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老北京地名所引起的困惑 远不止这几条胡同能说清

界面新闻05-19 10:08
关于东 四十条和东四 十条的故事,你是不是也累觉不爱了。

  关于东 四十条东四 十条的故事,你或许早有耳闻,而有关老北京地名所引起的困惑,却远不止于这几条胡同就能说得清。

  一亩园、二龙路、三里屯、四道口、五棵松、六铺炕……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去二三里, 烟村四五家?公主坟、八王坟、将军坟、铁狮子坟、陶家坟……这地界怎么就没有块给活人的风水好地。

  城池一老,就很容易藏故事,最明显的体现在了地名和建筑名上。奈何时日一久,不是迁拆所剩无几,就是后人忘了老祖宗耳提面命的告诫,以至于这些名字终究只是地铁呼啸而过的站点。

  老胡同

  百花深处 谁家的乱花迷人眼

  陈升那首《One Night in 北京》,引出了北京街巷名称极雅者——百花深处。这条东连护国寺东巷,西至新街口南的小胡同本和十之八九的其他胡同并无太大异处,却因一段过往历史和令人遐想无尽的名字留在了造访者心里。

  百花深处的由来可追溯到明代,一家张姓夫妇在小巷内购买空地二三十亩用来种菜,后来家境逐渐宽裕,园里也就有了花草林木,牡丹、芍药、黄菊、梅花,并叠石为山,掘地为池,修建草阁茅亭,吸引了城中的文人墨客前来赏花赋诗,于是有了“百花深处”这个风雅的名字。

  中国摇滚泛滥的年代,胡同里张晓微的百花录音棚作为北京最早的几个录音棚之一,有不少音乐人在这折腾过音乐。张楚、何勇、唐朝,那首《北京一夜》也是陈升在音棚门口哼出的不假。

  如今的百花深处,想寻得明朝的高雅惬意已不可得,录音棚也日渐消瘦,无人问津。说环境,旁边的护国寺东巷里花草比它多,说气氛,新街口上才是众多乐行舞室的扎根处。路过了老舍、顾城、陈升和陈凯歌的世界后,百花深处终于又回到了历史的百花深处。

  百花深处好,世人皆不晓。小院半壁阴,老庙三尺草。秋风未曾忘,又将落叶扫。此处胜桃源,只是人将老。——顾城

  杏花天 杏美人自醉

  杏花天胡同成了北京最富意境和诗意的地名,这个醉人的名字由来相传有二。一说早年地安门外有一私家花园,种杏树十余棵,每年杏花开时乱花迷人,香漫四处,于是雅士取名“杏花天”。二说明朝此处有一“杏花天酒家”,售酒皆为自酿,醇香怡人,引得酒客莫名而来,于是胡同也成了“杏花天胡同”。

  名称整改

  每颗文艺的心都有个杀马特的过去

  1964年北京城进行了一次街道名称整改,对市内3590条街巷的名字进行逐一考评。那些带有封建迷信色彩或是粗俗的名字经过谐音雅化。比如之前所说的最文艺的杨梅竹斜街,你绝对想不到它之前叫“老母猪斜街”,梅竹胡同之前叫“母猪胡同”,而八宝胡同过去是“巴巴胡同”,累觉不爱……

  京城旧物

  金台夕照 穿越千年的一束夕阳

  金台夕照是个历史典故与传说交融的地方。金台本指黄金台,是燕昭王为礼贤下士所筑的土台,上面放着黄金千两,聘请天下名士。黄金台的位置据记载有七八处,乾隆将石碑放在了朝外,后在文革时被推倒,直至2002年修建财富中心时才被发掘出来,揭开了几十年来重大的考古之谜。

  而“燕京八景”里所描述的景观,则据说是每年春分、秋分前后,夕阳西下后一小段时间,由于金台地势较高,暂时还有一段太阳光线照到这个地方,是一种奇妙美丽的自然现象。

  现在“金台夕照”的石碑,被树立在地铁10号线出口不远处,而这片区域也成了大北京CBD的一部分,林立的摩登高楼大都用的是玻璃幕墙,日落时分,夕阳在大楼间穿梭反射,照得周围一片金光,让人不禁怀疑“金台夕照”是否其实从未消失过。

  公主坟 自家女儿外面葬

  公主坟安葬着两位公主,可惜不是紫薇和小燕子,而是清嘉庆皇帝的庄敬和硕公主和庄静固伦公主。按照清朝的祖制规矩,公主下嫁死后是不能葬入皇陵,也不能葬入婆家的墓地,只能另建坟茔。

  北京历代公主数百,下葬的地方加起来也不止几十,因此公主坟其实很常见,比如海淀香山公主坟和草房村北的公主坟,草房那个就埋着和颐格纯长公主,也就是鹿鼎记里的建宁公主。

  除了公主坟,皇族其他成员也得找个地方安葬吧,什么八王坟将军坟就不必惊讶了吧。好不容易一个中关村不带坟字,却又是个太监坟地,当时人称太监为“中官”,故此地当时称为“中官村”。

  五棵松 黑车司机的口头禅

  说到五棵松,有个有意思的故事,讲的是北京出租车宰客,从西客运站到五棵松,司机师傅领着外地游客一边满城兜圈一边介绍:“您看着就是一棵松……这是两棵松……好,这就是五棵松了。打车费一共两百,您走好嘞!”

  当年被这故事逗笑了一个小时,后来知道那地真的有五棵古松树,但是1965年修地铁一号线开始,因为还没有暗挖技术,把松树挖死了一棵,后来剩下的四棵都死了。虽然五棵松都没了,但人们仍然称此地“五棵松”,并补种了五棵松树以示纪念。

  游客必备

  大栅栏&鲜鱼口 几多辉煌,几多流连

  前门一带一直是游客乐意前往的著名商业区。这一带不仅有声名远扬的前门大街和大栅栏、鲜鱼口,周边更匍匐着杨梅竹斜街和铁树斜街等文艺去处。有最正宗的全聚德和最时髦的星巴克,逛一整天也不嫌没趣。

  大栅栏不叫“da zha lan”而叫“dà shi lan”,曾经听过无数遍这样的称谓,但近在眼前,望着牌子读出来的还是“da zha lan”。

  但栅栏还是有的,过去在北京城里设有宵禁,为了防止窃贼隐藏在巷子胡同的阴暗处,由朝廷批准,在很多街巷道口都设立了木栅栏。而“dà shi lan”的读音,比较可信的说法是保留了古音。

  现在的鲜鱼口其实没什么好玩的了,美食街真的有特色的食物掰一只手指就能数过来。改造后冷冰冰的商业化剥夺了游客享受它的权利。

  这个本是个卖针头线脑的地儿,传说街口王大爷在线市口买了条活鲤鱼,只觉这鲤鱼金光闪闪便舍不得吃,于是在家养了一天。第二天王大爷的女儿起来想看,发现鱼没了,水缸里多了大半缸黄金,老王便惊觉自己遇到了鱼仙,从此再不吃鱼,并且每天买鱼到护城河放生,最后周围的百姓效仿,线市口也不卖针线了,改卖了鱼。

  王府井 谁家的王府谁家的井

  王府井有王府也有井,明代这条街上有10座王府,3座公主府,故称王府街。当时北京城内外共有千余口井,但王府街南段这条却是甜水,是稀缺资源,名声一响,就将井与这里的王府合称,改名为“王府井”。

  至于开商铺成商业街,是清代时候的事了,这片本来作为神机营操场的地方受到批准开放给游客,逐渐进驻各国商号,才变得繁荣起来。

  三里屯 屯里的都是良民

  三里屯当时可不是地标型商圈,也不因艳事而出名。却是一个因距离内城三里而得名的军队屯地。

  营、屯、堡、盘、寨、卫、关、旗,都与军事有关。“屯”是军队屯田的地方,“营”是军队驻扎的地方,也就是军营,“盘”即营盘,而“堡、寨、卫、关”时与军事防卫有关的名称。下次看到这些字心里总该明白几分。

  除了上面这些,大北京还有许多秘密等着揭开。比如段祺瑞旧址中隐藏的咖啡馆,军阀夫人上吊的凶宅京城81号,再比如地铁1号线终点站苹果园再往西还有两个站,据说与军事和灵异事件有关……听起来挺吓人,实则乐趣无穷,构成了北京的另一番风景。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