让人想起唐朝和明初的帝国鼎盛时期。那时,中亚臣服,各部落的贡品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国。这位皇帝似乎真正继承了努尔哈赤的尚武精神。

  为了得到贝勒们的支持,康熙显然乐于利用这一形象。他在热河和满洲的围猎,让满蒙亲贵对自己的部落文化引以为傲。而且,康熙遵循的国策似乎明显偏向满洲精英,赋予了他们远高于汉官的地位。议政王大臣会议被保留下来,以满洲话主持、进行。八旗作为自治的行政单位,被谨慎地同政府其他单位分开,旗人的人事由族长(莫昆达)掌理。

  康熙也将文官体系里的高位留给了满族官员。如皇太极效仿明朝一样,清廷也设立有六部:

  吏部——掌管全国官吏的任免以及捐资授官事务。

  户部——审计赋税、监管国家福利、经营国家垄断行业、分配地方税收。

  礼部——负责朝廷的祭孔典礼、与中亚各部的外交关系以及科举考试。

  兵部——负责绿营军的日常监管。

  刑部——起草法规,监督地方衙门,职能相当于上诉法院。

  工部——负责道路、水利和防洪事宜。

  各部的尚书和侍郎职位,满汉官员各占一半,严格维持满汉两族在高层官员中的权力平衡。

  各省的官员任命,也维持着类似的平衡。只要有可能,一名汉人巡抚,通常都会受八名满洲人、蒙古人或汉八旗的总督监管。驻扎在任何一个省的八旗军,都由他们自己的首领——鞑靼将军指挥。

  鞑靼将军与总督平级,直接听命于北京的八旗营。“绿营”虽归巡抚掌管,但若出现需要大量调兵的情况,这些军队不是归八旗将领统帅,就是听从钦差大臣的调遣。后世的皇帝们都不会忘记吴三桂给康熙留下的惨痛教训。

  绝不能再让汉人督抚拥有独立的军事力量。为了防止地方割据势力的扩张,处于战略要地的驻防八旗军不仅只听命于北京,还能果断干预汉军的决策。八旗驻地就像内部殖民地,其中满洲人军属的居住地与本地汉人是分开的。他们不能与汉人通婚,并为能承担守护王朝和本族的重担备感骄傲。和印度的莫卧儿人一样,满洲人也想维持上层精英不被同化,好以此来统治一个被征服的民族。

  然而,康熙在满足满洲人愿望的同时,也继续抑制满族亲贵的权力。满洲贵族不得侵占汉人土地,皇室成员也不得出任高官。这些限制政策表明,康熙极想得到汉人士绅的支持。为拉拢那些拒绝入仕、以示忠于明朝的文人学者,康熙于1679年宣布了一项名为“博学鸿词”的特别科举。那些依然对明朝忠贞不渝的学者虽然还是拒绝上京,但也对皇帝表现出的尊敬之意赞赏不已,纷纷鼓励那些对前朝执念较浅的亲友报名参加考试。

  脱颖而出的报考者被收入翰林院或聚集了全国学者精英的南书房。在康熙的庇护下,学者张英重修了正统理学;历史学家们修撰了《明史》;古典学者们收集大量典故,编成《佩文韵府》;而词典编纂者们则完成了有史以来最完整的汉字辞典——《康熙字典》。和最伟大的儒家皇帝一样,康熙也发布了一套圣谕,严厉训诫官员们要举止得体。1712年,他宣告地租税额冻结、永不加赋,大受民众欢迎。

  康熙对汉人的忠诚越来越有信心。平定三藩之乱后,为了安全,他早期出巡都更愿意待在满八旗驻地里。但1699年后的四次南巡,他对自己的声望已有足够的信心,不仅开始出席公共宴会,还下榻在汉官府内。康熙把自己塑造成开明君主的同时,也效仿明初的皇帝,有意识地促进帝国专制的长期发展。

  本文节选自:《中华帝国的衰落》,作者:[美]魏斐德,译者:梅静,读行者文化品牌策划,出版社: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