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西班牙国王遭性侵史:后宫"小鲜肉"的床笫悲剧

陆大鹏Hans 05-19 10:13 跟贴 185 条

  这是一个关于权力与性的故事。

  这里的性,是男色,是恋童癖,是性虐待。

  用性来操纵政治家和其他权贵的事情历史悠久,屡见不鲜。

  在中世纪卡斯蒂利亚王国的特拉斯塔马拉王朝的故事里,一系列非同寻常的事实似乎能够说明,确实存在性侵儿童的丑事。

  恋童癖者常常在受害者年纪很小的时候下手,常常几乎在其父母或监护人的眼皮底下,用所谓“栽培”的模式勾引受害者,在与其发生性关系之后,在其他方面也主宰受害者。

  盖世英名的伊莎贝拉女王家族的男人们确实有被侵害的典型特征。

  在三个案例中,受害者的父母都不在场,或者被严重问题纠缠而不得脱身,使得男童的生活中出现一个空白。恋童癖者在这些条件下如鱼得水。

  胡安二世国王受到十八岁的阿尔瓦罗•德•卢纳影响时,只有六岁。德•卢纳很快就开始在孩子的床上睡觉。胡安二世的父亲已经去世了,而他的母亲正忙于统治一个处于可怕内乱中的国家;阿尔瓦罗起初对男孩表示关怀的时候,她还很感激。

  当时的一位编年史家写道:“国王不分昼夜,都和阿尔瓦罗•德•卢纳待在一起。”但据历史学家特奥菲洛·鲁伊斯记载,后来太后发现胡安二世与德•卢纳的关系变得太“亲密”。她命令“将堂阿尔瓦罗送离宫廷,后来在儿子的恳求和坚持下才允许他回来”。

  阿尔瓦罗是一名贵族的私生子,父亲对他丝毫不关心。他被从母亲身边带走,在他的叔叔——天主教教皇[1]家中被抚养长大,身边环绕着一群因守贞誓言而不能结婚的教士。阿尔瓦罗•德•卢纳英俊潇洒,有魅力,温和可亲;他最终结了婚,生了孩子。但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虽然很多女人喜欢他,他却没有公开地与其中任何一个有过瓜葛。他鼓励其他人相信,这证明了他对宫廷贵妇超乎寻常的殷勤。但这也许说明他的性兴趣主要在别的方面。例如,在阿尔瓦罗家中,有一个颇不寻常的男孩胡安·帕切科担任侍从。帕切科重复了阿尔瓦罗•德•卢纳设定的模式。

  胡安二世国王长大成人、结婚生子(恩里克)之后,阿尔瓦罗•德•卢纳将胡安·帕切科(年纪比恩里克大六岁)介绍给年轻的王子,将他安插在王子家中。很快,胡安·帕切科就牢牢控制了恩里克,就像当初阿尔瓦罗迷住恩里克的父亲一样。

  阿尔瓦罗•德•卢纳和胡安·帕切科分别对胡安二世和恩里克四世施加了相当程度的个人影响。这非常引人注目,以至于有人说这是巫术。这种现象在恋童癖者与其受害者之间是常见的。

  这种性行为不是浪漫,而是一种侵害。侵害者常常通过羞辱受害者来获得愉悦,有时在公共场合羞辱受害者,目的是展示自己对受害者的主宰。受害者常既感到愤怒又觉得羞耻,因为有的时候性行为会给他们快感。年幼时被性侵过的人成年之后常常难以维持感情关系,要么太容易产生性兴奋,要么变成性无能。另外,受害者常因为负罪感而变得非常虔诚,为了他们眼中自己的错误造成的罪孽寻求救赎。

  生活在胡安二世宫廷的一位编年史家写道:“胡安二世……始终受到堂阿尔瓦罗•德•卢纳的影响,直到在贵族们的压力下,国王泪流满面地下令将他斩首。”另一位编年史家补充道:胡安二世“性格软弱,易受暗示影响,到了可耻地屈服于”堂阿尔瓦罗•德•卢纳的地步。当然,这种关系对伊莎贝拉的母亲来说是无法逾越的障碍,她拼命努力让丈夫摆脱阿尔瓦罗的魔咒,随后眼睁睁看着丈夫因为阿尔瓦罗的死而陷入黑暗的抑郁。

  对胡安二世和恩里克四世来说,国王与宠臣之间的关系都引发了批评和讥讽,这损害了国王的权威,导致国内出现针对国王的公开敌意。即便为了一点点好处,胡安·帕切科也毫无顾忌地杀人,有时会有无辜的旁观者因为他的阴谋诡计而丧命。

  正是阿尔瓦罗撮合了胡安二世与伊莎贝拉王后(他们就是伊莎贝拉女王的父母)的婚姻,并且可能毒死了胡安二世的第一任妻子——阿拉贡的玛丽亚。她曾命令阿尔瓦罗·德·卢纳离开宫廷,随后她突然全身长出肿胀的粉红色斑块,就这样丧命了。她的妹妹[2]是她的盟友,生活在一座遥远的城市,却在同一个星期死于同一种怪病。阿尔瓦罗牢牢把持着国王和朝政。伊莎贝拉王后感到,如果阿尔瓦罗觉得她威胁了他的控制力,她自己恐怕也会朝不保夕。但她仍然执意与阿尔瓦罗作对。

  她或许是相信自己别无选择。胡安二世的年轻王后从一开始就如履薄冰。想赢得国王的好感,实在太难。胡安二世本来更愿意娶一位甜美的法兰西公主,但阿尔瓦罗“秘密地瞒着国王”,认定与葡萄牙联姻对国家更有利。他在胡安二世不知情的情况下为国王商谈联姻条件。国王得知自己在此事中没有决定权,不禁勃然大怒。宫内人人皆知国王的不悦。

  不受丈夫欢迎的新娘伊莎贝拉于1447年在一群葡萄牙侍从的护卫下抵达卡斯蒂利亚,马上开始竭尽全力地取悦丈夫。胡安二世时年四十二岁,是一个非常有文化和精明世故的人,喜欢读哲学和文学,并且酷爱正在勃艮第发源的文艺复兴早期绘画技法。他身材魁梧,双眼碧蓝,皮肤红润,同时也非常精于世故和沉溺于享乐,非常好色。十九岁的新娘很快发现,有其他女人和她竞争国王的恩宠。她努力讨好国王,对他百依百顺。但她没有很快怀孕,这让她有些担忧。如果她不能生育,丈夫就可能与她离婚,或者把她送走、过上与世隔绝和耻辱的弃妇生活。当时绝大多数女性的主要价值就是生儿育女的能力,在王族尤其如此。如果她生不出一个孩子,她就会被认为是简直一钱不值。

  不足为奇的是,王后感到宫中的年轻佳丽对她构成了威胁。就连她自己的侍女之一比阿特丽斯·德·席尔瓦也吸引了国王的眼球。伊莎贝拉王后一定是愤怒到了极点,命人将这名侍女抓起来,锁进地下室一个壁橱内,一连三天不给她吃喝。比阿特丽斯·德·席尔瓦被释放后声称自己被囚禁期间得到了宗教的启示,此后终身遮住自己的脸,以掩盖美丽的面容,后来还创建了自己的女修会。

  伊莎贝拉王后如此大动肝火地对待被她认为是竞争对手的女人,说明她的婚姻摇摇欲坠。但随着时间流逝,胡安二世渐渐对妻子产生了好感。小伊莎贝拉出生后,伊莎贝拉王后又在两年后为国王添了第二个孩子,阿方索王子。王子吸引到了比小伊莎贝拉多得多的关注。胡安二世国王现在有一个男性继承人,还新得了一个“备胎”。

  伊莎贝拉王后与阿尔瓦罗·德·卢纳的关系高度紧张,这让她巩固自己婚姻的过程更加复杂。阿尔瓦罗和胡安二世国王常常一起外出寻欢作乐。一座由女修院改成的妓院是他们最喜欢的去处之一。阿尔瓦罗对胡安二世的来去行踪保持着紧密控制,甚至国王和王后何时可以享受床笫之欢也要听他的。他对国王的影响力极大,操纵国王将大量财产和荣誉交给他,于是他成了国内首富。阿尔瓦罗被任命为卡斯蒂利亚的司厩长[3],这是国内最高的军职;同时他被任命为圣雅各骑士团的大团长,这是卡斯蒂利亚最富裕的军事修会。仅仅以圣雅各骑士团大团长的身份,阿尔瓦罗就控制着超过六十座城镇和城堡,统治着10万臣民。

  胡安二世国王几乎把整个王国都拱手交给了阿尔瓦罗。卡斯蒂利亚的才子们开玩笑说,由于阿尔瓦罗·德·卢纳的存在,胡安二世“除了吃没有别的事情”。

  不足为奇,伊莎贝拉对这种局面很不满意。有一次她突然来到卡斯蒂利亚的重镇巴利亚多利德,去拜访丈夫,当晚和他一起过夜。阿尔瓦罗得知她到了那里,大为光火,匆匆赶到宫殿,猛敲国王伉俪卧室的门。“我不是告诉你不要来吗?”他当着一群宫廷成员的面,怒斥王后。大家都被他的愤怒惊呆了。此后伊莎贝拉对阿尔瓦罗更加憎恶。还有一次,他明目张胆地威胁王后:“是我让你当上王后,我也能让你当不了。”

  敌视阿尔瓦罗·德·卢纳的绝非伊莎贝拉一个人。他享受各种特权的崇高地位令其他许多贵族满腹嫉妒,尤其是王亲国戚,他们觉得享受胡安二世国王恩典的应当是他们,而不是阿尔瓦罗·德·卢纳。几乎所有人都批评阿尔瓦罗的傲慢和贪婪。胡安二世国王的第二段婚姻已经到了第六个年头,他终于鼓起勇气,直面阿尔瓦罗,下令将他处决。1453年,在巴利亚多利德的主广场,阿尔瓦罗遭到公开羞辱,并被斩首。国王大胆地展示自己的权威,令全国为之震惊。但胡安二世几乎马上就后悔了,因为没了阿尔瓦罗,他就不得不自己承担治国重担,他从来就不想这么做。他陷入抑郁,不到一年后驾崩了,享年四十九岁。

  几十年后,恩里克四世和胡安·帕切科之间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恩里克四世的一位编年史家是目击证人,他说,在胡安·帕切科影响下,“凌辱和享乐成了国王的习惯”。他成了“堂胡安·帕切科的被动的工具。帕切科是阿尔瓦罗•德•卢纳刻意安插在国王身边的……没有一件事情不需要堂胡安·帕切科的命令”。当时的一位历史学家甚至说帕切科是“天生怪物”。历史学家费尔南多·德尔·普尔加尔[4]称,恩里克四世在十四岁时被人教会了“不得体的享乐”,因为他没有性经验,所以无法抵御这种快乐。

(恩里克四世,1425-74,中世晚期卡斯蒂利亚最后一位庸主,他统治期间,诸侯横行,中央衰弱。他绰号“无能的”,既指政治昏庸,也指性无能。他可能是同性恋者,而妻子淫乱,所以他唯一孩子胡安娜公主的血统受到怀疑。虽然平定了异母弟阿方索的反叛,但最终王位被异母妹伊莎贝拉夺得。)

  恩里克四世的生育能力可能因此受到了很大影响。恩里克四世在第一段婚姻的十三年里一直性无能,所以大家会产生这样的怀疑。不过他后来可能治愈了自己的不育症。在这些年里到访西班牙的德意志医生希罗尼穆斯·闵采尔说,他听说,恩里克四世的“阳具根部细而弱,但前端很大,”所以他很难维持勃起,但胡安娜王后接受了人工授精,即将装满恩里克四世精液的金管插入她的阴道。但一些接受过咨询的犹太医生相信恩里克四世患有无法治愈的不育症。

  而恩里克四世的同父异母弟弟阿方索,据说在帕切科监护下遭到了虐待,甚至遭到性侵。编年史家帕伦西亚称,帕切科是恋童癖,企图引诱阿方索,以便更容易摆布他。所以到此时,特拉斯塔马拉王朝已经有三人据说遭到过性侵:胡安二世和他的两个儿子恩里克四世和如今的阿方索。

  [1]他的叔叔是对立教皇本笃十三世,不被罗马天主教会正式承认。

  [2]阿拉贡的玛丽亚的妹妹埃莉诺(1402—1445)是葡萄牙国王杜阿尔特的妻子。

  [3]司厩长的官职起源于罗马帝国,最初是管理马匹的官员,后来在中世纪欧洲演变成负责保管维护国王的军械的官员,再后来变为军队的重要指挥官。

  [4]就是前文说到的埃尔南多•德尔•普尔加尔。在古西班牙语中,埃尔南多和费尔南多其实是同一个名字。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